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44):两年后久违的热吻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璟没料到景向阳一进门,便会直逼自己而来。

    她还没做好迎接他的准备。

    忽而这般,让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慌乱掩在眸底,无所遁形。

    却不料……

    景向阳直接略过她,走到唐宵跟前,在他左侧方的位置上从容的坐了下来。

    云璟恍惚了一下……

    提起的心,瞬间落了下来,似乎……还伴随着某种失落的情绪。

    显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怎么了?”

    仿佛是察觉到了身旁云璟的异样,陈楚默握住她的手,关切的问她。

    发现她的小手,一片冰凉。

    “脸色很差的样子。”

    云璟摇摇头,“没事……”

    “什么时候回来的?”

    忽而,一道沉稳略带冰凉的问话声在她左侧不远处的地方响起。

    语气随意,淡然,似不过随口一问。

    云璟愣了一下,偏头看唐宵左侧的男人。

    景向阳没有往她这头看过来。

    只低着头,倚在沙发靠背上,散漫的抽着手里的烟。

    他冷峻的侧颜,掩在晦暗的灯光里,一半在明,一半在暗,将他凌厉的五官映衬得愈发立体。

    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长烟。

    红色的火星忽明忽暗,袅袅的青烟缓缓升起,模糊了他峻峭的容颜。

    两年不见,他的气质,愈发沉敛了不少。

    讳莫如深的感觉,给他冷沉的气质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

    无疑……

    这个男人,较于从前,更加成熟内敛了。

    也更多了,让年轻女性们竞相追逐的魅力。

    云璟明动的水眸里掠过浅浅的波痕。

    “回来一段时间了。”

    她平静的回答。

    面上似没有多少情绪的浮动。

    陈楚默倒有些意外,“你们认识?”

    云璟想答话,却被景向阳抢白了,“我是她哥,景向阳。”

    说着,他已起身,隔着唐宵,朝陈楚默礼貌的伸出了右手。

    陈楚默倒有些意外,忙笑着绅士的同景向阳握手,“订婚典礼上好像没见过。”

    “太忙。”

    景向阳答得云淡风轻,而又简明扼要。

    收了手,坐回座位。

    峻峭的面容上,一派轻松的情绪。

    似乎分毫也没有因为云璟和未婚夫的出现而影响到他的情绪。

    “好了,我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我兄弟,景向阳,景大医生。”

    唐宵自然是感觉到了这之间的诡异氛围,拉了拉景向阳同陈楚默介绍着。

    “这位就是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心理学鼎鼎有名的陈专家,陈楚默,也算医生!同行!”

    景向阳淡淡的冲陈楚默点了点头。

    “这位……不需要我介绍了吧?楚默的未婚妻,兼助手,云璟!你妹……”

    唐宵刻意将‘你妹’两个字强调得格外清楚。

    听起来还尤显得有那么些骂人的成分在里面。

    景向阳冷不丁的瞪了他一眼。

    唐宵这才识趣的收敛了些。

    云璟似乎对于这样的氛围有些不适应。

    “我先去一趟洗手间,失陪。”

    她说完,起身,往外走。

    景向阳魅眼一沉。

    这丫头……变了!

    当年那个嚣张任性,不经世事的小丫头,骄傲得眼高于顶,什么时候懂得了如此礼貌待人了?

    不知为什么,明明她是变好了,却偏偏,他心里忽而就像窝着一团火一般,莫名其妙的就烧了起来。

    ……………………

    云璟来帝宫之前,就从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景向阳。

    突而遇见了,多少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云璟推开单间洗手间的门,走了进去,随手将门掩上,还来不及落锁,却忽而,门被人霸道的从外面推了开来。

    颀长的身影跨步进来,门“砰——”的一声掩上,继而是落锁的声音。

    云璟怔鄂的瞪着眼前突然闯进来的景向阳,还有些不明所以,搞不清状况,甚至有些怀疑是自己走错了洗手间,“你……你干什么?”

    景向阳信步朝她逼近。

    洗手间的空间,本来就不大。

    尤其在景向阳进来之后,那挺拔如松的身影,充满着逼+迫气息,朝她拢了过来,一瞬间整个空间愈加显得狭窄拥挤了不少,让她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景……景向阳……”

    云璟被他逼着步步往后退。

    小脑袋扬起,秀眉不悦的拧作一团,羞恼的瞪着他,“你干什么?”

    “你来这里做什么?”景向阳倏尔一伸手,霸道的扣住了她的下巴。

    指间的力道,一点也不轻。

    云璟吓了一跳。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那道让人不寒而栗的怒气。

    他在生气?

