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59):我很心疼你!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觉自己和他,就像是在……偷/情!

    而且,是在遥远的美国偷/情!

    甚至,云璟不知道他到底来美国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来美国是不是因为自己,可是……

    每天同他如此亲近的生活在一起,让她又愉悦,却心里又是那压不住的歉疚……

    毕竟,她还有和陈楚默的婚约在身。

    而他与景向阳的关系,就像那种见不得光的地下/情。

    一种谁也不敢明说,谁也不想去戳破的*。

    云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隔着什么,但她清楚的知道,他们之间还隔着一层厚厚的膜……

    将他们之间,分得清清楚楚的!!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夜里,云璟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就见景向阳坐在厅里,脸色似乎不太好的样子。

    “怎么了?”

    云璟紧张的靠了过去,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景向阳侧脸看她。

    没说话,额上有细密的冷汗,不停地往外涌……

    薄唇紧抿,略显苍白。

    云璟见他这副模样,心里‘咯噔’了一下,“快说啊,到底怎么了?”

    景向阳伸手,揉了揉她湿答答的长发,“没事,去,把头发吹干。”

    他拍了拍她的后脑勺,轰她。

    “腿痛,对不对?”

    “我要说不是,你信吗?”

    “死要面子!”

    云璟气结。

    说着,伸手就要去捧他的腿,却被景向阳一手给拦截了下来,“干什么?”

    他防备的瞪着她。

    漆黑的眸仁里,有些排斥。

    这份排斥,就像一根绵绵的细针一般,扎在了云璟的心尖儿上,有些疼。

    但她没在意。

    不是不在意,而是不让自己去在意。

    “我帮你揉揉!”

    她说。

    “不需要!”

    景向阳拒绝,“我可以自己来。”

    他脸上的厉色,是那种不允许任何人侵犯的那种。

    云璟目光灼灼的瞪着他看,眸眼一眯,“你在抗拒什么?”

    “我没有!”

    景向阳骄傲的否认。

    “你有!!”

    云璟毫不掩饰的戳穿他,“你在抗拒我,你是怕我瞧不起你!”

    云璟的话让景向阳眸仁一阵紧缩。

    他突然起了身来,要走。

    脚下的步子才一动,就被云璟一把伸手给拽住了,拉着他的大掌,不肯松手。

    他的手掌心里,一片冰凉。

    手心里,还渗着冷汗,让云璟一颗心脏也跟着冷得厉害。

    “让我看看!”

    她说。

    景向阳的薄唇抿得紧紧地,剑眉敛着,神情有些冷漠。

    云璟蹲下-身来,试探性的撩了撩他的裤腿。

    “云璟!!”

    景向阳低吼一声,弯身下来,抓她,继而,一把将她撂在了沙发上,下一瞬,整个身子就朝她压了下来。

    “别让我把最狼狈的样子展现在你眼前!!”

    他几乎是咬牙,一字一句,都是从齿缝间蹦出来的。

    云璟怔怔的看着他。

    看着他苍白的面孔,眼眶一下子莫名就红了,“可是……我就是想在你最狼狈的时候,帮帮你!”

    景向阳漆黑的眸仁深陷了下去。

    他冰冷的手掌,被云璟握住。

    能感觉到,他的手,颤抖的厉害。

    云璟心疼,不知他是因为痛的,还是因为心里缺失的那份痛苦!

    “让我帮帮你……”

    她低声诉求。

    想到一年前他在最需要别人慰藉的时候,自己却没能守候在他身边,心里那份难忍的歉疚,就像利刀一般,一刀一刀剜在了她的心口上。

    景向阳深深的凝着她看。

    那视线,宛若是要活生生的将她看穿看透。

    大手,握住她的小手,五指嵌在她的指缝间,那力道仿佛是要将她碾碎了去。

    额上,细密的汗水,不停地往外涌……

    他说,“云璟,你不是个会可怜人的人!”

    如果,她会懂得怜悯人,那么两年前,又怎会舍得离开他呢?

    可是……

    “我也不需要你的任何怜悯!!”

    他说着,漠然的放开了云璟。

    大手从她的小手中抽离出来。

    起身,往外走。

    “我住酒店去。”

    云璟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下一瞬,她仓皇起身,一把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景向阳。

    “不许走!!”

