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40) 一封情书 请你为我留下来【重荐】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璟冷凉的扯了扯嘴角,“如果我偏偏就是要不如你们的意,不去了呢?”

    她说完,起身就往外走。

    看亦不多看一眼身后不知所措的秦沥沥。

    秦沥沥扼腕的咬了咬唇。

    云璟的性子她又不是不清楚,她这人平日里就是个心高气傲的小公主,别人越是讨厌她,她就越是要做让人讨厌的事!

    对,她秦沥沥就是巴不得她云璟滚去美国,滚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的那种!!

    那样,他陆离野就再也不用围着她转了!!

    秦沥沥承认,她是嫉妒的,而且是那种嫉妒得要命!

    像陆离野那样的花花公子,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那般服帖上心过?就除了她云璟!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离去美国只剩下短短几日的时光了。

    这些天,云璟一直过得浑浑噩噩。

    身上,那夜欢爱过后所留下的痕迹,随着时间渐渐散去,到最后……不留半分痕迹。

    云璟想,自己对他的爱情,会不会也终有一天像这些痕迹般,悄然淡去,到最后,只存在于记忆里……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该多好?!

    可偏偏,不争气的她,却还在奢望着……

    奢望着她,出言挽留自己。

    怎么挽留呢?人家都已经去了没有任何通讯设备的山坳里,说不定,他的离开就是为了躲开她的纠缠而已!

    云璟这样一想,心理更觉难受了些分。

    ………………………………………………………………………………………………

    景向阳所在的偏远山区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瘟疫隔离区。

    这里没有任何的通讯信号,唯一能与外界联系的方式就是书信。

    据说邮递员送封信出去也是挺不容易的,来回坐车都得花上一天的时间。

    而村里亦没有交通,当时他们抵达村庄的时候,医院派过来的大巴都进不了山村里面,是村里的村民们驾着一辆辆牛车过来拉他们这些志愿医生进村的。

    这是景向阳到过的最偏远落后的地方。

    但,虽然偏远,却也有着城市里所没有的秀丽美景,自然风光。

    这是他来山村的第四天了。

    中午午休的时间,他忙里偷闲的倚在一颗山楂树下抽烟。

    凉风,袭过,树叶沙沙作响。

    圣洁如玉般的白色山楂花,像一阵花雨般飘落而下,散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倒有种说不出的孤凉之意。

    还有短短三天时间,她就要去美国了!

    景向阳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寥寥的烟雾弥漫,浑浊了他的眼。

    忽而,听得有人在离他不远的山楂林里说话。

    “小云,你一定恨我吧!明知道自己患上了瘟疫,在这个世界上活不长了,却还自私的拉着你不肯放手……”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声音里,透着几许悲戚之意。

    想来这山村里患病的村民。

    “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小宇,我不恨你,恰恰相反的,如果你生病之后选择推开了我,活着的时候让我见不到你,最后……却让我见到的只是一具冰冷的躯壳。如果真是那样,我一定会……恨你一辈子的!”

    女孩的话,像刺般,一下子,深深的扎进了景向阳的心底。

    ‘冰冷的躯壳……’

    景向阳夹着烟头的手指,颤了一下。

    苍白的指骨,愈发分明了些。

    他不怕自己成为她口中那所谓的‘冰冷的躯壳’,他怕的是……

    当那个女孩,见到自己冰冷躯壳时的画面……

    正如这个女孩所说,人活着的时候,见不到;死了,剩下一具冰冷的躯壳让她痛苦、遗憾、悔恨,最后是无边无际的怀念,怀念……

    景向阳忽而觉得鼻头和眼眶有些发酸。

    看似无私的行为,其实自私到了极点。

    没有顾虑过她的真实感受,而是自私的剥夺了她选择的权利……

    后来,山楂林里男孩和女孩的对话,景向阳没再细去听。

    他将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踩灭。

    拢了拢风衣,转身往回走。

    脚下的步子,如踩着风一般,越来越疾,最后是奔跑着往自己的住宿屋去了。

    他是借住在村民家里的。

    这户人家的年轻子女都外出打工了,留下老奶奶一人在家里守房子。

    平日里孤单寂寞着,难得有城市里的孩子过来热闹一回,所以对景向阳是热情得不得了,也同样喜欢得打紧。

    “刘奶奶。”

    景向阳迈步进屋。

    刘奶奶正坐在炕上吃饭,见景向阳进来,忙起身,“景医生,吃饭了吗?来来,不嫌弃的话,跟奶奶一起吃点?”

    炕上,就一碗简陋的青菜。

    景向阳看得有些酸涩,掀唇笑了笑,在刘奶奶对面的炕上坐了下来,“刘奶奶,我已经吃过集体餐了,现在还撑着呢!您多吃点。”

    “哦!那你怎么这个时间点回来了?”

    平日里他们这些医生没到晚上十点,是没空儿回家来的。

    “刘奶奶,我是想来找您问些事儿。咱们这村,有什么办法跟外界联系得上吗?”

