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54):你到底出什么事了?【重要章节】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初见景向阳,微微鄂住。

    再定神将他打量一番……

    云璟吓得一声尖叫,而后,面色瞬间惨白如死灰。

    “景……景向阳,你…………”

    云璟从未料想,会有这样的一幕出现在自己眼前……

    有那么数十秒的,她几乎不敢置信,也不愿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眼前……

    身材颀长的景向阳倚在冰箱门前站着。

    他似乎是刚洗浴完毕的缘故,浸湿的碎发上还染着晶莹的水珠,给一贯沉敛的他,多增了几许慵懒气息。

    他身穿一件浅灰色的套头休闲装,下面一条同样灰色系的短裤。

    而短裤下面……

    他的左腿,膝盖以下的部位……

    居然是,空的?!!

    什么都没有?!!

    怎……怎么会这样??!!

    云璟不敢置信的看着左臂撑着银色拐杖站在光晕里的景向阳……

    眼眶,瞬间通红。

    脑子里有片刻的恍惚,身形晃了晃,感觉一切就像在做梦一般。

    不……不可能……

    一定是她在做梦!!

    她明明记得上次见他时,他还好好的,他什么时候……

    云璟脚下的步子,往后退了两小步。

    面对云璟的惊吓,慌张,景向阳的情绪,就显得平静多了。

    深沉的眼底,掀不起半分涟漪来。

    峻峭的面庞,依旧是摄人心魄的魅与冷。

    他弯身,不疾不徐的从冰箱里拿了瓶水出来,仰头,“咕噜咕噜”喝了几口后,将水壶盖上,放回了冰箱里去。

    这才转身,又将视线落回到了对面面如死灰的云璟脸上来。

    “怎么?吓到了?”

    他淡淡的问。

    声音冷凉,没有半许温度。

    连带着他的视线,也冷得像谇着冰一般。

    云璟浑身一颤……

    眼泪差点就从眼眶中滑落了出来,她吸了口气,发现鼻头酸痛得有些厉害,“为……为什么会这样?你的腿……”

    “截了。”

    景向阳回答得云淡风轻。

    仿佛这不过只是一件再轻巧不过的事儿一般,根本在他的心池里掀不起半分涟漪来。

    云璟心一痛,眼一闭,泪水到底没能忍住就从眼眶中滚了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儿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她突来的眼泪,让景向阳一怔。

    眸色暗沉了下来。

    将拐杖搁在一旁,懒懒的倚在橱台边上,随手点了一支烟,抽上,“一年多前的事儿了!不值一提。”

    这么久了……

    云璟的心,仿佛被搅拌机捣着一般,痛得无以复加。

    视线,直勾勾的盯着他空空的左腿,苍白的樱唇噏噏合合着,似乎想说什么,却偏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她回来这么久了,居然都没有发现他的左腿出了问题!

    难怪那次她用脚踢他的时候,他的表情会那般痛苦!

    云璟心里的歉意和心疼陡升,她开始后悔自己那些鲁莽的举动。

    只是,面对这样的他,她第一次觉得手足无措。

    甚至是比两年后再见他时,更慌张,更凌乱,更不知该如何自处才好。

    “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云璟依旧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老天不会给他开这么残忍的玩笑的!!

    景向阳夹着烟头,定定的看着对面眼眶通红的云璟。

    浑浊的青烟,在他的手指间缓缓腾升,朦胧了他冷峻的容颜。

    烟头处的火星,忽明忽暗。

    半晌,就听得景向阳随口丢了两个字出来,“车祸。”

    而后,转身,狠狠地将烟头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车祸?

    当然不是!

    截肢,是因为一年前骨髓穿刺检查的时候,不料出现医疗事故,导致骨髓腔感染,而不得不被截肢!

    云璟问他之时,心高气傲的他,在被她第二次因病而弃离的时候,绝不愿意把如此狼狈的结局说与她听。

    他记得小时候小姨就是为了救他,出了车祸才导致截肢的。

    而他,宁愿告诉她是车祸截肢,也绝不愿意告诉她,是因病而截肢!!

    他就是这么骄傲!

    景向阳没再理会云璟,拿过一旁的拐杖,就往外走。

    云璟从痛惜中缓回了神来,疾步迎了上去,“我扶你——”

    手还来不及触到景向阳的胳膊,就被他毫不客气的一把推离。

    他冷冷的盯着云璟,那碎着冰的眸子几乎是要将她冻结,“云小三,你当我是什么??”

    云璟的水眸里,雾霭朦胧,面对他突来的质问,一时间还有些不明所以。

    她仰头,无措的看着他。

    “我是残疾,但我不是残废!!”

    他冷沉的目光深深的望进了云璟的眼底。

    云璟的心,蓦地一疼……

    手,抓住他结实的臂弯,怎么都不肯松手。

    指间苍白,颤抖得有些厉害。

    “我不是那个意思……”

    云璟解释。

    “我也不需要你的可怜!”

