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53):不许跟陈楚默结婚!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怎么负责?当然是娶人家!!三儿,你要是真不介意,向南妈咪待会就跟你爸妈去谈谈这事儿……”

    “向南妈咪!!”

    云璟急忙截住了向南的话。

    她不着痕迹的深吸了口气,扯了扯唇,淡淡一笑,“不需要负责!我不需要任何人对我负责,何况……这种事情,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也是再正常不过了,不是吗?”

    她需要的,根本不是他的负责!

    她要的,不是成为他的责任,他的负担,她要的……不过只是很简单的……一份爱!

    可是,这份简单,却对她而言……太难!

    云璟的话一出来,登时就让向南噤声了。

    景向阳才稍微缓和的面色,一瞬间阴沉了下来,他不悦的反问了一句,“我有说过要对你负责吗?”

    云璟的面色微微一僵。

    向南登时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狠狠地剜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行了行了,今儿妈就不该出现在这里,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管不着了,是吧?!真是越大越拿你们没办法了……”

    她叹了口气,摆摆手,就出去了,临走前,还不忘一脸厉色的警告自己的儿子,“你少给我欺负三儿!!”

    向南走了。

    一时间,整个办公室内只剩下他们俩来。

    气氛瞬间变得僵冷。

    景向阳冷着脸,单手抄在裤袋里,笔直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盯着云璟看。

    云璟被他盯得有些发怵,“我……我下午还有事,先走了。”

    她才想离开,却忽而意识到自己下+半+身就只穿着一条短裤,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见景向阳紧抿薄唇,始终没吭声,亦没有要挽留她的意思,她有些尴尬,问他,“能不能借我条裤子?”

    “过来!”

    景向阳没理会她,只兀自强势的命令她。

    云璟呼吸顿了一下,他强大的气场压迫着她,让她根本不敢靠近他去,却偏又不敢不过去。

    她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景向阳已迈步朝她走近。

    只着着一件男士衬衫的云璟,真的……

    诱/人到让景向阳口干舌燥!

    他才一靠近,云璟就感觉到了他身上那燃起的火苗和情/潮,她吓得往后连连退了几小步,双手抵在他的胸前,“我该走了!下午还得继续拍片!!”

    她认真的强调。

    景向阳剑眉笼起,“别挑战我的忍耐力!!”

    云璟吞咽了一口口水,站直身子,试图调整一下自己的紧张的心态,末了,仰头看他,“让我走吧。”

    “今天下午乖乖呆在我的办公室里,哪儿都不许去!!”

    景向阳放开了她。

    转身,往自己的办公桌前走了过去。

    边走,边扯开了脖子上的领带,随意的扔在一旁,又解了领口下方的几颗纽扣。

    云璟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看不明白?”

    景向阳冷冷的回她。

    “是,我是看不明白!景向阳,我发现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

    云璟直接拿过他沙发上的皮带,往自己腰上一束,登时,一条连身裙的形态就出来了。

    而后,踩上那双水晶高跟鞋就往外走,边走边道,“如果这是一场*的闹剧,抱歉,我没心情陪你再玩下去了!!”

    两年前,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已经让她受够了!!

    两年后,她不愿意再继续陪他玩一遭了!!

    因为……

    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受伤的,总归是她,也总归只有她!!

    云璟才一拉开办公室的门,前脚还未来的及踏出去,就感觉腰间一紧,腰身被一只有力的猿臂给捞了进去。

    门“砰——”的一声被阖上,落锁。

    云璟整个人背对着,被景向阳粗暴的压在了门板上。

    “你干什么!!”

    她彻底恼了,挣扎,“放开我!!”

    景向阳不仅没放,反而是捞着她,将娇小的她埋进自己结实的怀里来,沉声道,“跟陈楚默取消婚约。”

    云璟一怔……

    诧异于他嘴里忽而说出来的这句话。

    怔忡间,娇身被景向阳转了个身,背部抵在了门板上,“不许跟陈楚默结婚!!”

    云璟直勾勾的迎上他的视线。

    水眸里,噙满着太多的不确定……

    薄薄的雾霭,笼上她的水眸,“为什么?”

    她问,“为什么不允许我跟陈楚默结婚??因为,两年后你又发现自己爱上我了吗?”

    她清冷一笑,推开他,“够了!!景向阳!!你除了能给我你的不确定,以及那种患得患失的痛苦,你还能给我什么?每天让我活在恐慌里?想着可能随时有一天都会失去你?想着自己或许从来都没有真正拥有你?景向阳,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不……是讨厌,是厌恶!!我厌恶这种不确定的因素……”

    云璟忘不掉两年前的那种痛楚……

    当两个人明明已经心贴心的时候,他却告诉自己,他爱的人从始至终都不是她!!

    而对她那般*的理由是什么?是因为,他不确定,他没看清楚自己的心!

