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48):你必须得对我负责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璟,满足我!!”

    他说着,抓过她的小手,就往自己西裤里探了过去。

    根本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逼`迫着她紧握住自己的滚烫,快速的套/弄起来。

    “呼——”

    天……

    景向阳愉悦的喘着粗气,眸仁猩红,另一只手早已迫不及待的去解她牛仔裤的纽扣。

    “不要,景向阳,我不要了!!”

    云璟抗拒,小手胡乱的去抓他放肆的手。

    “云小三,我的身体在只对你有感觉的情况下,你必须得对我负责!!至少,你得满足我!!”

    他扣住她的脑袋,霸道的拉着往下压,让她的额头,抵在自己的额头上,他哑声道,“做我的床/伴!!”

    强势的语气,根本不容置喙!!

    却不知,他此时此刻,脑子里想到的一句话,叫……

    爱,是做出来的!!

    越做,才越爱!!

    云璟气得面色通红,“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样一句恶劣的话,居然会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云璟的声音,因怒,还有些颤抖。

    但回应云璟的是,一记缠+绵悱恻的深吻。

    湿热的薄唇,覆上她粉+嫩的樱+唇,吮住,又松开,下一秒,又吸吮上去。

    反反复复,惹得云璟连呼吸都变得不均匀起来。

    整个人被景向阳强势的抵在门板上,动弹不得。

    “景……景向阳……”

    云璟试图将手从他的裤头中抽+出来,却偏偏,没能如她的意。

    她怎么都挣扎不开他的力道……

    小手甚至被他的大手用力掰开,而后,那抹滚烫烧在她的手心里,却更像烫在了她的心尖儿上……

    浑身,被热汗染了个透湿。

    牛仔裤,被景向阳迅速的褪到了膝盖部位,挂在双/腿/之间,性/感至极。

    再然后,根本不等云璟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他托抱起了起来,抵在了门板上,压得死死地。

    云璟无助的深呼吸了口气,眸底染上一层薄薄的雾气,她咬唇,愠怒的瞪着他,“景向阳,你非得让我恶心你吗?”

    景向阳压着云璟的身躯微微一僵。

    抬头,看着云璟。

    对上她染着薄薄雾气的水眸,漆黑的眸仁深陷了下去,却见他,一倾身……

    薄唇,再次压住了云璟紧+咬的红唇。

    强势的将她的贝齿启开,再然后……

    腰身一挺——

    “啊————”

    云璟浑身一颤……

    腰身一弓,就感觉……一股强大的灼热,狠狠地挺入了她的身体中去!!

    两个人……一同压在门板上,重重的喘着粗气,薄汗滴滴从额际间涌+出来……

    云璟的手,掐住他的肩膀,指间透过衬衫,都快要掐进他的血肉中去。

    本就被她狠狠咬过一口,再这么一掐,很快,就见了血。

    景向阳闷+哼一声……

    腰间重重一个深挺,将自己……全数贯入进了云璟柔嫩的娇身里。

    剑眉蹙起,却不知是因为太过亢奋,还是因为肩膀太疼……

    他一下又一下深深的,狠狠地要着她。

    云璟却执拗的,一声不肯坑。

    哪怕再刺激,再亢奋,再疼,她也死死地咬着唇+瓣,不愿发出任何一声吟哦,只任由着眼泪,颗颗往下落。

    血……

    透过白色衬衫,涌了出来。

    染在景向阳的肩头,有些触目。

    云璟的手,一抖……

    “景向阳————”

    云璟喊他,警告道,“你再这么下去,皮开肉绽了,不要怨我!!”

    景向阳有力的臂弯抱住她的光滑的双+腿,让自己的灼热,一次又一次驰骋于她的身体之内。

    呼吸,粗重……

    还带着些畅快的哼吟。

    目光灼热,紧迫的睨住云璟,薄唇+间似含+着淡淡的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只要你舍得,你爱把我怎样就怎样————”

    最后两个字的语调急速上扬,带着狂热的情/潮,在云璟湿热的体内,横冲直撞!!

    “唔唔唔——”

    这突然加速的撞击,让云璟有些无力承受。

    敏感的花/蕊急速紧缩,那道要命的亢奋,让她到底忍不住哼吟了几声出来。

    手臂勾住景向阳的脖子,头埋进他受伤的肩膀上,贝齿狠狠地一口咬住了他的勃项……

    娇身,随着他的节奏,颤栗不止。

    湿热的爱/液,不停地从她敏感的身体中,狂涌而出……

    这感觉,让她又羞又耻。

    景向阳被她一咬,吃疼的闷+哼了一声,猿臂却抱着她娇小的身躯,力道收得越来越紧。

    那感觉,仿佛是要深深的将她,直接嵌入进自己的身体中去一般。

    “宝贝,放松点……”

    景向阳的大手拍在云璟紧缩的翘/臀上,喘了口气,已然汗流浃背。

    他的声音,透着情/潮的喑哑,“你再这么紧含+着我,我……要射/了……”

    他一声‘宝贝’,到底还是让云璟咬着他,忍不住呜咽出声来。

    宝贝……

    一声称呼,一如两年前那天夜里!!

