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34):他从来没有这么热切的想念过一个人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还那么小,她的未来还有千千万万种的可能!!

    又怎么能让她在自己身上浪费情感,浪费光阴呢?

    前些日子,他的检查报告出来,结果……

    他呼出一口浊气,烟草割在喉咙里,呛得他忍不住闷闷咳嗽了几声。

    他小时候患过的白血病,复发了。

    这简直就像老天爷给他开的一场玩笑!

    只是,这场玩笑,开得实在太过了……

    白血病治愈后,两年内复发概率高达30%,也就是一百个人内平均有三十个人会复发,而两年后复发的概率减少为0.5%,也就是两百号人内,可能才有一名患者复发,而二十多年以后才复发的概率,到如今,医学史上几乎可以称为个例。

    鲜少,但存在。

    而他,无疑就是这些个例里的其中之一。

    从前,景向阳总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在面临困境的时候,不是选择和自己的母亲一起携手面对,而如今……

    他似乎明白了!!

    有些困境,拉上别人一同来承受,除了会让她比自己更难受之外,也分毫不会给自己的痛苦减少半分,不是吗?

    与其两个人活在痛苦里,还不如一个人独自承受!

    …………………………………………………………

    云璟的偷盗癖越来越厉害了。

    她几乎每天都会跑去商场里拿东西。

    陆离野实在有些看不过去了,“云小怪,咱们够了,行不行??”

    云璟不理他,到最后,干脆是连防盗锁都不取下来了,直接就往包里塞。

    陆离野觉得这丫头其实就是故意的,她在同她哥赌气,她甚至就在希望着自己能干脆被抓进警局去,那样就能看到他对她的在乎。

    “云小怪,你现在在治疗阶段,你不能这么自暴自弃!!!”

    陆离野费尽心思的劝着。

    她拿进来,他放进去。

    她再拿,他再放。

    但后来,云璟还是被抓进了警察局。

    在陆离野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

    在深更半夜。

    因为……

    她居然在晚上,独自爬出寝室,跑到校门外隔壁的便利店,撬开了店里的门锁,就在监控器底下,大剌剌的拿走了便利店里的两万元现金。

    这是她患病以来,最严重,最恶劣的一次表现!!

    云璟坐在派出所里,不惊不慌。

    给她录口供的还是上次那名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小妮子怎么还没想通呢,这回情况可比上回恶劣多了,上回的情况顶多给你拘留几天,这次可不一样,盗窃两万元现金,刑法轻一点的,少说也得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你说你也是大学生了,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葬送自己的未来呢?啊?”

    “警察叔叔……”

    在警察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大段话之后,云璟终于抬起了头来,问他,“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她说。

    面无表情。

    似乎对于刚刚警察叔叔所说的话,一句也没听心里去。

    警察一愣,而后点头,“行,你给家里人打电话吧。”

    警察把跟前的座机推送到云璟面前。

    “谢谢。”

    云璟淡淡的道谢。

    拿起话筒,稍犹豫了数秒,而后,按下了那组熟悉的电话号码。

    他不肯听她的电话,陌生来电……应该会接吧!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

    “喂……”

    那头,传来一道稍显疲惫的声音,“哪位?”

    他的声音,很轻……

    许是因为睡了的缘故吧。

    云璟听着他熟悉的嗓音,心尖儿一疼,心弦仿佛被什么拉扯了一下。

    “是我……”

    她回答。

    电话里,景向阳明显愣了数秒。

    而后,他重重的呼吸了一下,因为有些沉重,所以,哪怕在电话里也能听得很清楚。

    “找我有事?”

    他问。

    声音沙哑了些分,却依旧,很疲惫。

    “我在警察局。”

    她说。

    电话里,沉默。

    他没说话,云璟便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冰冷透过无线电波传了过来,让她呼吸都变得有些压抑。

    “我偷了便利店两万块钱,现在在警局,需要监护人……”

    云璟的话,还未来的及说完,就听得那头传来一道“嘟嘟嘟——”的忙音。

    电话,被景向阳直接给挂了。

    云璟愣了好久,握着话筒的手,还有些僵硬。

    她把话筒搁回去。

    警察问她,“怎么样?”

    “他会来的。”

    云璟眼神黯然,却格外坚信。

    “好,那我们先做笔录吧!”

    口供做了半个小时之长,景向阳还没到。

    云璟坐在派出所的大厅内安静的等着他。

    一个小时过去,没有他的身影。

    两个小时过去……

    还是没有!

