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39):床单上那朵绽开的火红玫瑰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亲们,月票最后两天了,再不投就作废啦!!!】

    他低喘了一声,粗哑着声线问她道,“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在点火??嗯?”

    云璟居然……鬼使神差的从自己的小=嘴里就冒出了四个字……

    “我……还想要……”

    “……”

    一句话,就如炸弹一般,在景向阳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登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所有的理智线,都被她扔过来的炸弹,炸成了粉碎!!

    景向阳一个用力,抱起她,让她坐直了身子,而后,托起她的翘/臀,精准的往自己的身上一压……

    “唔唔————”

    他的壮硕,将云璟那空虚的花/穴瞬间填充得满满的。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发出一声满足的胃叹……

    心里那份空出来的虚洞,也在一瞬间被填满。

    这感觉,真好!!

    看着腰身上满面潮=红的云璟,景向阳邪魅的眯了眯眼,搂着她的腰身,迅猛的上下律/动起来。

    粗重的喘=息声,以及身体冲撞所带来的啪啪声,还有……潺=潺的水流声……

    形成一曲动人的情调,在房间里此起彼伏的响着。

    空气里,欢=爱的味道,夹杂着淋漓的湿汗味,一些竟显得那么暧昧,旖旎……

    ……………………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缠=绵的夜晚……

    窗外,风习习,似乎还有些冷意,而房内,却暖得如同火燎。

    欢=爱,如同战役,激烈而凶猛!

    从床=上捻转到浴=室内,从浴=室里又攻占到床=上、沙发上、甚至于连地上,俩个人都没放过……

    最后,又回归于床=上!

    云璟甚至已经记不清楚这是他第几次在自己身体内释放了。

    第五次?还是第六次??

    甚至于做的过程,她还有两次晕眩的感觉,昏了过去,再醒来,再昏过去……

    每次醒来都见他还在自己的身体内如雄狮般凶猛的攻占着!

    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快要散架了,就不明白,他怎么会那么那么厉害!

    许是酒精终于起了作用,最后一次做完后,景向阳到底还是伏在她身旁,沉沉的睡了过去。

    说实话,云璟真担心,不是酒精的作用,他会打算这一夜就这么疯狂下去……

    均匀的呼吸声,浅浅的在云璟的耳畔间响着,单单只是听着,就教她那般心安。

    床头,晕黄的灯光,柔柔的筛落下来,映射在景向阳峻峭的面庞上,给他凌厉的轮廓线倒增添了几许柔和。

    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极致温暖魅人,不似他醒着时,对她的那般冷情,刻薄。

    云璟又想起了他在自己身上卖力索要时的姿态和神情……

    怕弄疼她,所以,总是那么温柔,而后又是不受控制的粗暴,再然后,又是克制下来的温柔……

    那样的他,极富魅力!!

    即使偶有弄疼到她,但是她依旧很感动。

    她知道他为了她忍耐了许多许多……

    想到这些,云璟忍不住微微弯了弯唇角。

    却忽而,脑子里又不适时的蹦出了他清醒时所说过的那些刺痛的话,以及,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

    让她,不得不去正视和接受的问题!!

    ————他要结婚了!!

    而自己……却还赤身躺在这张床=上,躺在他的怀里……

    云璟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般清醒的意识到一点……她叫小三,且……还做了一名小三会做的事情!!

    她把这个即将要结婚的男人,给睡了!!

