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41):她收到了一封信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向阳让当地唯一的一名邮递员把信送了出去,地址是云璟的学校。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日后便能送到云璟的手上。

    景向阳一贯沉静的心底,此刻变得有些起伏不定起来。

    他希望日子过得再快一点,那样他便能早日结束手边的工作,回到有她在的那座城市去。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这是云璟最后一天在a大上课了。

    明天,她就从a市直飞美国了,所有的亲人,包括向南妈咪和孟弦爹地,以及向晴都已经赶到了a市来。

    云璟照往常一样,背着大大的书包往教室走去。

    却还在长廊上,就撞见了候在那里的陆离野。

    他穿着浅色的休闲衬衫,外面一件黑色的长风衣,下身一条同色系的休闲长裤,简单的搭配,却气质斐然。

    短碎的发丝,彰显着他身上那道蓬勃的年轻朝气。

    给人感觉,总是那么青春,阳光。

    云璟眯了眯眼,嘴角漾开淡淡的笑。

    他于她,就像秋日的太阳……

    耀眼,而温暖。

    却一点也不刺目。

    云璟双手兜在外套口袋里,朝他走近,“等我?”

    “嗯。”

    陆离野抬头看了看她。

    云璟站定在他跟前,仰着头,月牙儿的双眸弯起来,故作轻松的笑问他,“干嘛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我?”

    陆离野黑眸闪烁了几下,忽而一伸手,就将跟前的云璟搂入了自己的怀里来。

    他的手臂,圈着她瘦弱的小肩膀,力道很紧。

    那模样,宛若是唯恐她会随时从自己的身边消失去一般。

    “陆离野……”

    云璟低唤了他一声。

    鼻头莫名有些酸涩。

    “别动,让我就这么抱抱你……”

    陆离野的声音,有些沉。

    说着,愈发箍筋了猿臂。

    云璟知道,他在同自己做最后的道别。

    心里,染上层层悲戚……

    她伸出小手,反抱了抱他宽厚的肩膀,故作轻松的安抚他,“别这样,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可说到这里,云璟自己先红了眼眶。

    但她强忍着心里的那股悲伤不让自己流泻出来,她难得温柔的拍着他的后背,头歪在他的肩膀上,劝他,“我又不是待会就走,我明天才走呢!别这样,你这样只会让我……更难受……”

    “你难受个p!”

    陆离野极不合事宜的爆了句粗口,放开了云璟。

    在他陆离野心里,云璟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因为她的心肺都早已交给了那个叫景向阳的男人。

    “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

    他忽而说。

    云璟一愣,小脸儿皱巴了一下,“为什么?”

    “哪那么多为什么?!”

    云璟就跟他扛上了,小脸蛋儿拉了下来,“你为什么不去送我?你有什么重要事吗?别告诉我明天你还得上课,明天可是周末!”

    陆离野耷拉着眼,没吭声。

    云璟咬唇,瞪着他。

    大概是被云璟的眼神觑得有些不自在了,他抬起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想看你走进机场的那一幕,行不行?”

    陆离野的话,让云璟怔了好几秒。

    喉咙一涩,突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而后,踮脚,抱紧了他的肩膀,“朋友,会是一辈子的,我们并不会因为离开而失去对方……”

    陆离野反手勾住了她的小细腰,俊颜不舍的埋进她的勃项间,哑声道,“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我有时间一定过去看你,还有……多吃点,现在瘦得已经有些搁手了。”

    听着他难得一本正经的嘱托,云璟的眼眶还是不争气的湿了。

    她点头,“会的,我会的……”

    长廊上,温情的一幕,却正巧让走出教室的秦沥沥撞见了。

    她怔怔的望着眼前这暧昧的一幕,心里刚还聚集着的歉疚,一瞬间全数散开了去。

    看来……自己真的不需要为自己刚刚的行为而自责了……

    她云璟……本就该离开这个城市!!

    离开他陆离野!

    且,离得远远的!!

    ………………………………………………

    同陆离野道别完毕,云璟直接往教室走去。

    刚走进教室,听得生活委员提醒她,“云璟,你的信箱里有封信。”

    “哦……”

    云璟应了一声,背着书包,往教室后面的信箱墙走去。

    她对自己的信件是没有任何期待的。

    都这个年头了,谁还寄信啊?大概是一些去美国的手续和资料类的东西吧!