    甚至于,外面连车声都未曾响起过。

    三个小时过后,已经是凌晨三点。

    给她录口供的警察走了过来,“先休息一会吧!我看你监护人大概已经睡了,明天早上会来吧。”

    那警察好心的给云璟送了床被子过来。

    云璟只是坐在椅子上,低着头,闷声不吭。

    直到天色泛白,他也依然没来……

    白天,没有等来景向阳,却等来了陆离野。

    陆离野在警察局里大发雷霆,当然不是对云璟,而是对着那帮警察。

    “最少拘留十五天??呸!!你们凭什么拘留她?”

    陆离野在警察局的大厅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不停地给他的父亲打电话。

    “爸,你必须帮我出面,就这一回,行不行??”

    “算你儿子求你的,成不?她真是无辜的!!”

    “好,我承认,她是拿了人家的钱,可是她不是有心的,医生说她这是心理疾病造成的,她现在正在治疗,咱们是不是连一个病人也要瞧不起啊??”

    陆离野因为太急的缘故,在电话里直接跟他老爸对吼了起来。

    云璟一颗脑袋低得很低了。

    她知道陆离野绝对不想把自己的问题摊开在台面上的,可是,与其说她是个偷盗罪犯,确实不如说她是个病人。

    至少,这样来得更光彩些,不是吗?

    云璟的心,越来越凉……

    她知道,自己太过任性了,才麻烦到了别人。

    事情的结果,完全跟她想象的,背道而驰。

    她以为,不管多晚,那个男人,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的,可是,没有……

    十几个小时过去,他都没有出现。

    云璟期待的心,也随着时间,一点点被消磨,一点点冷凉……

    陆离野阖上电话,她走了过去,“别麻烦陆叔叔了,我打电话让我爸过来……”

    “别打电话给你爸了,他要知道,一定会强行送你去美国的!!”

    陆离野很紧张,把手里的手机握得紧紧地。

    云璟心微微颤了一下,有些疼。

    伸手,去拿他手里的手机,低声请求道,“借我……”

    “云小怪!!”

    “借我。”

    她的眼眶,不由蒙上一层浅浅的薄雾。

    执拗的去扯他握在手心里的手机。

    陆离野到底拗不过她,只好松开了手来,“别去美国……”

    他请求她。

    云璟什么都没说,拿起手机,道了声谢谢后,转身出去,拨了通电话给自己的爸爸。

    ………………………………………………

    景向阳被交警发现的时候,他匍匐在车里的方向盘上昏死了过去。

    血流得满地都是。

    患白血病的人,贫血严重,容易昏迷。

    云璟晚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没睡,他正在洗手间里止血。

    他的鼻子,不停地流血,当时已经流了将近半个小时,怎么止都止不住。

    挂云璟的电话,只是因为一股血冲到了鼻腔里,他几乎快要发不出音来,唯恐被她听出什么端倪来,所以他干脆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其实,在接到云璟的电话之前,他是准备去医院的,但接到她的电话之后,他已经管不上去医院了。

    血没止住,但他已然顾不上那么多了。

    抓起一包医用棉,拾了车钥匙,就往警察局狂奔而去。

    一路上,鲜血不停地从鼻腔里涌出来。

    棉球塞了一个又一个,被血浸满后又取出来,换新的。

    医用棉飞快就被用完了,最后,只能用纸巾了。

    副驾驶座上,堆满着猩红刺目的棉球……

    然而,许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景向阳的车还未来的及开到警察局,他却已然昏死了过去。

    车撞上了旁边的护栏,停了下来。

    直到隔天,被交警看见,送入了医院。

    翌日,医院内——

    护士端着药盘走进来的时候,就见他正试图把手背上的针管取下来。

    护士见状忙喊了一声,“先生,这药还打着呢,不能随便取下来!”

    景向阳没理会她,“嗖”的一下,直接把针管从血管里拔了出来,下床就往外走。

    脚步很急,甚至于顾不上头重脚轻的身子。

    “先生!!”

    护士连忙追了出去。

    却见他颀长的身影早已大步跑向电梯。

    景向阳是打车到的派出所。

    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手上的西装外套都没来得套上,冲进派出所里,扫一眼大厅,见到好几名正在做笔录的嫌疑犯,却没见到云璟的身影。

    “景先生?”

    给云璟录过口供的警察,一眼就见到了景向阳。

    景向阳循声望过去,认出了他来,“警官,有见过我妹吗?”

    “云璟吗?刚被陆先生和她父母接走了。”

    景向阳一听,长舒了口气,提起的心,也松懈了不少。

    总算没落个什么拘留。

    他烦躁的撸了撸额上的发丝,问警察,“她父母来过了?”

    “嗯,陆川行先生也来过了,跟那被盗的便利店老板谈妥私了了,好像赔了好几万块钱。”

    这样……

    景向阳了然的点了点头,“谢谢。”

    墨叔和杉姨都来了吗?