    “有啊!可以写信啊,也可以打电话,不过啊……贵着呢!”

    刘奶奶一副心疼的样子,摇摇头,“我攒一年的钱,才舍得给我儿子打一个电话,写一封信……”

    确实,他们这穷乡僻壤的,哪怕是一块钱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奢侈。

    但得到这个消息,景向阳是雀跃的。

    “刘奶奶,哪儿有电话啊?咱们村里不是没通讯吗?”

    如果有电话就太好不过了!

    他现在急着想要给那个女孩打一通电话,想要出声挽留她,想要告诉她,不要去美国了,要去也要他陪着一起去……

    “咱们村当然没有!得往外走,翻过那座对面那座大山,瞅见不?找到那条大路后,再走个几十公里,走到村外,就行了。”

    景向阳顺着刘奶奶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座巍峨的山峰印入眼底。

    景向阳目测,翻越那座大山,靠走的话,时间至少得花去一整天吧?

    “奶奶,这得走多久啊?”

    “不久,两天差不多了,我每年都得走一遭,给我儿子打电话呢!”

    景向阳深深的看一眼跟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他想,出村以后,大概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替老太太打电话给他的儿子吧!

    两天时间……

    景向阳犯难了。

    “那信寄出去,需要多久?”

    他又问。

    “书信挺快的!一天多就能送出去,不过那个很贵,贼贵!没什么要紧儿的事啊,还是别送了,贵得要命!”刘老太连忙摆手。

    景向阳不关注这封信有多贵,他只关注时效!

    因为,他没时间了!

    “奶奶,这是封非常非常要紧的信……”

    景向阳想来有些激动,这些天压抑的心情仿佛一瞬间释然了。

    他握了握老太太的手,“谢谢您!!这封信,我务必得寄,这可能就关乎我……一辈子的幸福!!”

    “一辈子的幸福?”

    老太太眨眨眼,跟着笑弯了眉,“原来是给小女娃写情书……”

    情书?

    景向阳也跟着笑了,点头,“对,是情书。”

    这辈子,他从来没有给任何人写过情书,而今天……

    显然是,他的第一次!!

    景向阳伏在炕上认真的写起了情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经验的缘故,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东西这么难写。

    直到废了第三张信纸的时候,他才稍微理顺了些。

    伏案,下笔。

    信是这么写的:

    “亲爱的三儿,见信好!

    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倍感惊讶,为什么这个年头了,却还有人用如此老掉牙的方式寄托思情。

    正如我来之前在电话里告诉你的一样,这里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偏远山村,一点也不夸张,交通基本靠走,取暖基本靠抖,治安基本靠狗,通讯基本靠吼。

    本来接下来要说的话我是想在电话里告诉你的,可是,我的房东老太太告诉我,想要打通电话,得翻过村前的那座大山,时效得耗上两天,来回大概就是四天,我倒不是不乐意走,只是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我需要救治我的病人,而这里的每一个病人都生命垂危,都在生死一线前挣扎着,所以,很抱歉,我没办法亲自给你打电话,更没办法把自己送到你面前来,亲口对你说出这番话……

    三儿……

    前奏好像太冗长,接下来我会正式进入主题。

    但我希望你在看完信件后,认真的再考虑考虑,不要匆忙给自己和我下决定。”

    景向阳写到这里顿了顿。

    薄唇紧抿,思忖了半秒后,再继续提笔。

    苍劲有力的笔墨,在纸上跳跃起来。

    他说:

    “我生病了。

    患的是白血病。

    先别急着掉眼泪,也别哭,告诉你这个事实并非想看你的眼泪,听话,乖一点……

    你大概知道我小时候患过白血病,在我爸妈的努力下,我当时幸运的得到了治愈,但到今时今日,我的病情还是复发了。

    我怕你难过,怕你为我担心,不愿看见你为了我掉眼泪,更不希望你因为我而茶饭不思。

    不愿你知道,也怕自己终究不能陪你白头到老,所以我想方设法的推开你,让你远离我……

    其实,我嘴里所谓和尤浅的婚礼,都是骗你的,我只是想以此让你远离我而已!

    我很幼稚是不是?但这招似乎很见效。

    你吃醋了,你也为我伤心得掉了眼泪……

    我真该死,有生之年,没有想方设法的让你开心,却是尽一切可能的弄哭你!

    我简直跟白痴没有任何区别了!

    只是,提到尤浅……”

    景向阳的笔锋,在这里停了下来。

    他搁下笔,看着信纸上的点点滴滴,眸色黯然了下来。

    他不知道如何同她提起自己和尤浅那醉酒的一夜,所以,他打算等他回去之后,亲口告诉她。

    同她认错,道歉,受罚。

    但,只要她不走,他便再也不放手!再也不放……

    尤浅的话题,没再继续。

    他不是不想说,而是怕纸上短短的几个文字说不清楚那天夜里的情况。

    “宝贝,还记得三年前那个晚上吗?

