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29):思念的夜晚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夜,注定谁都没睡好。

    隔天早上起来,云璟的脸蛋好了不少,至少肿得没昨儿晚上那么厉害了,不过巴掌痕迹还是极为明显。

    她下楼,景向阳正在餐厅里看着晨报,吃早餐。

    云璟“啪——”的一声,小手掌拍在餐桌上,一根灰色的领带落在了景向阳的眼前,“你的!!”

    “……”

    景向阳盯了一眼桌上的领带,又抬头淡漠的瞥了云璟一眼。

    云璟视而不见。

    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若无其事的低头喝粥。

    景向阳收了手里的报纸。

    神情冷漠,面上沉敛,“现在给我说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吧!”

    “哪件事?”

    云璟抬起头来,装傻充愣,故意诘问道,“是你强吻我的那件,还是你拿领带绑我的那件?”

    她说这话儿的时候,李嫂恰好端着高汤过来,自然而然的就将云璟的话全数收入了耳中。

    她面上闪过几许尴尬,扫了一眼景向阳,搁下汤水,连忙识趣的退出了餐厅去。

    景向阳知道云璟是故意想让他出糗的。

    他不以为然,挑高浓眉,直言道,“我说的是你拿百货公司里东西的事!”

    云璟面色微微变了变。

    洁白的贝齿紧※咬下唇,不吭声。

    手,握着勺子,不停地在粥水里搅拌着,掩饰着她此时此刻的心慌意乱。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见她没打算主动交代,景向阳直接问她。

    云璟沉默。

    景向阳耐心的等着,也不吭声。

    终于……

    云璟掀了掀唇,“三年前……”

    回答完毕,她的脑袋,垂得更低。

    景向阳眸仁紧缩,显然有些震惊于她的回答。

    怎么都未曾料想过,这个毛病,已经追随她整整三年……

    而他,居然分毫也没有察觉到!

    脑子里突然蹦出云璟背着大书包胀鼓鼓的画面来,景向阳揉了揉眉心,忽而之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

    这个问题,是景向阳一直不能所理解的。

    昨天夜里,他反反复复的问自己,为什么?

    她云璟身在显赫世家,要什么有什么,从小到大只要是她想要的,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她什么都不缺,却为什么还走上了偷盗这条路?

    昨儿她包里倒腾出来的东西,全是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她要需要的话,他甚至可以一车一车的买给她,可是……

    她居然会选择去偷??

    最后,景向阳在心理学的书本里给自己找到了答案。

    是一种病……

    心理病的偷窃癖!!

    见云璟没打算敞开心扉同他说什么,景向阳也不逼着她。

    他做了最后的让步,“今天在家休息,不要去上学了。”

    云璟抬头看他。

    “我今天请假。”

    他继续说。

    云璟的眼眸里闪过淡淡的波痕。

    却听得她道,“我要去学校。”

    她坚持。

    “云小三!”

    景向阳显然已经没了多少耐性。

    “陆离野答应我今天请我吃大餐!”

    云璟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他。

    其实,她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偷盗的事情穿帮之后,云璟觉得前所未有的难堪。

    陆离野也知道她的恶习,她却不觉得丢人,或者说其他任何人看见,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哪怕就是被抓进了警察局,她也无所谓……

    可是,被他知道,就是不行!

    云璟三下五除二的把碗里的粥喝完,抓起书包就走。

    景向阳沉敛着冷魅的俊颜,一句多余的话都没再多说。

    陆离野……

    她云小三如今半句都不离那个男人。

    景向阳只觉心头像被一堵巨石堵着般,闷得极为难受。

    ………………………………………………………………………………

    云璟偷盗的事情,看似就这么不了了知了。

    景向阳没有打电※话告知墨叔和杉姨这些事儿,平日里也没再同云璟纠结这件事。

    当然,平日里他也根本见不着她。

    她住校了。

    而且是那种不到周末坚决不回的那种。

    而他的工作也越来越忙碌,云璟不在,他也变得不怎么着家,有时候累了干脆就在医院了睡一睡就过了。

    很多时候,凌晨一两点,会突然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看着黑暗冰冷的办公室,景向阳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寂感吞噬着,满脑子里都是云小三那张稚气的脸蛋。

    坐起身来,掏出手机,看一眼。

    未接来电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就更别提她的一通电※话了。

    这大概是她离自己最久最远也最彻底的一次……

    哪怕连个电※话都没有!

    是不是恋爱的女人,都如此?

