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11):失控的激情缠绵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离野租的房子是一套三室两厅的套房公寓。

    装修别致,面积宽敞,一看便知租金不菲。

    云璟本以为男人的房间应该是乱七八糟的,然而,让她意外的是,陆离野的房子干净得简直可以用通明透亮来形容。

    “不用这么瞪着我,每天下午都有家政公司来打扫的!”

    “……”

    就知道他没这么勤快!

    陆离野换鞋进门,云璟跟上。

    他将手里的钥匙随意的扔在厅里的长几上,书包往沙发上一甩,人也跟着陷进了沙发里去,修长的双腿散漫的往长几上一搭,指了指另外几扇门道,“自己去看看想睡哪间房。”

    云璟也没跟他客气,当真一间房一间房的探了过去。

    “这是你的房间啊?”

    打开那扇银灰色的卧室门,看着里面整洁的一切,云璟倒还有些惊讶。

    陆离野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的,一见云璟在看自己房间,连忙就跟着起了身来。

    双手搭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入了自己房间来。

    “哇——”

    待看清里面的一切时,云璟忍不住惊叹出声来。

    “这么多体育杂志?”

    一整面墙的书柜里,堆放的全是各色各样的体育杂志。

    “连80年代的都有?不是吧……”

    云璟随手翻阅着,对于眼前的一切,有种叹为观止的感觉,“你收藏这个啊?”

    “对!这是本少爷最宝贝的东西!”

    陆离野说到这些的时候,很是骄傲。

    抱胸,看着云璟,“本少爷可是头一回跟女人分享它们。”

    “哦?”

    云璟显然不信,“你应该没少带女孩子来这儿吧?”

    说到这里,她不免皱了皱眉,“你们家有哪张床是没有被其他女孩子睡过的吗?”

    嗯,好吧!她总觉得做那种事儿,好像……不太干净的感觉!

    陆离野自然看出了云璟眼底那抹嫌恶,故作不屑的轻嗤一声,“这儿除了家政公司的大妈,还真没其他女人来过!就连我妈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基地呢!”

    “真的假的?”

    云璟半信半疑,随手翻阅着他的体育杂志,笑道,“那我岂不是应该觉得非常荣幸?”

    “不是应该,是本来!”

    陆离野纠正她。

    云璟忍不住轻笑出声来,又将他的房间四处扫了一眼,发现他的床头还贴着好一些篮球明星的海报。

    有詹姆斯,有科比等等……

    “真意外,原来除了女人,你还有其他专注的东西啊!”

    有时候,男人对爱好的偏执和认真,也是极具人格魅力的。

    “肤浅!”

    陆离野损她。

    云璟转过身看他,身形懒懒的倚靠在他的书桌上,“今晚我睡隔壁房间吧!”

    “你自便!”

    陆离野耸耸肩。

    “你一个人睡这,没关系吧?”

    他似乎是发自内心的替她担忧。

    云璟明动的水眸看定他,迟疑了半会,才有些别扭道,“其实这里有这么多房间,你不一定要走的。”

    陆离野星辰般的眸仁闪烁了一下,“你确定吗?”

    “那你会对我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

    云璟问他。

    陆离野盯着云璟的视线有些热切,对于她的问题,他似乎认真的思索了一下。

    “我不确定。”

    他老实作答。

    云璟倏尔就笑了。

    “你不会!我相信你!”

    “……”

    该死的,这简直就像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

    考验他陆离野的定力的时候到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一晚上,景向阳给云璟打了无数通电话。

    回应他的一直都是关机,关机!!

    他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焦躁不安过。

    这是云璟第一次,脱离他的视野,让自己找不到她!

    他把整个a大翻了一遍,没有她的身影,又跑去附近所有的街道寻了一遍,依旧不见她的踪影。

    唐宵也被他从暖被子里揪了出来,帮忙寻人。

    忽而,景向阳像是想到了什么,同副驾驶座的唐宵道,“赶紧!!帮我打个电话给陆川行,找他问问他儿子的电话号码,快点!!”