    云璟的小手臂抱着他的腰-肢,很紧很紧。

    “景向阳,你今晚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再理你了!!我说到做到的!!!”

    云璟赖在他后背上,撒娇耍泼。

    景向阳背脊僵如化石。

    “我没有可怜你……”

    云璟的小手,圈住他结实的腰身,“我不是可怜你!我是担心你!如果你今晚就这么走了,你有没有替我想过?这一晚上,我还能不能安枕了?你就是存心让我不好过的!!”

    云璟哭着抱怨着,张口就在景向阳的后背上啃了起来。

    也不管自己啃不啃得到他的肌肉,反正就是要咬他。

    最后没把他咬疼,倒把他啃痒了,连带着衬衫都被她的口水给染湿-了。

    “云小-三,你真的天生是属狗的!!”

    景向阳一把将背后的云璟给捉到了跟前来,“衣服脏死了,还往嘴里咬!”

    他伸手,替她拭去嘴角留下来的哈喇子。

    “你不准走!”

    云璟仰高头,执拗的挽留。

    “走了真一辈子不理我了?”

    景向阳伸手捏了一把她的小颊腮。

    他的手指,依旧冰凉一片。

    额上,豆大的汗珠浸-湿-了他的短发,薄唇有些苍白,云璟见着更着急了,“你快坐下,让我看看你的腿……”

    见云璟这副模样,景向阳没再犹豫。

    无奈一声叹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云璟要掀开他的裤腿,却被景向阳阻止,“你先去把吹风机拿过来,把头发吹干了再说。”

    “我要先看你的腿!!”

    “我帮你吹……”

    “好啊!”

    云璟应了一句,飞快的就进了卧室里翻吹风机。

    很快,拿着吹风机出来,景向阳已经把义肢搁到了一旁。

    云璟将吹风机塞给他,坐在他身旁,作势要替他将裤腿卷起来。

    景向阳握住了他的小手,沉声问她,“怕不怕?”

    “不怕!”

    云璟捏着他裤腿的手指,有些僵硬。

    她不是害怕,也不是怜悯,而是心疼。

    “好……”

    景向阳松开了云璟的小手。

    裤腿缓缓地被云璟卷起来,她的手指还隐隐有些颤抖。

    却在见到他的膝盖时,云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眼眶一瞬间染得通红。

    “你笨蛋啊!!!都发炎了,为什么还要带着假肢??你自己不是医生吗?不知道这样只会让炎症越来越严重啊??”

    云璟愠怒的抱怨着他,声音已然哽咽。

    将他的腿放下来,“你等等,我去拿药。”

    幸好她有备医药在家里的习惯。

    大概这就是出身医药世家的好处。

    景向阳坐在沙发上,将吹风机插好,看着厅里那道为自己忙来忙去的身影,冰凉的心底,那片温暖正迅速回笼。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已经到了相互依赖的地步,再也不是从前她把自己当兄长时的感觉了。

    这种微妙的变化,就如同他对她的心思……

    曾经,把她当永远长不大的妹妹。

    而如今,却只是单纯的把她当女人,自己的女人!!

    云璟拿了药箱过来,搬过他的腿,置于自己的腿上,义正言辞的警告他道,“景向阳,在腿没好之前,你不许再带假肢了!!”

    “那我可真成瘸子了!”

    景向阳打开吹风机,将她的小脑袋掰了过来,替她吹湿答答的头发。

    “关键你明天没手杖怎么办?”

    云璟想了一下,“待会我去给你买!!”

    待会?

    景向阳皱眉,“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你明天要用!”

    管他几点呢!总不能让他明天还忍着痛带着假肢出去吧?

    “行了……”

    景向阳揉了揉云璟的小脑袋,将手里的吹风筒停了下来,“云小-三……”

    “嗯?”

    云璟正低着脑袋,认真的翻找着药棉。

    “其实我逗你玩儿的。”

    “嗯?”

    云璟抬头看他,扬了扬手里的消炎药,“这药行吗?你看看。”

    景向阳扫了一眼,“行。还有,其实我带了手杖……”

    “……”

    云璟干干的瞪着他。

    景向阳知道,看这模样,这小妮子绝对绝对是要发飙了!

    就在她张口想要骂人的时候,他一低头,攫住了她微张的小口儿,“不许生气!”

