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43):两年后的再相遇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堂的大门,被拉开……

    在众人的簇拥下,她缓步走出,却在下一瞬,站在原地……

    愕然失忡……

    殿堂外的广场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队交响乐团。

    他们并列有序的分作两侧而坐。

    指挥的左手边是第一小提琴乐手,右边是大提琴乐手,往后分别是第二小提琴,中提琴,钢琴、竖琴、长号、大号、小号、巴松管、长笛、定音鼓……

    应有尽有,还有好几个是云璟根本叫不出名字来的乐器。

    而乐团的侧边,还立着一名乐团专业歌手。

    殿堂门大开的那一瞬……

    指挥棒扬起,动听而浑厚的旋律在广场中央层层迭起……

    高亢而动情的歌声穿透于其中,熟悉的旋律和歌词,一字一句……敲击着云璟的心门……</of/you,wanna/stay/by/by/by/you/side,…………………………,wannabe/wannabe/wanna,i/wanna/be/your/lover,i’ll/run/to/you,ooh……”

    眼泪,抑制不住的往外流……

    两年前,当那个男人在手机那头哼着这首曲调哄她入睡的时候,她尚不能明白英文背后的意义……

    而如今,在美留学两年后,瞬间,什么都懂了。

    “当我听到小鸟唱歌的时候,我想见你,当我看见树叶落下的时候,我想见你,当我听到钟声响起,我开始想念你,这是我唯一会做的事,想留在你身边,你是我的一切,你是我与天使的翅膀唯一的联系,谈论着‘爱’,我却不能停止思考关于你的事,就好像一件疯狂的事,像是春天下雪一样,你知道每一个早上是你梦境的开始吗,我们不能白头到老,终有一日我们能够张开我们的翅膀,你和我,我和你,张开我们的翅膀,想要成为……我想要成为你的爱侣,我会跑向你……………”【写到这里,大家上次说我拿歌词凑字数的,是不是瞬间明白了镜子的意思?为了铺垫这一段也费了不少功夫啊!另外,歌词200字会补给大家】

    “i/wanna/be/your/lover,i’ll/run/to/you……”

    最后一句……

    云璟反反复复的随着乐团哼唱着:“i/wanna/be/your/lover,i’ll/run/to/you……”

    我想要成为你的爱侣,我会跑向你……

    泪,湿了衣襟。

    直到旁边响起未婚夫陈楚默关切的询问声,云璟才从忧伤的曲调中回过神来。

    眼前,多了一张纸巾。

    是陈楚默递过来的。

    “谢谢……”

    云璟道谢,拭干眼角的余泪,却拭不去心底那抹酸涩。

    “what‘s/up?”【怎么了?】

    陈楚默忧虑的问她。

    云璟摇头,不自然的笑笑,看向对面的交响乐团,有些狐疑,似不经意的问道,“这也是你准备的吗?”<iddle/of/nowhere.”【不,我并不知情。】

    陈楚默摇头,摊手,表示不能理解。

    云璟清澈的水眸恍惚了一下……

    情不自禁的回头,往身后的人群里搜寻了一下,试图找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但……没有。

    她收回目光,眼底似有些许的失落掠过。<、for?”【你在找什么?】

    陈楚默好奇的问她。

    “没……没什么……”

    云璟悻然的收回目光。

    心里却不断的有一个猜测萌生而出。

    这队专业的交响曲乐团,是谁如此费尽苦心将他们请来的?

    会是他吗?

    就算真的是他,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又能怎样呢?

    ………………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两个月后……

    景家,每周一聚的家庭聚餐会上。

    向南到底还是忍不住旧事重提了。

    “向阳,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了?”

    景向阳低头,继续吃饭,眼皮也不抬,一副充耳不闻的姿态。

    向南撞了撞自己老公,示意让他帮腔。

    景孟弦搁下碗筷,一脸严肃道,“你爸当年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你都穿着开裆裤打酱油了。”

    “噗……”

    向晴忍不住笑出声来。

    想一想自己老哥穿开裆裤的怂样儿,就觉逗趣。

    景向阳冷不丁的瞪了她一眼。

    “瞪什么瞪啊,老爸老妈说得可一点也没错,你以为你还年轻吗?都三十而立了,还不结婚,干嘛?想孤独终老啊?”

    向晴狐假虎威的叉腰训着自己哥哥。

    景向阳冷凉的掀了掀嘴角,“要娶你这么个聒噪的老婆,这辈子还不如孤独终老!”

    “你……”

    向晴气结。

    “吵什么吵!!”

    向南板着脸拍了拍桌子,以正她女主人的雄风,“老大,你就说一句,这事儿到底打算怎么办?”

    景向阳凉淡的掀了掀眼皮,“什么怎么办?”