    可是,她不后悔。

    提及忏悔,似乎也没有。

    她在他的臂弯里,轻轻转了个身。

    瞠目,呆呆的看着头顶苍白的天花板,深吸了口气,最后……她做出了个决定。

    偏头,再看一眼身旁熟睡中的男人,水眸间,全然都是不舍。

    咬了咬唇……

    最后,起身。

    而他的手臂,一直紧紧地抱着她纤细的小=腰身,仿佛是感觉到她要离开似得,猿臂的力道一下子收紧了些分。

    云璟心一痛……

    本想放弃这个念头,再躺回去的,但,她一咬牙根,才是强行从他的臂弯中退了出来。

    心,痛得像被刀尖儿碾过一般。

    吸了口气,下床。

    水眸间,已然泛起了层层雾霭。

    掀开被子时,白色的床单上,还印着一片殷=红……

    那是,象征着她贞/操的血迹。

    云璟的心,动了一下……

    水波流转,掀起几许涟漪,欺身,又不舍得在他的薄唇上轻轻的啄了一记离别之吻。

    她离开,不代表退出。

    她只是不想让他为难,让自己难堪……

    或者,按照她从前的本性而言,她会留下来,甚至是期待着他把自己身上弄得浑身是伤,这样她就有了明天控诉他的佐证,然后顺杆上爬,勒令他娶自己。

    可是……

    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如果醒来,他还是从前那个清冷而绝情的他呢?

    她又何苦让自己如此难堪?为难了他,而又作贱了自己!

    如果,他的心里真的有自己的话,云璟相信,过了今天这一夜,不需要自己再去找他,他一定会主动来找自己的……

    他一定会来找她的!!

    云璟凑近他俊美如雕刻的面庞,贴近他的耳畔间,低声呢喃了一句,“哥,我等你来挽留我……”

    只需要,他一句挽留自己的话!!

    云璟知道,熟睡中的他,或许根本听不到自己的话吧。

    但没关系,只要有心,只要他把今晚当回事,她相信,他会来找自己的!

    云璟忍着身上散架的痛楚,拾起地上凌=乱的衣衫,一一穿好,迟疑了许久,最后,终于还是不舍得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却不想……

    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戏剧化的剧情永远都在你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与你不期而遇……

    云璟怎么都未曾料想,自己阖上房门的那一刹那,恰好,隔壁有一个女人从套房里走了出来,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尤浅!!

    这家五星级酒店老总的千金。

    尤浅诧异,从隔壁房间里出来的人,居然是云璟!!

    刚刚那间闹得极为凶猛的房间,凡在隔壁住着的,都听到了那亢/奋的吟叫声,都知道房间里那时那刻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但尤浅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是云璟!!

    看着她略显不适的背影,尤浅的心,狠狠一沉……

    如果出来的人,是她,那刚刚……房间里的男人,又是谁呢?

    如果不是景向阳,多好?那样,她是不是就有了理由拆散他们??

    如果是景向阳呢??为什么她会一个人出来?

    尤浅的好奇心开始不停地作祟,最后,她做了个决定……

    她打算进去一探究竟。

    尤浅是这家酒店ceo的女儿,找借口要张房门卡不是没可能的,当然,也需费劲些口舌才把那些训练有素的大堂小姐搞定。

    成功的拿到隔壁房卡后,尤浅悄悄的刷卡,旋开了门锁,进了房间去。

    入门……

    房间里,灯光微亮。

    鹅黄的光晕底下,大床=上躺着那个她所熟悉的俊美男人……

    赤身裸/体,只用被子随意的遮掩着某些重要部位,而房间里,还充斥着一股欢=爱过后的味道,怎么都化不开去……

    尤浅蹙紧了眉头。

    手,握在手把上,力道很紧很紧。

    几乎不用去想,就知道,刚刚这里发生过什么!!

    尤浅吸了口气,目光随意的往别处一扫,却一眼就见到了……白色床单上那抹刺目的猩红!!

    无疑,那是云璟留下来的处/女之血……

    尤浅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握着门把的手指,泛出骇人的惨白。

    脸色,乍青乍白,难看到了极点。

    以景向阳的为人,他定然会对云璟负责的!!

    尤浅突然变得有些慌乱起来,一时间站在门口,不知该如何是好。

    却意外间闻到旖旎的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一股酒精的味道……

    酒精??

    景向阳喝酒了?

    尤浅心弦一颤……

    挪步,朝他走近。

    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向阳?”

    没有应答。

    景向阳睡得很沉。

    “向阳??你喝醉了?”

