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50):情不自禁的深吻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脸色怎么这么差?”

    云璟推了他一把,有些懊恼,“咱俩不说好,以后各不相干的吗?”

    “那是你说好的,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景向阳拢了拢眉,说话间,大掌已经触上她的额头,“怎么回事?气色这么差,感冒了?”

    还好,没有发烧。

    云璟去抓自己额头上的大手,“我没事!”

    却反被他将手握在了手心里。

    他的大手,有些温热。

    暖暖的触感,仿佛透过她的手心,直直烫到了她的心尖儿上。

    他的手指,似有意无意的摩挲着她的手背,抬眸直视她,偏执的问道,“到底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云璟被他握着手,那感觉像是整颗心脏都被他捏在了手心里把-玩一般。

    心尖儿,酥颤得厉害。

    不适的想要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中抽离出来,却无果,反被他握得紧紧地。

    她终是投降了。

    “痛经,算不算不舒服?”

    她老实作答。

    “……”

    景向阳二话没说,拉着云璟就往自己房间走。

    云璟吓了一跳,体内所有的防备因子顿时筑了起来,“你干什么?要带我去哪里?”

    景向阳皱眉。

    觉得身后这小丫头,越来越不安分了。

    回头,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觉得我想对你干什么?下面还淌着血呢,你敢想我还不敢做呢!”

    “……”

    景向阳,你丫可真够无耻的!!

    云璟被他拽着进了房间。

    他的房间,她异常熟悉。

    即使隔了两年没再来,也依旧清楚的记得每一个物品的摆放位置。

    景向阳随手将西装往沙发上一扔,走到座机前,按下了内线电话,“陈妈,熬一碗姜糖水到我房间里来吧!”

    说完,便挂了电话。

    “不用麻烦陈妈了,我回去自己煮就成了。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云璟说着,就要走。

    景向阳也没拉她。

    云璟旋了旋门锁,才发现已经被落了锁,而且这锁……还是认指纹的。

    所以,门她是打不开了。

    “帮我把门打开吧。”

    她说。

    “喝完姜糖水再走。”

    景向阳固执己见。

    将脖子上藏青色的领带取下来,随手扔沙发上。

    看着他的领带,云璟不自觉的微微红了些脸,站在门口顿觉有些不适。

    景向阳褪-下白色衬衫,撩至沙发上,露出他那精壮的健躯来。

    云璟一愣,目光不经意的扫过他结实的胸膛口,下一瞬,匆忙别开了眼去。

    忽而就觉,口干舌燥的厉害。

    这家伙,明目张胆的在她面前脱衣服,想干嘛?男/色/诱/惑?

    她会上钩?!

    才怪!!

    景向阳光着上半身朝她走了过去。

    居高临下的站定在她跟前,就见她依旧别着脸,没敢看他。

    景向阳揶揄的掀了掀唇角,两手霸道的掰过她的小-脸,让她的目光直迎他的深眸,“你在怕什么?怕一冲动,就把我给吃了?”

    他边问,健硕的身形往她身上一压,轻而易举的就将她压在了门板上,动弹不得。

    云璟喘了口气,想要将自己的小-脸蛋而从他两只温热的大手中挣扎出来。

    两只小手去抓他捧着自己的大手,“景向阳,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一个快要结婚的女人,你不觉得有违道德?”

    “道德??”

    景向阳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笑,“当年你想方设法的爬上一个快要成家的男人的床,怎么就没问问自己,那是不是也有违道德呢?”

    云璟被他一说,登时脸颊涨得通红。

    她想起了两年前那个不懂事的自己……

    想起了钻他被窝的那些不羁的青春,想到了两年前那个放肆的夜晚……

    心,凛痛得有些厉害。

    正如他所说,过往的自己,何尝不是同他如今一样,纠缠着快要结婚的他,不愿放手!

    “对,从前是我不懂事……”

    难得的,云璟居然会懂得反省自己,这倒让景向阳有些始料未及。

    云璟的娇身软贴在门背上,仰头,淡淡的迎视着他的深眸,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才缓缓道,“哥,你年纪不小了,自然比我懂事许多,不会因为我的年少无知而跟我计较太多吧?”

    景向阳眸仁深陷……

    瞳孔紧缩了数圈,睨紧她。

    就听得他,不阴不阳的回答她,“虽然我懂事,但……我这人小气!从前亲过我多少回,钻过我多少次被子,我打算……从现在开始一一讨回来!”