    他在气什么?

    “你放开我!!弄疼我了!!”

    云璟愠怒的在他的大手中挣扎起来。

    两只小手费力的去抓他扣着自己的大手,小身子也跟着左右扭摆起来,只想要挣开他的桎梏。

    “混蛋……”

    云璟挣得浑身是汗,却依旧无果。

    她小小的气力,根本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甚至是,她越挣扎,桎梏着她的大手就越发用力。

    而云璟偏偏又是个死犟到底的女人,他越是不放,她就挣扎得越厉害。

    明知挣不开,她就是不放弃,非要跟他死磕到底。

    刚刚看她那副乖乖女的模样,景向阳还当真以为她变了,却不想,才分钟不到的时间,这小丫头就露出了狐狸本性来!

    景向阳一伸猿臂,二话没说,强势的一把圈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柳腰。

    霸道的将她桎梏在自己怀里,健硕的胸膛不留分毫细缝抵住她温软的娇身,把她压在身后冰冷的墙壁上,不许她动弹半分。

    “你放开我!!”

    云璟早已累得气喘连连。

    淋漓的香汗,从额头上细密的渗下来,染湿+了她垂落而下的鬓角。

    沾着汗水的发丝,狼狈的黏在云璟略显稚+嫩的脸颊上,配上她那冷傲的小表情,倒有着几许异样的风情之美。

    景向阳眯了眯深眸。

    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哑声问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云璟觉得他这问题问得莫名其妙,她娇身抗议般的在他大手里挣扎了几下,懊恼的回应他,“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过来应付我未婚夫的好朋友,有什么奇怪的吗?”

    “应付未婚夫的好朋友??”

    景向阳眉峰一挑,黑眸紧缩,薄唇+间弯出一抹冷凉的笑意,扣着云璟下巴的小手愈发收紧了力道,“从来不知道你云大小姐这么通情达理,还会懂得要应付别人的朋友?!”

    傲慢孤冷的云小三,会愿意应承与她不相干的人?

    当年他景向阳没有这样的魅力,而如今……显然,这个女人已经为了那个叫陈楚默的男人,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许多。

    明明他没有动怒的理由和资格,却偏偏,还是上了火。

    云璟听明白了他话里那些讽刺的味儿,用力掰开他桎梏着自己下巴的手,“人都是会变的!就看为谁。”

    她冷漠的说着,眸间那抹高傲劲儿明明还是两年前嚣张的云小三。

    景向阳眯紧了深眸。

    说得好!

    就看为谁……

    “景医生,这里是女厕,你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云璟去抓那只烙在自己腰+际间的大手。

    手心,如火一般滚烫,烧撩着她,让她不停地冒汗。

    只觉周遭的空气,都热了不少。

    “你全身上下哪个地方没被我看过?”

    没料到景向阳会如此无耻一问。

    话一出,倒落得云璟登时就面红耳赤了。

    “你无耻!!”

    一想到,两个人两年前那天雷勾地火的一夜,被他如此轻松随意的说出来,云璟更是恼羞成怒。

    伸手就去推他。

    却不知,景向阳说的根本就是那夜之前的那些撩人的小暧昧。

    许是景向阳松懈了些分,被她一推,倒还退了两步。

    但抱着她腰身的手臂,却分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云璟也被他抱着往前踉跄的几个碎步,直到站稳,绯红的小+脸已然紧贴上了他结实的胸膛上。

    隔着薄薄的衬衫,感受着他身体上传来的温热,云璟的脸颊愈发红得发烫。

    她忙拾起脸头,羞恼的瞪他,“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要上厕所了,你是不是还打算在旁边旁观啊?”

    景向阳忽而松开了云璟的腰+肢。

    却依旧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挺拔的身形往后一靠,随手就扒拉了一支烟出来。

    “啪——”打火机发出一道金属碰撞声,火苗窜起,景向阳含+着烟,将烟头送了过去。

    袅袅的烟雾缓缓的腾升而去,迷离了他那双深幽似井的黑眸。

    他从鼻息间性+感的呼出一口烟雾,头,微低,磁性的嗓音似随意的问云璟,“病,好了没?”

    他问的是她的心理疾病。

    云璟有些意外,他会突然问自己这个。

    这算不算变相的一种关切?

    飞快的,云璟就打消了心里头这个念头。

    就算是关切又怎样?对于他而言,这都不过只是做兄长应尽的义务而已!

