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32):你最近为什么老亲我呢?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紫杉一见自己女儿那心虚的表情,就明白了些什么。

    “三儿,你可别跟妈装蒜,要真出了什么事儿,到时候有你苦头吃的!!你这个傻孩子!什么都不懂。”

    “妈,哥怎么可能会给我苦头吃。”

    云璟还在替景向阳说话。

    “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去找他了!”

    云璟说完,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才一出来,就撞上了刚下楼来的景向阳。

    “景向阳……”

    云璟连忙迎了上去,一脸焦灼的问他,“怎么样了?我爸怎么说?”

    景向阳顺手揽过云璟的小肩膀,“墨叔说,往后你的事情都由我做主,包括……你的婚姻大事!”

    “……”

    云璟一张小+嘴张成了‘o’字型。

    他们不是聊去美国的事情吗?怎么连带着她的婚姻大事也聊过去了呢?

    云璟瘪瘪嘴,“我才不结婚呢。”

    当然,她的意思是,新郎不是他,她才不结呢!

    “那我去美国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云璟迫不及待的问着他。

    “墨叔说你哪儿都不许去,就留在我身边!”

    “真的?”

    云璟还有些不敢置信。

    “不骗你。”

    景向阳沉敛的笑了笑。

    “太好了!!”

    云璟兴奋的扑入他的怀中,“太好了,我不用去美国了,我也不用跟你分开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夜里——

    景向阳才一闭上眼,就感觉房门响动了一下。

    门从外面被推开来,一抹小身影摸着黑从外面钻了进来,轻车熟路的在黑暗里找到他的大床,掀开被子的一隅,就钻进了暖暖的被窝里。

    又来了!!

    景向阳觉得自己当真有必要给这个小妞儿上一上关于男女有别的重要课程。

    小身子像个小懒猫似的,蜷做一团,缩进了他温热的怀里来。

    景向阳忙摊开手臂,让她的小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侧过身来,抱过她,替她将被子扎实。

    “大晚上的,还往我被子里钻,作为一个女孩子,会不会太不矜持了?”

    景向阳故意取笑她。

    云璟习惯性的伸出小手抱紧他的腰+肢,小脑袋又往他的怀里钻了钻,脸蛋贴在他紧实的胸口上,听着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顿觉心安不少。

    “反正你也没把我当女孩子,不是吗?”

    “谁说的?”

    景向阳敛了敛剑眉。

    “你自己说的!”

    云璟哼了哼鼻。

    景向阳失笑。

    从前是没把她当女孩子,因为在他心里,她还只是个孩子,没有所谓的男女分别。

    可现在明显已经长大了,身材也突出了,他怎么可能还把她不当女孩子呢?!

    “你是不是又偷偷跑出来的?”

    景向阳替她顺了顺长长的发丝,问她。

    “嗯,要被我妈知道,她肯定不会允许的。”

    其实,从十五岁那年,云璟钻过他的被子,被他痛骂一顿,轰出门外后,她便再也没钻过他的被子,直到两个人同居之后,她才又继续这个‘恶习’。

    但每次回家,她老妈可没少叮嘱她,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许再去钻他的被子。

    不过,她向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听听就好,不当真。

    “杉姨明天肯定要训你了。”

    “不管了,明天再说。”

    云璟不以为然,忽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仰起头看着他染着青色胡渣的下巴,“我妈今天问我……”

    云璟说到这里,因为羞赧而顿了顿。

    景向阳挑眉,“问你什么?”

    “问我跟你现在是什么关系,还问你有没有欺负我,我们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咳咳咳……”

    景向阳尴尬的咳嗽几声,笑道,“那你怎么回复杉姨的?”

    “我……我当然什么都没说……”

    她哪好意思说啊!

    “不过……那算你欺负了我吧?”

    “哪次?”

    景向阳明知故问。

    “什么哪次??”云璟娇嗔的锤了他胸口一拳,“每次都是!!”

    而且,还把她弄得好疼,好丢人……

    现在想起来,云璟都臊得很。

    景向阳爽朗的大声笑着,一翻身就将云璟压在了自己身下,哑声问她,“那下次换你来欺负我……”

    云璟小+脸儿一红,嘴上却强势的喊道,“好啊,到时候非让你跟我讨饶不可!”

    “求之不得!”

    景向阳觉得他并不是求之不得,而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真恨不能张口就把她吞掉,且一根骨头都不剩。

    但……在四个爸妈的眼皮底下做这种事情,景向阳光想来都有些头疼,要被杉姨知道自己把她才满十八岁的小女儿给吞了,一定饶不了他的。

    “哥,我有点饿了。”

    云璟在他怀里,同他撒娇,央求道,“你去给我煮碗面,好不好?”

