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12):小三儿,幸好有你在!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谓厮混就是……

    接吻,加毛手毛脚。

    那女孩的衣服都快要被他撕开了,够粗鲁的!

    云璟忽而就想到自己和他在篮球场上的事儿,难怪老师拿到那些照片之后揪着她不放了。

    瞧瞧这厮的德行就知道了!

    果然,有伤风化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陆离野也确实足够称得上大众情人这一款了。

    长得漂亮,家室又好,人其实也不错,就是花心了一点!

    “喂!云小怪,你看够了没?”

    忽而,陆离野喊她。

    嗓音里还透着太过明显的晴欲,没压下来。

    她怀里的女孩,还在情不自禁的娇喘着,脸颊绯红一片,羞于刚刚激情的画面被外人瞧了去。

    云璟耸耸肩,“不看白不看!学一两招好泡男人!”

    当然,她嘴里的男人,从来只有一个……

    那就是景向阳!

    “泡你个头!不怕你哥揍你啊!”

    陆离野放开了怀里的女孩,朝云璟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向云璟介绍着自己的新妞,“我女朋友,胡菱。”

    那学姐忙同云璟打了声招呼,云璟没给予理会,只问陆离野,“秦沥沥怀孕的事儿,你解决了吗?”

    “……”

    一句话丢出来,登时……

    旁边的两个人都静默了。

    陆离野觉得这丫头绝对……故意的!!

    他干笑两声,有一种想要把云璟的脖子给拧下来的冲动,皮笑肉不笑,“很好啊,云小怪,本少爷白对你好了啊!胳膊肘子往外拐!”

    云璟没好气的手肘桶了他一把,“谁是你胳膊肘子了!”

    “哎呦!”

    陆离野吃疼的喊了一声,“你温柔点行不行?”

    又冲自己的女朋友摆摆手,“亲爱的,你先走吧,我有时间再去找你。”

    “……”

    又是这句话!

    云璟嗤之以鼻,“陆大少爷平日里可还真忙!”

    可不是,忙着找女朋友,交女朋友,换女朋友!

    还有,赶上秦沥沥这种棘手的破事儿,还得忙着解决后代问题!

    确实有够忙的!

    胡菱识趣的走了。

    但陆离野也没再数落云璟,在枫叶林里找了块干净的大石头坐了下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云璟坐下,“过来。”

    云璟也没推脱,就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你真跟秦沥沥分手了?”

    云璟平日里真没多大兴趣关心别人的事儿,但每日看着秦沥沥那般消沉,她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

    再说,陆离野现在也勉强算她的朋友吧?

    陆离野搭上云璟的小肩膀,特一本正经的道,“云小怪,本少爷交女朋友有一个习惯……”

    “什么习惯啊?”

    云璟眨眼,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吃完就吐!”

    这是什么习惯?云璟表示不懂。

    “唉!你这智商捉急!意思就是上完床就分手!这么说,懂吗?”

    “……”

    这回懂了!

    云璟鄙视他,“你这么玩女人,小心哪一天栽在哪个女人手里就再也出不来了!”

    这时的云璟不过只是无心之说,而陆离野更是没将她这段话放心上,可没想到,不久的将来,他陆离野确实被云璟的话给验证了!

    他真的栽了,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而且……真的,一发不可收拾,想方设法的要逃出爱情的魔障,却再也,无可自拔!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秦沥沥的事儿,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啊?”

    云璟其实更多的是担心他。

    毕竟,人家肚子都给闹大了。

    陆离野耸耸肩,一脸无谓,“凉拌!”

    “可人家怀孕了!”

    说到这个陆离野好像当真有些烦了,“云小怪,你认识本少爷没几天吧?你就见过本少爷三个妞了,三个妞本少爷都吃过了,从本少爷成年到现在,吃过的妞儿已经光用脑子都要记不过来了,如果每个女人都像她这么损的话,那本少爷外头的种岂不是得组成一个足球队了?不,应该是两队!”

    “……”

    云璟听完他这庞大的数字,简直无语。

    “喂!是你把人家肚子闹大的,你还说人家损!”

    连云璟都听不过去了。

    “她不把避/孕套故意捅破,本少爷能让她怀孕吗?”

    “……”

    “行了!”

    陆离野搭上云璟的肩膀,“这是我跟她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别管!”

    “哦……”

    云璟点点头。

    她还不乐意管呢!

    云璟回到教室,准备上课,就见秦沥沥失魂落魄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云璟没有理会她。

    秦沥沥在自己的桌椅上坐了下来,忽而,同云璟道,“离野又交新女朋友了……”

    她的声音低如蚊蚋,没什么生气,但云璟还是听清楚了。

    本不想作答的,但看着她这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云璟还是应了一句,“嗯,我看到了,不怎么样……”

    其实,那女孩,还挺好看的!