    “……”

    景向阳说着,一低头,湿热的薄唇便轻轻浅浅的覆上了她的红唇。

    动作不粗-鲁,甚至于还带着些温柔的试探……

    仿佛是在试探着她的感觉一般。

    云璟没有挣扎的余力,因为脸颊被他两只大手捧着,她根本只有应承的份儿。

    只是,这一吻,来得不如之前的粗暴,反而是那种……如水般绵绵的轻吮……

    薄唇一寸一寸的被他吞噬,而后又温柔的一点点松开她来,再然后覆上去,贪婪的含/吮,用灵动的舌尖,描绘着她美艳的唇形……

    云璟的心,颤栗着。

    小手下意识的攀住他结实的臂弯,却没有使力将他推开……

    甚至于,樱-唇竟会不自觉的轻启……

    迎接着,他湿热的舌根,任由着他,在自己的檀口间,攻城略地,霸占着她的味蕾。

    脸颊,被他托起来,更高。

    而他的脸,埋得更低,似乎只想要将这记深重的吻,索要更深。

    纤细的腰-肢被他的猿臂锁紧,太细,仿佛是随时都可能被他拧断了一般。

    他说,“以后多吃点,我不喜欢这种抱着干柴的感觉!”

    他的声音,融在四唇-间,有些模糊不清。

    但云璟还是听清楚了。

    红唇张了张,还想应话的,却偏偏,小-嘴被他攻占得满满的,她支支吾吾了两声,发现除了让他吻得自己更深之外,她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云璟被他这一记热切缠-绵的深吻,搅得晕头转向起来。

    心猿意马间,头脑中,一片空白……

    许是因为两个人身高之间的差距,景向阳头低着有些累了,干脆猿臂一勾,一把将她举抱了起来,抵在门板上,让她环住自己精壮的腰-肢。

    他捧住她的小脑袋,让她压下来,滚烫的樱-唇,覆上她的薄唇……

    两个人,将这一记火辣的法式长吻,一直缠-绵的持续下去……

    哪怕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却谁也没有要退开去的意思。

    仿佛是,怎么要都要不够……

    “咚咚咚——”

    忽而,门外响起三道敲门声。

    是陈妈端着姜糖水上来了。

    景向阳喘了口气,不舍得放开了云璟。

    云璟被他抱着,压在门板上,居高临下的睨着他。

    粉-嫩的颊腮上,染着两团诱人的酡-红。

    景向阳抑制不住的,在她的脸颊上啄了一记浅浅的吻,再然后,抱了她下来。

    被他一吻,云璟的脸颊,更红了。

    心脏更是‘突突突’的跳个不停,那感觉仿佛是随时都有可能从心房里蹦出来了一般。

    云璟的内心,变得极为纠结起来。

    刚刚自己那情不自禁的迎合,是骗不过任何人的。

    事实证明,她对他挑/逗的吻,是有感觉的!!

    这感觉,让她想到陈楚默就有些歉责……

    景向阳开了门,让陈妈进来。

    陈妈端着姜糖水进来,见到脸颊红彤彤的云璟,便领会了过来,忙冲云璟交代道,“这糖水可要趁热喝。”

    “谢谢陈妈。”

    云璟道谢后,陈妈便出了房间去。

    云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喝红糖水姜汤。

    她没敢抬头去看一眼坐在自己正对面的男人,却偏偏,不去看他,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一束锐利的视线正直直的投射-到她的身上来。

    云璟有些坐立难安了。

    终于,抬头看他。

    却见他,正懒洋洋的眯着眼觑着她。

    “你看什么?”

    云璟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实际上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

    景向阳没理会她,忽而起了身来,顺手扯了张纸巾,朝她走近。

    下一瞬,一俯身,纸巾拂过她的唇际,将她嘴角边沾染的红糖水拭干。

    云璟一怔……

    心弦恍惚了一下,有好几秒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沉敛如水的深眸,如同一股温柔的飓风,似随时要将她深深吸附进去。

    云璟缓然回神,急着别开眼去,然,眸光一闪,却瞄见了他肩膀上一道不算太明显的伤痕。

    是两排牙印。

    伤痕虽然已经修复了,但还留有痕迹。

    云璟咬了咬下唇,本不想过问的,然,最后到底还是开了口。

    “你肩膀上……”

    云璟指了指他的肩膀。

    景向阳顺着她所指的方向,随意的瞄了一眼自己的肩膀,淡淡评价道,“你倒还挺狠得下心的。”

    云璟稍有歉疚,但嘴上却还犟着,“你不欺负我,我也不会咬你。”

    听着云璟的话,景向阳倏尔就笑了。

    笑得格外随意,似随口-交代一句,“下次你换个地儿咬咬,要这齿痕一辈子跟着我了,往后可不太好跟自己老婆交代。”

    “……”

    云璟听了这话,忽而就觉心里膈应得很。

    显然,她只将他的后半句听入了耳底,而景向阳想要强调的却是……前半句,尤其是那个……下次!!

