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42) 两年后,她爱那个男人!【内附说明】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假如……

    这封情书,能够顺利投递到云璟的手中,那么,云璟的心理疾病,是不是能够迎刃而解?

    如果心理疾病得到治愈,是不是就没有了远走美国的必要?

    不去美国,是不是第一夜的最后答案,就能破竹而出?

    如果第一夜的答案,破竹而出了……

    …………

    但,狗血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多如果!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信纸,摊开。

    纸上,用隽秀的笔锋,写着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勿念,勿联。

    景向阳深幽的眸仁紧缩了数圈。

    搁下信纸,往落地窗边走去。

    倚在窗前,低头,燃了支烟……

    抽了一口,只觉口干舌燥的,涩得厉害。

    初看信纸上那简单的四个字,景向阳几乎要以为是她根本没收到自己的信件。

    可,事实是,她收到了。

    回给他的这封信,是用自己寄给她时的牛皮信封包覆的。

    景向阳低头,猛抽了几口烟……

    浑浊的烟雾,漫染着他晦涩的眼眸,眸底一片不自然的猩红。

    喉头艰涩的滚动了一下,只觉喉管像被烟头烫过一般,让他忍不住重咳了几声。

    其实,就算她真的走了,自己也没理由做过多的想法。

    路,是自己让她选的。

    她留也好,走也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况他景向阳连自己的未来都把握不了,又何以与她谈将来,谈幸福?

    他可以理解。

    可,为什么心里却还像被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剜着一般?

    景向阳不知在窗前立了有多久……

    直到,烟头燃尽。

    正了正身,缓步走到长几前,弯身,将手里的烟头扔进了烟灰缸里。

    拿起烟灰缸旁边的信纸……

    勿念,勿联。

    抿了抿削薄的唇瓣,将信纸收好,放入了抽屉中去。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白驹过际,两年光阴,匆匆而过————

    s市——

    四月的天,惷光无限好,一片春绿沁人心。

    “哥……哥……”

    楼道口传来向晴的呼唤声。

    就听得“噔噔蹬”的脚步声响起,数秒后,景向阳的书房门被推了开来。

    露天阳台上,就见景向阳双臂慵懒的伏在护栏前,盯着别墅前那片绿油油的草地发怔。

    一年前,他因总总原因已经从a市搬回了s市来,顺利的替父亲接手了他和墨叔一起创办的医院,成了医院里最年轻的院长。

    平日里喜欢一个人独居海边那栋小别墅,偶尔会回家住上两三天。

    “哥!!”

    门推开。

    向晴还有些气喘吁吁的,显然是跑太急的缘故。

    景向阳回头看了她一眼,明知故问,“怎么?”

    薄唇轻启,峻峭的面容,始终不见波澜。

    “你真的不跟我们去美国??”

    向晴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

    景向阳眯了眯眼,侧过身来,点了一支长烟,这才抬头看她,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去干嘛?”

    向晴一口气被他给噎住了。

    舔了舔唇,才道,“哥,这可是……三儿的订婚典礼!!你不觉得作为兄长,你该去给她送句祝福吗?”

    ‘订婚典礼’……

    景向阳眉目掀动了一下。

    一贯没有波澜的峻颜上,似乎有了少许的波动。

    但并不明显。

    他正了正身形,抬起眼皮,看向自己的妹妹,凉薄的嘴角弯起一道冰凉的弧度,似笑非笑的道,“你就那么确定我过去的话,会是送祝福?万一把人家的准新娘掳跑了,怎么办?”

    “……”

    向晴哑口。

    看着眼前的哥哥,只觉喉头发涩,“哥……”

    “玩笑而已。”

    景向阳云淡风轻一笑,催她,“赶紧走吧,待会飞机都赶不上了。我过会还有点要紧事要办,就不送机了,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向晴咬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怨念的转身离开,下了楼去。

    一下楼,向南就关切的迎了上去,“你哥怎么说?”