    唐宵有些不名所以,但他还是帮忙找了陆川行。

    陆川行也没耽搁,就把自己儿子的电话报给了唐宵。

    要到陆离野的电话,景向阳一秒没敢耽搁,就把电话拨了过去。

    可是,一直无人接听!

    “该死的!!!”

    景向阳烦躁的骂了一句,一拳头砸在方向盘上,显得异常暴躁。

    “你别太担心了!你不是说你妹都十八了吗?成年了,丢不了!可能就跟同学出去玩了,或者人家交男朋友了,不回家那不是常有的事吗?”

    唐宵无心的一句话,却让景向阳冷峻的面庞,越来越冰寒无温。

    他再次拨通了陆离野的电话。

    这次终于,通了!

    “喂——”

    陆离野懒怠的声线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我是云璟的哥哥景向阳。”

    景向阳从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我想问问你,我妹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接到景向阳的电话,陆离野倒感到挺意外的。

    “你等等。”

    他看一眼正懒懒的坐在波斯地毯上,认真煲着韩剧的小丫头,迈步,往厅外的露天阳台走了去。

    “云璟是在我这。”

    陆离野如实道。

    “你在哪里?我去接她!”

    景向阳的声音,冰冷而沉哑。

    脑子里忽而想到那天云璟研究避/孕套的那些画面,握着手机的大手,不由收紧了些分。

    “她不一定想跟你回去!”

    陆离野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地址来。

    手肘撑在围栏上,看着窗外阑珊的夜景,继续道,“小丫头今儿心情很不好,这会儿好不容易心情好点了,待会你又让她糟了心怎么办?”

    “她在哪里?”

    景向阳没有回答他,继续追问。

    陆离野挑了挑眉,不再同景向阳周/旋,把自己的具体地址说了一遍,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他在电话里已经听出了他景向阳对云璟的在乎。

    不管是出自于兄长对妹妹,还是男人对女人……

    更何况,当真把这小怪物留在这里吗?留在这里,她心情就会好转?

    不过只是把头埋在沙漠里的小鸵鸟罢了!

    陆离野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忽而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都莫名其妙的变遭了!

    他怎么了?难不成当真吃醋了?

    这可不像他陆少的风格!

    “怎么了?”

    才一进大厅,云璟就问他。

    “什么怎么了?”

    他一屁股在云璟身旁的地上坐了下来。

    “接了个电话,就跟把魂儿接走了似的!”

    陆离野邪肆一笑,用胳膊肘子撞了撞她,“干嘛,跟个管家婆似的!”

    “……”

    云璟无语。

    陆离野又撞了她小胳膊一下,“今晚真不走了?”

    “真不走。”

    “那万一你哥来接你呢?”

    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那我也不走!再说了,他也不会来接我!他不知道我在这,除非你把我给卖了!”

    云璟瞥了他一眼,警惕的眯了眯眼,“你不会真把我给卖了吧?”

    “绝对……没有!”

    陆离野心虚的保证着。

    长臂揽过她的小肩膀,有些患得患失,“云小怪,今晚你不许走……”

    话才一说完,门铃就响了。

    sh/it!!!

    这追上门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

    “谁啊?”

    云璟问了一句。

    陆离野起身去开门,“你哥。”

    这次他没瞒她。

    云璟清秀的双眉一皱,起了身来,往门口看过去。

    门打开,就见景向阳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聊,我出去买包烟!”

    陆离野识趣的找了个借口出门,顺手帮他们把玄关门带上了。

    他也没下楼,就倚在门口,散漫的抽烟。

    在他陆离野看来,云璟算个好女人,至少不乐意跟他这种花花大少鬼混。

    所以,就冲她那一句‘我相信你’,陆离野都觉得她不是自己要玩的女人!

    简直言之,他不想坑了这小女孩。

    ………………………………………………

    里面……

    “手机为什么要关机?”

    景向阳低头,目光牢牢地锁住云璟,凉声问她。

    “不想接你电话。”

    云璟如实作答。

    “所以,不回家也是为了故意惹我生气,是吗?”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般的问着她。

    眸仁里泛着愠怒的猩红,“云小三,你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心一点?!!”

