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14):三年前的那个晚上,一辈子也忘不掉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墨方一坐下身后就说,“向阳啊,我想我们家小璟这段时间也没少麻烦你吧?是这样子的,我和你杉姨商量好了,打算过段时间就把小璟转回s市来上学好了,免得打搅了你和小浅,是不是?”

    景向阳有些意外云墨的这个决定。

    “墨叔,其实没关系的,小璟平日里也挺乖的……”

    接话的人,是尤浅。

    她温婉的笑着,“不过墨叔和杉姨都心疼着小璟吧,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也确实更放心些。”

    向南和景孟弦对视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见他似乎没什么情绪变化,向南不由皱了皱眉。

    “墨叔。”

    景向阳到底还是说话了。

    “这事儿有跟小三儿商量过吗?”

    “还没呢!”

    云墨舒了口气,笑笑,“不过我相信她会同意的。”

    景向阳眸色暗沉了些分,却没再多说什么。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夜里——

    “唉,还是你去跟女儿说吧!我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

    紫杉推了推自己的老公,踌躇了好久,想了大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转学的事儿。

    云墨也有些头疼,“行,我去说吧!都这份上了,迟早得想办法把她拉出来的。”

    云墨敲响了自己女儿的卧室门。

    “爸,是你吧?进来吧!”

    云璟在里头应了一声。

    云墨推门进去,就见自己女儿正趴在窗台上吹风,欣赏着窗外繁华的夜景。

    他走了过去,在女儿身边站定,问她,“看什么呢?看得这么专注……”

    “看一看我们s市的夜景啊!好像真的好久没看到过了……”

    夜风拂过来,掀起云璟凌乱的长发,她稚气的娇容上仿佛蒙着一层薄薄的伤然。

    “三儿……”

    云墨的声音,沉了些分。

    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没想过要回来爸妈身边来吗?”

    云璟一愣,偏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爸想让你转学回来,好吗?”

    “爸……”

    云璟没想到父亲会突然跟自己提起这件事儿,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云墨顿了一会,继续说,“我知道当年你很努力很努力,才好不容易考上了a大,可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有些人才专门去读的a大!今天你也看到了,向阳和尤浅是认真的,他们俩确实打算结婚了,爸知道你心里念着他,可是……他终究不是你的良人!小璟,咱们要懂得放手,知道吗?”

    “爸,如果……放手更痛呢,那我该怎么办?”

    云璟问自己的父亲。

    眼眶里,漫染上淡淡的薄雾,但她最后到底没掉眼泪,“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吧,爸,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这么晚了……”

    云墨有些担忧。

    “没关系,我就在小区里走走,透口气。”

    “那好。”

    云墨许了。

    云璟拿了件外套出去了,云墨到底不放心自己的女儿,还是默默地在她身后跟着。

    她想一个人静静,一个人思考,他做父亲的给她独立思考的空间,不打扰,不阻拦,但他会成为她身后最坚强的倚靠和护翼。

    云璟在小区的木亭里坐了下来。

    木亭上,枝腾缠绕,零星的树叶还在坚强的招展着,随着寒冷的夜风无助的摇摆,却执拗的不肯枯萎而去……

    一如,此时此刻,她的心!

    明知是在做着无用的抵抗和坚持,却偏偏也跟这寒风中的树叶一般,不肯褪去!

    云璟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往某一个方向瞧去……

    那是景家的方向,就在他们对面不远的地方,很近很近……

    云璟却第一次觉得,他们之间好远好远……

    仿佛,隔着一个世纪银河之远!

    “叮呤……叮呤…………”

    忽而,云璟外套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掏出来看了一眼,当见到手机上来电显示的名字时,她的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失落。

    上面不是她期待的那个名称……

    是陆离野的来电!

    向阳尽快的收拾了一下心情,接通了他的电话。

    “云小怪!!你在干嘛呢?”

    陆离野那头似乎很吵的样子,同云璟说话也是尽可能的拔高音调。

    “我在老家呢!”

    云璟如实回答,皱了皱眉,“你那边好吵!打电话给我干嘛呀?”

    “你等等,我找个安静的地方。”

    然后,电话里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陆离野的声音,只有那噪杂的笑闹声,还有劲爆的嗨歌声。

    他大概又在酒吧里鬼混着吧!

    “喂!云小怪,你在哪呢?大周末的,出来玩吧!哥介绍个新女朋友给你认识!”

    他终于出声了,显然对于云璟刚刚回他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而此刻电话那头也着实安静了许多。

    对于他的话,云璟有些无语,这家伙又换女朋友了?

    这速度简直能赶上火箭升天了!

