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56):今晚我就住这!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儿!有你的快递!!”

    云璟才一回家,紫杉就送了一个文件袋过来,看着她红彤彤的双眼,敛眉问她,“怎么回事?眼睛红红的,哭了?”

    “没!”

    云璟不肯承认。

    一抹眼泪,抽噎了一声,接过自己母亲手里的文件袋,看了一眼,瞬间破涕为笑,“美国寄过来的!”

    “什么东西啊,这么开心?”

    紫杉狐疑的看着自己女儿,大胆猜测,“难道是分子料理师的回执单?”

    “应该是的!”

    云璟喜出望外,将文件抽出来一看。

    “真的!!!妈,真的是,pitt老师把我收下了!!”

    云璟现在是陈楚默的一名心理助理,可是她的梦想与这无关,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料理大师。

    这个梦想是在离开景向阳,到了美国后才铸就的,是她花了几千人民币观赏了一堂pitt的分子料理课堂后,才萌生了这个梦想。

    “那你又要去美国?”

    紫杉显然有些不太乐意。

    云璟顿了顿,似犹豫了稍许时间。

    最终,点头,态度很坚决,“去!不过,妈你放心吧!这次去不久,只有三个月而已!九月份差不多就回来了。”

    …………………………………………

    好久,景向阳似乎都没有了云璟的消息。

    每周回趟家,奇怪的是倒也遇不上她。

    她的车还留在他的别墅里,也迟迟不见人来取。

    周末——

    景向阳难得无事,闲着家里,闹着老三玩。

    “李嫂,老三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景向阳将老三举高,放在自己跟前,左右前后,不停地打量着,也没瞧出它有什么毛病来。

    老三似乎对他的逗弄,喜欢得不得了,软在他手里,嚎嚎叫着,兴奋得很。

    “嗨!老三的身体现在可好了,每天生龙活虎的,好得不得了!”

    李嫂一边打扫着卫生,一边回答景向阳。

    景向阳敛眉,瞪着老三,“就没有半点不适?”

    “没有!现在有一点小毛病我也能替它处理了!三小姐之前教了我不少呢!”

    景向阳回头看一眼身后正拖地的李嫂,又扫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情绪高涨的老三。

    他忽而就觉得没了兴致。

    “什么都好好的,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他嘀咕了一句,把老三毫不留情的丢了出去,惹得它不痛快的嗷嗷叫着。

    它身体太好,以至于都找不到借口让某些人出现在他眼前晃荡。

    景向阳很不开心。

    他转头问李嫂,“你最近有跟云璟联系吗?”

    “没有啊!”

    李嫂摇摇头。

    景向阳皱眉,“那你给她打个电话,就说她的车占着我车位了,让她赶紧把车开走!”

    “……”

    李嫂停了手里打扫的动作,提醒景向阳,“少爷,你当初买房的时候就带了三个车位,后来你自个又买了一个,现在咱们车库里也就停着两台车,小姐那台也没碍事吧?”

    景向阳不悦的睇了李嫂一眼。

    李嫂也没慌,“我不是不乐意帮你打这个电话,但是三小姐现在电话打不通,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个问题,他景向阳还当真不知道。

    他皱眉,“出什么事了?为什么电话打不通?”

    “你不知道啊?三小姐回美国去了啊!她走前没告诉你吗?没给你打过电话?或者发条短信??”

    李嫂看着景向阳简直不敢相信。

    景向阳一张脸早已阴沉得像暴雨来临的前夕,“她走前告诉你了?”

    “对啊,给我打了通电话啊!”

    景向阳的脸色更难看了。

    连李嫂都通知了,居然就是没通知到他!

    他对那个女人而言,真的就那么不重要?

    “什么时候走的?”

    景向阳的声音,冷得像被冰霜凝过一般。

    李嫂可终于瞧出少爷的不悦来,“三天前。”

    “跟谁走的?为什么又回美国去了??”

    景向阳的声音不由拔高了些分,怒意隐在眉心里,隐隐突跳着。

    看看,这女人来去多潇洒!!

    想走就走,连声招呼都可以不用同他打!

    “不知道,三小姐没说,我想可能……是跟陈家公子一起去的吧……”

    其实李嫂也不知道云璟去美国干嘛,她想着可能就是同陈楚默一起又回美国去了。

    李嫂话一落,景向阳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坐在沙发上,气场冷得就如同一座冰雕,让人不寒而栗。

    “少爷,不过三小姐说了,这次去不久,大概几个月就回来了!”

    几个月??

    景向阳冷笑。

    几个月对于那个绝情的女人而言,大概真的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吧?

    可是对于他而言呢?

    没有她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几个日夜里,就已经像度日如年了,再过几个月……

    …………………………

    景向阳的心情,彻底从暴雨降到了冰雪天,不,根本就是冰雹天!!

    “这计划书,重新写过!!”

    “血液科的考核不通过!!”

    “让财务科的科长过来,这笔费用支出什么意思?让他过来跟我解释!!”