    “好了,都好了。”

    “嗯……”

    景向阳沉吟一声。

    忽而,就听得外面敲门声响起,陈楚默关切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小璟,还好吗?”

    云璟一愣。

    没料到陈楚默会突然过来找她。

    她心慌意乱的看一眼倚在门板上,正悠然自若的抽着烟的男人。

    景向阳似察觉到了她的目光,身形站直,眉峰上挑,问她,“那我出去?”

    他当真说着就转身,预备去开锁。

    “不要!!”

    云璟飞扑了过去,从身后抓+住了他的手臂。

    她敢打赌,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他要出去了,陈楚默看到了里面的她,会怎么想?

    这混蛋!!

    哪知云璟才一飞扑上去,景向阳一个转身,就拦腰一把将她掳进了自己怀里去,紧紧地抱住了她。

    “你……”

    云璟仰头瞪他。

    “小璟?”

    “我在……在……”

    云璟忙应了一声。

    景向阳剑眉微扬,故意吐了口烟雾在她的小+脸上,深眸里尽是挑衅。

    搂着她腰+肢的大手加重的力道,压低声线警告道,“你再敢乱动,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

    “小璟,你没事吧?”

    陈楚默在外面问她。

    “我没事。”

    云璟忙应。

    景向阳鼻息间的烟草味,呛得她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我看你迟迟没出来,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没,我马上就好!”

    云璟忙又应了一句。

    话音才一落,就听得景向阳在她的耳边凉声问她,“很怕被他知道我的存在?”

    云璟慌了一秒,正了正色,才答他,“我们俩这样,被谁看到都不太好吧?”

    “我无所谓。”

    他淡淡的掀唇,“可你呢?”

    云璟脸色微变,却不等她答话,景向阳一个霸道的湿吻,就毫无预兆的朝云璟盖了下去。

    就听得外面传来陈楚默的声音,“那我在外面等你吧。”

    “……唔唔。”

    云璟怎么都没料到景向阳忽而会吻自己。

    他口腔里那股浓烈的烟草味,带着些苦涩,瞬间漫入到她的檀口间来。

    湿热的舌尖,深深的探入她的檀口中去,直抵她的喉管。

    惹得云璟难受极了。

    却偏偏,还不能高声大喊。

    景向阳就是故意的!!

    故意折磨她,欺负她。

    吃准了她不敢大喊,所以才肆意的在她嘴里教缠,捣弄。

    云璟恼怒的挣扎着,却偏偏挣不开他的禁/锢。

    且唇上那记粗+鲁的吻越来越凶悍,狂狷。

    皓齿咬在她柔软的樱/唇之上,不带半分的怜惜。

    云璟疼得直发怵,小手抵在他的胸前,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推他,“你……放开我……”

    云璟的声音在景向阳的热吻下,还有些含糊不轻。

    景向阳一想到外面还在等着她的陈楚默,就更加没有了放开她的意思。

    她越是在意,他便越是想要讨要更多。

    修长的手指掐住她的下颚,将她的小+嘴撬到最开,舌根霸道的窜入进去,卷住她诱/人的小丁香she,便肆意的纠缠、吸吮起来。

    “唔唔……”

    云璟被他折磨得完全透不过气来了。

    小+嘴儿张着,被他侵占,闭合不上。

    晶莹的银丝,从嘴角滑落,却飞快的被景向阳含/吮+了过去。

    这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却似一瞬间就将云璟全身的气力抽干了去一般,让她完完全全的招架不住,双+腿+儿一软,只能软+绵绵的瘫在他的怀里,任由着他在自己的樱/唇上肆掠。

    景向阳不知吻了她多久……

    从起初暴雨来袭般粗+鲁的深吻,到渐渐的柔情浅吻……

    却始终得不到她半分的回应。

    他许是烦了,一伸手,粗+鲁的将云璟从自己怀里推了开去,没有半分的怜惜和不舍。

    “无趣……”

    他评价。

    云璟被他推得身子往后踉跄了两小步,却还得到他羞辱般的评价,心尖儿一痛,火气也跟着窜了起来。

    她用手腕儿不停地拭擦着自己刚刚被他肆掠过的唇+瓣。

    直到红唇被擦出了血来,她还根本没打算停下来。

    “你无趣,我还恶心!!”

    景向阳冷冷的看着她把自己的唇+瓣擦破皮。

    也冷冷的听着她对刚刚这一记吻的评价。

    眸仁,深陷了下去,面色阴沉了下来,冷幽幽的睇着她,“你出不出去?”