    可是……

    自己真的是他的宝贝吗?

    如果真是,两年前他又如何舍得那样对待自己?

    如果真是,两年后,他又怎舍得如此对她?

    男人,在欢+爱过程中,身下的女人,都是他的宝贝!!

    云璟哭着松开了景向阳的脖子。

    脖子上,两排红紫色的牙印,格外触目。

    娇身,配合着他撞击的动作,生涩的开始迎合着他……

    感觉到她的迎合,景向阳有好几秒的错愕,而后是压制不住的亢奋。

    继而,反馈给云璟的是……更要命的侵占、抽/插。

    “啊……”

    云璟浑身颤栗。

    白+嫩的肌肤,被情/潮染成了美丽的绯红色,有如一副画中天仙,艳得几乎迷了景向阳的眼。

    他要她……更深,更卖力,也更火热。

    他贴在她软+绵绵的怀里,哑声呢喃,“真希望就这么一直跟你做下去!!”

    一做,就是一辈子!!

    “过了今晚……”

    云璟的声音,颤抖中还带着明显的哭腔。

    她的双目通红,雾霭朦胧,“过了今晚,从此以后我们就是……陌路人!再也,各不相干!!!”

    景向阳要着云璟的动作,蓦地一顿。

    目光锐利的凝住她,眸色猩红。

    下一瞬……

    要着她,愈发猛烈,而疯狂!!

    那感觉,仿佛是怎样都要不够一般。

    这夜,如不是李嫂突然回来了,云璟觉得自己或许真的会被这个男人索要一整晚……

    ………………

    景向阳抱住云璟在她的身体内进行第三次驰骋的时候,忽而,感觉门锁被人旋动了一下。

    云璟一惊……

    惊恐的瞪着对面的男人,却见他,不疾不徐的将门直接上了锁。

    门外,传来李嫂的狐疑声,“少爷?”

    云璟急得连忙去推身上的景向阳。

    却哪知,他不仅没肯抽身离开,而是要着她的动作,变得愈发猖獗起来。

    甚至于……

    将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开,哑声道,“专心点!!”

    “啊——”

    他的滚烫,直直倾入她的体内,让云璟抑制不住的叫出了声来。

    下一瞬,脸颊染得通红,“李……李嫂在外面……”

    “最后一夜了,不该好好珍惜吗?”

    景向阳淡漠的掀了掀唇。

    干脆将云璟从自己身上放下来,让她背对着自己站好,捞住她的腰身,让她压下去,更深更直接的索要着她。

    云璟的双手,无力的支撑在门板上。

    被他凶猛的撞击着,娇身摇摇欲坠。

    却忽而,只觉左腿一松……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长+腿便已经被他的猿臂勾住……

    “啊——”

    单腿着地的感觉,没有半分的安全感,甚至于……因为这样,她能更直接的迎向他,这让云璟感觉到愈发羞耻,却也更加……

    刺激!!

    “少爷?”

    门外,再次响起李嫂狐疑的问话声。

    云璟一愣……

    身体却整个都要被景向阳贴到了门板上去。

    手心撑在门板上,两个浸+湿的手印,那么明显而无力……

    却还透着一股……欢/爱的气息。

    “在!”

    景向阳回李嫂。

    腰间的动作,分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李嫂,我有点急事要处理,您先等等吧!”

    “唔唔唔——”

    景向阳的话音落下,伴随着的是云璟抑制不住的娇+吟声。

    柔软的身段,几乎快要被身上的男人给折断了。

    较于两年前,这混蛋似乎更厉害了,当然……也更粗+鲁蛮横了!!

    门外,李嫂似乎是意料到了什么,“好好,那我等等……”

    云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不是会被李嫂听到,而现在,似乎也已经无暇再去顾及那些了。

    “你快点……”

    她催他。

    知道要他再没有释放的情况下,放开自己,决计是不可能的。

    结果,回应她的是景向阳的一巴掌。

    轻轻的拍在她粉红色的小翘/臀上,“男人做/爱的时候,不能催!”

    “坏丫头!!”

    他又数落了一句。

    而后,抱起她纤细的小+腰+肢,在她的身体内留恋般的,急速地冲刺了数十下……

    最后……

    到底还是从她的体内,退了出来。

    却是……极为不舍!

    小腹处,依旧滚烫,灼热。

    他难受的在云璟的花/穴处厮+磨着,万般不愿离开。

    大手揉+捏着她的翘/臀,哑声道,“今晚先放过你,留着……下次再来!”

    他说着,一口咬在她的耳+垂上。

    动作很轻,仿佛还带着一种缠+绵过后的宠溺。

    “越吃越饿……”

    确实!

    憋了两年的情/潮,被她打开,到现在,竟有种怎么吃都吃不够的感觉!