    云璟气结,腮帮子鼓起来,张嘴就狠狠地咬了他的薄唇一口,“你骗了我,还不许我生气?!!我居然每天还站在浴-室里,傻呼呼的给你做拐杖……”

    云璟越想心里就越来气,她怒得一把将景向阳压在沙发靠背上,像个小疯子似得逼近他,怒喊道,“景向阳,你这个……流/氓!!禽/兽!!!你简直……你丫没救了!!!”

    景向阳单手揽过她的小绵腰,置于自己怀里来,“是!我流/氓,我禽/兽,我是没救了,但你这个罪魁祸首的小yao精是不是也得好好自省一下?到底是谁把我养得这么*的?”

    “你……”

    这家伙,明明是他太坏,他居然还好意思倒扣他一靶。

    云璟捏着他高-挺的鼻梁,警告他道,“景向阳,要不是看在你腿发炎的份上,我早就把你丢出去了!!你这个大骗子!!!等你腿好了,分分钟给我滚回酒店去!!”

    这话的意思是,他腿不好的话,就可以一直窝在她这屋子里不走了?

    云璟从他身上褪了下来。

    气归气,但他的腿发炎了,也是事实。

    她心疼他,那也是事实。

    坐回原位,开始小心翼翼的替她上药。

    景向阳替她吹湿答答的长发。

    两个人,似乎是两不误的样子。

    却谁也没想过,两件简单的事情,分明就可以自己动手来着……

    他给自己上药。

    她给自己吹头发……

    却偏偏是,他替她吹湿发;她给他受伤的腿上药。

    这画面,尽是说不出来的温馨。

    大抵,情侣之间,就是如此吧!

    只是,景向阳的爱情,来得实在有些晚。

    云璟小心翼翼的给他上药,总会时不时的问他一句,“疼吗?”

    “不疼。”

    景向阳摇头。

    眉心却不自觉的微微蹙起来,额际间,隐隐有薄汗渗出来。

    云璟上药的手,一僵。

    心里顿时有一种疼痛往上涌了出来,她咬了咬下唇,就没敢再动了。

    她的异样,被景向阳全数捕捉进眼底,“怎么了?”

    云璟摇头,一滴眼泪还是没能忍住就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但她飞快的就拭干了去,没肯说话。

    看着她这模样,景向阳心疼得打紧,“到底怎么了?”

    他干脆一伸手,就捞过她,一把将她置于自己怀里来,坐好。

    就如同两年前那样。

    “你的腿……”

    “没碰到伤口,没事,告诉我,为什么又掉眼泪了?”

    景向阳替她将眼泪擦干。

    不问还好,一问,云璟的眼泪落得更急了,“你其实很痛,对不对??”

    “还好。”

    他说。

    “骗人!!”

    景向阳叹了口气,把她抱在自己怀里,更紧了些分。

    一手揽住她的小细-腰,另一手握住她柔柔的小手,搁在自己掌心里,厮-磨把-玩着,“偶尔会有一点点痛,尤其是夏天……”

    捂着,会特别难受。

    有时候新的假肢给他的腿磨合不太适应的话,会起一层层的水泡,破皮的情况也是常有的,反反复复的,总归不会太好受。

    像今儿发炎这样的情况,其实他差不多早也习惯了。

    “不许哭!我都没哭呢,你哭什么!”

    景向阳用柔软的指腹替她拭干眼泪,“云小-三,我景向阳是个大男人!这点伤痛对我而言,真的不算什么!知道吗?”

    云璟呜咽了一声,伸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颈项,埋在他的脖子里,忍不住痛哭出声来。

    怎么会不算什么呢?都已经少了半条腿,而老天还要这么反反复复的折磨他……

    云璟的眼泪,一瞬间就将他的皮肤染湿。

    滚烫滚烫的,落在他的勃项间,透过皮肤,渗了进去,几乎是要将他的心口烫伤。

    他耐心的哄着怀里的她,就像两年前一样。

    大手轻轻抚过她的后背,一下一下的给她顺着气儿,“别哭了,听话好不好?带假肢其实也没你想得那么痛苦,而且我发炎的次数极少,真的,不骗你!”

    他定制的假肢本都是全世界最优质的,所以基本不会出现什么排异现象,像今次发炎,还当真是个小意外。

    “好吧……”

    云璟把小-脸蛋从他的脖子里退出来,“那你答应我,以后有问题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能再像刚刚那样瞒着我!!你以为那是对我好,其实根本就是把我往死里折磨!”