    他问。

    声音没有半许温度。

    云璟皱了皱眉。

    懊恼的瞪了他一眼,而后,越过他,打开门,从洗手间里走了出去。

    洗手间的门,随手被她带上,将里面的一切遮掩了起来。

    景向阳散漫的倚在门板上,有些颓然。

    门外,传来云璟和陈楚默的对话声。

    无外乎都是些关切的话语,听得让景向阳心烦不已。

    掏了烟出来,点上……

    直到门外两个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景向阳方才从女洗手间里,从容的走了出来。

    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躲起来,既然连句祝福语都不愿送给他们,自己刚刚不就该当着他陈楚默的面走出去吗?

    呵!说白了,还不是怕为难了她?!

    景向阳没再回包厢去,直接去了一楼的大堂刷卡买单。

    而后,招呼也没打,就从帝宫出来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自那之后的半个月里,景向阳也没再见过云璟。

    这日——

    景向阳正忙着批复各类申请文件。

    忽而,手边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向晴打过来的。

    他接起。

    “哥……”

    “嗯。”

    景向阳沉吟一声。

    手里的笔锋,依旧没有停下来。

    “晚上七点在俏江南吃饭,你别迟到啊。”

    今晚又是一周一次的家庭聚餐。

    景向阳敛眉,“好端端的去外面吃什么饭?”

    “爸宴请客人。”

    “谁啊?”

    “楚默哥。”

    景向阳手里的笔锋,顿了顿。

    下一瞬,继续低头审批文件。

    峻峭的面庞上,不见半分波澜。

    就听得向晴继续道,“不过,楚默哥好像临时有事,不来了,所以,只有小璟一个人来。”

    后面这句话才是向晴的重点。

    景向阳扔了手里的钢笔,身形慵懒的往大班椅的椅背上靠了靠,“他陈楚默架子倒不小。”

    向晴算是听出来了。

    他哥在挤兑人家!

    “哥,你要遇到急诊或者手术,你会选择如约来吃饭,还是选择先救人啊?人家是有急事,关乎人命的急事才爽约的!人心理医师也是医师,也能救人命的!你少挤兑人家!”

    “景向晴,你现在在说教我?”

    景向阳的语气,冷凉了下来。

    向晴撇撇嘴,“行了,懒得跟你叽歪了,总之你不许迟到!”

    “再看吧。”

    景向阳答得模棱两可。

    “什么再看啊?”

    向晴清秀的眉峰不悦的敛作一团,“你别拿手术当借口,我早就打电话给医院巡护问过了,你今儿没手术!”

    “……”

    景向阳没再理会自己多事儿的妹妹,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

    …………………………

    晚上吃饭的时候,景向阳还当真迟到了。

    一大桌上,两家人全都到齐了,就差他一个。

    向南半个小时内给儿子打了不少于二十通电话,结果,一直没人接听。

    “这孩子……”

    向南忍不住抱怨起来,“真是越长大越不懂事了!也不看看今儿什么场合!”

    “向南姐,咱也别催了,什么场合不场合的,还不是自家人,又没什么关系,他这会估计忙得不可开交呢!”

    紫杉忙出来打圆场。

    “是自家人没错,可人三儿好不容易回来了,想着大家子的好好吃顿饭,结果呢,这家伙还跟我玩失踪!!真是要把我气死!”

    不说还好,一说,向南又上火了。

    “向南妈咪,你随他去吧!反正吃饭以后也有的是机会。”

    云璟也忙接了句话。

    “我们开饭吧,不等那混小子了!”

    景孟弦显然也有些恼了,说着就示意包厢里的侍应生准备上菜。

    正当这时,包厢门被开来,就见景向阳从外面信步走了进来。

    今日的他,穿着一件浅色的经典衬衫。

    没有系领带,领口下方的两颗纽扣随意的松散着,露出一小片麦粒色的肌肤,沉敛的气质中倒多了几分不羁的张扬。

    黑色考究的西裤,包裹着他笔挺的长+腿,将他颀长的身形衬得愈发挺拔。

    较于两年前,无疑,这个男人……愈发有魅力了!

    是那种,随着时间沉淀,而渐渐滋生的性/感!

    也是年轻人所不具备的深沉和稳重。

    他笑着,挨个的向包厢里所有的人招呼、道歉,一言一行中,都透着成熟男人独具的涵养。

    “墨叔,实在不是故意迟到的,走前正好遇到急诊,下面的医生忙不过来,只得我上前挡一会了。”

    “没事,没事!治病救人那才是最重要的!赶紧坐下吃饭吧!”