    想到‘恋爱’两个人,景向阳心里没由来有些烦了。

    双臂撑在膝盖上,抹了一把疲倦的面庞,拿起沙发边上的外套,起身往外走,准备回家。

    车,明明该往家的方向驶去。

    却莫名其妙的开到了a大,直到停在了女生宿舍楼下时,景向阳方才反应过来。

    抬头,看着早已漆黑一片的女生宿舍,景向阳沉敛的眸子深陷了下去。

    下车,颀长的身影慵懒的倚在车身上。

    头微低,燃了一支烟,叼在嘴里。

    徐徐的寒风拂过来,吹着他的面庞,有些冷意,却让他觉得舒爽不少。

    空气里仿佛还带着她的味道,那种淡淡的,清新的感觉……

    景向阳知道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他甚至会觉得这样患得患失的自己,有些变※态。

    调整了一下※身姿,浓眉锁得更紧了些,他呼出一口浊气,有些晦涩。

    他跟她四天不见了,还有一天她就会回家了,可他偏偏就感觉连一天都等不了了,而这四天就仿佛是过了整整四年之久一般……

    手机在手里百无聊赖的旋转着。

    却一不小心,按下了‘1’键……

    他的‘1’设定的快捷键,是云璟的电※话号码。

    待他意识到时,那头电※话居然已经接通了。

    从拨出,到回应,才不过短短的十几秒而已。

    景向阳有些始料未及。

    倒不是觉得尴尬或者窘迫,而是担心吵到了熟睡中的她。

    现在毕竟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果然,惺忪的声音,懒懒的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喂——”

    娇※声绵绵,是他所熟悉的音调。

    也是他念了好些天的声音……

    忽而,就觉胸口那堵僵石,一瞬间融化了开来……

    “是我。”

    他沉声回应,熄灭掉手里的烟头,“是不是吵到你了?”

    “景向阳?”

    电※话里,她的声音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景向阳是不是该欣慰她还能够在十秒钟内听出自己的声音来。

    “嗯。”

    他沉吟一声,算作回答了。

    而后,两个人在电※话里陷入了尴尬的缄默中。

    他说,“你接着睡吧,我不小心按到了快捷键。”

    所以,只是不小心而已吗?

    不小心给她打了这个电※话?

    “嗯……”

    云璟咬了咬唇,“那我挂了。”

    她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小三儿!”

    景向阳还是叫住了她。

    云璟紧张的心,漏跳了一拍,赶忙回应他,“嗯?”

    景向阳沉默,隔了好久,才沉声问她,“这几天过得好吗?”

    云璟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愣了好几秒,都没回答上来。

    过得好吗?

    每天浑浑噩噩的,根本谈不上好与不好。

    云璟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只觉有些凉意。

    宿舍里的暖气坏了两天了,也还没人来修理,每到晚上都冻得像根冰柱似的。

    尤其她本身体寒,冰凉的双脚塞入被子里,直到早上醒来,脚依旧冰冷如铁。

    “还好吧。”

    云璟回他。

    倏尔,敛了敛秀眉,“你还在外面?”

    她边问话,边抬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闹钟,皱眉。

    都凌晨三※点多了!!

    这个点他居然还没睡,而且,还在外面?

    “刚从医院出来……”

    景向阳回她。

    “在开车?”

    “没有,停在一旁了。”

    他如实道。

    “你在哪里?”

    云璟好奇的又问了一句。

    景向阳停顿了少许时间。

    半响后,沉声回答,“你们宿舍楼下。”

    他没有隐瞒。

    云璟一愣,下一瞬,顾不得被子外头的冷意,直接下了床,光着小脚丫子就往窗边奔。

    景向阳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皱了皱眉,“你下床了?”

    “你在哪里??”

    云璟趴在窗台上,踮起脚尖往外面眺望着。

    然而,楼下太黑,她根本寻不到他的身影。

    “你先回床※上去!”

    景向阳没理会她的问题,仰头往她宿舍的窗口看过去。

    黑暗中,隐约能见到一束手机的光在闪烁着,却看不清她的五官。

    但即使如此,也够了。

    空荡荡的心,仿佛一瞬间填满了不少。

    思念,却在身体里发酵得越来越厉害……

    离得越近,想得越深。

    “你在哪里?”

    云璟继续追问,一颗脑袋不停地左顾右盼着,却始终寻不到他的踪影。

    她似乎有些急了,“景向阳,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见不到你?你在车上吗?”

    景向阳叹了口气,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等等,我站到路灯下去。”

    那样,她就能见到他了。

    景向阳找了个就近的路灯。

    云璟当真一眼就见到了他。

    他凭杆而立。

    深色的长风衣裹着他颀长的身形,风衣敞开,衣摆随着夜风肆意缭摆,露出里面浅白色的衬衫来。

    这是他一如既往的简单搭配,却折射※出景向阳沉敛而稳重的个性。

    暗夜里,他只是站在那里,却无声的将成熟男人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

    “看到了吗?”