    这话,他是吼着问她的。

    云璟面色一白。

    忽而想到尤浅指责她坏毛病的那些话,心里委屈更甚,但她就是想要让自己表现得大度一点,想证明自己并非尤浅嘴里说的那样,她没有对跟前这个男人死缠烂打,更不想惹他心烦。

    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淡声道,“你回去吧!我不会跟你回去的!还有……以后我搬出来住!省得你再替我费心了。”

    景向阳觉得自己身体内所有的耐性,真的都快要被跟前这女孩给磨光了。

    因情绪激动的缘故,他胸口起伏得有些剧烈,“云小三,你给我听好了!!第一,你今晚必须跟我回家!第二,想从家里搬出来,白日做梦,想都别想!除非我死了!”

    “你——”

    云璟气结。

    景向阳也懒得再等她作答,直接拽过沙发上的书包,再走至她更前,弯身一把抱过她的膝盖,还没云璟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就已经被景向阳扛到了肩上。

    “你放我下来!!”

    云璟挣扎。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毫不含糊的两巴掌。

    “啪啪——”两声,打在她的翘臀上,特别用力,打得她当真有些疼了。

    扛着云璟一出来,就碰到了正站在门口抽烟的陆离野。

    他顺手就将烟头给摁灭了。

    “走了?”

    他问被扛在肩上的云璟。

    “救我——”

    云璟双手伸长,还在向他求救。

    景向阳站定,看向陆离野。

    陆离野伸手拉了拉云璟的小手,“行了,你待我这,你哥还不得通宵失眠!回去吧,明天见!”

    景向阳的视线落在两个人紧紧相牵的手上,眸仁不由缩紧了些分。

    “谢谢你!”

    他同陆离野道谢,伸手将云璟的小手从他的手心里拿了下来,“我先带她回去了。”

    “嗯,好!再见——”

    他冲云璟摆摆手。

    “拜拜……”

    云璟回他。

    景向阳把云璟扛进了电梯中去,陆离野懒懒的倚在电梯门口看着云璟,直到电梯门阖上的那一刹那,忽而,心里竟有几许莫名的失落。

    这感觉……还真够诡异的!

    至少,他陆离野从前可从来没有过!

    景向阳扛着云璟走到停车场。

    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唐宵还坐在那里。

    一见云璟,他大吃一惊,“这不是那天酒吧里的小太妹吗?”

    “啊……原来她就是你妹妹啊!!哈,我说呢,哪个女人敢解你的裤腰带,那不找干吗?”

    “……”

    “出来!”

    景向阳没理会唐宵的话,看了一眼车后座,毫不客气道,“你坐后面去!”

    “喂——”

    这混蛋!!

    “重色轻友!!你小心没朋友啊你!”

    唐宵嘴上虽是抱怨着,但他还是乖乖从副驾驶座上起了身来,把地儿大方的腾给了云璟。

    自己则钻到后座上坐着去了。

    一颗脑袋还八卦的探到前面来,看着前方这对不似兄妹的兄妹,就觉气氛怪异得很。

    景向阳把云璟安置在座位上坐好,又弯身过去替她把安全带系上。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方才关上车门,绕过车身,回了驾驶座上。

    一路上,云璟不发一语,脑袋偏在右侧,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夜景发呆。

    景向阳更是薄唇紧抿着,神色冷沉,亦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唐宵许是被该死的气氛闹得有些憋不住了,他这才开了口问云璟道,“你叫小璟吧?”

    他试探性的与云璟答话。

    云璟却像充耳不闻似得,不给予任何理会,甚至于,连眼神都不吝啬于打赏一个。

    “有个性!!”

    唐宵一拍大腿,“跟你哥一个性子!”

    景向阳冷不丁的瞟了他一眼。

    “小璟啊,你大晚上的不回家,跑其他男人家里去住,多少有些过不去的,也难怪你哥要寻人,是不是?”

    云璟不吭声。

    秀眉敛了敛,只觉这男人唠唠磕磕的,好烦。

    一听唐宵的话,景向阳整张俊脸拉得更长了。

    “你这小家伙可把你哥给急坏了,人家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一整晚就在这寻你,你看,连我都被他给揪出来了!这都快凌晨了,明天还得上班呢!”