    “不去!”

    向晴一张小嘴撅得老高。

    向南叹了口气,“算了,他心里准不好受,不想去就甭去了,咱们别逼着他。”

    “我哥说要去撸新娘。”

    “……”

    一句话,向南和景孟弦同时瞠目结舌,面面相觑。

    最后,向南还是低低叹了口气,“不会的,他就嘴上说说而已,这事儿他不会干,我儿子,我最了解他。”

    换以前他可能还真会这么做,但现在,没太可能了!

    “为什么?”

    向晴撇撇嘴,“要能真抢回来,多好啊!我一直把三儿当我小嫂子来着!”

    “你以为你哥还是二十出头的毛孩子吗?人经历这么多了,该沉淀的早沉下来了,你也别瞎怂恿人家了,小三儿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幸福,你再让你哥去折腾,看你墨叔和杉姨还不跟咱们一家人急。”

    向晴幽幽的叹了口气,“好吧,我祝福他们。”

    “走吧!有什么话等上了飞机再说吧,我们再耽搁真要误机了。”

    景孟弦站在车尾后备箱前催促屋里两个磨磨蹭蹭的女人。

    “来了!”

    向南应了一声,匆忙出了门来。

    …………………………

    楼上——

    直到父亲的车,消失在街尾,景向阳才将视线抽离了回来。

    目光落在自己手里那张略显陈旧的名片上……

    那是两年前,云璟的心理医师给他的一张名片。

    是他远在美国恩师的名片,心理专家,陈生。

    景向阳从未想过,就这样一张普通的名片,却成了云璟和他未婚夫的红桥……

    他的未婚夫,名叫陈楚默。

    陈生的儿子。

    同样,一名心理医师。

    毕业于美国哈弗大学心理学系,甚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年纪轻轻,却已在心理学拥有非凡的建树。

    听向晴说,云璟去美国后,幸得陈楚默的帮忙,才好不容易将心理疾病根治。

    后两人又觉投缘甚欢,最终,决定先订婚,再回国结婚,定居s市。

    当时,向晴提到云璟同意跟人订婚时是怎么说的?

    “太不可思议了,小璟怎么可能会跟别的男人订婚呢??不可能,我不相信,这可不像她会做出的事儿!!哥,是不是小璟受什么刺激了?”

    “订婚不像是她会做的事,那什么才像是她会做的?”

    景向阳凉淡的诘问自己的妹妹,“结婚需要刺激吗?结婚只要一点:她爱那个男人!”

    就这个理由,于她,足以!!

    爱……

    对!

    以云璟那样高傲任性的性子,不是爱,又怎会轻易嫁给别人呢?

    如不是爱疯了,又怎会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嫁人了呢?

    云小三,我是不是真该对你说一句祝福语呢?

    景向阳深吸了口气,胸口像被巨石堵着一般,连呼吸仿佛都透着艰涩。

    脑海中盘旋着当年她稚嫩的追在自己身后的画面,一声一声,稚气的喊着“景向阳,景向阳——”

    他甚至还清楚的记得她刚出生时那天的光景。

    小小的她,躺在粉色的摇篮床里,哭个不停。

    丑丑的一张小脸挤作一团,还憋得通红,一下子更丑了。

    当时的他,瞠目结舌的瞪着摇篮里的丑娃娃,口无遮挡的喊了一句,“好丑……”

    结果……

    摇篮里的小东西仿佛是听懂了他嫌弃的话语一般,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

    想到从前过往的那些画面,景向阳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眸底,却早已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迷蒙的雾气。

    他皱了皱眉,又点了一支烟……

    或许,这段情,到今天为止,也该彻底了结了!

    转身,进书房。

    顺手拿起衣架上的西装外套,拾过桌上的钥匙,出门。

    驱车,往自己独居的别墅驶去。

    “李嫂。”

    进门,他脱下外套,随意的扔至沙发上。

    又解了脖子下方的两颗纽扣,喊了一声,“李嫂?”