    他问。

    声音低沉,浑厚,饶富磁性。

    很好听。

    云璟居然会有种久违的感觉,明明两个人才几天不见而已。

    可这几天,对于他们俩而言,真的就感觉过了几个世纪,要知道他们有很久很久没有这么长时间的没见过面了,甚至于连一通电※话都没有过。

    “嗯。”

    云璟闷闷的点了个头。

    目光攫住白色灯光下那一道颀长的剪影,她问,“你怎么过来了?”

    景向阳随意的将身子倚在灯杆上,扒了口袋里的烟盒出来,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抽了一口后,方才回她,“不知道,车自然而然的就开过来了。”

    云璟抿着的红唇不自觉轻扬,“你才刚下班啊?”

    娇※声,柔和了些分。

    “我在医院里睡过一小会了。”

    “在医院里睡?”云璟敛了敛秀眉,“睡哪里?你们办公室不是没有休息室吗?”

    景向阳从鼻息间呼出一朵烟圈来,随意道,“男人睡哪都无所谓,木椅沙发都能睡着。”

    云璟敛紧了眉头,显然有些不满意了,“你的生活质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劣了?”

    景向阳觉得云璟这话有些好笑,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打趣她,“几天不见,怎么变得这么罗嗦了?像个小管家婆。”

    云璟却一点没觉得好笑,“以后不要再睡医院了,也别折腾到这么晚,都三※点了,还在外面晃荡……”

    嗯,她真的像个小管家婆了!

    都开始会管理他的生活习惯了!

    “今晚只是个意外,下次不会了。”

    他保证着。

    却没有告诉她,因为家里突然少了她的味道,所以,连他都变得不太想回家了。

    没有她在的家里,只会让他觉得更加空虚、孤独……

    “好了,太晚了,你赶紧去睡吧!”

    景向阳催促着她。

    “景向阳……”

    云璟撒娇的喊了他一声。

    “嗯。”

    景向阳是最挡不住云璟这种软※绵绵的声音的。

    就像磁软的糖果一般,化进了他的心底,让他的态度也忍不住软了些分。

    也让他,更加不愿轻易挂上电※话了。

    “我好冷。”

    云璟说。

    景向阳一愣,剑眉深蹙,“那还不赶紧去睡觉?待会要感冒了。”

    他说着站直了身子。

    “我房间里的暖气坏了。”

    云璟又说。

    末了,又忙补充一句,“我睡到被子里,早上醒来,被子还是凉的。”

    她说的可真是实话。

    景向阳听得心口一紧。

    他知道她从小体寒,冬天要没暖气的话,那两条腿就像两根冰棍。

    他是被她冻过的,小时候的她,总喜欢拎着两根冰棍腿往他怀里钻。

    景向阳沉了眸色,“你那还有多余的棉被吗?”

    “没有。”

    “那就把棉袄全部放被子上压着,别站在窗口了,赶紧到床※上去躺着。先用一块毛毯把脚包好,那样会慢慢暖和起来的。”

    景向阳担忧的叮嘱着她。

    “可我想回家。”

    云璟一边说着,一边穿衣服。

    “今晚回不了了,门已经锁了,明天等你下课,我来接你吧。”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把天寒地冻中的小家伙接出来,但无奈女生宿舍的大门已经落了锁。

    “我走后门出来。”

    “后门?”

    景向阳错愕。

    她们宿舍里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张后门?上次怎么就没听她提起?

    仿佛是猜到了景向阳的疑虑似的,她如实交代,“我故意没说的。”

    “……”

    景向阳觉得这小丫头还当真没自己想的那么单纯。

    “后门没锁的吗?门在哪边?”

    景向阳开始围着整座女生宿舍寻了起来,而后,在围墙的后面寻到了一扇不起眼的小铁门。

    但铁门是闭合着的,上面还落了一把大锁,较于前面唯一的区别就是,门的顶上没用网封起来,用爬的话还是能爬出来的。

    “云小三,你不会是想爬出来吧?”

    云璟随便裹了件外套就从宿舍里奔了出来。

    一见门外的景向阳,她嘴角的笑容毫不掩饰的漾得更开了,脚下的步子更是跑得飞快,那模样就恨不得一秒就能扑入他的怀里。

    看着如风般朝他迎了过来的熟悉娇影,景向阳凉薄的唇※间也忍不住漾开了笑。

    她长长的发丝在寒风里舞动中,风拂来,仿佛还带着她的那份清新,扑入他的鼻息间,让他这么多天的思念似一瞬间得到了释放……

    两个人,近在咫尺。

    之间的距离,隔着一扇门。

    景向阳透过铁门,直直的看着她。

    漆黑的眸仁有些发烫,“这么晚了,不乖乖躺床※上,还跑出来……”

    他的声音,沉哑动听,却不难听出他语气中那不露痕迹的激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