    比她秦沥沥一点也不弱。

    “我也看到了,他们俩在枫叶林里……那女孩,长得挺漂亮的,比我好看……”

    秦沥沥自惭形秽的喃喃着,眼泪到底还是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云璟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她没安慰人的习惯,也没有安慰人的本事。

    只能傻傻的看着她哭,然后隔一会的,递张纸巾给她。

    “云璟,你上次说,你有个当医生的哥哥……”

    “对!你也见过,就酒吧里被我们调戏的那个男人!”

    “……”

    秦沥沥诧异了几秒。

    “他也是我喜欢的男人,但他不喜欢我……”

    云璟看着这样子的秦沥沥,忽而有些伤感。

    秦沥沥看着她,不语。

    “你找我哥是想让我帮你问问他流产的事儿?”

    云璟将目光扫向她那还未来的及隆起的腹部。

    听闻这话,秦沥沥的眼泪一下子落得更急了,她哽咽道,“我……我害怕……”

    云璟没有鼓励她,也没办法鼓励她。

    这种事儿,没有哪个女孩是不会感到恐惧的。

    所以,想玩,又不懂得自我保护的,这是蠢!!

    “待会下课后,我帮你去问问他。”

    云璟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

    “好,谢谢……”

    秦沥沥同云璟道谢。

    散学后,云璟给景向阳打了一通电话,那头是语音留言。

    通常这样的情况,就是他在手术中,不方便接听电话。

    云璟干脆直接往医院里找他去了。

    果不其然,他在进行一个特别棘手的手术,但好在手术已经快要结束了。

    站在手术室外,一干病患家属正在门外候着,他们的表情格外凝重,眼里又充满着希望之光。

    这样的表情,云璟自然见得不少。

    从小在孟弦爹地和老爸的医院里,就没少见过呢!

    听闻从前景向阳也生过重病,向南妈咪没少这样子陪着他,但好在现在一切都好了……

    “出来了,出来了!!”

    忽而,听闻有人喊了一声。

    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医生,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哪位是病患的家属?这是病危通知书,麻烦过来签个字……”

    医生的表情有些凝重。

    “医生,什么意思?病危通知书?我儿子被你们推进去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啊?”

    医生没时间同他们做过多的解释,“抱歉,抱歉,请大家节约时间!谢谢……”

    争争吵吵,推嚷之间,终于,病人家属还是在字签了。

    “医生,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医生……”

    “我们一定竭尽所能!!”

    医生保证着,额上已是一层薄薄的冷汗。

    云璟看得出来,他极为的紧张。

    这个医生她有见过几回,是景向阳同办公室的,排行老四,名叫席城。

    似乎感觉到了云璟的目光,他往云璟扫了一眼,而后匆匆回了手术室去。

    “病人情况怎么样了?”

    那医生进去就问。

    景向阳正站在显微镜前,剑眉拧着,神经崩得紧紧地,“血袋!!”

    “情况很不理想!”

    另外一名医生回答。

    “老四!这病人的病历是不是你负责整理的?”

    听闻有人问,席城一脸紧张,“我……我不清楚……”

    景向阳抬眸看了他一眼,剑眉蹙得很深,“那些事情等手术结束了之后再谈,现在救人要紧!!”

    “是是……”

    手术室里,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是极为凝重的。

    因为,出大事了!

    而且,关乎人命,且还有医生必须得承担这个事故的责任!

    而手术室外,云璟想到席城那紧张的模样,也不由得替景向阳悬起了心。

    这手术,显然不简单。

    半个小时后——

    所有的医生都从里面走了推来,身后还推着那位手术刚结束的病人。

    每个医生的表情,都极为落寞、甚至是挫败。

    景向阳走在最前列,门才一打开,家属就一窝蜂的往前冲了去,将他围堵了起来,“景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景医生,手术成功了吗?成功了吗?”

    “对不起……”

    景向阳沉声道歉。

    不远处的云璟,心头微微一惊。

    对上他布满血丝的眼眸,就听得他道,“各位家属节哀顺变……”

    “为什么?我儿子明明只是一个小肿瘤而已,为什么会死??不,不可能的!!”

    家属显然不相信,揪着景向阳,不允许他走。

    身后的席城见情况不妙,赶紧找了个空隙,从人群中溜了出来。

    云璟鄙夷的扫了他一眼,找了个空隙钻进了人群中去,护在了景向阳跟前,“放手!!你们这样也不是办法,如果真的是医生的责任,医院会给大家一个解释的!”

    “云璟??”