    云墨招呼着景向阳落座。

    景向阳坐了下来,目光毫不避讳的扫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云璟身上。

    “怎么?两年不见,不认识了?”

    景向阳是故意的。

    猜到她大概还在未半个月前帝宫的事儿跟他闹脾气。

    她脾气向来就不好,尤其在他面前。

    “哥。”

    云璟唤了一声。

    没什么表情。

    “干什么呢?见你哥态度也不好点!”

    紫杉斥她。

    “杉姨,你别训她了,这态度比起从前可算好的了!如今至少还愿意叫声哥了,对吧?三儿?”

    景向阳似笑非笑的问她。

    那一声‘三儿’,语调微扬的,听入云璟耳底,让她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她笑笑,正了正身,毫不示弱的回击他,“哥,两年前是我不懂事,如今懂事了,自然不会像从前那么莽撞和盲目了,你说是吧?”

    莽撞、盲目??

    瞧瞧,把两年前为爱而疯狂的那些举动和心思,总结概括得多到位!

    仿佛是听出了两人间微妙的火药味,向南忙出来打圆场,“行了行了,咱们边吃边聊。三儿啊,你说说你,别人去美国回来个个都长得圆溜溜的,怎的到你这儿就越来越纤瘦了呢?虽然你们女孩子流行减肥,可减肥也不是这么减的吧?女孩子家家胖点好,来来,多吃点……”

    向南说着,不停得给云小三夹菜。

    景向阳深沉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将云璟打量了几眼。

    两年不见,这丫头确实瘦了不少。

    那天晚上捏着她的腰+肢,感觉随时就要断在自己的手中一般。

    景向阳眸色沉了沉,“陈楚默怎么养你的?越养越瘦!”

    云璟囧。

    养?

    “你当我是宠物啊?”

    “三儿,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要爱一个女人呢,还真就会把自己女人当宠物养着疼着宠着,现在要换我哥来,看他不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绝对把你养得跟头宠物猪似的!”

    “……”

    向晴一句话,逗得长辈们都笑了。

    云璟脸上有些尴尬。

    景向阳阴沉着张脸,凉声训斥自己妹妹,“你当你哥是饲养员?话多!”

    宠物猪?

    亏她想得出来。

    却莫名的,景向阳不自觉的竟然还真将那浑+圆的白胖小猪跟眼前的云璟重叠到了一起……

    突然就觉得……

    宠物猪,好像也不是那么不可爱!

    “小璟啊,下次楚默有时间了,还是让他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吧!毕竟以后都是一家人。”

    开口说话的正是景孟弦。

    “好的,下次一定。”

    云璟保证。

    向南看着云璟,忽而一声叹息,“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我还记得当年咱们三儿出身时的模样呢,你看,如今儿一晃,都长大成+人,眼见着就要结婚了……”

    “可不是嘛!”

    紫杉也忙应话。

    哪知向南迅速的转了个话题,矛头又指向了自己儿子,“你呀你,不争气,都一把年纪了,也不给妈找个媳妇回来!你看看人小璟,比你小十岁都要结婚了,你羞不羞啊?别到时候人家孩子都上学了,你还没成家!”

    云璟听着向南的唠叨,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对面的景向阳。

    犹记得两年前,他还说要同尤浅结婚了,可结果,两年间也没什么动向,后来听向晴说起,才知道两人分手了,至于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而她,也没多问。

    两年里,她甚至是执拗的不允许任何人跟她提起这个男人……

    可是,越是想要忘记,其实……记得就越发牢固!

    “妈……”

    景向阳喊了一声。

    “干嘛?”

    向南以为自己儿子又要嫌自己唠叨了。

    却听得景向阳道,“你上次不是说要把张姨的女儿介绍给我?什么时候有时间?约一下。”

    他说这话的语气,觉不像是那种刻意提起的感觉。

    向南一时间愣在那里,对自己儿子这突来的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妈?”

    景向阳提醒了她一声。

    向南这才回神,一张脸顿时笑靥如花,心想着自己这儿子可终于开窍了。

    “好好好,只要你有时间,妈马上就替你把她约出来!要不就明天中午吧,你看成不?”

    “……成。”

    云璟明动的水眸恍惚了一下。

    咬了咬红唇,没说话,只低头继续吃饭。

    ………………………………

    夜里,景向阳回到自己独居的别墅。

    难得的,他竟然是哼着小曲调进门的。

    没开灯的时候,李嫂还以为家里来了个爱唱歌的小贼呢!原来是他们家少爷。

    “今儿心情很好?什么事儿这么开心啊?”