    “欸!”

    李嫂忙从偏厅里迎了出来,错愕的看着他,“怎么?没去送老爷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

    景向阳沉吟了一声,才道,“李嫂,你把二楼最左边那间房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扔了吧!”

    李嫂听闻这话,一愣。

    “你……这是……”

    景向阳抽了支烟出来,点上,吸了几口,方才缓道,“都是些垃圾了,不作用,扔了吧!”

    “怎么会呢?”

    李嫂有些犯难,“那些东西不一直被你保管得好好的吗?都没一点陈旧的痕迹,扔了怪可惜的!别扔了,就搁着吧,反正也不占地方,是不是?”

    李嫂哪舍得丢掉。

    景向阳猛抽了口手里的烟,而后,重重的摁灭在了烟灰缸里,“你要不舍得扔,捐了也成!”

    “……”

    李嫂哑口。

    如此看来,他们家少爷这是铁了心的要把过往的回忆收拾干净了。

    她叹了口气,也不知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儿,“行,那我去收拾收拾。”

    景向阳沉吟一声,算作回应。

    李嫂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所谓二楼最左边的房间,其实是景向阳搬进别墅来时,给云璟留下的一间房。

    房间的布局是照着当年a市云璟的那间房布置的。

    而景向阳要求李嫂扔掉的东西,都是当年云璟去美国时遗留下的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等等。

    李嫂打开衣柜,看着眼前挂得整整齐齐的衣物,不由叹了口气。

    清新的香气,从衣柜里弥漫而出。

    这是一种独特的香草味。

    大概两个月的频率,柜子里的衣服都会在景向阳的叮嘱下,拿出来清洗一遍。

    衣物不能机洗,且每次清洗的时候,都需要放一些自然香草的清新剂,以防会有潮味等等……

    李嫂幽幽的叹了口气,虽有不舍,但还是将衣服取了出来,收进了脚边的大竹篓里。

    门口,响起沉缓的脚步声。

    景向阳进了房间来。

    “这些也扔了……”

    他随手拿过梳妆台上的一些生活用品,扔进了竹篓里,没有半分犹豫和不舍。

    这些东西,其实早就过期了,一如此时此刻,他们那过期的爱情……

    本就不该留的。

    还有一些小饰品,以及自己从小到大送她的些小礼物……

    最后,是他们俩小时候的一些相册簿。

    景向阳眸仁紧缩了半圈,下一瞬,就要往竹篓里丢去,好在李嫂的给拦截了下来。

    “这个就别扔了吧?留着做个纪念也是好的,都是些小时候的照片,这扔了可真是一辈子都寻不到了啊?”

    景向阳敛目看了一眼李嫂。

    李嫂心一慌,还是松了手里的相册簿。

    任由着他,扔进了竹篓里去。

    “你收拾吧……”

    景向阳似乎有些烦了。

    留下一句话,便信步出了房间去。

    半个小时后,李嫂收拾完毕,一出门,就见景向阳正倚在门口抽烟。

    “完了?”

    他问。

    目光扫了一眼李嫂手中那个装得满满的竹篓。

    “嗯。”

    李嫂点头,“差不多都在这了。”

    看一眼他身边垃圾桶上那满满的烟灰缸,叹了口气,“你这身体少抽点烟,自己当医生的,不是不了解这烟的厉害性……”

    “嗯。”

    景向阳的声音有些沙哑,点了点头,将还未抽完的烟头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李嫂抱着那一篓子东西,看一眼景向阳,“这些可真扔了?”