    “贪吃鬼。”

    景向阳捏了捏她的小+脸颊,掀开被子起了身来,“等着。”

    面对云璟的要求,他向来是从不推脱的那种。

    “谢谢……”

    小璟乐开了怀,也跟着他爬下了床,“我跟你一起去。”

    “穿鞋!也不怕凉着!”

    她小脚才一落地,就被景向阳一把给捞回了床+上坐好。

    “哦……”

    她乖乖的圾起拖鞋,屁颠屁颠的跟着景向阳往一楼去。

    走过长廊,经过景爸景妈的房间时,忽而听得里面一道颤抖的尖叫声传了出来,透过厚重的实木门还尤显得有些刺耳。

    云璟吓了一大跳,“出什么事了?刚刚那叫声好像是向南妈咪的!景向阳,我们快去看看!!”

    她说着,焦虑的就要去敲门。

    幸好,景向阳眼疾手快的,一把将云璟给拉了回来,拦腰抱进了自己怀里来。

    “干嘛??”

    她瞪着惊慌的大眼看着对面的景向阳。

    里面,向南的尖叫声还在此起彼伏的响着。

    能明显的听得出她在压抑着什么,却偏偏,那亢奋的声音怎么压,都压不住。

    “老公,你轻点,我……我受不了了!!啊——”

    向南亢奋的娇+喘着,同景孟弦不停地讨饶。

    云璟根本没经历过这种事儿,完全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听得向南妈咪喊得这么‘可怜’,连声音都在发抖,更着急了。

    “你还不快去帮帮向南妈咪,是不是孟弦爹地打了她啊?景向阳——”

    “……”景向阳觉得怀里这妞儿,真的单纯得……

    特别可爱!!

    他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

    揽住她的小细+腰,就要往楼下走,“走了,走了。少儿不宜……”

    嗯!听他爸妈的床+上摇摆舞曲,多少是有些尴尬的。

    虽然,他向来从小听到大。

    印象最深的,那绝对是……

    他四五岁那年,在医院里的那次。

    他一醒来就听得里面爸妈的各种畅快淋漓的叫喊声,还伴随着玻璃杯‘乒乒乓乓’碎裂的声音,要不是那会自己刚动完手术,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可能他真的就跟现在的云小三儿一样,推开了那张门……

    如今想来,心里还唏嘘不已。

    幸好没推,不然……见到赤身裸/体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爸妈,多尴尬!

    那绝对会成为他一辈子的阴影啊!!

    “可是……”

    云璟还想去‘拯救’房间里正被实行‘家暴’的孟弦妈咪。

    景向阳无语了。

    房间里又极为应景的传来他老妈一声亢奋的尖叫,紧接着是她的讨饶,“老公,你慢点,唔唔——啊——老公……慢点……唔唔……”

    “……”

    景向阳一二十八岁的大男人,都不由有些替房间里他们俩位长辈脸红了起来。

    他居然……

    做了一件……白+痴事。

    走过去,敲了敲木门,冲里面大声喊了句,“爸,你悠着点!妈叫这么大声,把小三儿吓坏了,以为她被你欺负了,非嚷着要冲进来救她!!”

    “……”

    果然,喊完,里面登时就……静默了。

    紧跟着……

    “乒乓——”

    玻璃杯摔在门板上,砸得粉碎的声音……

    “……”

    好凶残!!

    云璟打了个寒噤。

    “走吧!给你煮面去。”

    景向阳这才满意的拉着云璟下楼。

    景向阳在给她煮面的时候,云璟还心有余悸,“刚刚到底怎么回事啊?”

    景向阳想了想,顿了数秒后,决定还是跟她说实话。

    “刚刚……我爸和我妈呢,正在做……嗯……那天我们在沙发上做的那些事儿……”

    “……”

    云璟一张小+嘴张成了‘o’字型,那个‘o’字大得几乎可以塞得下两个鸡蛋了。

    “不,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在做着……那天我们在你宿舍里做的那些事儿……”

    景向阳想了想,又纠正道。

    说实在的,他当真不知道该怎么同她把这件事情说明白,毕竟他们之间……还不算真的有过,但也绝对不算没有过。

    他把面端到云璟跟前来,搁在桌面上,凑近她那张惊愕得几乎没办法复原的小+脸蛋面前来,眯了眯眼,“就像那次,我的东西钻入你身体里的那次……不是手指。”

    “……”

    云璟终于明白了!!!

