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60):保护自己的女人,绰绰有余!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向阳扯了扯嘴角,“你觉得这个如果,可能成立吗?”

    “……”

    这家伙,每次都非得这么霸道吗?

    云璟却不知道,他pitt老师嘴里的那位大富商,正是她眼前这位霸道的景大医生!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登机前,云璟收到了陈楚默的一条短信。

    很简单的短信内容:“我到机场接你。”

    就这一条短信,让云璟从登机到下飞机前,就一直心慌意乱着。

    她六神无主的状态,自然不留分毫的被景向阳全数收进了眼底。

    但他什么也没多说。

    下飞机后,有助理替景向阳拿行李。

    他膝盖处的炎症还在恢复期,不适合带假肢,只能拄着拐杖行走。

    云璟一直候在他身旁,跟着他的脚步缓慢的走着。

    没敢扶他,怕他又想太多。

    忽而,景向阳的脚步停了下来。

    侧头,看她,俊颜上似有些微的不悦,挑挑眉,“不打算扶我一把?”

    “……”

    云璟心想,这男人可还真不好伺候。

    她当然不作多想,忙挽上他的手臂,“之前扶你吧,你又说不许我扶!现在没扶你吧,你倒又有意见了!”

    景向阳干脆单臂揽过她的香+肩,亲昵的将她锁进自己腋下来,“都残疾了,你还不能让我有一点男人的自尊啊?”

    他这算是自我调侃吗?!

    云璟嗤笑,“你那根本就是矫情的傲娇!”

    景向阳毫不怜惜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以作惩罚。

    两个人一同走入机场电梯。

    才一进去,外边的人就如蜂般涌了进来,将他们俩瞬间挤入到了角落里。

    云璟见状,连忙闪身挤到景向阳跟前来,双臂摊开,撑在他身形两侧,用娇身挡住,费力的给他挤出一点舒适的空间来,“你们别挤!!都要把人给挤坏了!!”

    云璟自然是怕别人挤到了景向阳。

    话才一说完,‘pia’的一下,云璟娇弱的小+腰身就被人用力一撞,整个人顺势就朝景向阳的怀里跌了过去。

    “哎呀!”

    她一声低呼。

    下一瞬,娇+软的身子被景向阳接住,将她带入了怀里来,拦腰抱紧。

    “干什么呢?”

    他低头,磁软的声线,问她。

    嘴角还噙着淡淡的一抹笑意。

    云璟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忧色的问他,“没把你撞坏吧?”

    景向阳俯身凑近她,“你觉得我真有那么脆弱吗?都已经弱到需要你来保护我了?嗯?”

    他突来的靠近,让云璟呼吸有些不顺。

    “笨蛋……”

    他说着,单手一捞,旋了个身,两个人瞬间换了个位置。

    景向阳单臂锁住云璟的小+腰身,另一手撑在她身后的电梯墙上,就听得他覆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轻呵道,“哪怕少了半条腿,但要保护自己的女人,那还绰绰有余!”

    话一落,云璟的脸颊瞬间染上一层薄薄的绯色。

    心,也因为他那一句‘自己的女人’而不规矩的胡蹦乱窜着。

    景向阳搂着她腰+际间的大手,愈发收紧了些分。

    云璟绯红的脸蛋贴在他的胸口上,透过衬衫,感受着他的肌肤所带来的温热,将她的脸颊染得愈发红+润,滚烫。

    他的心跳频率似乎也有些不平稳,“咚咚咚——”一声一声,敲在云璟的耳底,谱出一曲让她心醉的弦乐来。

    云璟埋在他的怀里,那一刻,多希望电梯能够就这么静止了……

    而后,他们之间就可以这样,毫无顾虑的,一直抱下去。

    …………………………………………………………

    从机场走出来,云璟一眼就见到了候在了门口的陈楚默。

    许是因为心虚的缘故,她搀着景向阳手臂的小手,蓦地就放了下来。

    景向阳偏头看她。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到了对面正朝他们这边走近的陈楚默。

    峻峭的面庞,瞬间冷凉了下来。

    而他,什么都没说,拄着拐杖,迈着沉稳的步子,领着医生和助理,径自离开。

    云璟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底却抑制不住的,有些怅然若失。

    陈楚默站定在她的跟前来,淡淡一笑,“我似乎来得不太是时候。”

    他说着,顺手拉过她身旁的行李。

    “楚默!”

    云璟站在原地没动,看着眼前的陈楚默,满满都是内疚,“我……”

    “行了,什么都别说……”

    陈楚默叹了口气,单手插在裤口袋里,目光往安检区扫了一眼,“我刚送她上了飞机……”

    云璟一愣,错愕,“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女孩?”

    “对!”

    陈楚默点头,淡淡一笑,没再多说什么,“走吧!”

    云璟亦步亦趋的跟着她,“你为什么放她走呢?”

    “她结婚了!”

    “可是……”

    “你不会觉得我该拆散他们的婚姻吧?”

    “不,不!当然不是!”

    云璟匆忙摇头。

    “小璟,当年我们俩立下婚约,其一是为了让生病的奶奶心里舒坦一些,其二,两个人其实都是为了断掉心里那份不该有的执念。如今与故人再见面,我们俩心里其实都已经清楚了,那份执念,两个人谁也没有断开过……”

    云璟没吭声,低着头,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

    “我们的婚约……你怎么看?”

    他忽而问云璟。

    云璟抬头看他,“你呢?你怎么想。”

    陈楚默笑笑,“你是不是快生日了?”

    “啊……对!”

    不提起这事儿,云璟还差点给忘了呢!

    “那好!趁你生日的机会,把家里人都约出来吃顿饭吧,也把咱们俩的婚事同长辈们说清楚,他们会表示理解的。”

    听到陈楚默的这番话,云璟有些感动,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心里特别感谢他,“楚默,谢谢你!不过,奶奶那边……”

    “奶奶现在身体好很多了,放心吧!我想她老人家也会表示理解的。不得不承认,之前我们都太把婚姻当作儿戏了,不是吗?”

    云璟抿了抿唇,“那你呢?你和她……打算怎么办?”

    “不想了,讲究缘分吧!走吧,杉姨在家做了好多好吃的等着你呢!”

    “太好了,你一说,我还真觉得饿了!”

    【四年前的两个答案……好像真的快要呼之欲出了!大家等急了,么么哒!!第二更来了!】

    【搞笑小剧场】

    景阳阳:(掀桌造反)后妈镜,你丫是不是故意跟咱过不去,啊?给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制造这么多病痛就算了,让我二十八才破/chu我也不怪你了,可你丫,每次咱在兴致上要做的时候,你频频让人坏我好事是几个意思??!行,过往的事情咱也可以既往不咎了,现在终于没人还坏好事了,可你丫又让我被扫/黄打/非的给抓了,这tm到底几个意思啊?是不是非让本少爷憋死,活活流鼻血而死你们才甘心啊啊啊啊??(呲牙咧嘴,想要咬人状)

    镜子吓尿,用锅盖挡住脑袋,弱弱的道:景大少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该让你二十八才破.chu,你如果早点摆脱了chu.男身份,你也就不会撞到扫/黄打/非了,你撞不到扫/黄打/非,你也就不会像这样,迟迟欲求不满了;就欲求满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疯狗似地要咬我了……

    景孟弦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儿子,生不逢时,就得忍!这就是命!想当年你爹我……呵呵,想怎么啃就怎么啃……”

    后面这句话,景老爹你根本就是在拉——仇——恨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