    云璟喝了红糖水后,便匆匆从景向阳的房间里逃了出来。

    她走后,房间里似乎还残留着属于她的味道……

    那味道,清新好闻,和两年前一样。

    让他,有种说不出的眷念和满足……

    站在全身镜前,解下裤头。

    西裤褪-下来,镜子中,那条笔直的左腿似有些异样。

    坐下,解带,而后撑着沙发扶手,起身,缓步往浴-室而去。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景向阳今天的心情可以称得上是愉悦的。

    逢人就打招呼,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

    追其缘由,是因为他今儿发现他家的老三格外争气的生病了。

    当然,小病而已,拉稀。

    就在李嫂手足无措的时候,景向阳提议:让云小三过来给它看看。

    李嫂果然立马就听了他的,开始打电话各种撺掇云璟,一刻钟之后,软磨硬泡的,高傲的云小三无奈的只好答应了下来,不过有个条件……

    景向阳必须不能在家!

    呵!他的家,他想在哪都成,什么时候轮得上她来指手画脚了?

    当然,李嫂再三同云璟保证:今儿晚上少爷值夜班,一定不会在家的,等你忙完了,晚上务必来看看可怜的老三。

    ‘可怜’二字是景向阳要求加上去的。

    中午,景向阳约了唐宵吃饭。

    地址是梅湖边上的一家法式餐厅。

    梅湖是s市最具盛名的景点之一,每到七八月,荷花别样红。

    池沿边上,袅袅的雾气腾升,是景观设计大师们鬼斧神工的结果,衬上这副自然美景,简直如同仙境一般。

    法式餐厅内——

    唐宵还没来。

    景向阳凭窗坐着,等他。

    难得他今儿心情好,所以,唐宵迟到,他表示能理解。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才发现好像是他早到了半个小时。

    “哇……那边有人在拍婚纱照呢!在池中间,天啊,好美!简直就跟仙境一样……”

    隔壁传来一女孩儿艳羡的惊叹声。

    景向阳其实是对什么婚纱照啊,什么好美啊,仙境啊,这些词语都向来没有什么兴趣的。

    但今儿不一样啊!

    今儿他心情好,所以看什么也都自然是美的。

    偏头,往落地窗外看去,还果真就见一对新人正在雾气袅袅的湖中央拍着婚纱照。

    这对新人的排场似乎很大,光摄影师就有五位,加上灯光师,造型师等等,随便看下来,约莫三十人左右的样子。

    而这些,都不是关键所在。

    最关键的是,新娘那张脸……

    怎么看,怎么眼熟!!

    景向阳刚还和颜悦色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因为……

    池中央的那位准新娘,居然就是今晚说好要给他去看老三的……云璟!!

    而她身边的男人,自然就是陈楚默了。

    “那对新人好漂亮啊!!他们俩真配……”

    又有人在景向阳的耳旁感叹。

    他冷峻的面庞,愈发阴冷,有种风雨欲来的骇然感。

    “景少!!”

    唐宵终于姗姗来迟。

    一屁-股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问了一句,“点餐没?”

    没有反应。

    景向阳完全把他当成了透明人。

    视线落在窗外的那对新人身上,始终没偏回头来。

    唐宵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随意的瞄了两眼,自然没看出那对璧人是谁来,由衷的赞叹一句,“还别说,梅湖拍出的婚纱照真挺美的!”

    “美个屁!!”

    景向阳毫不客气的损了一句。

    唐宵看他一眼,“干嘛呢?吞火药了?”

    见他的目光还落在外面那对璧人身上,唐宵这才多多打量了几眼,待看清对面的人儿正是云璟和陈楚默后,他才瞬间了然了过来。

    正巧,就见两个人面对面深情对望着,等待着摄影师捕捉镜头。

    景向阳峻峭的面庞,冷得如同铸着厚冰。

    “你真还喜欢你妹啊?”

    唐宵不怕死的问了一句。

    “关你屁事!”

    景向阳没好气的回他一句。

    “靠!”

    唐宵骂了一句,“没看见啊?人家都准备结婚了,你就算了吧!我看上次跟你相亲的那姗姗挺好的。”

    “你喜欢,你自己追去!!”

    景向阳说着,起身就往外走。

    “喂,你干什么去,还没吃饭呢!!”

    “饱了!!”

    “……”

    tm的,每次叫他来吃饭,过个场就饱了。

    唐宵怎么都不明白,自己当年怎么就交上了这么个超级奇葩损友。

    云璟怎么都没料到,拍个婚纱照,也能撞见景向阳。

    其实,陈楚默有提议去国外拍婚纱照的,但被云璟拒绝了。

    她觉得婚纱照而已,其实没必要大费周章的折腾,何况梅湖也是个极美的地儿。

    但她也没想到,s市就这么小,小到她拍个婚纱照,他吃个饭,也能撞个正着。

    云璟还在池中央,就见景向阳倚在一颗柳树下,正低头专注的抽烟,看也没看一眼这边的她。

    即使没看她,但云璟知道,他是冲着自己来的。

    “来来,两位新人,把脸贴近一点……”

    摄影师还在喊着。

    景向阳剑眉蹙得极深。

    夹着烟头的手僵了一下,抬头看一眼对面的新人,就见他们依从着摄影师的话,将两张脸贴近了些分,又再近了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