    景向阳漠然的拂开她的手。

    云璟的手,僵在半空中,面色惨白没有半分血色。

    一时之间,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唯恐自己,一句话,一个举止,就伤害到了敏感的他。

    景向阳撑着拐杖往外走。

    即使,有些不便,却分毫不影响他身上那份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失去了半条腿的他,仿佛较于从前,愈发沉敛了些。

    也正因为有了这些与常人不同的人生阅历,才造就了如今处变不惊的他。

    云璟不知道残缺算不算一种美,但看着跟前这个身影冷傲,背挺如松的男人,她忽而就觉得……或许,残缺也是人生中一种不可多得的美!!

    李嫂抱着老三下楼来,就见到了坐在厅里沉默不语的两个人。

    扫一眼景向阳暴露在视野里的左腿,李嫂还是不由揪了揪心,担忧的看一眼对面沉默不语的云璟。

    其实,她觉得今儿晚上他们家的景大少爷是故意将这条残缺的腿展露在三小姐跟前的。

    为什么呢?

    博取同情?这绝不是他们家傲娇的少爷会做的事情!

    李嫂猜,大概他是想把最真的自己展露在她面前,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至少都得有个了断。

    “小姐……”

    李嫂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打断了云璟游离在外的思绪。

    云璟反应过来,“李嫂……”

    李嫂连忙将老三抱了过去。

    景向阳起身,没再理会她们,拄着拐杖,兀自上楼。

    云璟坐在沙发上,目光却不受控制的紧随着他的背影而去。

    他走一步,她的心,突跳一下……

    云璟感觉自己的眉心都在随着他缓慢的步子,突突跳着。

    呼吸,有好几秒的停滞。

    直到景向阳的身影,消失在了长廊深处,云璟才缓然回神,呼吸稍稍顺了些分。

    心,却依旧揣着巨石般,压着她,沉重而难受。

    这个突来的噩耗,让她很难消化。

    她强逼着自己收回心绪,打起精神,替老三检查。

    “李嫂,老三今儿有什么不适的反应?”

    “从中午开始就不吃东西了,还会打喷嚏,刚刚你来之前还吐过了一次!小姐,老三不会有事吧?”

    李嫂焦虑得很。

    云璟摸了摸怀里软趴趴,没什么力气的小香猪,“李嫂,你别担心,我想老三只是感冒了而已,你喂一些儿童感冒药给它服下吧!剂量就照儿童剂量的四分之一,用温水冲开,加上一点点豆奶粉进去就可以了,家里有药吗?没药我回去拿。”

    “有有有!少爷当医生的呢,什么药没有。”

    李嫂说着,就去医药箱里寻药。

    云璟怀里抱着小香猪,脑子里的思绪却一直在景向阳的身上绕不开去。

    “李嫂……”

    “嗯?”

    “他的腿……还疼吗?”

    李嫂寻药的手,顿了顿,而后,摇头,“这我还真不知道,少爷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平时就心高气傲的,自从这腿被截了后,骨子里那股傲气更重了些,哪怕就是疼,他也会忍着,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的。”

    也对……

    云璟抚了抚怀里的小猪,只觉心疼不已,“那他平日里都是带着义肢活动吗?”

    “嗯。”

    “身体上没有出现什么*反应吧?”云璟忧心忡忡的继续询问着。

    李嫂重重的叹了口气,寻了药过来,在云璟面前坐下,“前些日子刚带义肢那会,排异反应特别强烈,但少爷就是忍着不肯放弃,现在倒还好,也总算熬过了磨合期,好在他的截位也不算高,装上义肢后倒也瞧不出什么不一样来。”

    李嫂也只能在遗憾中寻求一丝丝的慰藉。

    “我先去给老三冲点感冒剂。”

    李嫂说着起身往厨房走去。

    “李嫂,我上楼去看看他。”

    云璟将老三搁在沙发上,就‘噔噔蹬’的上了楼去。

    站在景向阳的房门外,云璟迟疑了好半天,都没敢敲门。

    终于……

    鼓起勇气,“咚咚咚”的敲了三声门,然,回应她的却是久久的沉默。

    里面的人,根本没有理会她。

    云璟咬了咬下唇,隔了半晌,又敲响了他的房门。

    还是没有人应她。

    难道他已经睡了?

    云璟明明想着还是走吧,然,那只小手却早已不期然的旋开了他的门把锁。

    “干什么?”

    门才一推开,云璟甚至还来不及进门,一道强势的黑影就朝她笼了过来,那盛气凌人的气场,让云璟心猛地突跳了一下。

    她仰头,撞进景向阳那双漆黑如深潭的幽眸中去。

    眸色中如同卷着飓风,似要将她吸附。

    “你……睡了?”

    她问。

    景向阳懒漫的睇了她一眼,“你吵到我的睡眠了。”

    他冷峻的容颜上,似有几许不悦。

    “我……”

    “没什么其他别的事情,就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

    景向阳说着,就要阖上门去。

    云璟却眼疾手快的当即抓住了门框,只差一点点,门就要摔到了她的手背上。

    幸得景向阳即使握住了门板,低愠的吼了她一句,“你干什么?”