    景向阳有些惊讶于云璟的出现。

    担心她被家属围攻,又赶忙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护着,“各位,实在抱歉,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到家属办公室谈!抱歉,请让一让……”

    家属又闹了好一会儿,最终,动用了医院的保全才得以从人群里挣脱出来。

    景向阳身上的白衣长袍已经被家属撕破了两个口,看起来还显得有些狼狈。

    云璟则被他紧紧地护在了怀里,倒是一点伤都没有,连头发都没乱一根。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

    景向阳还不放心,把云璟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打量了一遍,确定她确实没受伤后,方才放了心下来。

    “你怎么会过来?等我多久了?”

    他的声音,还有些嘶哑,眼眸里泛着疲倦的猩红,让云璟单单只是看着就心疼的厉害。

    她知道医生这个职业其实远比他们看着要操劳许多,尤其在手术的时候,精神需要高度集中,遇到手术失败,心理上的承受能力也需要极强才不至于影响到自己的生活。

    她的爸妈都是医生,也正因为看到了他们心理上的辛苦,所以最后她才没有选择这个专业。

    她不合适。

    “刚刚的手术……”

    云璟想要安慰他,小手作势在他肩上拍了两下,“你别放心上。”

    景向阳目光深沉的看一眼云璟,却忽而,一伸手将她搂进了自己怀里,抱得紧紧地。

    下巴抵在她的小肩膀上,猿臂圈着她的小细腰,不停地收紧着力道。

    “小三儿,幸好你来了……”

    他一声餍足的胃叹。

    还好,她在,才不至于让他那么难受,和茫然失措。

    云璟被他抱着,感觉心的某一处地方柔软的深陷了进去。

    她反手抱住他宽厚的肩膀。

    头一回,觉得……他好像也有需要自己的时候!

    也有需要她抚慰和担心的时候……

    这感觉,真好!

    她轻轻顺着他的后背,安慰他,“没关系,生老病死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实在救不过来,那也不是你的错……”

    景向阳缓缓的松开了云璟。

    叹了口气,“他本来不会死的。”

    眸仁深陷,眼底的血丝越来越多,“这是个意外,更是一场事故……”

    他的声音,嘶哑得有些厉害。

    仿佛喉管被人用刀割破了似得。

    云璟眨眨眼,担忧的看着他,“到底怎么回事啊?”

    景向阳将身上被撕破的长袍褪了下来,撸了撸搭在额上的刘海,有些心烦,“病人的父亲有家族血液病,但病人的病历表上却没有写明这一点,结果导致他手术的时候,大出血……”

    景向阳说完,呼出一口郁气来,“今儿这事,我们手术室里所有的医生,都脱不了干系!”

    “怎么会这样呢?谁给他做的病历表,这责任就该由谁来承担,不是吗?这么大的问题,资料上怎么可能不写明呢?我一个非医生的我都明白这事儿的重要性!他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云璟登时就有些火了。

    她有些替景向阳鸣不平。

    看着她气鼓鼓的模样儿,景向阳不由笑了,捏了捏她的脸蛋儿,“好了,先不谈我这事儿了,说说你吧,专程来医院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很重要的事!”

    云璟点头,一本正经的问他,“景向阳,流产这种事儿,恐怖吗?”

    “什么意思?”

    景向阳眉峰一皱,“你干嘛突然关心这种话题?”

    目光不由得往云璟平坦的小腹扫了一眼,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神情也一下子变得格外紧张,“云小三,你……sh/it!”

    他烦躁的骂了一句,伸手将不明所以的云璟一把粗鲁的纳入自己怀里来,指着她的鼻子,咬牙切齿的,警告她道,“云小三,你要敢告诉我,怀孕的人是你,那你等着今晚挨揍吧!!!”

    绝对不只是她挨揍,他一定会把那个敢让她怀孕的混蛋揍成猪的!!

    云璟眨眨眼,漂亮的羽睫像两把小蒲扇,轻轻的扫下来,又张开。

    “嘁……”

    她抓开他点在自己鼻头上的大手,又不满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我才不会怀孕呢!你干嘛这么凶……”

    云璟的话,让景向阳悬着的心顿时落了下来。

    抱起她,让她在公园的围栏上坐了下来。

    他站在她的正前方,双臂撑开在云璟的两侧,将她桎梏于自己的怀里,敛眉问她,“谁怀孕了?”

    “我一个同学。”

    云璟老实交代,“就上次那个,在酒吧里跟我一起玩的那个女孩。”

    景向阳皱了皱眉,“她打算流产?”

    “是。”

    云璟咬了咬唇,“不过她好像挺怕的。”

    “云小三,你把她的经验当作是你的教训,所以,以后务必得跟其他任何男人保持适当的距离!不然,到时候吃苦头的还是你们这些女孩子!你看,你同学来流产,不仅担惊受怕的,身体还得遭受痛苦,完了再看那个罪魁祸首的男人,扔点钱就完事儿了!他什么都不亏,还好好玩了一把……”

    【求月票哦!!重点推荐米粒白完结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非常好看的文文哦,已经完结了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