    而如今呢?

    如果又来一招那样的,她该如何去承受??

    接受了,再被踹开,那种痛楚,她真的怕自己无力去承受第二次!

    还不如就像现在,不曾拥有,也就没有失去,不失去也就不会失落,不失落,也就不会痛苦!!

    至少,不会像两年前那样痛苦!!

    景向阳阴冷的眸子里,波涛汹涌,卷着风雨欲来的骇色。

    睨着云璟,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这就是你两年前离开的理由?”

    他用力扣住云璟的下颚。

    质问她的声音,寒得如千年积冰。

    “是……”

    云璟咬唇哼吟一声。

    却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心,摇摆得有多厉害……

    她几乎快要一张口,就答应了他!

    景向阳漆黑的眸色,彻底冷凉了下来。

    不确定?恐慌?患得患失?

    他的身体状况,就是她所言的感觉……

    哪怕到如今,他也给不了她想要的确定和安心!!

    景向阳蓦地推开了云璟来。

    身子撞在门板上,有些疼。

    景向阳淡漠的目光落在云璟的脸颊上,冷凉一笑,那笑,有些决绝,“云小三,从此以后,你我……各不相干!!滚——”

    云璟一愣……

    心头,锐痛了一下,下一瞬,她转身,踏着尖细的高跟鞋,出了他的办公室来。

    头,仰高,像胜利者骄傲的姿态,不肯让自己低头屈服。

    然,眼泪却早已出卖了她的内心。

    云璟!如果一个男人,真的足够爱你,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你留在自己身边!哪怕,他的处境再艰难!

    而刚刚……

    其实她只需要景向阳给她一个心安的保证,哪怕那个保证会像从前那样说变再变,她都会点下头来,答应他……不顾一切!!!

    只要他把‘滚’字换做一句‘我爱你’……

    可是,他没有!!

    他给她的是,一个字‘滚’!

    景向阳倚在冰冷的门板上,从口袋里掏了支烟出来,点上,抽了几口。

    浓烈的烟草味渗入喉管,麻痹着他的咽喉,有种说不上来的苦涩。

    两年前,她给他的答案是离开。

    两年后,她订婚,他小心翼翼的靠近,不敢轻易表露心迹,怕吓坏了她。

    而如今,再次挽留时,她的答案,一如既往的决绝。

    依旧是……离开!!

    他给不了她心安,给不了她确定的未来,就正如她说的那样。

    而他又凭什么要求她坚守在自己身边呢?!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那天过后,自然,云璟没有再去景向阳的别墅。

    而老三的拉稀,也在景向阳给它吞食了些儿童止泻药之后,渐渐好了起来。

    但至那天之后,景向阳的心情就像冬季的暴雨,又凶猛又冷窒,冻得足以让人透不过气来。

    医院里上上下下,见着景大院长,无一不是绕路而行的。

    就连特殊巡护那边也不敢给他安排手术,唯恐这位院长大人在一怒之下,就把人家病人的脑颅给开了。

    而景向阳的助理小秦更是小心翼翼的办事儿。

    因为,稍有差池,这可能就是掉金饭碗的事儿了,她自然不敢怠慢半分。

    一份全新的医疗业务管理制度被要求反反复复改了好些天,小秦抓头懊恼不已,却偏也只能默默地闷着脑袋继续改。

    谁让她给前院长夫人打了小报告坏了人院长大人的好事儿呢?她也真活该!!

    …………………………………………………………………………………………………………

    夜里,十一点。

    书房门被急急忙忙的敲响。

    就见李嫂推门走了进来,“少爷,出事了!!”

    “出什么事儿了?”

    景向阳见李嫂这副慌手慌脚的模样,不由蹙紧了眉头。

    “老三!!老三生病了……”

    “……”

    “怎么回事啊?”

    景向阳坐在大班椅上,没有起身。

    老三对于他而言,本来就可有可无。

    “不知道,从今儿下午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了,我开始还以为是上午吃太饱了,可到了晚上他就蔫在笼子里不肯出来了,我看着它那样子,奄奄一息的,怕是要不行了!!”

    李嫂说着,还当真就急红了眼,“少爷,要不你赶紧下来给它看看?”

    景向阳蹙紧了剑眉,显然极为不认同李嫂的主意,沉声提醒她,“李嫂,我是医生没错,但我是给人看病的,不是兽医!”

    “那不都是病吗?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

    景向阳低了头去,继续整理文件。

    他绝对不会承认,人和猪是一个性质的!

    李嫂见景向阳耍傲娇,不肯给猪看病,又恼又急,“都这个点了,*物医院也关门了!不成不成,再这么耗下去,老三一定扛不住的……”

    李嫂急得团团转,忽而像是想起了什么来,“算了,不求你了,我去找三小姐了!!”