    即使是洗过了,她也能闻到他身上的酒精味。

    可想而知,他之前喝了有多少酒。

    忽而,尤浅莫名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她了解景向阳,景向阳向来是滴酒不沾的人,因为他的身体内几乎没有解酒酶,而且,最重要的是……

    他酒醉后再醒来,通常脑子会出现断片的现象。

    也就是,对酒后所发生的事情,记忆不会太深刻,甚至是……完全忘掉!!

    尤浅深呼吸了口气,迟疑了少许时间,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飞快的,褪了自己的裙裳,随手凌=乱的丢掷到一旁,没再继续往深处去想,就在景向阳的身旁躺下了下来,娇身更是贪婪的往他温热的怀里钻了钻。

    熟睡中的景向阳下意识般的将怀里的女人搂得更紧了些分。

    只是觉得气息似乎不太对……

    云璟是清新的体=香,而尤浅习惯了香水味。

    景向阳哪怕就是半醒着,其实都可以轻易分辨出来的,可偏偏,现在的他,早已睡得昏昏沉沉,不省人事。

    但,他不喜欢这股味道。

    抱着她的猿臂,不自觉的松懈了些分。

    翻了个身,背着她,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他健硕的背影,尤浅心里重重一落……

    对自己,他就永远要这样吗?如果现在他的身边躺着的人是云璟呢?

    跟自己恋爱三年,却从来碰都不愿碰她,可是对云璟……

    尤浅有些受伤,手臂朝他探了过去,从身后紧紧的环住他窄紧的腰=肢,脸颊贪婪的贴在他的后背上,享受着这一刻的温存……

    哪怕,这份温存,是她自己偷来的!!

    ……………………………………………………………………………………

    翌日,清晨————

    金色的阳光从穿过薄薄的窗帘,投射=进来,笼罩在床=上一双赤/裸的人儿身上。

    光线太刺眼,直射在景向阳的睡眸上,让他下意识的蹙紧了剑眉,翻了个身,手臂去勾怀里的骄人儿,却忽而像是忆起了什么,睁开了眼来。

    一睁眼,首先印入眼底的是尤浅那张绯红的娇颜……

    景向阳鄂住。

    深沉的眸仁间,闪过几许不置信。

    她的脸,飞快的与昨天晚上那张模糊的小=脸蛋重合……

    景向阳不觉有些头疼。

    他发现,昨夜那个梦……

    他当真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向阳,你醒了??”

    尤浅娇羞的在他的额头上轻印了一个吻。

    景向阳峻峭的面庞上,始终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翻身,坐起。

    揉了揉自己犯疼的太阳穴,“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声音,沙哑着,还透着些刚醒来的惺忪。

    昨夜,一直住在他梦里的人是……云璟!!

    可是,一睁眼醒来,却发现自己有可能酒后认错了人,那种一落千丈的感觉,真的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心里顿时烦不胜烦。

    尤浅也跟着他坐起了身来,扶着他的手臂,试探性的道,“你昨晚喝高了,是不是之后的事情就全忘了?都不记得我怎么会在这里了。”

    景向阳难受得摇了摇头,知道有些问题不该问,他还是选择问出了口,“昨天晚上……一直都是你陪着我吗?”

    “不然呢?”

    尤浅脸颊一烫,“向阳,昨天晚上我们俩……”

    她说着,掀了掀身上的白色被褥,没有说话,只垂目一脸娇羞的睨着他。

    景向阳眸色沉了少许。

    那团象征着第一次的猩红印入他的眼底,只觉那么触目。

    “尤浅——”

    他的声音,有些喑哑。

    头,好痛!!

    昨天晚上……

    他真的酒后乱=性了!!

    身体里那种得到释放的感觉,是骗不过自己的,何况,床单上还有凭证!

    昨晚,他居然错把尤浅……当成了云璟!!

    景向阳重喘了口气……

    忽而有种自己背叛了那个女孩的感觉!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甚至会想,昨儿晚上不会她,会不会其实是一件好事?

    如果真的是她,自己该拿她怎么办?以自己现在的身体……怎么许她未来?许她人生?

    “浅浅……”

    景向阳又喊了一声。

    幽沉的黑眸看她一眼,“昨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我认错了人!对不起。”

    尤浅的面色一白,红唇颤抖,“你……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我都这样了,你就打算一个对不起了事儿了吗??”

