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16):景向阳吃醋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小怪,你脸红是因为害羞了?”

    他厚着脸皮,暧昧的朝云璟吹了一口热气。

    拂在云璟的脸蛋上,顿时就像一把火朝她烧了过来,肌肤瞬间升温,变得滚烫。

    “陆离野,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无赖啊?不着寸缕的站在人女孩子面前,也不懂得脸红!”

    云璟嗤他,尽可能的仰高着小脑袋,不让自己去瞄他那健硕的胸膛。

    身子也紧跟着往后退,让自己更靠近墙壁,与他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陆离野,你赶紧放开我啊!不然我可要叫非礼了,你这样要被我爸妈看见,非揍你不可!”

    陆离野听闻云璟的话,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妖魅的眸子凝住云璟那张绯红的面颊,本想抽身离开的,却见她性感的喉管微微动了一下……

    陆离野只觉脑袋有短暂的放空,心弦一动……

    忽而,一俯身,低头……

    含住了她因紧张而蠕动的小喉管……

    那突来的湿热,让云璟浑身蓦地一僵,呼吸一窒,垂落在侧身的小手因紧张而篡紧。

    手心里,瞬间薄汗涔涔。

    “陆……陆离野……”

    …………………………………………………………

    楼下——

    “向阳?”

    景向阳出现在云家的时候,紫杉还有些错愕。

    “杉姨。”

    景向阳礼貌的喊了一声。

    “你找小璟?她在楼上,在客房里,刚给小陆送换洗衣服去了,你上去找她吧。”

    紫杉指了指二楼。

    “好的。”

    景向阳也没耽搁,迈步直接上楼,往客房走了去。

    礼貌的敲了三声门,无人应答。

    他皱了皱眉,思忖了一下,到底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浴室里,灯亮着……

    浴室的玻璃门半敞开着,他才一走进去,就见到……

    意想不到的画面!!

    云璟被陆离野暧昧的压在墙壁上,肆意的挑/逗着。

    而陆离野,几乎不着寸缕……

    氤氲的雾气,将两人朦胧的笼罩着,旖旎了满室……

    让景向阳收紧了瞳仁。

    呼吸,顷刻间变得有些沉重。

    心口的某一处地方……仿佛被人用尖针刺到了一般……

    而那根刺……

    无疑,就是她,云璟!!

    而这时,被陆离野压在身下的云璟忽而回了神过来,懊恼的推开陆离野,才想训斥他,却忽而见到了站在门外的……景向阳!!

    云璟一怔。

    陆离野回头去看,见到景向阳后,也跟着愣了一下。

    他摸了摸额头,有些愧疚,自己当真好像闯下大祸了。

    他推了云璟肩膀一下,“赶紧出去吧,本少爷要换衣服了!”

    云璟红着脸蛋,懊恼的瞪了他一眼,这才扭捏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说真的,与其面对门外的景向阳,她还不如在里面被陆离野调戏呢,至少她还不至于心神紊乱,而且,她还能反抗,甚至于还能还手揍他。

    可面对景向阳呢?

    她一点还击的余地都没有……

    景向阳冷沉的目光攫住云璟,看着她艰难的一步一步从浴室里走出来,他寒眸一凛……

    她似乎还不舍得出来!

    “我出去等你。”

    他冷漠的说了一句,声音寒彻如冰,浑身的那份冷意都足以把云璟冻结。

    说完,转身出了客卧。

    云璟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窜了很久,直到陆离野换好了衣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才像遇了鬼似的,从房间里逃窜了出来。

    一出来,又撞进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手里!

    景向阳正低着头,倚在门口抽烟。

    袅袅的青烟从指间缓缓升起,迷离了他深沉的寒眸。

    感觉到云璟出来,他抬眸看她。

    捕捉到她脸颊上那抹不自在的红晕,瞳仁不由紧缩了几许。

    “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他问。

    声音冷沉,透着烟草熏过的嘶哑。

    云璟知道,他在问自己和里面的陆离野。

    一时间,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半响,她如实道,“我们没有在一起。”

    景向阳眸仁里,薄光跳跃了一下,却又因云璟接下来的话,彻底冷窒了下来。

    “但我在考虑要不要在一起……”

    这时候,云璟说出这句话,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确定这到底是事实,还是只是单纯的为了气气他而已。

    景向阳猛抽了口手里的烟。

    眉心深敛着,心里忽而烦不胜烦。

    “刚刚是不是我要不来,你跟他这会都已经滚床上去了?”

    景向阳不知道此时此刻的这句话,就如同一把尖锐的利刀,直接刺穿了云璟的心脏。

    她没答他的话,“你来找我的?有事?”

    景向阳将手中的烟头重重的摁灭在手边的垃圾桶里,抬头,看向云璟。

    墨染的眸仁,此刻有些浑浊,“本想问问你转学的事儿的……”

    他冷凉的掀了掀薄唇,“现在看来,你好像不会转学了?”