    他叹了口气,“不能让李嫂在外面等太久了……”

    云璟面色通红,娇身软+绵绵的,没有半分气力。

    瘫软在他的怀里,却觉体内有一种不适的空虚感,将她侵占着……

    这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景向阳弯身,替她将牛仔裤拉上来,穿好。

    她两条白+嫩的腿+儿还在颤栗着,带着些酥+麻。

    景向阳转过她的娇身,深深的睇了她一眼,替她将裤头的拉链拉好,纽扣扣上,又身上探入她的t恤里,手指抚过她圆/润的雪+峰……

    云璟一颤……

    雾霭的水眸闪过几许情潮,看着他,那般无辜。

    景向阳深吸了口气,低声警告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然……我怕自己克制不住!”

    云璟忙窘迫的收了眼神,不敢再去看他。

    任由着他,替自己将t恤里的胸/衣扣好。

    两个人整理完毕之后,云璟又坐回了沙发上去,怀里还抱着那只名叫‘老三’的小香猪。

    她面色绯红,根本不敢抬眼。

    而景向阳,却一副坦然模样,像是刚刚根本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般。

    禽兽就是禽兽,想必对这种事情都已经信手拈来了。

    云璟在心里暗暗想着,却莫名有种酸意涌上心头来。

    他景向阳除了她云璟,又经历过多少女人呢?

    门,打开。

    李嫂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见厅里的云璟,她一愣,面上一喜,“小姐??”

    “李嫂。”

    云璟忙起了身来。

    “哎呀!快让李嫂看看!两年不见,果然长大了不少,都这么漂亮了!”

    李嫂喜形于色,激动得上上下下把云璟都打量了个遍,看到她脖子上那明显的唇印,了然的笑了,当然也没有戳穿这对年轻人,“这两年在外面过得好不好?”

    “很好。”

    云璟笑着点头,“在国外生活得一直不错的。”

    景向阳闷在一旁抽烟。

    听得她如此一回答,剑眉微微蹙紧了些分。

    抬头看她一眼,而后又低了头去抽烟。

    “好就好!你看看你,都瘦了……”

    “女孩子到了一定年纪都要抽条的。”

    云璟忙道。

    “是是是!这样也好看……”

    “李嫂,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云璟将怀里的老三搁回沙发上。

    “就走?”

    李嫂的眼底闪过几许明显的失落,又回头看一眼身后的景向阳,“小姐,你今晚干脆就在这住一晚上吧,这好不容易见着一面,就走……李嫂还真舍不得……”

    李嫂说着,还当真就红了眼。

    “李嫂,你别这样,又不是以后见不到我了。”

    云璟也有些动容,忙抽了纸巾去替她擦拭眼角的泪痕。

    “对了,李嫂,谢谢你还帮我保留着我的衣衫……”

    李嫂一愣,又偏头看了看坐在她身后抽烟的景向阳。

    景向阳也看了一眼李嫂。

    深沉的眼眸里透露出的信息,自然被李嫂一眼就接受到了。

    回头,笑笑,却道,“小姐,你误会了,这衣衫哪是给你留着的呀!”

    “……”

    景向阳眸色一闪。

    “还不是少爷的意思,你的东西都……”

    “云璟!!”

    景向阳忽而起了身来,将李嫂的话打断开来。

    灭了手里的烟头,牵起还在怔忡中的云璟的小手,就往外走,“走了,送你回去!”

    云璟被他拉着出了别墅来。

    “我的衣服是你留下来的?”

    云璟还在想着刚刚李嫂的话儿,问他。

    “嗯!”

    景向阳倒也没解释,牵着云璟往地下车库走。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景向阳皱眉看她。

    “为什么还要把我的衣衫留下来?”

    云璟执拗的问他。

    看着她脸上那一本正经的表情,景向阳却淡淡的笑了,那笑似还藏匿着些讽刺,“把你的衣服留下来,还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吗?你以为这理由是什么?”

    他反问她。

    云璟抿唇,不答。

    他挑眉,“舍不得?留念?还是回忆??你觉得你值得我做这么做吗?”

    云璟咬了咬下唇,甩开他的手,“我没这个意思。”

    景向阳一声哂笑,打开车锁,率先坐上了车去,打下车窗,看她,“上车吧,别胡思乱想了,替你留几件衣衫也不过只是觉得你的东西我无权丢掉而已!”

    他说得随意,而淡然。

    似这些行为,当真只是如他嘴里所说的一般……

    她的东西,他无权扔弃。

    云璟的心池里,久久的漾着涟漪,平复不下来……

    有那么几秒的,她居然在期待着什么。

    得到他这样的回答,她本该落个轻松的,却偏偏……

    失落得那么明显。

    她坐上车来,系好安全带。

    忽而,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转头问他,“我订婚那天,广场上的交响乐团,是你的意思吗?”【白天还有一更】

    重点推荐好基友的美文《豪门契约,总裁的绯闻妻》文/九月如歌,不好看不要钱哦!!求月票啦啦啦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