    尤浅指了指床单上那团猩红的印记,带着哭腔,红着眼,委屈的质问他。

    “对不起,我不会负责,也没办法负责,而你……如果真的是个聪明的女孩,就不会让我对你负责,但昨晚的事情,错责在我。”

    他说着,掀了被子,下床。

    随手拾了地上的毛巾,裹住自己的下=腹,径自往浴=室去了。

    浴=室里,仿佛还残留着旖旎的味道……

    昨夜,明明是那般的沉醉,而如此一醒来,才发现,这不过只是一个黄粱美梦。

    梦醒,什么都消失了……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自己可以沉醉在这错误的美梦里,一辈子不要清醒!

    他俯身,在自己惺忪的俊颜上拂了一把凉水,试图让自己再清醒些分。

    双臂无力的撑在盥洗台上,看着镜子中脸色不佳的自己,沉重的喘了口气,而后,从盥洗台旁边的烟盒里,抽了一支雪茄出来,点燃。

    转身,慵懒的倚在台前,低头,烦躁的抽起烟来。

    “向阳,你刚刚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尤浅推开浴=室门冲了进来。

    她只随意的穿着一件睡袍,头发还散乱着,诘问他。

    景向阳转头看她。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小时候我患过白血病?”

    他问她。

    语气,波澜不兴。

    冷峻的面容上,找不出半分多余的情绪来。

    “什……什么意思……”

    尤浅的面色,一片惨白。

    景向阳转身,淡淡看着她,没有任何的隐瞒,直言道,“白血病复发,可能活不了几年了。”

    尤浅惊愕的张大嘴,好久,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怎……怎么会这样??”

    她有些不敢相信,“向阳,你身体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怎么会……”

    她的眼眶,不由浸=湿。

    景向阳将手中的雪茄摁灭在水中,“这件事希望你暂时不要跟我的家人提及,还有……云璟!不要告诉她……”

    “为什么??”

    尤浅的眼眶,彻底浸=湿。

    声音,嘶哑,“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告诉她,却能告诉我?因为你在乎她,你怕她替你担心,可是你不在乎我,就不怕我会为你担心!!景向阳,你这人真的……好绝情!!”

    尤浅的诘问,让景向阳喉头有些发涩。

    薄唇张了张,最后,到底只能发出两个艰涩的音节来,“抱歉。”

    尤浅笑着,泪流满面,“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告诉她的!我就看着你明明想要,却不敢靠近的痛苦……景向阳,这是你们俩欠我的!!”

    她说完,一甩浴=室门,冲了出去。

    门阖上的那一刻,转身,便泪流满面。

    老天是不是真的开了眼,来替她收拾负心汉,可是……

    为什么在得知他生病之后,她的心里除了痛和难受,怎么就感觉不到任何一丝丝的快乐呢?

    最终,尤浅还是走了。

    正如景向阳说的那样,她没有让他负责。

    景向阳裸=着上半身,坐在沙发里,抽烟。

    零星的火光,在指骨间闪烁着,袅袅的烟雾上扬,朦胧了他那双深沉而略带黯然的眼眸。

    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胸口闷着,烦不胜烦。

    吐出最后一口烟圈,将手里的烟蒂重重的摁灭在了烟灰缸里,这才起身穿衣。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云璟深夜爬墙回宿舍后,一睡,就睡到隔天下午两点。

    她是被饿醒来的。

    许是因为昨夜真的太卖力的缘故,以至于还睡着,就感觉到肚子已经饿得开始‘咕噜咕噜’抗议了起来。

    云璟忍着浑身散架的痛苦,从床=上坐起了身来。

    四肢百骸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穿拖鞋的两条细腿还在颤抖着,她双臂努力的支撑着床沿边,才好不容易站起了身来。

    云璟当真觉得自己要废了。

    脑子里掠过昨夜那激情缠=绵的夜晚,脸颊一烫,眉眼间不自觉的漾开浅浅的笑意。

    连忙弯身去拿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然,看到手机通知栏里空荡荡的一片,刚还愉悦的心,一瞬间沉入了谷底。

    他……居然没给自己打一个电话,或者是……连一条短信都没有!

