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51):婚纱我来赔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向阳重重的抽了口手里的烟,眸色阴郁,冷若冰霜。

    云璟的心跳,有些不平稳起来。

    时而加速,时而停滞。

    紧张得连表情都有些木讷了。

    陈楚默似看出了些许端倪来,却不以为意的笑笑,“怎么?哥哥来了,反而紧张了?”

    云璟不自然的笑笑,“我没想到他会过来。”

    “他好像特别关心你。”

    陈楚默评价道。

    “我以前喜欢过他。”

    云璟如实回答,不想欺瞒他。

    陈楚默顿了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呢?”

    云璟摇头,“没爱过我!而我跟他,也已经彻底不可能了。”

    陈楚默牵着云璟的手,问她,“因为我们之间的婚约?”

    “并不都如此。”

    云璟摇头,淡淡一笑,“我已经不想再过从前那种追逐的日子了,累了。那种感觉,你也懂,不是吗?”

    陈楚默也跟着淡淡的笑了,“来,好好笑一个给他看。”

    陈楚默亲昵的扯了扯云璟的嘴角。

    云璟努力的弯出一抹清浅的笑来……

    镜头下,那抹笑,美得摄人心魄,也让景向阳看得有好几秒的失怔。

    以至于,最后云璟在房车的更衣室里换服装的时候,就被柳树下的男人,给强势的掳走了。

    最先发现新娘子不见的人是化妆师。

    “新娘子不见了!!”

    化妆师急匆匆的告诉陈楚默。

    陈楚默偏头,扫了一眼柳树下的男人,显然,也已不见了踪影。

    却见唐宵从不远的地方走了过来。

    唐宵给他递了支烟。

    陈楚默拒绝了,“你知道,我早戒烟了。”

    唐宵讪讪的收了烟回来,“小璟被他哥带走了,强行拉走的,你要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陈楚默笑笑,没说什么,只冲身后的摄影师交代,“今天大家辛苦了,先休息吧,改日有时间再继续。”

    唐宵对于陈楚默的态度,似乎没有太多的惊讶。

    眯了眯眼,半响,才道,“还想着她呢?”

    陈楚默的身形微微一僵,转而偏头看他,似随意般的问了一句,“她呢?还好吗?”

    陈楚默嘴里的‘她’是指唐宵的妹妹,唐素问。

    已婚。

    “回来这么久,没见过她?”

    “嗯。”

    “挺好,就是瘦了点,不过好在她丈夫对她还不错!”

    唐宵抽了口手里的烟,又道,“不是我说你啊,感情这玩意儿,伤神又伤身,过了也就过了,别太搁心上!但话又说回来,你和小璟又怎么回事?”

    陈楚默淡淡的笑了笑,目光投射在不远处的雾镜里,“她的性子和素问特别像……”

    “……”

    唐宵只觉喉咙里像咽着什么东西一般,百般不是滋味。

    云璟是怎么都没料想,景向阳会把她强行掳走。

    而且,掳着她就直接到了医院。

    一路上真是什么话儿都没说,就任由着她在车上闹着吵着,他就当听不到看不见似得,直到非常烦的时候,他才冷声警告了一句,“云小三,不想被我再强上一次,最好给我安分点!!”

    然后,云璟还当真安分了不少。

    因为,她相信,自己身边的这个混蛋,一定有说到做到的本事。

    云璟被景向阳拉着从停车场一路往医院的院长办公室走去。

    这一对儿,无论走到哪里,可都是一道亮丽出彩的风景线啊!

    为什么呢?

    因为云璟身上还穿着一条白色圣洁的极地婚纱……

    她被景向阳牵着,另一只手提着长长的裙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有些狼狈的跟着他快步前行着。

    “景院长!”

    “院长好!”

    “院长!!”

    “……”

    一路上,医生护+士们,频频同景向阳打招呼。

    目光落在他俩的身上,无不是诧异和震惊。

    当然,偶有单纯的医生和护+士们察觉不出两个人之间的剑拔弩张,还一脸嬉笑着,问景向阳,“院长,这是你的女朋友啊?长得可真好看!两个人这是要结婚了吗?”

    两张臭臭的脸,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而变得缓和些,反而是拉得更长了些,且谁也没有去答话。

    “……”

    然后,单纯的小护+士们,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们这位帅气非凡的景大院长,居然去抢婚了!!

    再紧跟着,医院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一火爆的消息。

    再接着,飞快的就有人把这小道消息传入到了前院长夫人的耳朵里。

    “我儿子去抢婚??抢谁的婚??这消息靠谱吗?”

    向南在电话里与景向阳的助理小秦通着气儿,越说就越激动了。

    他儿子不是一心想着三儿吗?什么时候又瞄上了别人家的小新娘?这小兔崽子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

    向南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愤怒。

    “我看八+九不离十啊!小新娘可美了,长得特水灵!看上去年纪可小了,估计比咱们院长小十岁还有多。”

    “啊?”