    写着她名字的信箱盒里,安静的躺着一封信。

    还真是那种牛皮纸小信封,上面贴着一张小鸟图像的邮票,邮票上盖着邮局的印章。

    云璟拿起来,将信封前后翻看了一眼。

    信封上没写详细的寄信地址,也没写寄信人的姓名。

    云璟敛了敛眉,没做多想,便随手将信封给撕开了。

    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信封的边缘口,有一处浅浅的翘起来的痕迹。

    当然,那么细小的痕迹,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云璟摊开信纸,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最后落笔的三个字:景向阳。

    云璟心尖儿一颤,眼眸微亮……

    手,握住信纸,不由抖了一下。

    视线迅速的往正文瞄过去,下一瞬,水眸彻底暗了下来。

    信纸是一张很简陋的白纸,上面只是简简单单的写着一句话:

    一路顺风,勿念。

    落笔:景向阳。

    纸上,是他的笔迹,她能认出来。

    云璟捏着信纸的手,不由点点收紧。

    面上的神情从起初的期待,到渐渐的黯然……

    最后,是彻底的失望!

    她闭上眼,掩去眼底点点的波光,深吸了口气,再睁开眼来,眼底的雾气却还是不争气的更浓了些分。

    胸腔里所有的空气仿佛瞬间被抽空了一般,让她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时间,连呼吸,仿佛都在隐隐作疼。

    直到最后……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他到底没有出口挽留她!

    哪怕他们之间都经历过了那样甘柴猎火的一个晚上,而他……想来是根本不在意的……

    如果真的在意,不早该不顾一切的把自己留在他身边了吗?

    秦沥沥一回到教室就见到了抓着信纸,红着眼眶的云璟。

    她愣神了半秒,看着她手里那张简陋的白纸,眼底还是不由闪过几许心虚,不动声色的走了进来,站在云璟旁边,明知故问道,“怎么哭了?”

    云璟没理会她,匆忙将信纸收好,折身往自己的座位走去,也没回头多看一眼秦沥沥。

    秦沥沥看着她骄傲的背影,冷冷的哼笑一声,也回了自己座位去。

    打开课桌,拿出书本准备上早自习。

    课桌里的书包上摊着两张半折的信纸。

    信纸即使是往里对折的,却因为写信的人那苍劲有力的笔锋,致使信纸上的字迹印到了背面来,虽看不出是什么字,却能清楚的看见那密密麻麻的一整页全是文字。

    秦沥沥见到那信纸,手脚不由慌了几秒,连忙往书包里一塞,那模样似唯恐被人发现了一般。

    她还是忍不住心虚的瞥了一眼旁边自己的同桌云璟,发现她正盯着手里那封简短到几乎不算信的信发呆。

    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刚刚心虚的小动作。

    秦沥沥不由长松了口气。

    视线落在她那张黯然的侧颜之上,又看一眼她手中的那封信……

    抿了抿唇,不自然的别开了眼去,不去看她。

    云璟手里的那封信,其实,是她伪造的!

    今儿她一大早的就来了教室,她到的时候,班上还没到几个同学。

    她习惯性的去信箱里检查自己的信件,偶尔会有在网上买一些复习资料什么的。

    她的信箱里倒是什么都没有。

    预备离开,却一眼就瞄到了云璟的小信箱里躺着一封信件。

    她的信箱盒自然是上着小锁的,但那封信因为没有扔太深,还露出了小小一隅,手指一捏,就出来了。

    说实在的,秦沥沥当时真真儿只是好奇。

    第一次见她信箱里有东西,而且还是信件!

    要知道骄傲任性的云璟向来都是眼高于顶,已下巴视人,在整个学校关系稍微好一点的就只有陆离野了,谁还有这雅兴同她写信啊?

    陆离野??

    当这个熟悉的男人从她秦沥沥的脑海中蹦出来的时候,她心尖儿一颤……

    有一个念头瞬间冒了出来。

    如果这封信是他陆离野写给云璟的呢?

    要知道这女人可是马上就要去美国了,说不定陆离野想以情书的方式同她示爱,挽留她呢?

    越想,秦沥沥愈发觉得这个事,并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她心里登时冒出了个大胆的念头来……

    心虚的环顾一眼四周,趁着没人注意之际,一瞬间就从云璟的小信箱里将那份厚厚的信件抽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将信封拆开,没留下半分撕破的痕迹。

    将信纸藏在书本里,用最快的速度将信件读完,最后,长松了口气……

    这确实是一封感人至深的情书,哪怕她不是当事人,却也能感觉到这份爱情里的真切。

    但好在,落款人并非陆离野。

    这让她紧张的心情多少松懈了几分。

    但,信的内容……

    她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个男人,写这封信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挽留云璟。

    可是,她却一心热切的盼望着这个女人能离得他们远远的,最好是再也不要回来的那种。

    所以……

    秦沥沥一咬牙。

    这封信是绝对不能落到云璟手里的。

    可是,怎么办呢?这信一定是生活委员放进来的,她那记事本上可每天都清楚的记录着有谁的信件和包裹,待会云璟一来,生活委员就会提醒她有信件的。

    最后,秦沥沥想了个办法。

    她从教室里的打印机里抽了一张白纸出来当信纸。

    为什么要用白纸呢?因为这纸张够薄,又白,再适合描摹不过了。

    秦沥沥就照着信件上的字描摹着,没有的字眼,她就凭感觉模仿一两个。

    所以,文字很短,尽可能用的都是信里有的字眼,所以,拿起来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

    “一路顺风,勿念!