    他直接装蒜到底。

    “我的儿媳妇!”

    “要不大街上给你拎一个回来?”

    “……”

    向南简直被自己儿子气得肺都疼了,“老公,你看看他,你看看他怎么说话的,真是气死我了!!”

    景向阳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将汤勺搁下,优雅的用手边的纸巾擦了擦嘴,“爸,妈,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他站起了身来,左脚不适的挪动了一下,要走。

    “哥……”

    向晴喊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声来,“你不会还想着三儿吧?”

    景向阳宽厚的背脊微微一僵。

    而后,回头看向自己的妹妹,神情淡漠,“我为什么要惦念一个有夫之妇?”

    “她还没结婚!”

    向晴强调。

    “所以?”

    景向阳危险的眯了眯眼。

    “没什么……”

    向晴见自己哥哥这副态度,觉得再说下去,也不过是自讨没趣,“就是想告诉你,她回来了!”

    看自己哥哥面容上依旧没什么情绪,向晴又补充了一句,“回来快一个月了,只是你们俩平日里都比较忙,没来得及见上,你要想见她……”

    “我很忙。”

    不等向晴把话说完,景向阳连忙截过了她的话头,拾过椅背上的黑色西装,随意的搭在自己手臂上,冲对面的爸妈点点头,“你们慢慢吃吧,待会我还有台重要的手术……”

    景向阳说完,信步往外走。

    “儿子,你别太累啊!身体熬不住别死撑,手术要站累了,记得坐下休息休息。”

    向南还在不放心的冲着儿子的背影叮嘱着。

    “知道了,妈!”

    景向阳一边答话,一边掏出车钥匙,开锁。

    ……………………

    六月的天,热得人心里躁动不安。

    禅儿躲在树上鸣叫,叫声单调刺耳,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烘烤着大地,整个s市如同笼罩在一个大蒸笼里。

    这么辣热的天,却偏偏还像孩子善变的脸儿一般,说变就变。

    顶着火热的太阳,就忽而下起了暴雨来。

    大雨来得意外,也来得迅猛,让街头走动的人群有些措手不及。

    街上,车流不息……

    遇上红灯,景向阳踩了一脚急刹。

    车,停稳了下来。

    雨刮器在车前玻璃上迅速的晃动着,恍惚间,有一抹熟悉却显久违的娇影毫无预兆的闯入了他的视野中……

    一瞬间,将他所有的思绪,霸占得满满的。

    就见她,孤身一人的站在大雨里。

    没有撑伞,只是无助的用小手挡在头顶上,似乎是想要挡去些雨水。

    但雨势太凶猛,只一瞬的时间,便将她身上那套白色长裙淋个透湿。

    黑色的长发被雨水淋成一丝丝的,狼狈得像只小落汤鸡,却分毫掩饰不掉她骨子里的那道灵动的媚气。

    她还是她……

    水汪汪的眼睛,如月牙儿般,弯出一道明动的弧度。

    卷翘的长睫像两把小蒲扇,雨点儿轻落在上面,惹得她无助的一眨一眨,怜惜间透出几丝让人心动的无辜。

    两年不见,她似乎没变什么。

    非要说出些变化来,大概就是发型变了……

    不再是从前那可爱俏皮的齐刘海长卷发,取而代之的是直直的黑色长发,倒掩去了她骨子里几分调皮的小气焰,显得文静不少。

    景向阳幽邃的黑眸深陷了几许。

    下一瞬,推开车门,顾不上车外磅礴的大雨,也顾不上自己的车是否还在马路中央,就预备下车去接她……

    却只见一辆黑色的宾利疾驰而过,稳稳地停在了云璟的侧身。

    下一瞬,就见一名身穿正装的男人,撑着一把雨伞从车内走了出来,疾步朝云璟而去。

    云璟忙猫身躲进了他的雨伞下。

    男人绅士的替她拉开副驾驶座的门,直到她坐进车中之后,他方才绕过车身,收了雨伞,也坐进了车里去。

    景向阳开门的动作僵在那里。

    雨水,透过半开的车门,飘落了进来。

    打在景向阳峻峭的侧颜上,有些冷凉。

    他关上车门。

    动作有些僵硬。

    车身后,响起一阵急促的鸣笛声。

    红灯停止,绿灯亮起。

    景向阳回神。

    恍然的深眸,恢复以往的漠然和平静。

    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脚踩下油门,车如疾风般驰骋而去,溅起层层嚣张的浪花。

    车,与那辆黑色宾利,擦肩而过……

    而他,却始终未偏头多看一眼宾利车内的那个女孩……

    仿佛,他与她,到如今,亦不过只是,陌生人而已!