    就是那次他把自己弄疼的那回……

    小+脸儿一红,颊腮滚烫得像被大火烘烤着一般。

    想到刚刚他还站在门外大喊吓到自己了,云璟就糗得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把自己埋起来。

    天啊!!难怪刚刚孟弦爹地要拿杯子摔门了!

    她都做了些什么……

    “那你干嘛不早说啊?”

    云璟羞恼的瞪他,瘪瘪小+嘴,“害我出糗。”

    景向阳却不以为意,“我早就想这么做了,他们俩每次都喜欢不分场合的秀恩爱……”

    这回,可终于让他逮着了机会。

    景向阳这回是得意了,却不知,这往后还有多少被老爸老妈搅黄的事儿……

    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小三儿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凑近景向阳,低声,羞赧的问了一句,“那个……做那种事情真的……有这么疼吗?你看向南妈咪,都叫得那么大声了,我感觉她都快疼哭了……”

    “……”

    景向阳有些头疼了。

    “如果真的有这么疼的话,那我才不要呢!”

    云璟低着小脑袋,红着小+脸儿嘟囔了一句。

    “……”

    因为他老爸老妈做出的不良榜样,景向阳觉得自己破/处的道路又遥远了些分。

    “你真的明天就走了吗?”

    云璟挑了几根面,送入自己小+嘴里,一边问他。

    “嗯,明天下午有一台很重要的手术。”

    景向阳伏在桌面上回答她。

    看着她吃面的小动作,都觉得特别可爱。

    云璟瘪了瘪小+嘴,“我就不能跟你一块儿回去吗?为什么一定要在家里住一个星期呢?”

    “墨叔和杉姨是担心你,你就乖乖在家陪他们吧!”

    景向阳劝她。

    “你就不会想我吗?”

    云璟有些不愉快了。

    “你觉得呢?”

    景向阳失笑,说了实话,“我巴不得你明天就跟我走,可是,我好不容易把墨叔给劝通了,现在人家想留着女儿在家里多住上几天,我都不乐意的话,会不会显得我太不明事理了?再说了,从你上大学后,着家的时间就少了,这会好好陪陪爸妈不是很好吗?你生病他们都怪担心的。”

    “可我这也不是身体上的病呀?我爸又小题大做了。”

    景向阳笑笑,抚了抚她的小脑袋,“你爸是想用家庭温暖来暖暖你这小丫头,你怎么就这么不识趣呢?”

    “好啦!我知道啦!我也很想陪他们的。”

    云璟乖乖的点了点小脑袋。

    被景向阳一说,心情似乎没那么不开心了,不过……

    一个星期……

    还是会很想他诶!

    之前四天不见,都快把她磨成疯了!

    这会,又得熬一个星期!悲剧了……

    “好,那我星期五一下班就赶回来,好不好?”

    “好啊!那样我就可以提早一天见到你了!!”

    云璟喜形于色,开心得很。

    “很期待见到我啊?”

    景向阳笑着,故意问她。

    云璟没有回答,嗦了一根面放入小+嘴里,一边嗦一边含含糊糊的问他,“你就不期待见到我吗?”

    说着,面条儿被她的贝齿一咬,断了。

    耷+拉在她的小+嘴边,弄得满嘴是油。

    景向阳眯了眯眼,“期待。”

    他沉声回答她,俯身,低头,毫无预兆的,一口含+住了她的小+嘴。

    舌尖一卷,把搭在她唇边的半根面条吸入了自己削薄的唇+间,转而又流连的在她粉+嫩的樱+唇上吸/吮+了一口后,方才放了她小+嘴的自由,让她继续吃面。

    云璟眨眨眼,羽睫忽闪着,眼波明媚,娇羞,“你……干嘛……”

    “帮你把嘴巴擦干净。”

    他双臂撑在她跟前,俯身,笑着道。

    一贯冷魅的双眸里,此刻如若缀着繁星一般,熠熠生辉。

    “擦嘴巴是用纸的,你干嘛……用嘴啊……”

    云璟低头,边吃面吃小声嘟囔着。

    嘴角,却早已抑制不住的,弯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来。

    “你最近干嘛老亲我啊……”

    她忽而又小声问了一句。

    景向阳当真被她逗乐了。

    干脆捧起她的小+嘴,二话没说,就一解饥渴的吻了下去。

    强势的卷过她的小+嘴儿,撬开她的贝齿,贪婪的开始攻占城池,尝尽她檀口间每一分独属于她的味道……

    “唔唔唔——”

    云璟就郁闷了。

    吃个面都让她不安生。

    结果,一个吻结束,云璟碗里的面全部都发了……

    都怪他!!