    李嫂笑着去接他手里的外套。

    景向阳这才收敛了些许喜悦的神色。

    “没什么事情是值得开心的。”

    他不肯承认。

    把衣袖上的金属纽扣解开,又随手解了脖子下的几颗纽扣,忽而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李嫂,“李嫂,你知道哪儿有宠物猪买吗?”

    “宠物猪??”

    李嫂有些狐疑,“这东西宠物市场应该有的吧,少爷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明儿你去买只回来吧!”

    “……养着?”

    李嫂下巴都要掉地上来了。

    “选白白胖胖的那种。”

    景向阳叮嘱。

    “……哦。”

    “心情不好,还能宰了吃。”

    “……”

    李嫂彻底哑口了。

    “开玩笑的。”

    景向阳拍了拍李嫂的肩膀,笑笑,就上了楼去。

    李嫂看着景向阳轻快离开的背影,便已经非常肯定今儿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他愉悦的事儿了。

    什么事儿能让他们家一贯没什么表情的大少爷欢乐成这样呢?

    翌日——

    清晨,景向阳洗漱完毕,换了正装下楼。

    才走进厅里,就见李嫂正怀抱着一只白白胖胖的小猪喂牛奶。

    那小猪小的几乎就景向阳一个巴掌头大小,皮肤纯白,透着些嫩嫩的粉色,倒还算可人的。

    说实话,忽而见家里多出一只猪来,景向阳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虽然这只猪的体形小到几乎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少爷,你看这只茶杯猪怎样?”

    李嫂将小猪抱在怀里,笑着问景向阳。

    看模样,她自己是喜欢得不得了。

    景向阳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还行。”

    忽而,就有些后悔昨儿自己一冲动下所做的决定了。

    “李嫂,只猪能吃吗?”

    “……”

    “算了,随口问问。”

    见李嫂一副难受的模样,景向阳决心打消这个念头了。

    顿时,李嫂喜笑颜开,“少爷,给小猪起个名字吧!它还没名字呢。”

    名字?

    景向阳扬了扬眉,忽而就响起了云璟那张稚气的脸蛋。

    “云三?”

    “……”

    不,不行,太明显了。

    景向阳忙改口,“小三?”

    好像还是很明显。

    “老三!”

    最后,定了下来,“就老三了!”

    “……”

    李嫂无语了。

    “少爷,你确定叫它‘老三’吗?”

    “嗯。”

    景向阳满意的点点头,转身进了餐厅去。

    李嫂这回可总算想明白了。

    这猪是跟云家小姐脱不了干系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一上午,景向阳的电话就要被他老妈给打爆了。

    结果,得不到儿子的回应,向南就干脆直接杀到了院长办公室来。

    “妈,你怎么来啦?”

    景向阳没料到他老妈这回可真正儿板上钉了。

    “你少给我装傻充愣,你就一句话,今儿中午,去还是不去!!”

    向南一脸严肃的诘问自己儿子。

    “妈,不是我不想去,今儿手头上的事儿确实是忙不过来,待会还有一台……”

    “叫你助理进来!”

    向南不等儿子把话说完,就按了内线电话,把景向阳的助理给叫了进来。

    “小秦,把你们院长今天的工作表拿给我看看!”

    小秦为难的看一眼景向阳,“这……”

    “怎么?我作为前院长的院长夫人,现院长的老妈,让你做这么点事儿都不成了??”

    见小秦不乐意,向南只好端起了架子来。

    “不……不是……”

    小秦灰溜溜的就准备去拿景向阳的工作表。

    “好了,妈,我承认,今天中午,我是没什么重要事儿,但……相亲会,不去。”

    “不去??”

    向南气得就差没背过气去,大动肝火的冲儿子吼了起来,“你这混小子!!昨儿晚上是不是你主动要求的?啊?你不说,你+妈我会去主动约人家吗?现在约了人家,你又不去,是不是还得你+妈我舔+着脸给人家去道歉,说我儿子瞧不上你家闺女,连个面都不想见啊?啊?你说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啊!!”

    向南说着,作势就要哭。

    景向阳头都疼了。

    揉了揉太阳穴,彻底败下阵来,“行了,妈,我去还不成吗?”