    我对着你,愤怒的吼骂,把你吓得哇哇大哭。

    再后来,我残忍的把你轰出了门外。

    在我的印象里,那是我第一次冲你发火。

    而且,还是发那么大的火!

    我知道我那天一定把你吓坏了。

    其实,那天晚上,我懊恼的根本不是不经世事的你,而是我自己!

    作为一名年长你十岁的兄长,却流氓的对躺在自己怀里的你,动手动脚……

    那时候的你,才年仅十五岁!

    你还只是个孩子!

    而我,却已经有了想要霸占你的**!

    我想,我一定把你吓坏了!

    我恼这样恶心的自己,所以当你还懵懂的往我怀里钻的时候,我愤怒的吼骂了你,轰你离开。

    其实,那件事一直像根细细的绵针一般,扎在我的心底里,拔不出来。

    我总在想,是不是那时候的景向阳就已经对小小的云小三动了心,所以,他才想要占有她,将她占为己有……

    是不是也因为这件越轨的事情发生,才导致二十五岁的景向阳开始抵触云小三单纯而主动的爱,害怕自己再发生三年前那样无耻的事情,害怕自己爱上了他心目中无邪且不容侵犯的孩子……

    是的!在景向阳的心里,云小三一直都是个孩子,天真,纯粹,小任性。

    与恋爱,根本不着边际。

    可,即使如此,哪怕再多的抵触,再多的心理抗拒,景向阳到底还是爱上了云小三。

    而且,爱得那么真真切切!!

    三儿……

    我想你留下来,留在我身边,哪儿都不要去。

    不去美国,不去遥远的城市……

    就像从前那样,像个小跟屁虫似地,追在我身后,不离半步。

    调皮的把自己房间的暖气弄坏,吵闹着太冷,要赖着跟我一起睡。

    突然就好怀念你挂在我脖子上,歪在我怀里撒娇的小模样。

    我不知道往后我的身体还能不能有力的抱起你,让你挂在我的怀里,但我知道,只要我还活着,还有一口气,我就有力气把你拥进我的怀里来。

    三儿,或许你会觉得我以一个病人的身份来挽留你,是自私的。明明保证不了白头偕老,却偏偏还想奢望未来的幸福……

    是!我承认,我无法向你保证白头偕老,可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尽我毕生最大的努力,努力让自己能与你一起白头偕老。

    宝贝,对于这些天,因我的一意孤行而带给你的伤害,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愿意回去之后,负荆请罪,任凭你处置。

    怎么处置我也已经替你想好了,例如你可以生气,三天不理我!

    不过,不能再比三天时间还长了,不然你一定会把我折磨疯的。

    又例如,你可以罚我每天替你做饭,然后你板起小脸告诉我这饭菜比李嫂做的差多了,下次需得改进。”

    景向阳写到这里,不自觉的莞尔就笑了。

    仿佛间,他已经看到小三儿坐在高高的餐桌前,抱着胸,一副女王架势的模样,板起小面孔有板有眼的训着他,“你这做的什么饭菜啊?好难吃哦!”

    而他呢?

    眯着魅眼,嘴角扬着笑,任由着她向自己挑三拣四,最后,一口含住她纷嫩的樱唇,坏坏的讨问她,“那我呢?味道还能入您的口吗?”

    景向阳好不容易从自己美妙的幻想中抽回了神来,笑笑,继续下笔。

    “三儿,其实在提笔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想了许久许久,最后,我想,不管结果如何,你有选择的权利,我们都没权利自作主张的去替你决定你未来的路。

    所以,我选择了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你。

    但答应我,别难过,别伤心,也不要掉眼泪。

    因为,在写着这封信的我,心情是美好的,是愉悦的!

    我想你留下来。

    死亡并不可怕,可我怕……我活着的时候,有呼吸的时候……却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推开你的这段日子,是我景向阳活了二十八年以来,最难熬的一段时日。

    我想你……

    很想很想,好像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思念着你的味道。

    而那种念想,有些苦,有些涩,还有些……隐隐作疼。

    还有,我爱你!!

    至于,多爱……

    我会用我所剩的有生之年,向你证明,我有多,爱你!!

    ……………………

    写了这么多,也到了该收笔的时候了。

    最后……

    三儿,我希望你看完这封信后,将信放下,坐下来,静心的想想,再认真的,反反复复的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考虑……

    我是一位病人……

    白血病患者!

    如果,你能承受你的爱人在你眼前身体每况愈下,如果,你有足够强的心脏面对爱人的离开;而当爱人离开以后,你是否还有勇气继续追寻新的恋情,新的幸福……

    如果,这些你都有能力足以承受,那么,请你……留下来!!

    我会,拼尽全力的,让以上的种种如果,不复存在!!

    等我回来……

    爱你的向阳,致笔。”

    【求红包求月票啦!!最后一天啦,再不投票子就要作废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