    “对!”

    云璟点头,“我不转学了。”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又继续说,“不过你放心,明天回去以后我就会从你家里搬出来,以后不会再打扰你……和她了!”

    想到尤浅,云璟的心,还是不争气的,狠狠刺痛了几下……

    景向阳显然对于她这个决定有些意外。

    眸仁闪烁了一下,胸口有一秒短暂的窒息,他又抽了支烟出来,点上,呼出几口浊气来,讥诮一笑,一副不在意的口吻笑道,“这么快就同居?”

    其实,他明知道她不会跟陆离野同居的,可是……

    他还是这么说了!

    为什么?因为他想听她一句……否认的话!

    云璟听着他嘲弄的话语,心里疼得仿佛已经没有知觉了。

    她高傲的扬起唇角,“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就像你跟尤浅一样,你们要同居……我也管不着,对吧?”

    景向阳冷眸一缩……

    冷笑,“那这样是最好不过了!!别到时候又跟我使小性子,我早烦透了!!”

    他吁出一口郁气,将手里的烟头摁灭,迈步下楼。

    “景向阳——”

    云璟叫住了他。

    他没有回头,脚下的步子,还是停了下来。

    他的背脊,有些僵硬。

    就听得云璟道,“明天我跟陆离野的车一起回去……”

    所以,明天她不跟他一起走了!

    景向阳只觉心口一痛……

    那里,好像被什么狠狠地重击了一下。

    他冷凉的掀了掀唇角,“好!”

    而后,头亦不回的离开……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云璟才允许自己的眼泪从眼眶中滑落出来……

    忽而,一只手擦上了她的脸颊,粗鲁的替她将泪痕拭干,“云小怪,你出息点,行不行?”

    是陆离野。

    云璟忍不住抽噎了一下,一拳头砸在他的胸口上,“你混蛋,流氓!!”

    她骂的当然是刚刚发生在浴室里的事情。

    陆离野假装吃痛的捂住胸口,后退了两步,又转而抓过她握起的拳头,嬉皮笑脸的同她道歉,“行!刚刚是我混蛋,是我流氓!我道歉,对不起,可以了吧?唉!谁让你云小怪是个女人呢?还偏要生得这么诱/惑……”

    “你闭嘴啦!!”

    云璟嗔怒的瞪他。

    陆离野勾唇一笑,猿臂搭上云璟的小肩膀,“不过我刚刚好像有听说某人正在考虑要不要做本少爷女人来着?”

    “是啊。”

    云璟皮笑肉不笑,食指报复性的弹在他的脑门上,“不过这一秒已经想通了!不可能————”

    云璟说完,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喂——”

    “你敢追来,我就转学回来!!”

    云璟要挟他。

    好吧……

    陆离野讪讪地退了回来。

    好不容易才把她转学的事儿给劝好了,这会可不敢轻易得罪她。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景向阳凭窗而立。

    夜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投射进来,凉凉的笼罩在他挺拔的身躯之上,将他黑暗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烟头,在他的手指间,零星的燃着。

    袅袅的青烟,缓缓上升,朦胧了他漆黑的深眸。

    眸色,一片黯然。

    脑子里,回想着刚刚在云璟家里见到的那暧昧的一幕……

    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

    烟草的味道,漫过他的咽喉,熏得格外难受,但他似乎丁点也感觉不到,只闷着继续抽。

    “咚咚咚——”

    门声响起,有人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

    是尤浅。

    “向阳,还没睡?”

    景向阳侧身看了她一眼,“你呢?”

    “我刚看你从外面回来以后,心情好像不怎么样,所以有些担心,就进来看看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你刚刚去哪儿了?”

    “没什么。”

    景向阳没有多说什么,“你早点回去睡吧。”

    尤浅没走,伸手,从背后揽住了他精壮的腰肢,头歪着,顺着他的视线往对面看去,“你在看什么啊?”

    对面……

    尤浅眯了眯眼,“对面是小璟他们家吗?”

    提到云璟,景向阳眉眼揪紧了些,沉吟了一声,算作应了。

    将手里的烟头摁灭在了手边的烟灰缸里,转身看她,“赶紧去睡吧,晚了。”

    他试着拉开尤浅,却反而被尤浅抱得更紧,“你为什么不开心,还没告诉我呢!”

    “我没有不开心。”

    景向阳勉强的笑了笑。

    “不想告诉我?那让我猜猜吧,你刚刚去找云璟了?因为她,所以不开心?”

    “不是!”

    景向阳一口否决,语气瞬间凉了些分,“我为什么要因为她而不开心?”

    就因为她跟陆离野在浴室里的那些画面?还是因为她说要考虑和陆离野在一起?还是她为了陆离野而放弃转学?还是她说明天不同他一起回a市了?

    景向阳越想心里越觉烦不胜烦,对尤浅也没了多少耐心,“回房睡觉吧!”