    “哎哟,你早说嘛!!我的乖儿子……”

    向南说着还激动的在自己儿子的额头上,啄了一个母爱之吻。

    “……”

    才短短几秒的时间,她嘴里的不孝子就变成了乖儿子。

    这变数快得还真让人有些跟不上节奏。

    “妈,如果真成了,你儿子算不算坑蒙拐骗了个姑娘?”

    景向阳说着,抬了抬自己的左腿,自嘲一笑。

    向南脸上的笑容一僵。

    很快,重拾笑容,那笑还带着些心疼,“想什么呢?这世上要找到像你这么个优秀的男人可不容易!”

    …………………………

    中午的相亲大会可算就这么定了下来。

    “儿子,别忘了啊!意伏西餐厅,十二点,准时赴约啊!”

    向南临走前,还在不放心的叮嘱着儿子。

    “知道了,妈,放心吧,一定准时到。”

    景向阳一遍又一遍的保证着。

    把老妈送走后,没做多想,直接拨通了唐宵的电话。

    “中午请你吃饭!”

    “哪?”

    “意伏。”

    “俩大老爷们,去什么西餐厅啊!”

    “少废话,十二点准时到!爽约连兄弟都没得做!”

    “喂……”

    唐宵还搞不清状况。

    “对了!”

    景向阳直接打断他的话,“待会我会让小秦给你送套衣服过去,你到时候穿着那套衣服过来赴约。”

    “你丫到底要干嘛呀?”

    回答唐宵的是“嘟嘟嘟——”的忙音,景向阳没理会他,便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很快,叫了助理进来。

    “你去给我买套西装,送唐宵那去,他尺寸大概跟我差不多。”

    然后,景向阳又稍微同助理交代了一下款式。

    助理听完后,愣在那里,好半晌的没缓回神来。

    这款式……

    “还不快去?”

    景向阳警告的瞥了她一眼。

    小秦这才回神,连连点头,“是,是……这就去……”

    结果……

    很快,景向阳就接到了唐宵的电话。

    电话才一接通,就听得唐宵在电话那头咆哮。

    “你他妈故意玩本少爷是吧?你让人给我送的什么破玩意儿?你让我穿着这玩意儿去吃饭??靠!!”

    “……”

    景向阳觉得自己耳膜都要被他震破了。

    唐宵还在电话那头吼着,景向阳干脆把电话拉远,先让他吼个够。

    大约五分钟后,感觉到电话那头终于停了吼叫,景向阳这才又重新拿起了话筒。

    “江湖救急,你看着办吧!”

    话说完,景向阳干脆利落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断线之前,还听得唐宵在那边不爽的骂着,“sh/it!!”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中午十二点。

    景向阳到底还是如期而至。

    而同他相亲的姑娘,还真如他妈描述的那般:唇红齿白,肤色通透,年轻秀眉,眉黛含笑。

    总之,还算个不可多得美女吧!

    不过,景向阳觉得自己好像患上了脸盲症似的,再美的女人,在他脑子里都不过只是个模糊的影像,记不深刻。

    两个人招呼落座,自我介绍完毕之后,景向阳便毫不客气的直奔主题了。

    “姗姗啊,其实我这回来相亲吧,是有带点私人目的的,我想着咱们往后也许是要过一辈子的,对吧?所以我也不打算瞒着你。”

    景向阳叫得格外亲热,让对面的女孩儿瞬间就羞红了脸。

    “嗯,你说……”

    姗姗含羞的点头。

    “其实我吧,是有女朋友的,但是我妈呢,不同意!”

    女孩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但还依旧保持着微笑,“那你呢?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要你愿意和你女朋友结束关系,其实……我……我想我也能够接受的。”

    “这样啊……”

    景向阳一副感慨万千的模样儿,还想说什么,就听得唐宵喊他。

    “景少!!”

    景向阳一回头……

    看着黑着脸,正朝自己走过来的唐宵,差点就破功笑出了声来。

    好兄弟不愧是好兄弟啊!

    就见他穿着一件大红色,还点缀着小碎花的紧身衬衫,领口处还饶有风味的别着一枚紫色的领结,下+身一条浅红色的紧身裤,裤脚边儿曲卷着,缀着些黄色的小碎花,刚刚好与衬衫上那点小碎花相呼应着,别提多骚多带劲儿了!