    难不成自己儿子当真喜欢小嫩妞儿?

    这是哪家的新娘子被自己儿子给绑了回来呢?

    当然,这时候的向南自然没想到会是云璟,因为离云璟的婚礼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呢!

    “不行,不行,我必须得去亲自看看!行了,你先别打草惊蛇,知道吗?”

    向南还不忘提醒小秦。

    “嗯嗯,知道了!”

    ………………………………

    院长办公室里——

    才一进门,“砰——”的一声,门板被景向阳用腿勾住,被重重的带上。

    还来不及待云璟回神过来,只觉娇身一轻,整个人就被景向阳腾空抱起,下一瞬,粗+鲁的将她扔进了沙发里。

    云璟才一坐直身子,景向阳那只大手便以强势的伸到了她的胸口前,胡乱的揪扯着她身上的婚纱。

    “景向阳,别闹了,行不行??”

    云璟有些恼了。

    去抓他霸道的手,“这婚纱是摄影公司的!”

    话音才一落,“嘶——”的一声,云璟身上的抹裙就被他轻而易举的给撕开了来。

    “一条婚纱的钱,我还是赔得起!”

    他冷冷的捏了一把云璟的下巴,以示惩罚。

    云璟一手狼狈的抓着自己的裙子,一巴掌就狠狠地落在了他的胸膛口上,“你非得这么蛮横不讲理吗?你把我掳出来,有没有考虑过我和楚默的感受??景向阳,你不能这么霸道!!你放开我——”

    “那你跟我上完*后,还跟他去拍婚纱照,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景向阳掰开她抓着自己裙衫的小手,任由着那条撕碎的抹群从她的胸前掉落出来。

    云璟面红耳赤,冲他愠怒的大喊,“我是被你胁迫跟你上/*的!!是你这混蛋强/j的!我为什么还要在意一个强/j犯的感受?!”

    景向阳冷笑,掰过她冷傲的小+脸,“那陈楚默呢?他知不知道他现在浑身上下都绿油油的一片?跟我上完*后,还能如此坦荡荡的跟他去结婚??云璟,也只有你能做到如此问心无愧,还心无歉疚了!!”

    云璟似乎被景向阳戳中了心里的痛。

    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伸手去推他,“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你怎么就知道我心里坦荡荡的?你怎么就知道我没觉得对不起他??我现在落得如此狼狈,还不是你景向阳的杰作?你一个始作俑者有什么资格再来质问我,歉责我??”

    其实,她是有想过要告诉陈楚默的,可是,陈楚默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些。

    她和陈楚默之间,没有人比对方更清楚,他们都不过只是想要寻找一份省心的慰藉而已,感情之于对方,似乎都是多余的。

    云璟曾经在失落和无助的时候,受到他的帮助和照顾,那份安心,以及对爱情的绝望,让她一开口就答应了陈楚默的求婚。

    但两个人心里其实都清楚,是什么才让他们走到的一块。

    不是爱情,而是对爱情的那份绝望!

    或许,云璟真该认认真真的审视一下他们三这畸形的关系。

    面对云璟切责的质问,景向阳没有答话,而是俯身,一张口,就狠狠地在云璟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啊——”

    云璟吃痛的低呼出声来。

    小手胡乱的拍打着他的肩膀,“疼!!”

    他咬得非常重。

    仿佛是带着深重的怒意一般。

    云璟去推他,推不开,只感觉脖子上越来越疼。

    她干脆去脚去踢他。

    右脚狠狠地踢在他的左腿上,景向阳忽而闷疼的低哼了一声,放开了她来。

    他的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

    剑眉凛作一团,冷冷的盯着云璟看。

    嘴角,还溢着腥红的鲜血……

    那是属于云璟的!!

    云璟的脖子,还在滴滴的渗着血……

    有点疼。

    然,看着他苍白的面色,云璟的心,不由突跳了一下,竟有些替他担心起来。

    “你……”

    她咬了咬下唇。

    景向阳面色稍稍缓和了些,下一瞬,继续俯身,吮上了她的脖子……

    云璟忍不住一声低吟,“景向阳……”

    她伸手想要去推开他。

    才发现,脖子处已经不那么疼了!

    他没有再狠心的咬她。

    那湿热的触感,抚过她的肌肤,滚烫滚烫的,仿佛透过皮肤,渗过血液,直接烫到了她心底最深处。

    让她,心尖儿直颤。

    云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化进了他的深吻中去,她无力的伸手去推他的头部,“够了……”

    软+绵绵的嗓音,像是一种央求。

    半晌,景向阳从她的颈项间里退了出来,深沉的目光凝紧她,手指划过胸口上那处齿痕地带。

    指腹烫得让云璟直打颤,却听得他哑声道,“这里留着我的痕迹,谁也不许侵占!!”

    云璟的眼眶,染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不知是被他咬的,还是如何,只觉心尖儿痛得打颤。

    景向阳霸道的掀开了婚纱,继而,欺压上去,不顾云璟的反抗,再次将她占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