    “……”

    办公室里,时不时的传来院长大人愠怒的咆哮声。

    这期间,没有任何人敢轻易靠近。

    这会,财务科的李科长已经抱着一沓文件急匆匆的走了上来,小秦忙迎了上去,告诫他,“待会你跟院长说话的时候,悠着点儿,这几天他心情简直遭到了极点,已经不少人撞在了他火药枪口上。”

    “是是是!”李科长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那我先进去了。”

    “嗯,去吧去吧!”

    小秦同情的目送着李科长进了办公室去。

    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李科长不仅没有挨骂,且一刻钟之后就见他神清气爽的从院长办公室走了出来。

    “我看院长心情好像挺好的啊!我才把项目给他过目,他二话没说就批了,而且还要求亲自领队去美国进修呢!”

    “亲自领队?”

    小秦完全看不懂他们家院长的心思了。

    难道是想去美国散心不成?

    后来的一个星期,景向阳就领着医院里小部分进修的医生到了美国。

    他们到美国,住进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时分了。

    而这会,云璟恰好从料理学院回家来。

    她其实是一个人来美国的,没有住酒店,而是住在了之前她在唐人街里租的一套单身公寓。

    公寓里头大多住的都是些华人,大家相互之间有个照应,倒也不算太无聊。

    她去市场上买了些菜回来。

    虽然渐渐已经习惯国外的餐饮,但她学的就是料理这一块,自然有机会就想露一露功夫了。

    云璟拎着菜回家。

    旋开门锁,进屋。

    在见到厅里的景向阳时,云璟吓得连手里的菜都掉落了下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

    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景向阳穿着一件银灰色的衬衫,衬衫领口随意的散开三颗纽扣,露出一小片麦粒色肌肤,给他沉敛的气质增添了几许慵懒之色。

    衣袖规则的卷起至手肘处,露出精壮的手臂,彰显着他性/感迷人的线条。

    下身一条深色的长西裤,紧裹着他修长的双腿,他一派优雅从容的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份美国时报阅览着。

    见云璟进来,他方才不疾不徐的将报纸搁了下来。

    云璟惊恐的瞪着他,“你……你怎么过来了?你怎么进我家来的??”

    景向阳扫了一眼她脚边散落开来的各类食材,“正好,我饿了!”

    “……”

    云璟完全缓不回神来。

    她一屁股在景向阳旁边坐了下来,“你先回答我,你为什么会到美国来,为什么会知道我住这?还有,怎么进我家里来的?”

    一连几个问题,让景向阳蹙紧了眉头。

    “你来找我的?专程来找我的??”

    云璟只能这么想。

    而且这个想法,在她脑子里非常肯定的盘旋着。

    景向阳摊开手里的时报,继续阅览,“我来美国公干的。”

    见云璟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他淡淡的又补充了一句,“杉姨听说我要来这边,就把你的住址告诉我了,说是不放心你,非让我来看看。”

    呵呵!一头饿狼来看望一头无辜单纯的羊,确实是挺让人不放心的!

    云璟似乎有些相信了。

    “那我的房门钥匙呢?你哪儿来的?”

    云璟指了指自己那张玄关门。

    她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来,他怎么就有钥匙进来的。

    “你还好意思提你这张门?”

    景向阳将手里的报纸搁下,而后,拿过长几上一根细小的针,扔云璟身前,“就这玩意儿都能轻而易举的把你的房门打开!云小=三,要不是我帮你测试了一下你家的锁,哪天你被人逮着强/j了都不知道!!”

    所以……

    言下之意,自己这门是被他用这根针‘轻而易举’的给套开的??

    轻而易举??

    如果翘了整整两个小时才打开,也算轻而易举的话……

    “真是谢谢你了!!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有这种恶习吗?除了你这种人,还会有谁去撬别人的门,有谁动不动就强/j别人的?!”

    云璟懊恼的数落他,没好气的将那根细针甩进了垃圾桶里。

    不过,恼归恼,但景向阳的出现,确实让她又惊又喜,不过她才不会让自己表现出来呢!

    景向阳根本没理会云璟的抱怨,看了她一眼,又匆忙从她的脸上别开了视线去,“饿了,快去做饭。”

    “……”

    云璟无语。

    起身,再看一眼沙发上仿佛从天而降的景向阳,这才拎着地上的食材,进了厨房去。

    即使如此,她还是没有消化掉景向阳突然出现的这一情况。

    云璟进了厨房,景向阳扔了手里的报纸。

    才发现,自己一颗心脏仿佛是揣着一只兔子似得,一个劲儿的胡蹦乱跳着,让他连呼吸都乱了节奏。

    云璟在厨房里忙得乒乓响,景向阳在厅里已经坐不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云璟下厨,更没有想过两年前那个连烤箱都不太会用的小丫头,如今居然能够掌勺了。

    当然,更加没有料想,她居然有了人生梦想。

    而且,他居然完全不知道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分子料理大师。

    这些,似乎从来都与他无关。

    他不了解,甚至从未从她嘴里听说过。

    离开他的这些日子里,她居然变得如此自主而独立。

    景向阳说实话,心里是有些堵得慌的。

    他抱胸,懒懒的倚在门框上,眯着眼,睇着厨房里忙碌的小身影。

    从前,他总希望赖在自己身后的这个小丫头,能长大成人,而如今,真的长大了,成人了,独立了,他却觉得酸味儿特浓。

    她是不是曾经也像现在这样,为陈楚默在厨房里忙前忙后?

