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57):安心的味道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向阳黑眸深沉的落在她略显慌乱的脸蛋上,轻笑一声,“船单都滚了,再来跟我谈男女有别,不觉的太晚了?”

    “你……”

    云璟气结,自知自己赖不过他,直言道,“总之你不许住这,好好的酒店不住,干嘛非得跟我窝在一起!再说,我平时很忙的,没时间顾及到你!我下课都五点多了,回来还得给你做饭,还有你换洗的这些衣服,我也没空跟你洗。所以,你住酒店去,别在这里麻烦我!”

    云璟把话说得相当直接和决绝。

    “你在怕什么?”

    景向阳忽而问她。

    云璟一怔。

    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冷着脸反问了一句,“怕我随时随地的吃了你啊?”

    “……”

    云璟觉得这混蛋还真能做出这种混事儿来!

    脸颊一红,登时烫得有些厉害。

    “总而言之,你就是不准住这……”

    云璟低声嘀咕了一句后,匆匆转身,进了厨房里去。

    很快,饭菜上桌。

    除了那只被烤焦的鱼之外,其他的菜色,味道还真挺不赖的。

    吃过饭,云璟在餐厅和厨房之间来回走动,收拾着碗筷。

    景向阳大闲人一个,干脆在云璟的单身公寓里游探起来。

    他随便旋开一张卧室门,往里看了一眼,回头问云璟,“我睡哪间房?”

    云璟擦餐桌的手一顿,抬头看他一眼,回了他两个字,“酒店!”

    景向阳仿佛是充耳不闻,又往房间里看了好一会儿,敛眉问道,“这房间陈楚默住过没?”

    “没。”

    云璟不知他要干嘛,如实回了一句。

    景向阳点点头,阖上!门走了出来,理所当然道,“那我就要这间房了!”

    “……”

    云璟觉得,这家伙的脸皮,好像比从前更厚了!

    她扬着脑袋看他。

    心里盘算着,这么个大块头,她想把要他丢出去……

    简直在做梦!

    云璟觉得,她该好好跟他谈谈的。

    而她不让景向阳住这,自然是有她自己的原由的。

    她没有忘记,那日自己不小心听到的那些话……

    不用负责的兴关系!

    一句话,就把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撇得清清楚楚,干干净净。

    他算是撇清楚了,可是她呢?她的心,真的如她自己嘴上说的那样吗?

    骗得了别人,却始终骗不过自己!

    离得他越近,她沦陷得就只会越深……

    “你为什么非得住我这?”

    云璟问他。

    “方便。”

    景向阳回答。

    “酒店更方便。”

    “我的腿,比较方便!”

    景向阳直直的看定她。

    云璟一愣。

    目光不由自主的下移,往他的左腿扫了一眼。

    他不提,自己还当真差点忘了他左腿的事儿。

    “我没带拐杖出门。”

    他又补了一句。

    不知怎的,云璟听到这话,顿时心里有些来气,扔了手里的厨房纸巾,没好气的质问他,“你为什么不带它出来,如果我没在美国呢?你需要它的时候怎么办?”

    云璟生气的是,他不会照顾自己!

    景向阳想说,如果她不在美国,他才不会来这鬼地方呢!

    “可你就在美国。”

    他定定的看着她。

    那种深眸里,似写满着确信,还有对她满满的依赖。

    依赖……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已经悄悄转换了角色呢?

    从前不都是她依赖着自己吗?

    “景向阳,你现在就在耍无赖,你知不知道?”

    云璟气结。

    景向阳懒得再同她多啰嗦,“累了,先躺一会,别来吵我!”

    他一连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能不累吗?

    他说着,就往云璟的卧室走去,边走还不忘边同云璟交代,“你空了帮我把我那间房收拾一下!”

    “……”

    他还真当自己是这儿的主人了!!

    …………………………………………………………………………………………

    景向阳毫不客气的在云璟的大*/上躺了下来。

    枕头上,被褥里,统统都是她的味道……

    清新,好闻,似还透着几分淡淡的茉莉花香,沁人心脾,让他闻着就觉一阵心安。

    身体里,仿佛又有某种不安的情/潮因子在作祟,让他莫名口干舌燥。

    他翻了个身,强逼着自己压下心里那份热潮,睡了过去。

    难得的,没认*,睡得格外安心。

    云璟着实忙碌了一整个晚上。

    隔壁的房间,一直荒废着,用来堆着杂物,云璟费了好些功夫,才终于收拾完毕。

    待她忙完,已经是凌晨十点了。

    出了一身淋漓的热汗后,云璟走去里间的浴!室,想洗个澡来着。

    走进卧室,就见景向阳窝在她的被子里睡得很香。

    俊脸,埋在枕头里,敛了平日里那些清冷的戾气,多出了些亲近的温柔,让云璟有数十秒的看痴。

    心,某一处温柔的地方,深深的陷了下去。

    嘴角,忍不住浮起浅浅的弧度。

    意外,他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睡在她的*/上,与她一同分享同一个房间的气息……

    这一切,简直就像做梦似的!