    景向阳勾了勾嘴角,挑眉,“往死里折磨?真这么担心我?”

    “我都被你折腾成这样了,你还笑!!”

    云璟想来还有些生气,一低头,张口就咬住了景向阳的耳朵。

    贝齿还真挺用力的,惹得景向阳吃痛的喊出声来。

    他喊的不是疼,居然是……

    “好舒服……”

    “……”

    景向阳,你丫还敢再贱点吗?

    最后,云璟终于替景向阳上好了药。

    她的头发也吹干了。

    柔顺的散在景向阳的大手里,他歪着头欣赏着她,“为什么想到要把头发拉直了?”

    云璟从前那头可爱的卷卷头其实不是刻意卷曲的,而是天生如此。

    景向阳喜欢看现在这样子的她,但更怀念那个头发卷卷的小云三。

    “不为什么啊……换个发型,换个心情啊!”

    其实,云璟也没多喜欢现在自己的这个发型。

    两年前心灵受了重创后,跑去了美国疗伤。

    坐在理发店里,她要求造型师给自己直接来个光头,结果,那造型师愣是舍不得给她剪,最后没辙,就给她做了个直发,然后每长出点新发,云璟就会习惯性的去把头发拉直。

    她似乎有一种执念,仿佛是这样就能把过往的种种抛却开似得。

    但孰不知,如此不过只是稍微慰藉了自己受伤的心灵。

    实际上抛得开吗?抛不开!

    “换个发型,换个心情?”

    景向阳低语喃喃了一句,转而问道,“两年前,带着什么心情去美国的?”

    云璟给他的腿部做着按摩,听他问这话,她抬起头看他,不答却反问,“你觉得呢?你觉得我会是什么心情离开的?”

    提起两年前的那些伤与痛,云璟心里还是有些生气的。

    又想到他对这里那种若即若离的态度,就如同现在一般……

    喜欢的时候,把她绑在身边,不喜欢的时候,就狠狠地推离,让她一颗心永远都是没有着落,被他吊着,时而幸福,时而痛苦……

    “算了,过往的事情说太多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不想再多提!”

    云璟说着,起了身来,“我先睡了,你也赶紧洗洗睡吧,腿不能沾水。”

    她交代了一句,也没管他待会要怎么洗才不会碰到水,就匆匆进了自己的卧室睡去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两个星期,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隔天下午的飞机,景向阳就要走了。

    云璟一整天上课都有些魂不守舍的,满脑子里都想着他离开的事儿,幻想着他走后自己一个人的寂寞日子……

    越想心里就越难受,越难受就是越多的不舍。

    两个星期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

    唉……

    正当她神游在外的时候,却忽而接到了pitt老师的一个重大消息。

    他居然明天就回国了!!

    说是国内的一名大富商花了三千万巨资请他回国授课。

    而她,作为pitt老师的闭关子弟,自然也得跟着他一同回国学习。

    云璟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一事实。

    下午散了学后,她回家,景向阳已经在家里等着她了。

    她开心得就像个小喜鹊似的,不停地在景向阳身边绕着,唧唧喳喳的说着一大堆话。

    “你知不知道,pitt老师突然也要回国了!!我也终于可以回家了,真是太好了,我可想我爸妈了!!景向阳,明天我也能回家了……”

    云璟开心得不得了。

    却忽而,才想到一个头疼的问题,“我还没来得及定飞机票呢……”

    想到这个,脑袋一瞬间耷-拉了下来,瘪瘪嘴,“明天我是不是得自己一个人走了?”

    景向阳给自己斟了杯水,下巴比了比厅里的长几,“机票,桌上!”

    “啊?”

    什么东西?

    云璟狐疑的走过去。

    桌上躺着一张机票,她拿了起来,看一眼,讶然。

    “我的机票??你什么时候帮我定好的?”

    景向阳‘咕噜咕噜’喝了口水,“早两天。”

    “……”

    她有说过要回去吗?

    “你早两天就给我定了,如果我明天不能回去怎么办?”

    景向阳扯了扯嘴角,“你觉得这个如果,可能成立吗?”

    “……”

    这家伙,每次都非得这么霸道吗?【今儿还有一更,估计得晚上才能出来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