    是不是为了他,才学会了入厨掌勺?

    一连串的自问自答,让景向阳漆黑的深眸越睨越紧。

    云璟即使没有去看身后,却也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一束锐利的目光,紧迫的投射在自己的身上,宛若似要生生将她刺穿一般。

    她回头,看他。

    “干什么?”

    目光落进他深沉的眼里。

    心,恍惚了一下。

    依旧还有些震惊于他突然的出现。

    景向阳没有回答,就一直站在那盯着她看,目光肆意而赤果。

    细密的汗水,顺着她白希的额际间渗出来,将她直直的长发染了个透湿。

    发丝沾在她嫩/白的颊腮上,进入他眼底,竟有种说不上来的别样风/情。

    景向阳眸色暗了些分,阔步,走了进去。

    顺手在橱台上扯了些纸巾。

    “云小=三,把自己操练得这么能干,干什么?等着给别人当贤惠媳妇?”

    景向阳话里带着些讽味儿。

    站在她身旁,拿着纸巾,胡乱的在她粉色的颊腮上擦拭着。

    动作看起来倒是一点也不温柔,甚至还有些粗鲁。

    云璟皱了皱眉,“你轻点!疼……”

    还真是。

    擦过的地方,一瞬时间就红了。

    许是因为她的肌/肤实在太嫩的缘故,景向阳想,吹弹可破大概也不过如此。

    眸色深沉了些分,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就轻了些分。

    云璟没料到他会突然过来替自己擦汗,他指腹上的热度,透过薄薄的纸巾,摩/挲在她的肌肤上,有些滚/烫。

    仿佛是要将她的肌/肤灼伤一般,透过细胞,渗过血液,直接烫到了她的心尖儿上,让她的心,跟着他的动作,突突的跳着。

    因为游神的缘故,以至于,锅里煎着的鱼烤焦了,也分毫没有察觉。

    直到景向阳幽幽的提醒她,“鱼焦了!”

    “啊?”

    云璟一怔。

    而后,方才后知后觉,一声低呼,“哎呀!!”

    连忙将火关小,拿起勺子将鱼翻了个遍,郁闷的撇撇嘴,“估计是没法吃了。”

    都怪他,这时候让她来分心!

    说实在的,云璟这顿饭是做得格外上心和小心的,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做饭给他吃,心里要说不紧张那一定是假的。

    还是特别希望得到他一个好评的。

    可如今看来……

    她还真是有失水准!想要成为料理大师?看来还有好长一段路得走了!

    景向阳将手里的纸巾抛进垃圾桶里,高大的身形往后一靠,环胸,眯眼觑着她,似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陈楚默呢?”

    云璟弯身稍微将火苗再调小一些,回他,“没来。”

    “你一个人过来的?”

    “嗯。”

    不知怎么的,景向阳忽而就觉心里愉悦的些分。

    他正了正身,顿时有种身心舒畅的感觉。

    嘴角不觉往上歪了歪。

    “公干的这几天,我就住这了。”

    语气霸道,不容置喙。

    说完,转身就出了厨房去。

    云璟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一愣神,才恍然明白,她慌忙将熟透的鱼从锅里铲出来,这才出了厨房。

    景向阳正倚在吧台前,熟门熟路的给自己倒了杯水,悠哉的喝了起来。

    “为什么要住我这?你不是可以住酒店吗?”

    云璟站在他跟前,仰着颗小脑袋质问他。

    态度不算特别佳。

    景向阳低着头,觑她,不以为然的反诘道,“为什么不能住这?”

    末了,又补了一句,“以前不也住得好好的?”

    “以前是以前……”

    “现在不一样了?嗯?”

    景向阳挑高了剑眉。

    顺手将水杯搁下。

    最后一个反诘,他刻意将音调拉高,还带着些性/感的蛊惑。

    云璟不自在的抿了抿唇,却故作镇定的回答他,“现在当然不一样了,以前是我不懂事,不明白什么叫男女有别,可现在我已经懂了,我们俩自然就不能随便住一块了……”

    景向阳黑眸深沉的落在她略显慌乱的脸蛋上,轻笑一声,“船单都滚了,再来跟我谈男女有别,不觉的太晚了?”

    【欢迎红袖vip用户进群,一切消息会第一时间在群内公布!群号在留言区。进群要求1、红袖vip用户。2、先在文下留言申请。3、进群申请时带上用户vip名。凡不满条件者,一律无法通过,紧张时期,谢谢大家配合!另外,没加上的童鞋也别急,镜子平时忙着码字,只有空闲的时候才会过审下,慢慢来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