    “嗯。”

    景向阳沉吟。

    面上似没什么波澜。

    李嫂叹了口气,摇摇头,“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

    她说完,抱着竹篓就往楼下走。

    景向阳看着她下楼,又看着她出门……

    莫名的,心里愈发烦闷起来。

    他干脆又扒拉了一支烟出来,点上,抽了几口。

    朦胧的烟雾下,峻峭的面容凉淡得似不具半分情感。

    幽深的眸仁,一片灰沉,寻不出半许的波澜。

    胸口,却因粗重的喘息,起伏得有些剧烈。

    忽而,一把将烟头摁灭在了烟灰缸里,疾步就往楼下冲。

    拉开玄关,出门。

    撞见李嫂抱着空篓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嫂一愣,“怎么了?”

    “东西呢?”

    景向阳哑声问她。

    目光穿过李嫂,往她身后的垃圾堆扫了过去。

    眸色一敛,抓过李嫂手里的空篓子,就往那堆垃圾疾步走去。

    “欸!你慢点……”

    李嫂在身后疾步跟上。

    景向阳在垃圾堆前蹲了下来,二话没说,把属于云璟的东西,又统统收回了竹篓里,也没顾那些东西是不是已经被其他垃圾污染到了。

    李嫂看着他的身影,幽幽的叹了口气。

    到底还是没舍得啊……

    如果真的能这么轻易的丢弃、斩断,两年前又怎么会大费周章的从a市搬到s市来呢?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emple殿堂内。

    神圣的订婚典礼仪式在轻缓的音乐中,轻松愉快的进行中。

    两年后的云璟,较于从前似乎成熟内敛了不少。

    一席白色流线型的长礼裙,包裹着她姣好曼妙的身段,将她s型的身形映衬得愈发阿娜。

    两年前那头俏皮可爱的卷发,已经换成了如今乌黑飘逸的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美得格外精致……

    发心里,点缀着一枚皇冠发饰,站在那里,就如同高贵的公主一般,让全场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将目光投注于她的身上。

    她的身旁,站着优雅从容的陈楚默。

    今日最闪耀的男主角。

    拥有着清俊的面容,优等的家教,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极富涵养,是属于女孩们竞相追逐的类型。

    典礼结束,他优雅的牵起云璟的小手,往殿堂外走。

    今天的典礼,似乎不太圆满。

    这么重要的日子,陆离野还是缺席了。

    理由是,恰好上头派下重要任务给他,容不得拒绝,也压根没法请假,只能无条件的服从。

    云璟表示理解。

    缺席的,也不只有他。

    还有,景向阳。

    她从小到大的哥哥……

    云璟的水眸底里,漫过几许不经意的失落。

    殿堂的大门,被拉开……

    在众人的簇拥下,她缓步走出,却在下一瞬,站在原地……

    愕然失忡……

    不收费:【辛苦最近追文的亲们了,今儿镜子有点精疲力竭,说镜子骗钱的也好,说我拖文的也好,说好一直重复一个梗的也好,镜子只想说,镜子的每个字都是用心写出来的,不要质疑我的态度,我相信如果我真的是胡编乱扯,为了钱而拉长文,也不至于会有这么多亲在追,大家都不是傻子,文的构思从一开始就是设定好的,剧情衔接并没有出现拖拉,至于说烦躁也能理解,铺垫和过度的章节总是遭心的,你们看得遭心,我看你们吐苦水也遭心,尤其是在没有骗钱,没有刻意拉文的情况下。提到我重复旧梗,镜子也要刻意说明下,正文的旧梗是孟弦推开向南,番外是挽留,只是没留住,正文是带球跑了,番外里没有球,我想唯一的相似点就是走了几年,这也是为了让小三成长才出现的梗。镜子还是那句话,相信镜子的就继续看文,已经追到这里了,我始终相信,之前没失望过,后续也不会失望,另外,镜子依旧在用心写文,没狗血,没烂大街,也没骗钱,没有拉文。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自我,谢谢大家的支持。我能理解大家心里的不痛快,但希望大家也偶尔理解下镜子,追文不易,写文也难,且行且珍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