    “我回老家了,去不了。”

    “你老家哪啊?”

    陆离野追问。

    “s市。”

    “那也不远啊,走高速几个小时的路程而已。”

    “是不远,不过我是没办法去赴你的约了,我挂了。”

    “喂!等等,出什么事啦?听你说起话来,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陆离野到底还是听出了云璟的不对劲,又问道,“怎么,心情不好啊?”

    被陆离野这么一问,云璟只觉鼻头处莫名一阵酸意,“没什么……”

    她不想说。

    “还说没什么,声音都变了!”

    陆离野迎着夜里的寒风,站在酒吧门口外,同云璟讲电话,“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可别告诉我,又是失恋那种破事啊!”

    “是!就是失恋那种破事儿!”

    云璟明明想用那种最轻松的语调说出来的,可偏偏,话一出口,声音就哽咽了。

    那头,陆离野静默了好几秒。

    他本以为照这丫头死心眼的性格,一定不会承认自己失恋的!

    可她真的开口说自己失恋了!

    陆离野知道,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了。

    他拢了拢身上的长风衣,挡住朝他吹送过来的寒风,“云小怪,其实我也就随口一说……”

    “他要结婚了!”

    云璟的心尖儿,像是被根细针,狠狠地扎了一下。

    酸楚和疼痛,涌得满心池都是……

    “今天我回来,是陪他们一起来见家长的!”

    云璟的话语里,有些自嘲。

    “云小怪,你说你是不是自找虐,这种事儿,你也跟着回去瞎参合?”

    云璟忍不住抽噎出声,“陆离野,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她到底还是哭了,“我现在特难受……”

    她的小手,紧揪着自己心脏的位置,那儿就好像被快刀绞着一般,难受到了极点,“胸口闷得好像快要不能呼吸了……”

    云璟在电话里,那种无助的哭声以及诉说声,让陆离野艰涩的舔了舔薄唇。

    他从没有安慰女人的经验,忽而面对哭坏的云璟,他当真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云小怪,你先别哭……”

    云璟还在哭。

    陆离野有些乱了心绪,“别哭了!!云小怪,让你别哭了……你现在在哪?”

    “……”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我是说你家在哪儿?”

    云璟抹了一把鼻涕,呜咽着问他,“你干嘛?”

    “没事,就关心一下!行了,你先别哭了……”

    陆离野似乎又进了酒吧去,手机里变得噪杂起来,云璟有些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了。

    好像没跟她说话,是在跟酒吧里的那些狐朋狗友说着些什么,大概是要提早先走的那些话儿,云璟也没听太清楚,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两句。

    “陆离野,你先去忙吧,我没事……”

    云璟不想打扰了他玩乐,交代了一句后,便兀自将电话给挂了。

    陆离野也没再追电话过来。

    她起身,预备再去走走的,一抬眼,却意外的……撞见了,正朝她缓步走过来的……

    景向阳!

    颀长的身影,站定在云璟跟前时,她还有些缓不回神来。

    云墨远远的在亭外看着,看到景向阳出现,他不由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放心的转身离开,独自往自己家中走去。

    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了,就由他们自己去定夺吧?!

    也是,没有谁的青春爱情会走得那么一帆风顺的!

    不经历些风雨,又怎能见到彩虹呢?

    ……………………………………………………………………

    云璟抬头,看着眼前那张熟悉而沉敛的俊颜……

    脸颊上的泪痕,还未干涸,眼眶却又情不自禁的再湿了一圈。

    但好在,她没让自己哭出来。

    只是,一时间,却又不知要开口说些什么……

    假装大度的祝福他?还是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我不会祝福你们的!!”

    到底,她还是说出了自己心里最真实的念头。

    她没办法像尤浅那样假心假意,更做不到她那样的善解人意……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了十八年的男人,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她还要笑着说声祝福?

    对不起!她真的没那么大度!

    她是自私的人,她做不到!!

    景向阳敛目,凝视了她许久。

    漆黑的眸仁里,看不见多余的波澜,忽而抬手,捧起她娇小的脸颊,将她脸蛋上的泪痕拭干。

    云璟没动……

    就任由着他帮自己擦眼泪。

    只是,眼泪却越擦越多,到最后,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景向阳作罢,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只是看着她,一直看着……

    薄唇抿得紧紧地,明明有话想说,到最后,却不知从何说起。

    “我爸想让我转回s市来!”

    最后,先开口的,还是云璟。

    景向阳晦暗的眸仁闪烁了一下,“你怎么想的?”

    他捧高她的脸问。

    却不知……

    自己的眼神里,写满着对她的答案的期盼!

    云璟不答,却红着眼反问他,“那你呢?你希望我怎么想?”