    “向阳,你在吃醋,对不对?”

    尤浅忽而问他。

    “吃醋?”

    他挑眉,一抹凉凉的笑意,“我吃谁的醋?”

    “云璟。”

    尤浅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你在吃云璟的醋,对不对?从今天早上遇到云璟和陆离野后,你的情绪明显一落千丈。向阳,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对云璟……”

    “没有。”

    尤浅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景向阳一口否认。

    漆黑的深眸里,掠过一抹复杂的色泽,忽而,一把拉过尤浅,俯身,低头,攫住她的下巴,深深的吻住了她的红唇……

    这一记吻,来得突然,也来得有些粗暴,急切。

    缠绵间,仿佛是急着想要证明些什么似的。

    对!他想证明自己心里爱的人,一直是尤浅。

    他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妹妹而吃醋,更不会因为她和陆离野之间有什么就心情不佳!!

    想到云璟和陆离野在浴室里的那一记暧昧的亲吻,景向阳眉心紧敛,搂着尤浅的手臂不由加重了力度,吻着她,也变得越来越粗暴!

    脑子里……

    却有一张执拗的小脸蛋,挥之不去……

    吻得越深,那张脸,就越清晰。

    景向阳觉得自己魔障了!

    他一把推开了尤浅。

    墨染的黑眸中,见不到半许灼热的晴欲。

    尤浅忽而被推开,还有些不明就里,水眸里泛着娇媚的涟漪,受伤的看着景向阳,“向阳……”

    景向阳喘了口气,搂了搂她的肩膀,“好了,该去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走吧,我送你过去。”

    “好……”

    尤浅不好再说什么。

    被景向阳搂着,出了他的房间。

    翌日——

    景向阳预备回a市了。

    云璟早就随着陆离野先走了,也没来同他打招呼。

    临走前,向南还是不放心的叮咛了他几句,“回a市以后好好照顾着小璟,不许再惹她生气,知道吗?我看她那男朋友也不是个细心的男人,可能对她会照顾得不够周全,你还得对她费点心思,知道吗?”

    “我看她男朋友就挺好!”

    向晴在一旁酸着自己哥哥,“我听说人家是连夜跑来安慰三儿来的!这么好的人,咱们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好吗?看我哥就不像那么好的人!”

    景向阳没理会她们母女俩的话,系好安全带,关上车门,滑下车窗来,“妈,我先走了……”

    “嗯!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啊?”

    向南还有些不舍。

    “很快。”

    “那就好!一路上小心点啊,慢点开!!”

    “嗯,知道了……”

    “阿姨再见,向晴,再见。”

    尤浅笑着冲向南和向晴摆摆手道别。

    “嗯,再见。”

    向南也冲她微笑着摆了摆手,却没有热情的要求她下次再来玩。

    而向晴连敷衍式的摆手都没有,微微一笑就算完事儿了。

    直到儿子的车,消失在了拐角处,向南才不舍得抽回了视线来。

    叹了口气,对于短暂的分别,明明早该习惯的,却还是有些不舍得。

    送走了景向阳,一家三口又回到了餐桌上。

    向南不知怎的,就有些食不知味了,手里的吐司拿起来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到最后到底还是一口也没吃。

    景孟弦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搁下手里的报纸,关切的问她,“怎么了?”

    向南叹了口气,“老公,你说向阳找的这女朋友……”

    “反正不是我们家小三儿,谁我都不满意!”

    向晴一边啃着手里的面包,一边抢答着老妈的话。

    “嗯,这小浅是还不错,可我也跟向晴一个意思……”

    向南头一回赞同自己女儿的话。

    “妈,那你去跟我哥说,让她跟尤浅分手,就说咱们都不喜欢她。”

    向晴坏坏的怂恿着母亲。

    说到这个话题,向南就沉默了,景孟弦也不赞同,“这件事情,我们只能选择早点看开,就算让他跟尤浅分手又怎样呢?他如果真的喜欢小璟的话,他早就跟小璟在一起了,又哪里还需要我们这么多人替他们俩费心了?”

    “说得倒也是……”

    向南点头,心绪有些沉重。

    “生在福中不知福!!”

    向晴不悦的数落了自己哥哥一句,又哼唧了一声,“也好,反正小璟现在已经有良人了!我看着他对小璟就不错,到时候小璟真跟人家好了,我看我哥还不后悔莫及?”

    “嗯,小璟那朋友看着是还挺不错的,长得漂亮,人也谦逊,又懂礼貌,要真能成,那也不赖。”

    向南也忍不住对陆离野夸赞了几句。

    “行了,不聊了,爸,妈,我要上课了,拜拜……”

    向晴挥挥手,便匆匆出了家门。

    或许,无人会晓,人与人之间的一段缘分,仅仅只是惊鸿一瞥,便已注定了结局……

    【月票留不到月底的亲们,赶紧把票子洒下来哇!!虐某银神马的迫在眉睫啊啊啊啊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