    …………………

    宾利车中……

    云璟怔怔的望着那辆刚刚急速与他们擦肩而过的车影。

    恍惚间,她似乎见到了他……

    哪怕只是那短暂几秒的一瞥,她就能确定,那是他。

    “看什么呢?”

    陈楚默替云璟擦了擦浸湿的长发,问她。

    云璟收回视线,回过神来,摇摇头,“没……没什么……”

    “浑身都湿了……”

    陈楚默温柔的替云璟擦拭着。

    “谢谢……”

    云璟道谢,接过了他手里的干毛巾,笑笑,“我自己来就好。”

    “嗯……”

    陈楚默倒也没有强求,将毛巾交还给了她。

    云璟和陈楚默之间,要说像情侣,其实更多的像是朋友,是那种相敬如宾的朋友。

    但,两个人怎么就默契的准备步入了婚姻殿堂呢?

    缘由,大概只有两个当事人才清楚吧。

    “晚上有个朋友给我设了接尘宴,他说想见一见我的准新娘,要一起去吗?”

    陈楚默问她。

    他一向很尊重她的意见。

    “好朋友?”

    云璟问了一句,没有过多的迟疑,点点头,“好,几点?”

    “晚上八点,我去家里接你。”

    “好的,谢谢。”

    ………………

    而这时,正赶往医院而去的景向阳也接到了兄弟唐宵的电话。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景向阳接起电话,语气是一点也不和善。

    “哟!这是吃炸药了?谁大中午的就把咱们景院长给得罪了?”

    景向阳一张嘴,唐宵就听出了他不爽的心情来。

    “少废话!”

    景向阳显得特别不耐烦,“没事我就挂了。”

    “喂!本少爷从a市调回来大半年了,你丫p都不放一个,连一顿饭都没请本少爷吃过,你心里怎么过意得去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今晚‘帝宫’,我约了我一国外回来的哥们嗨歌,你来买单。”

    “……”

    敢情说了这么多,这混蛋就为了让他去买单的。

    他堂堂一唐家大少爷,连个单都买不起了?

    显然,这家伙就为了讹他景向阳几个钱的。

    今儿这单,四个零想必是跑不掉的。

    “知道了。”

    景向阳倒是爽快的应承了下来。

    “那你早点过来!”

    “早不了。”

    景向阳透过后视镜看一眼路况,打了个左转指示灯,“下午有台重要手术,还不知道得忙到几点,我要没赶过去,你把单挂我名下。”

    “那不行,十二点之前必须得到,不到兄弟都没得做!挂了——”

    唐宵说完,也不等景向阳答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景向阳取下蓝牙耳机,完全不把唐宵要挟的话语搁心上。

    反正丫三天两头的就喊着断绝关系,他早习惯了!

    车头一甩,直接驶入了医院的停车场中去……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夜里,十一点时分——

    景向阳从手术台上下来之后,还是直奔‘帝宫’而去。

    没别的,下手术台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快被唐宵那混蛋打爆了。

    五十八个未接来电。

    夺命call都不带这么卖力的。

    最后,又反复收了他十余条短信。

    内容基本一致。

    “你要不来帝宫,你丫准后悔。”

    “你丫到底来不来?”

    “……”

    然后,也是一连串的信息夺命催。

    景向阳看都没看完,随便用手指翻了翻,就直接关了。

    换了衣服,出医院,驱车直接往帝宫而去。

    ………………

    景向阳在帝宫门口给唐宵打电话。

    “几号包厢?”

    干脆利落的问他。

    “来了?4012!赶紧上来。”

    唐宵话音还未落,景向阳便已经挂了电话去。

    他信步走进电梯,上楼。

    4012的门,被服务员从外面恭敬地推开。

    景向阳从容的走了进去。

    “景少!这边——”

    才一进门,就听得唐宵在喊他。

    景向阳闻声看过去,一眼,见到的却不是唐宵……

    而是,坐在他身旁不远处的,云璟!!

    而云璟,也正朝他这边看了过去。

    两人四目相对间,眸色同时恍惚了一下,有数秒的怔鄂。

    景向阳淡淡的视线凝住她。

    白日里那套白色的裙衫,被她换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浅紫色的及膝长裙。

    浅紫色,挑人。

    穿在她阿娜的娇身上,却偏偏是说不出的高贵及典雅。

    倒与这吵闹的包厢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景向阳收回目光。

    深沉的眸底,不见半分涟漪。

    信步,朝她走了过去。

    忽而,就明白了唐宵在短信里说那些话的含义。

    云璟没料到景向阳一进门,便会直逼自己而来。

    她还没做好迎接他的准备。

    忽而这般,让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慌乱掩在眸底,无所遁形。

    【明晚加更,上重头戏!歌词已经用字数补给大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