    景向阳致笔。”

    写完后,她利索的将纸折成四开,又重新塞回了信封里去。

    好在她打开信封的时候,特别有注意,尽量的不让信封有撕破的痕迹。

    她拿出双面胶,飞快的粘好,再一看,还当真查不出任何被掉包的痕迹。

    秦沥沥当真有些佩服自己的睿智了。

    又趁着班上其他人的不注意,神不知鬼不觉的又将那封信给塞回了云璟的信箱中去。

    直到……云璟收到这封信!!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云璟去美国之前,还是回了一趟景向阳的公寓。

    李嫂见到她回来,高兴得几乎有些语无伦次了,但一想到她立马就要飞去美国,心里又觉难受得慌。

    云璟去了一趟景向阳的房间。

    空气里,仿佛还弥留着他身上那道淡淡的,特殊的清香味道。

    云璟有些恍惚。

    仿佛,他还在自己身边,触手可及一般。

    小手探出去,又飞快的抽了回来,像是触到了什么刺骨的东西一般。

    恍然回神,没再做多想,快步走至他的桌前,从书包里抽出一封信,搁在了他的桌上。

    信上的内容,比她收到的,更为简练。

    “勿念,勿联。

    云璟致笔。”

    放好后,她便匆忙走出了景向阳的房间。

    那慌张的模样,像是身后有洪水猛兽正追赶着她一般。

    其实,追赶着她的不是洪水猛兽,而是比洪水猛兽更为残酷的……回忆!!

    过往那些温情的画面,如同魔咒一般,不断的从她的脑子里蹦出来,在她眼前一幕又一幕清晰的放映着,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门,阖上。

    云璟站在门外,面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没有半分血色。

    她和景向阳……

    从此,就断在这里!

    勿念,勿联……

    他们都该有新的人生了……

    他结婚。

    她出国……

    从此,他们的世界里,再无对方半点痕迹!

    如此,甚好!!

    ……………………

    来给云璟送机的,缺了陆离野,也缺了景向阳。

    云墨到底不放心女儿独自出远门,所以陪着她一同飞洛杉矶。

    紫杉和向南在一旁不舍的抹眼泪。

    向晴红着眼,拉着云璟的小手,怎么都不肯松。

    “三儿,你再等等我哥吧!!好不好??”

    向晴可怜巴巴的央求着她。

    提起景向阳,云璟心里还是隐隐一疼。

    “他不会来的。”

    云璟语气凉淡。

    视线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往机场正门口扫了一眼。

    当然不会出现他的身影。

    明明知道结果,却还忍不住去看。

    她真傻……

    一直都很傻!

    甚至于,都到如今了,她还在期待着那些不该期待的东西!

    “三儿,你再等等吧!!过几天我们再走,等我哥从那破山村里出来再走,成吗?反正咱们也不急着这一天两天的,是不是?”

    向晴急得都快哭了。

    云璟看着她这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心里一疼。

    伸手,把她紧紧地抱进了自己怀里。

    从小,她们俩都是最好最好的闺蜜,忽而要离别,心里自然万般不舍。

    云璟红着眼眶,抱了抱向晴的肩膀,就听得她低语喃喃道,“向晴,十八年了,我累了……”

    小三儿一句话,让向晴再也忍不住飙出了眼泪来。

    “对不起,三儿……”

    她呜咽着,抹泪,同云璟道歉,“我代我哥向你道歉!答应我,一定要狠狠地幸福!!要比他过得更好,更开心!!还有……早点回来!!”

    向晴说完,在云璟的额头上心疼的烙了一记亲情之吻。

    “我会的……”

    云璟含泪点头,“我会拼了命让自己幸福的!”

    而她,幸福的第一步就是……

    忘记那个永远不属于自己的男人!!

    她转身,过安检,登机。

    泪,如雨,倾泻而下……

    ………………………………

    景向阳倚在山楂树下。

    风吹,花瓣飘落,似雪海……

    浩瀚的天空,似白驹掠过,留下长长的白尾。

    一米阳光,倾泻而下……

    洒在一划而过的的机身上,来不及恍惚,便已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刺目的阳光,让景向阳眯了眯魅眼。

    却只觉,心口一痛……

    似有什么……正一点点,一点点从他的心里剥离出去……

    【镜子顶着锅盖弱弱的爬走,不接受人参攻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