    云璟咬了咬唇。

    他或许还在睡觉吧!毕竟,昨儿晚上更累的人是他。再说,他还喝了那么多酒呢!

    云璟在心里如是安慰着自己。

    这么一想,心里顿觉好受了些分。

    她决定,再等等。

    起床,洗漱。

    看着镜子里,满身都是吻痕的自己,云璟微微一怔……

    雪白的勃项间,他所遗留下的欢=爱痕迹,四处可见,一片一片的殷=红化为了紫色,如同一朵朵绚烂的曼陀罗般,在她水嫩的肌肤上绽开着。

    云璟甚至于都不知道他是何时留下来的。

    但,可想而知,昨夜的欢=爱进行得多么激烈……

    云璟脸上燥热,伸手,小心翼翼的触了一下自己红紫一片的脖子,意外的发现,一点也不疼。

    原来,这不是伤。

    这是,爱的痕迹……

    云璟好不容易挥开脑子里那些激烈的画面,挤了药膏,开始漱口。

    却忽而,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一惊,连满嘴的泡沫都来不及吐掉,扯了牙刷往盥洗池里一扔,便忙不迭的冲进了房间去听电话。

    然而,看一眼来电显示,水眸瞬间黯然了下来。

    电话不是景向阳打来的,而是秦沥沥。

    云璟接起电话,有些意兴阑珊,“你找我有事吗?”

    她的嘴里还含=着牙膏泡沫,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云璟边打电话,边往浴=室里走去。

    “云璟,听说你要去美国了,真的假的?”

    云璟含了口水,在小=嘴里‘咕噜咕噜’的倒腾了几口,吐出来,“嗯,没几天了。”

    “你这都要走了,怎么也不跟咱们同学朋友说一声啊?你到底把不把我当朋友了?”

    秦沥沥嘴上似在抱怨着,可云璟听着她的话儿,却总莫名的觉得她好像还挺开心的。

    云璟想,许是自己想太多了。

    “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这事儿?”

    云璟的态度一直就淡淡的,“没别的事,我先挂了,我还在漱口呢!”

    “云璟,这都要走了,咱们怎么都得吃一顿饭吧?就当我向你践行吧!今晚一起吃饭,好吗?”

    秦沥沥邀她。

    云璟想了想,最后应承了下来,“好。”

    ……………………

    云璟穿着高领毛衣,系上围巾,方才出门。

    整一下午,除了接到陆离野的电话,便再无其他。

    景向阳,始终都没有给自己打电话。

    云璟的心,一沉再沉。

    站在宿舍楼下的槐树下,身体忽而觉得愈发冷凉了些分。

    明明今天她穿得已经够多了!

    舒了口气,转身,往学校校门口走去。

    她约了秦沥沥在学校外边一家西餐厅吃饭。

    却不料,正当这时,她兜里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

    云璟一惊。

    而后,急忙从兜里将手机掏了出来。

    看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云璟登时喜笑颜开。

    是景向阳!!

    他终于打电话过来了!!

    云璟差点喜极而泣,连忙按下接听键,不待那头的男人说话,她忙抢白的“喂——”的一声。

    “是我。”

    那头,传来景向阳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

    云璟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她没应话,两只小手同时紧握着手机,站在路边,专心的听他说话。

    “在做什么?”

    景向阳问她。

    “准备和同学一起去吃饭。”

    云璟赶忙回答。

    那头,一片静默。

    许久,景向阳都没有再说话。

    而云璟,几乎是屏住了呼吸,静待着他。

    待他说话,待他提起昨天夜里所发生的事儿,还待他……挽留她!!

    “还有多久去美国?”

    电话那头,景向阳终于出声了。

    “一个星期以后。”

    云璟心里的期待,如小蚁虫般在她的心尖儿上蠕虫着。

    电话内,似乎能清楚的听到景向阳的呼吸一点点变得沉重。

    半响,就听得他说,“我出差了,可能到时候没有时间去送你。”

    什……什么意思??