    被景向阳一吼,云璟顿觉有些委屈,但一想到他的腿,她就忍了下来。

    没有理会他,推门就进了他的卧室去。

    景向阳蹙紧了眉头,倚在门框边上,没动。

    目光就那么冷冷的盯着云璟看。

    云璟仿佛是感觉不到他冷碎的眼神似的,站在卧室中央,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的房间。

    视线扫过他房间里所有的家具,最终落在角落里那一排排的义肢上。

    眸色微微闪了闪,她走过去,故作轻松的问他,“它们就是你的左腿吗?”

    “不许碰它们!!”

    景向阳脸色瞬间冷如寒冰。

    不知何时,他已拄着拐杖到了云璟的面前,面色冰寒的扯了扯她,“出去!!”

    云璟被他拉得身形晃了晃,却依旧执拗的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他,没肯动。

    “出去!!听不懂我的话吗?”

    景向阳的忍耐力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今儿,他确实是有意把自己的残缺的腿展露在她眼前的,可是……

    当她用那种惊恐的眼神瞪着他的腿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之间确确实实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性了!!

    他并不是想吓坏她的!

    可她,却着实被自己给吓到了!

    如今,少了半条腿的自己,于她而言,或许就是个怪物!

    一个只会得到她怜悯的怪物!!

    “出去——”

    景向阳见她没有反应,声音陡然加高了几个分贝。

    吓得云璟脑袋一缩,下一瞬,即刻就红了眼。

    “你对我瞎嚷嚷什么啊??”

    云璟本就不是好欺负的主,被景向阳吼了两声,脾气‘蹬’的一下就起来了,“你吼什么吼啊!!我就不出去怎么啦?你别以为你少了半条腿,每个人就得迁就着你,受着你这稀奇古怪的爆脾气!!我就不出去,你能把我怎么样??”

    云璟惦着脚,梗着脖子,扯着嗓子就冲他喊。

    “滚——”

    景向阳惜字如金,甩了云璟一个字,拎着她就要走。

    虽然他是少了半条腿,但这显然分毫不影响他的行动。

    单臂抓过云璟,拄着拐杖就预备把她扔出去。

    云璟自然不肯,下意识的伸手推了他一把。

    推完,云璟就后悔了。

    景向阳身形一晃,就往后倒了过去。

    云璟吓坏了,忙伸手去扶他,

    结果,人没扶住,倒被他的力道带着一同栽倒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云璟的脸颊,贴在景向阳结实的胸口上,听着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那份独属于他的气息,忽而,云璟竟有些舍不得从他身上挪开了去。

    半晌,见他没反应,云璟这才支起了脑袋,看他。

    见他面色苍白,剑眉紧蹙着,眉心似还隐隐有些抽搐,云璟吓坏了,“疼吗?”

    她忧心忡忡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把他的腿给碰坏了。

    可她根本没有挨到他的腿啊!

    “疼!”

    景向阳咬着牙根,嘴角抽动了一下,“蛋/疼!云小三,你压倒我的命根子了——”

    “…………”

    云璟的脸颊,瞬间通红。

    一低头去看……

    还真是。

    自己的膝盖,恰好抵在他某个突起的部位……

    云璟的脸颊顿觉烧得滚烫,慌手慌脚的从他的身上爬起来,“我……我问的是你的腿!”

    景向阳不着痕迹的瞥了她一眼,撒谎道,“疼!”

    云璟在他身旁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看着他受伤的左腿,心疼的咬了咬下唇。

    “我帮你摸一摸……”

    云璟说着,小手就朝他的手探了过去。

    却还未触到景向阳的腿部,就被他的大手霸道的给拦截了下来。

    “别乱摸!!”

    漆黑的深眸,定定的锁住她,没好气的质问道,“女人可以随便乱摸男人的身体吗?”

    “我只是想摸一摸你的腿。”

    云璟连忙解释。

    “那也是男人身体的一部分!也照样……会有感觉!!”

    “……”

    最后一句话,大概才是重点吧?

    这家伙身体的每个部位难道都是精虫组成的不成?

    云璟尴尬的将手收了回来。

    房间里的气氛较于刚刚似乎回暖了些分。

    云璟不自在的舔了舔下唇,半晌,才试探性的问了他一句,“那个,你平时会不会不方便?”

    景向阳懒懒的倚在沙发靠垫里,眯眼觑了云璟一眼,“你指哪方面的不方便?别的方面不清楚,但做/爱这方面……”,他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唇角微扬,这才不疾不徐的道,“感觉还不错!”

    【镜子先喘口气,待会是不是各种语言攻击哭诉加鸡蛋要来啦?咱先把盾牌准备好。。。轻点,轻点!!咱真不是后妈,也不是为虐而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