    李嫂说着,就出了书房门去。

    景向阳握着笔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明明该拒绝李嫂的提议的,可最后,他居然选择默认了。

    他甚至怀疑,自己不肯给老三治病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他一早就料定李嫂会走这么一步了?

    李嫂给云璟打电话的时候,外头还下着倾盆大雨。

    而云璟都已经睡下了。

    想到景向阳那日决绝的话语,她自然是不愿去他家的。

    “李嫂,要不你带着老三来我家吧!我让司机现在去接你。”

    云璟从*+上坐起身来,穿衣服。

    “那我先去请示一下少爷。”

    李嫂也没挂点,直接敲响了景向阳的书房门。

    “少爷,小姐让我抱着老三+去一趟她家,你看这……”

    “不许去!”

    李嫂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景向阳径自给打断了,他头也没抬,直言道,“这都几点了,还往外跑?李嫂,你年纪也高了,少熬点夜,早点睡去吧!”

    “……”

    李嫂悻悻然的关了书房门,“小姐,你也听到了,少爷不肯让我出去。”

    云璟咬着下唇,沉默。

    “小姐,这老三……当真快不行了。”

    云璟左右为难,她是真不想见着景向阳,却又担心着老三,再听着电话里李嫂这副央求的哭腔,她多少有些狠不下心了。

    犹豫再三,终于点了点头,“好吧……”

    其实,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办法对付老三的病,但自己好歹也是医学世家出身的,虽医不了人,但相信对付一只猪应该没多大的问题吧,何况自己还算是有经验的。

    当年在美国养小香猪的时候,每次生病也都是自己给它医好的。

    “谢谢小姐!!”

    李嫂在那边连忙道谢。

    “不用,我马上过来。”

    云璟预备挂电话时,又忙补充了一句,“李嫂,您要不要先知会他一声?”

    他,当然指的是景向阳。

    “嗯嗯,我已经说过了。”

    其实云璟想的是,他如果知道的话,应该会为了避开她而早早睡去吧!

    “那好的。”

    云璟匆匆挂了电话,换了睡衣,随手拾了件薄外套就出了卧室门。

    下楼的时候,正巧遇到紫杉也从房间里出来,“三儿,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呢?”

    “妈,我有点急事,需要出去一趟!你们早点睡吧,别等我了!”

    云璟急急忙忙下楼。

    “外面正下雨呢!”

    “嗯,我带着雨伞!”

    “那你开车可得小心啊!”

    “嗯嗯……”

    而后,玄关门“砰——”的一声关上,云璟的小身影便消失在了家里。

    紫杉叹了口气,回屋,同自己老公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会儿她肯定是去找向阳了。”

    云墨脱衣服的手,一顿,回头看自己老婆,“怎么?”

    紫杉无奈的笑笑,摇摇头,“这些天看她心情一直不如何,每天无精打采的,没什么活力,可你看她刚刚那样,急匆匆的像打了鸡血似的就往外冲。除了向阳对她有这样的魅力,我还真想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云墨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女大不中留!真不知道这对他们俩而言到底是缘还是孽……”

    紫杉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我现在就当心向阳的病,三儿还不知道,咱们也没敢跟她讲!如果她跟楚默真要成了倒好,可现在……”

    “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做父母的操不了那么多心!由着他们去吧!”

    “嗯……”

    ………………………………

    云璟进屋的时候,浑身都淋了个透湿。

    “不是开车来的吗?怎么都把自己淋成这样了?”

    李嫂赶忙拿了干毛巾过来,替她擦浸+湿的头发。

    “外面雨太大了,打了伞都淋湿+了。”

    不过从停车场走到玄关门口,浑身上下几乎就湿透了。

    外面那雨势,简直就如同倾盆大雨似得。

    李嫂给云璟拿了双拖鞋过来,是一双新的,粉色的女式拖鞋,上面还嵌着一个可爱的粉色小熊。

    云璟有些诧异。

    她记得他说过家里是没有多余的女士拖鞋的。

    李嫂似乎看出了她的诧异来,忙笑道,“他的主意。”

    云璟恍惚了一下,别扭的掀了掀红唇,“谢谢。”

    “我先去楼上把老三抱下来。”

    “好……”

    正好,她就不需要再上楼了,也就不会遇上他了。

    云璟换好鞋,往厅里走。

    路经开放式厨房的时候,还是撞见了他。

    初见景向阳,微微鄂住。

    再定神将他打量一番……

    云璟吓得一声尖叫,而后,面色瞬间惨白如死灰。

    “景……景向阳,你…………”

    【求月票啦!!!亲爱的们,能唔到28号的请大家务必捂紧到28号哇!!么么哒!重点推荐好基友的美文《豪门契约,总裁的绯闻妻》文/九月如歌,不好看不要钱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