    景向阳的性/感的唇角,不自然的抽了两抽。

    所有人的视线,都将目光投注在了这个‘出挑’的男人身上。

    当然,也包括坐在景向阳对面的唐姗姗。

    说实话,景向阳真有那么一秒的冲动,假装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

    但这种冲动,在下一秒就被他给打消了。

    他站起身来,冲唐宵招手,笑得异样温柔,“这边……”

    然后,就听得他同唐姗姗介绍,“姗姗,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唐宵。”

    “……”

    唐宵脚下的步子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这厮,原来让自己穿得这么娘泡来救场,就为了这招。

    靠!!

    “来来,宵宵,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以后会跟我行婚的姗姗!以后等姗姗有了孩子,咱们就不用再担心传宗接代的事儿了。”

    景向阳牵着唐宵的手,拉着他就坐,还一边煞有其事的说着。

    唐宵被景向阳拉着的手,一直抖得厉害。

    面上的笑容……

    扭曲得简直像……一坨牛粪!!

    唐姗姗似乎怎么都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

    一张温婉的脸蛋儿都有些挂不住了,从起初的微笑到此时此刻的面无表情。

    看着对面的唐宵,甚至于都有些……作呕!

    再帅,也掩饰不掉穿衣品格的俗气!!

    “景……景先生,我想你可能误会什么了……”

    唐姗姗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画面,显然还有些难以接受。

    两个大男人在她面前牵手腻歪,让她胃里一阵翻涌得厉害。

    “怎么了?姗姗,你刚刚不是说你不嫌弃的吗?”

    景向阳一副受伤的模样,“咱们刚刚不还说得好好的吗?”

    “对……对不起……”

    唐姗姗似乎还真是受了些惊吓,抓起身边的手提包起身就要走,“我……我想要的婚姻,不是这样子的!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说完,又顿了一下,冲两个人礼貌的颔颔首,尴尬一笑,“祝你们白头偕老……”

    景向阳本以为这出戏发展到这里,也该大结局了……

    却哪知……

    唐宵忽而大声应了唐姗姗一句,“谢谢你的祝福!!我们会一辈子恩爱下去的!”

    再然后……

    一偏头,抱住景向阳已经开始泛恶的那张俊脸,就狠命的一口亲了下去!!

    而且是……法式长吻……

    就听得周边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抽气声,唐姗姗近距离的看着两个大男人接吻,差点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而唐宵吻景向阳的目的是什么呢?

    呵呵呵呵……

    成全自己,恶心别人!!

    当然,他必须得解释一下,他绝对绝对绝对不是同/性恋,哪怕就是同/性恋也绝对绝对绝对对身边这个混蛋提不起半丝性+趣!!

    他吻他唯一的理由是……

    刚刚一晃眼间,隐约,好像,似乎……

    见到了云璟……

    她恰好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仇,可报得真tm的爽!!!

    …………

    景向阳被唐宵吻得差点背过气去。

    几次挣扎无果,他几乎要拳头相向了,好在,唐宵掐准了时机把他松了开来。

    “妈/的!!”

    景向阳忍无可忍的爆了句粗口。

    一摸自己的唇……

    破了!!

    该死的……

    端起手边的水杯,仰头灌了一大口,水才在口腔里兜了一圈,就扼然停了下来。

    因为……

    他见到了,站在他们不远处,正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瞪着他和唐宵的……云璟!!

    云璟的表情,简直跟刚落荒而逃的唐姗姗如出一辙。

    景向阳僵硬的把喉管中的水咽了下去……

    那口水,感觉像比吞了一只死苍蝇还来得恶心!

    今儿这出戏,验证了一句话:

    猜到了开头,却怎么都没猜中结尾。

    景向阳将水杯搁下。

    峻峭的面庞上早已收敛了神色,“看什么?”

    他一副坦然的模样,似乎刚刚自己什么事儿都没做一般。

    不,不对!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云璟一愣,没料到他居然会如此泰然自若,仿佛刚刚那事儿做得理所当然一般。

    云璟抿了抿唇,心口像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一般,有些隐隐作疼。

    但,她没让自己表现出来,学着他的模样儿,淡淡一笑,“头一回看男人接吻,挺新奇的!怎么?敢做还怕人看啊?”

    “……”

    火药味儿浓了。

    “弟妹!”

    唐宵自来熟的同云璟打着招呼,起身就朝她走了过去。

    云璟看着他这身夸张的装扮,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嫌弃的避着他。

    “你叫谁弟妹呢!”

    景孟弦从桌上抓了个打火机,直接就往唐宵的脑袋扔了过去。

    【求红包月票啦!月票能留到28号的亲们,务必帮镜子唔到28哇!群么么哒!!另外申请加群的亲们,请务必先在文下留言申请,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