    晚上,云璟因为吃太饱的缘故,一直在他的床+上翻来覆去的倒腾着睡不着。

    撑着胀鼓鼓的小肚子,不停地在他身上翻来翻去,做着运动,直到最后景向阳恐吓她,再敢乱动,就把刚刚他爸在他妈身上做的运动同她做一遍。

    结果没想到这招还特管用。

    小家伙当真就一动不敢再动了。

    这多少让景向阳有些失落的。

    这妞儿显然一点也不热衷这项人生大事啊!

    其实,他不知道,云璟第一吧,是害怕。

    毕竟疼!

    想想她向南妈咪叫得那么凄惨,得有多疼才会那样呢?!

    她可不敢!

    第二吧,丢人……

    那天他们俩才开始了一点点,她就疼得已经忍不住大叫了,要是真的……被他全部攻占,云璟一定会疼得大声喊救命的……

    要是被向南妈咪和孟弦爹地听到,不,不,还有向晴!!

    最不是省油灯的就是向晴。

    云璟仿佛都已经想到第二天被向晴拷问的情景了,所以……

    她还是乖乖的睡觉比较好,她可丢不起这个人啊!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景向阳回到了医院。

    周一,清晨。

    景向阳才到办公室,血液科的同事就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了。

    “景医生,你的检查报告出来了。”

    他将报告递给景向阳。

    “谢谢。辛苦了。”

    景向阳接过他手里的报告。

    “那我先走了。”

    “好的,去忙吧。”

    送完血液科的同事离开,景向阳这才不疾不徐的把手里的检查报告拆了开来。

    ………………………………

    云璟睡到中午十二点才懒趴趴的从床+上起了来。

    昨天夜里同景向阳在电话里几乎是彻夜长谈,什么话题都被他们俩聊遍了,最后她还是抱着手机睡着的。

    晚上他们都聊了些什么呢?

    聊到了从前……

    聊到了未来……

    电话里,景向阳一直在问她,未来她想要什么。

    她的答案是什么?她的答案,是他!

    未来,她就要他永远都陪在她身边,一直到她死去的那天,他才准离开。

    这样,就好!

    电话里的他,一直很温柔……

    哄她睡觉,却又想要她陪着他说话。

    给她唱歌,唱的是一首云璟从来没有听过的歌曲,是一曲外文歌,云璟甚至都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线,浑厚如小提琴勾勒而出,饶富磁性。

    他的英文发音,极为标准,曲调从他的唇+间哼出来,动听而性+感,迷醉着云璟所有的心弦……</.s/do,wannabe/wannabe/wanna,i/wanna/be/your/lover,i’ll/run/to/you,ooh……”

    当我听到小鸟唱歌的时候

    我想见你

    当我看见树叶落下的时候

    我想见你

    这是我唯一会做的事情

    不想你知道

    是冲向你还是跑向你

    当我听到钟声响起

    我开始想念你

    这是我唯一会做的事

    这是你的梦想吗

    想留在你身边

    你是我的一切

    你是我与天使的翅膀唯一的联系

    谈论着‘爱’,我却不能停止思考关于你的事

    就好像一件疯狂的事

    像是春天下雪一样

    你知道每一个早上是你梦境的开始吗

    我们不能白头到老

    终有一日我们能够张开我们的翅膀

    你和我,我和你

    张开我们的翅膀

    想要成为……

    我想要成为你的爱+侣

    我会跑向你!

    …………

    <》。

    当听到这样一首熟悉而陌生的曲调在耳畔间响起时,眼泪早已沾湿+了她的衣襟。

    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云璟拿起枕头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却意外的发现居然没有收到他的短信。

    她倒也没在意,或许他在忙着也不定,云璟双+腿懒懒的在床沿边上晃着,小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飞舞着,编辑着短信:“今晚继续给我唱歌,好不好?”

    昨晚,她是听着他哼着那首歌睡着的,她觉得特好听。

    待会她得去问问他这首歌叫什么,赶明儿自己下到电脑里来听听。

    发完短信,随手将手机往睡衣口袋里一搁,“妈,我饿了,午饭好了吗??”

    喊了一声,“啪嗒啪嗒”就圾着拖鞋下了楼去。

    因为她在家的缘故,所以她老妈特意请了假,没去上班,窝在家里给她这宝贝女儿做饭。

    云璟下楼,一见桌上丰盛的菜色,她饿得直接流口水了,不管不顾的捏了一块肉搁进嘴里,“哇……好好吃!!妈,你手艺还是这么绝啊!太好吃了!!”