    来了也好……

    “景先生,看你脸色不好,身体没什么不适吧?”

    警察关心的问了景向阳一句。

    景向阳摇摇头,“我没事,小璟不在,那我先走了。”

    “好的。”

    景向阳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时候,心有感概。

    忽而响起自己那天同墨叔保证过的那些话,他说过,不管她发生什么,他一定会在她的身后把她保护得好好的,他会替她收拾她所留下的一切残局,可如今呢?

    残局造成了,他却没保护好她,也更加谈不上替她收拾……

    她和墨叔大概都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了吧?

    这样,也好!

    景向阳神色黯然了些许,随手拦了辆的士,往医院而去。

    没有给云璟打电话,也没有给墨叔和杉姨打电话。

    这件事,就让它这么过了吧!

    景向阳倚在出租车的车门上,漠然的望着窗外一掠而过的景色。

    上个星期还觉得一切是那么生机嫣然,而如今看来,却是一片死灰。

    “先生,你流鼻血了!!”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看见了正流鼻血的景向阳,担心的喊了一声。

    景向阳回神过来,感觉到了鼻腔里那股浓烈的血腥味。

    他皱了皱眉。

    病情,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些。

    医生匆忙递了纸巾过来,关切的询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景向阳不以为意的笑笑,拿纸巾擦了一把鼻血,“小问题而已,谢谢。”

    景向阳的视线,再次投射到车窗外……

    满脑子里,都在想着她,那张稚气的小脸蛋。

    此时此刻,她在做什么?对于昨晚的偷盗事件,会不会让她的心理疾病变得更加严重?

    她会不会也会像自己这样,无时无刻的,不在想念着她……

    说真的,二十八年以来,他从来没有这么热切的想念过一个人……

    回忆着她的一颦一笑,一哭一闹,就像个神经病似的,前一秒还在笑,后一秒就不自觉的朦胧了暗眸。

    ………………………………………………

    云璟陪着父母住在学校外围不远处的五星级酒店里。

    她曲着双腿,坐在自己卧室的大床上,一坐就是一整天。

    没哭,没闹,也不说话,更不愿意吃东西,就那么一直呆坐着,面无血色,没有半分生气。

    这样的云璟,可把紫杉和云墨急坏了。

    两个人在大厅里商量着女儿的事情,一时间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要不把小璟还是调回咱们s市来吧,这样把她放a市,我怎么都放心不下啊!”

    紫杉提议。

    云墨对自己女儿有些手足无措,叹了口气,“她会愿意吗?她这性子跟我当年简直如出一辙,她要不同意,咱们谁逼着她都没用,反而还会物极必反。”

    “那现在怎么办呢?再这么下去,她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你看现在……都跑去撬锁偷人家的钱财呢!云墨,你说,我们能不能送小璟去美国接受治疗啊……”

    紫杉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小声抽泣了起来。

    女儿是她心中的至宝,如今变成这样,她当妈的怎么会不难过。

    一心想着把她从这痛苦里抽出来,却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婆,你先别哭!咱们总有解决的办法。”

    云墨忙将伤心的妻子纳入怀里来,“我会想办法尽快把紫杉的病治好的,实在没办法……我去求向阳!!”

    云墨叹了口气,心里难受得就像被人用刀子割着一般。

    “爸……”

    忽而,听得云璟在门口喊他。

    紫杉和云墨同时回头,就见她站在那里,双眼通红。

    她抽泣了一声,“爸,你别去求他……”

    她可以去求他,可是,她不能让自己的爸爸也为了她而失去尊严。

    紫杉哽咽了一下,倒在自己老公怀里,一时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有……”

    云璟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一滴眼泪从眼眶中滑落而出……

    “我想去美国。”

    看着自己的母亲和父亲这样为自己劳心劳力,而她呢?却只在一味的给他们徒增悲伤,给他们制造麻烦,让他们伤心难过。

    这不是一个好女儿该做的事情!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试图抑制住眼角的泪水,“爸,送我去美国吧!我想把病治好,我不想再当偷窃犯了……”

    这样的自己,她厌恶了,恶心了!!

    “小璟……”

    紫杉走过去,心疼的把自己的女儿抱入怀里,“你真的想通了吗?如果你真的想去美国,妈陪你一起去,你到哪妈都陪着你……”

    “谢谢妈。”

    云璟的声音,已然哽咽,“但我想……一个人去!我想……长大!”

    她已经十八岁了,她想变得独立起来!可以不需要父母的保护,更不需要……那个男人的护翼!!

    【不收费:有亲在文下说镜子一本书同个梗用两次,我说明下,一个梗用两回的情况,镜子绝对不会出现,相信的话就往下看哈!很快就明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