    云璟忍不住朝他挪近了几步,却还来不及走近,只觉手臂一紧……

    根本不等她反应过来,一股蛮力就霸道的将她扯到了*/上,下一瞬,一个翻身,整个人就已经被被子裹着,压在了一堵结实的人墙之下。

    云璟吓了一跳。

    回神过来,正正对上景向阳那双惺忪的醉眸。

    漆黑的眸仁,深幽如古井,见不到底。

    紧迫的睥睨着她,几乎让云璟有些喘不过气来。

    脸颊登时有些发烫,“你……干什么?”

    景向阳眯了眯眼,“你吵到我的睡眠了!”

    “我哪有?!”

    她连脚下的步子都是轻轻的,没太敢用力呢!

    那知景向阳俯身,低头,张口就在云璟的下颚上轻轻含了一口,就听得他用一种松散沉哑的语调回她,“你一直在用你的眼睛强j我!”

    “……”

    云璟听到这话,简直哭笑不得。

    伸手,推了他一把,“你先放开我,热死了!别拿被子捂着我,我出一身汗呢!”

    景向阳看着她被热汗染湿的长发,情不自禁的伸手,替她拂开额间琐碎的发丝。

    温热的指腹,不经意的划过云璟的肌肤,让她不自在的别开了脸去。

    “别这样……”

    景向阳的手,僵在空中,深深的看她一眼,而后,飞快的把两个人身上的被褥拨开。

    而他,依旧拂在她身上,没肯动。

    他喜欢看她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特别……性/感,迷/人……

    喉头,滚动了一下。

    他说,“陪我再睡会。”

    声音慵懒,沙哑,却格外动听。

    云璟的心一跳……

    “我……我现在睡不着!你先让我去洗个澡,浑身都黏黏的……”

    “睡觉……”

    景向阳脑袋埋进她的颈项间,闭上眼,作势睡了去。

    “景向阳……”

    云璟费力的去推他。

    不仅没推动,反而是景向阳搂着她腰!肢的手臂愈发收紧了力道。

    鼻息间发出一道慵懒的哼气声,仿若是撒娇耍赖般的,脸颊在云璟的勃项间蹭了蹭。

    云璟娇身僵了僵,没敢再动弹,就任由着他趴在自己身上睡着。

    起初,云璟怎么都睡不着。

    后来,许是景向阳安逸的睡眠,影响到了她,让她也昏昏然然的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居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

    迷迷糊糊间,她下意识的往身边温热的怀里钻了钻,而后,就感觉一只滚烫的猿臂紧紧地搂住了她纤细的小蛮腰,整个人就被带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中去。

    困顿中的云璟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一睁眼,抬头,就见景向阳正单臂撑着头,侧着身形,静静的看着她。

    “醒了?”

    他问。

    云璟还迷迷糊糊的。

    想要从他的怀里退开来,却被他桎梏得紧紧地,分毫也动弹不得。

    无奈,她仰高头问他,“几点了?”

    “快一点了。”

    他答。

    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难得的一片温柔。

    “我该起*去洗澡了,你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你去那间房睡吧!”

    景向阳没理会她的话,只道,“两个星期后,跟我回家!”

    “啊?”

    云璟没料到他会突然抛出这么一句话出来。

    “两个星期之后,跟我回家!”

    景向阳仿佛是唯恐她没听懂似的,又忙重复了一句。

    语气依旧霸道得不容她做任何辩驳。

    云璟推了推他,有些急了,“我不回去!我还得在这边上课呢!”

    景向阳一把强势的再次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来,压住她的腰身,不许她动弹半分,“在哪儿上课不是上课?非得跑这么远的地方来?”

    他今次来美国的目的,就是把这个不安分的家伙揪回去!

    “人家老师就在美国!!我有什么办法?

    景向阳皱眉,“哪个老师?”

    “全球最著名的分子料理大师,pitt!我拜访了他好久,他才肯收下我的,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么高的架子?”

    景向阳挑挑眉。

    云璟撸嘴,“有什么办法,人家现在是料理界竞相追逐的对象,炙手可热得很,愿意收下我,已经是高看我了!”

    景向阳捏了捏她的脸颊,聊表不悦。

    云璟抓下他欺负自己的手,问他,“你在美国要待两个星期?”

    “嗯。”

    景向阳点头。

    云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两个星期,似乎也不短。

    可是,两个星期过后,还剩下两个月她得一个人过……

    两个月,八个星期,六十日个日日夜夜,她都得一个人过……

    尤其是在同他相处两个星期之后所剩下的两个月,不知怎的,云璟想来就愈发觉得难熬起来了。

    “苦着张脸,什么意思?舍不得?”

    景向阳撅起她的下巴,深深的睇着她。

    “哪有!”