    紫杉“啪——”的一下,拍掉自己女儿的小爪子,笑骂道,“不会拿筷子呢!用手捏,脏兮兮的。”

    云璟冲她老妈做了个俏皮的鬼脸,转身就进了厨房去拿碗筷。

    紫杉是瞧出来了,今天她女儿心情似乎特别好,看来是昨夜睡得不错的缘故。

    “什么事啊?心情这么好。”

    紫杉跟着女儿进厨房,在身后问她。

    云璟看了一眼手机,没有短信回复,又塞进了自己口袋中去,回转身笑问自己的老妈,“妈,爸给你唱过歌吗?”

    “什么意思?”

    “就是……爸有没有在你睡觉的时候,唱歌哄过你?”

    云璟歪着小脑袋笑问自己的妈妈。

    “噗……”

    紫杉笑出声来,“你以为你+妈我还是三岁小毛孩吗?睡觉唱歌那是哄小孩子的招数。”

    “嘁……那只能证明你们没情调!”

    “怎么?向阳就这么哄你睡觉的呀?”

    紫杉八卦的伸着脑袋问自己女儿。

    紫杉害羞的咬了咬竹筷,“不告诉你!”

    卖了个关子,转身就出了厨房,飞奔到餐厅里吃饭去了。

    “叮——”

    忽而,云璟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

    信息蹦了进来。

    她连忙打开来看,是景向阳回过来的短信。

    然而,短信简单得让她,心稍有失落。

    内容是,一个字:忙。

    好吧!他是医生,本来就很忙,所以她能理解。

    虽然现在是吃饭时间,不过他说忙就肯定有要紧事儿,所以她才不跟他计较呢!

    云璟乖巧的回了他一句:忙完以后记得给我回电话。

    末了,发送出去之后,就乖乖啃米饭了。

    结果,他这个忙,就忙到了无止境。

    直到晚上睡觉,云璟都没接到他任何的电话。

    打电话过去,也是关机。

    发短信过去,也如同石沉大海般,直接杳无音讯了。

    凌晨十二点……

    云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手机来来回回的在小手里转动着,不停地翻玩着一个又一个的手机游戏,每个游戏玩一到两分钟就无聊的退出去,然后看一眼屏幕上方的通知栏还是空的,又随手点进去另外一个游戏,又是两分钟不到又退了出去。

    来来回回,同样的动作,她反反复复的折腾了不下几十次。

    云璟有些烦了。

    翻身坐起,烦躁的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心里一直在想着他为什么不回自己电话呢?手机为什么关机呢?难道是还在忙吗?自己到底要不要再给他打电话过去呢?

    云璟如是一想,手指早已按下了快捷键,电话已然拨了出去。

    “嘟——嘟————”

    电话居然通了!!

    他开机了!

    云璟紧张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

    热切期盼着他接通自己的电话,迫不及待的想要听一听他的声音……

    “喂——”

    终于,就在快要挂断的那一刻,电话被接了起来。

    景向阳那熟悉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声音听起来,有些惺忪,像是睡着了被闹醒来的感觉。

    云璟一喜,“景向阳!”

    她开心的喊着他,嘴角的笑意情不自禁的漾开来,“你终于听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你在干嘛呀?方便跟我聊电话吗?”

    云璟欣喜的跟他热聊着。

    “云璟,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回应她的,却是……

    一盆冷水!!

    凉透刺骨。

    甚至于,不等她反应过来,电话已经“嘟——”的一声,就被那头的景向阳直接给挂断了。

    笑容还未来得及淡去,僵在她粉+嫩的小+脸上。

    半响,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睡了……

    他把她电话给挂了……

    no,nonono!一定是他今儿忙了一天,实在是太困了,所以才没精神跟她聊太多!

    对,一定是!何况昨儿晚上他们聊得那么那么晚!

    嗯,可以理解的!

    啊……如果现在自己在他身边就好了,他累了她还能跟他按按摩的。

    云璟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起来……

    好想他,而且是,越来越想……

    虽然对于这个电话,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但她还在尽可能的说服自己理解他。

    可是……

    理解归理解,心情真的好差,较于早上,那可真谓差之千里,一落千丈。

    推荐镜子新文:《一醉缠绵·总裁请节制》:</a/816227/

    大家多多支持哇!旧文完结就会马上更新的,群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