    景向阳正了正身,收回自己捧着她脸蛋的大手,插入裤口袋中,“我尊重你的想法。”

    云璟只觉胸口一痛,“那我转回来呢?”

    景向阳看着她,好半响,没有答话。

    “那就回来吧……”

    其实,有那么一秒的,景向阳差点出口挽留了她。

    但,一想到自己和她之间那种种不该有的失控……或许,分开对他们而言,才是最好的。

    对尤浅而言,也是最公平的!

    “好……”

    云璟笑着点头。

    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那我回来!!以后再也不用麻烦你了,真好……”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眼泪却已经把脸颊全部浸湿。

    步子,还未来的及跨出去,却被景向阳一把伸手扣住。

    “云璟——”

    他的声音,沉哑得如同低谷里发出。

    “放开我!!”

    云璟挣扎。

    “记不记得三年前的那个晚上——”

    景向阳紧咬牙根问她。

    “记得!!”

    云璟拂开他的手,抹了一把自己不争气的眼泪,“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放开我!!”

    她一辈子都忘不掉三年前,他把尤浅领进家门,指着她,告诉所有人:她是我女朋友!

    那天云璟才忽而意识到,原来……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女朋友!她尤浅才是!!

    那天晚上,她把自己哭得稀里糊涂的。

    那晚,她还像往常一样,抱着小枕头,哭着爬到他的被褥里,结果呢?

    他把自己当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吻着她的时候,嘴里却口口声声的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

    那一声一声的‘尤浅’,就像一把一把的锯刀,深深的,一刀一刀锯在她的心口上,疼得无以复加。

    而那天晚上,她头一回……

    被他吼着,轰出了景家!!

    她永远都忘不掉那天晚上……

    自己抱着个小枕头,孤零零的站在自家门外,面对着紧闭的大门,哭了整整一夜!

    他第一次对她大声吼骂,第一次……把她轰出家门!!

    都是因为……尤浅!!

    那个突然闯入了他心池里来的女人!!

    而她云璟……花了整整十八年的时间,换来的,却不过只是两个字……

    bt!!

    想到过往的那些伤痛,云璟连呼吸都变得有些疼痛起来,“放开我……”

    景向阳松开了她的小手。

    手指间,有些苍白。

    看着她转身离开,漆黑的深潭里,越渐晦暗迷离……

    三年前,那个晚上,于景向阳而言,就是一个罪恶的噩梦……

    他走不出,别人也进不来!

    每每看到云璟那张稚气的脸蛋,他总会想到她十五岁那年,还只是个孩子的她,却差点被他强占……

    他,就像个猥亵孩童的怪叔叔!

    一个bt!!

    而如今……

    他根本已经没办法再去承接这种扭曲的关系!

    十年……

    十年,到底需要跨过多少横沟,还能达到合适的地步?

    罢了吧!

    他们之间,除却习惯性的占有和依赖,除了那些抛不开的亲情,又还剩下什么呢?

    他转身,往家的方向走。

    脚下的步子,却莫名的,沉甸甸的,如同灌了铅一般。

    脑子里,云璟那张哭花的小脸,如魔咒一般,挥之不去。

    她对他说,“好,那我回来!”

    她对他说,“那天晚上,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

    夜深,人静。

    窗外,寒风料峭,冷得刺骨。

    云璟迷迷糊糊的睡着,却忽而被床头上的手机给闹了醒来。

    第一遍,她没听。

    第二遍,她才懒懒的伸出了小手。

    看一眼来电显示……

    居然是陆离野。

    再看一眼时间,都已经凌晨两点了!!

    这家伙……

    肯定是玩到刚散场!

    云璟真不想听的,又怕这家伙一直叨扰个不停,她按下接听键,还不等他答话,就抢白抱怨道,“干什么呀?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我还得睡觉呢!都两点了……”

    “云小怪,你家在哪?”

    陆离野没头没脑的又问了一句。

    “什么呀?”

    云璟皱了皱,“你大晚上的打电话给我,就为了问我这个问题?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家在s市!!没事我挂了!”

    这家伙……

    “你家在什么位置,具体点!什么区,什么路……要不给我发个地址定位也行。”

    云璟一听这话,忽而间,睡意醒了不少,“你在哪里?要我家具体地址干嘛?”

    脑子里有一个大胆的念头一闪而过,但很快的就被自己挥散了去。

    怎么可能呢?这大晚上的,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s市?

    【亲们,求月票啦!!镜子从今儿起要出去旅游了,14号才会回来,不过更新会稳定的,不会断更,依旧凌晨整点更新,有变动会通知大家,请大家关注下留言情况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