    云璟的水眸儿一眨,迅速的,有一层薄雾笼上了她的眼眶中来。

    所以,他打电话过来,根本不是为了挽留她的吗?

    哪怕,昨儿夜里,他们都已经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也没打算挽留她??

    自己在他的心里,真的……真的就那么不重要吗?!!

    “我要去支援的地方,是个非常偏远的小山村,那里没有任何通讯,所以……”

    他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这一个星期里,我没办法联系上你!还有,我现在已经在去小山村的路上了……”

    云璟的眼泪,潸然落下。

    也就是……

    直到她离开,她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昨儿晚上……就她去美国之前的,最后一面!!

    早知如此,昨儿晚上云璟就不走了!昨天晚上,她就该把他看个够的!!

    她后悔了……

    “你呢?有话要跟我说吗?”

    其实,景向阳多希望她会开口问他有关昨天晚上的事情!

    他还在寄希望于昨天夜里不单单只是个错误,哪怕,事实摆在眼前,毋庸置疑。

    “没有!”

    云璟抹了一把泪,迎着风,执拗的保持着微笑,“景向阳……”

    她喊了他一声……

    声音,在凉凉的夜风里,破碎开来。

    一如她的心,以及她心里所有,所有的期待……

    “再见……”

    她说完,不等景向阳答话,便抢先挂断了电话。

    再见……

    可是,再相见,又是何年何月……

    景向阳坐在医院驶去偏远山区的大巴车上,目光落在车窗外一划而过的夜景上,幽深的眸仁愈发黯然。

    他作为医院特派医生去支援隔离山区的瘟疫,其实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他本该拒绝的,但景向阳最终还是选择应承了一下。

    第一,他想趁活着,做些该做的事情!

    第二,不用亲自送她离开,对他而言,就是一种赏赐了。

    …………………………………………

    挂上电话,云璟蹲在路边,不顾所有路人诧异的目光,她把自己哭成了泪人儿。

    哭完后,她还是去赴了秦沥沥的约。

    看着双眼通红,眼睛肿得如枣核般的云璟,秦沥沥吓了一跳,“云璟,你这怎么回事啊?”

    云璟没说话,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招来了服务生点单。

    秦沥沥有些悻悻然,她不说,她也懒得再问,两个人迅速的点了单。

    饭局上,能感觉到秦沥沥的心情似乎还算愉悦的。

    她一直在不停的问着云璟,“小璟,你这一去去多久啊?”

    “以后还回咱们学校吗?”

    “你走了,陆少怎么办啊?”

    “你在那边可要好好照顾着自己啊!艾,美国那边的帅哥比咱们这的强多了,你看又高又帅的,到时候你一定可以找个优秀的外国男朋友回来!!哇……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嫁到国外去呢,生个混血儿小正太!那人生可真真儿完美啦!!”

    秦沥沥越说越来劲儿,一脸艳羡的模样,替云璟展望着未来。

    云璟却听得心里一抽一抽的。

    外国男朋友……

    结婚?生小孩?!

    云璟冷冷的睇着说个没完的秦沥沥,忽而觉得她有些泛恶,“你也巴不得我早点去美国。”

    云璟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秦沥沥嘴上的笑容一僵,神情顿觉有些尴尬,“怎……怎么会?你干嘛突然这样说呢?”

    云璟冷凉的扯了扯嘴角,“如果我偏偏就是要不如你们的意,不去了呢?”

    番外加料小剧场:

    镜子后妈:孟弦医生,对于您儿子打扰您和太太ooxx,您对此有什么感想呢?

    景大医生:(一记阴冷的眼神朝后妈射了过来,森凉一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果然,后来的后来……

    景大医生当真把和儿子结下的这个不共戴天之仇给报了……

    报仇的手段,一个字形容……

    贱!

    【亲爱的们,月票最后两天了,再不投就要作废啦!!快丢下来,拿月票狠狠地砸镜子吧!!另推荐下镜子的新文《一醉缠绵:总裁,别动粗》,期待亲们的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