    云璟拍开他的手,“我起*洗澡了……”

    她说着,就从他的怀里坐起了身来。

    景向阳倒也没再拦她。

    很快,云璟进了浴!室去。

    景向阳也跟着起了身来。

    睡饱了,闲来无事,就在她房间里打量起来。

    她的书桌上,摆放着各类书籍,无外乎都是心理学以及分子料理学的书本。

    书本上,搁着一块复古的怀表。

    景向阳有些好奇,拿起了打量了几眼。

    又将怀表盖打开,下一瞬,见到里面精小的合影时,一张俊脸登时黑成了锅底。

    怀表里,嵌着一张照片,里面印着两张毫不唯和的笑脸,是云璟和陆离野!

    要不是见到这张照片,他差点把这个男人给忘了!

    如今想起来,他还算自己情敌中的一名劲敌呢!

    景向阳没做多想,直接就将怀表里的大头照给抠了出来,顺手放进了自己裤兜里。

    将怀表搁回了原处去,就见旁边躺着一张折叠在一起的白纸,纸张看上去有些陈旧,像是一封信的样子。

    他才伸手预备将那张纸拿过来瞧一瞧的,却不想,云璟恰好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景向阳将信纸搁了回去。

    却不知……

    这张白色的信纸,正是当年秦沥沥掉包给云璟的,那封所谓的‘景向阳写给她的情书’!

    “你也快去洗澡吧!洗完睡了。”

    云璟拿着干毛巾擦拭着湿发,一边催他。

    景向阳站在原处,没动。

    云璟一愣神,眸光扫向他的腿……

    “你不方便?”

    景向阳眸光闪烁了一下。

    而后,居然厚颜无耻的,点了点头,“对!”

    云璟擦头发的手,一顿,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自在的舔!了舔唇,问他,“你总不会想着让我帮你洗吧?”

    “那倒不用!”

    “……”

    云璟长舒了口气。

    “你站一旁扶着我就好!”

    “……”

    云璟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你认真的?”

    她不敢置信的诘问他。

    “你觉得呢?”

    “……”

    在少了半条腿的情况下,又没有拐杖,这样看起来,似乎真的只有她充当他的拐杖他才能洗完这个澡了……

    却孰不知,其实在家里哪怕没有拐杖,他也能把这些事情完成得好好的。

    有她在时,就什么都变得不可能了!

    “你要嫌麻烦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景向阳说着,就信步往外走。

    “好啦!!”

    云璟拗不过他。

    郁闷的一把甩了自己手里的毛巾,扔在了沙发上,“怕了你了,我帮你啦!!你等等我,我去找件雨衣来……”

    “……”

    一刻钟之后……

    浴!室里——

    景向阳站在花洒之下,任由着温热的水珠在他健硕的体魄上冲刷着。

    而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

    身穿雨衣的小丫头。

    景向阳看着她这副怂样儿,就觉得特逗。

    越是如此,他洗得也就越发带劲儿。

    云璟一席透明的黄色雨衣裹在身上,小身板钻在他的腋下,扶着他精壮的身躯,任由着水珠打落在自己身上,她愣是一动不敢动。

    眼睛也闭得紧紧地,不敢四处乱瞄。

    只一个劲儿的催他,“好了没啊?”

    “没好……”

    景向阳低头去看雨衣下,闭着眼的她。

    他忍不住打趣她,“云小!三,眼睛闭这么严实干嘛?你要想看上一两眼,我也不说你什么。”

    “不看!!”

    云璟别开脸去,不肯睁眼,嘟囔道,“有什么好看的?我可不想长针眼!”

    绯色的脸颊红得像熟透的小番茄,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被这氤氲的水雾给染的。

    “云小!三,把衣服tuo了吧!”

    他忽而道。

    “你疯啦!!”

    云璟猛地睁开了眼来,仰头瞪他。

    花洒里喷出来的水,一瞬间筛落在她俏!丽的小!脸上,透过氤氲的雾气,就见到了他那张邪魅的俊颜。

    他漆黑的深眸里,嵌着一抹坏笑,“穿着这破雨衣有什么用啊?里面的衣服还不是给淋湿!了?”

    他目光紧紧地攫住云璟的身段儿。

    云璟低头去看……

    水珠顺着她的脸颊,不停地往雨衣里灌,将她雨衣里的白色t恤打了个透湿……

    她向来是沐浴后没有穿底衣的习惯,再被这水一沁……

    此刻的她……

    堪称,尤!物!!

    云璟脸上的潮!红,直接漫到了脖子上……

    她恨不能撒手就丢开身上这个罪魁祸首的家伙的!

    可是……

    “你闭上眼!!!不准看!!”

    大家都别急着进群来哈!群里其实没有啥哈!淡定淡定,安心看文吧,现在扫得严,悠着点儿。多多关注央视新闻吧!么么哒!月票还是给咱留到28号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