    所以,唐宵说了这么多,就是在怪她耽误了他的睡觉时间?

    云璟飞快的瞄了一眼身旁一直冷着脸的景向阳。

    他还没有吃饭吗?

    真的是为了找她?

    云璟抿了抿唇,依旧不言语。

    唐宵似乎终于被这两兄妹搞得有些烦了,“哎呀!真服了你们俩,什么破性子,都不说话!本少爷非被你们这冷气压冻死不可!!行了行了,靠边停车吧,本少爷自己打车回去都好过被你们俩冻死强!”

    话才一落,车“嘎——”的一声就停了下来。

    “……”

    唐宵直接无语了。

    行!!景向阳,可有你的!!

    他唐宵怎么就找了个这么没义气的朋友呢!

    唐宵推开车门下了车,景向阳却也没急着把车开走。

    从收纳盒里扒拉了一个打火机出来,又摸了支烟。

    打开车窗,点燃烟头,吸了两口,青烟袅袅的从唇间漫起来,迷蒙他深沉的双眸。

    他没有说话,只顾着抽烟。

    终于,一支烟抽完,他将烟头重重的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浓眉深敛,有烦躁的情绪掩在漆黑的眸仁里,“说吧!今儿又闹什么脾气?”

    云璟胸口疼了一下。

    “我想搬出来住。”

    她说。

    愠怒,在景向阳深沉的眼潭里跳跃了一下,但很快被他压制了下来。

    “换个话题!”

    声音,寒若冰霜。

    态度,不容置喙。

    “想一想,我觉得尤浅说得没错。”

    云璟调整了一下坐姿。

    景向阳眸仁紧眯,“她跟你说什么了?”

    “她也没说什么。”

    云璟一贯明动的水眸,此刻有些黯然,“她就说你们俩快结婚了!这也是事实吧?”

    她偏头问景向阳。

    景向阳将目光落向前方,点头,“是。”

    一个字,就如同一记重锤般,狠狠地敲在了她的心窝里……

    闷疼的感觉,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云璟只觉眼眶发烫得厉害,“以后你们会住一起吧?”

    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答案。

    景向阳又从烟盒里抽了支烟出来,点燃。

    “我不会跟你们住一起的!”

    云璟的声音,已经不觉有些嘶哑了,她将目光看向车窗外,强忍着自己把眼眶里的雾气抹掉,“与其那时候在她眼皮底下搬出去,还不如就趁现在!”

    至少,她不会那么狼狈!

    “你就住这!”

    景向阳坚持,抽了一口手里的烟,许是被烟草熏的,声音沉哑,透出些沧桑感来,“待在我身边,哪儿都不许去!”

    霸道的说完,把手里的烟头摁灭,轰油,启动车身,飞快的隐没在暗夜里……

    云璟到底没能忍住,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滑落了出来。

    其实,她特别想问一句,此刻让她窝在他的身边,又怎样?

    能让她窝一辈子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

    所以,她选择不问!

    不问,就不疼了……

    可是,为何她的心脏,却还像浸泡在酸水里一般,又酸又胀……

    刺激着她的泪腺,让她的眼泪,不停地往外涌!

    ……………………………………

    回到公寓里,景向阳没有大发雷霆,甚至于没有对她多予理睬,就上楼回了自己的卧室去。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眼前阑珊的夜景,景向阳只觉心里烦不甚烦。

    剑眉紧锁,扯开脖子上的领带,甩至一旁,又解了领口下几颗衬衫纽扣,方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

    脑子里盘旋的都是些云璟在陆离野家里过夜的画面。

    如果自己今晚真的没有找到她怎么办?

    她是不是真的就打算住在那个男人家里了?

    他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已经好到她都可以独自去他家留宿了?还是他们之间……根本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如果今晚不是他不识趣的去打扰了他们,他们俩会不会干脆就把床单一块儿给滚了?

    景向阳越想,心里越烦。

    可即便如此,他除了想方设法的把她禁锢在自己身边,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云璟坐在大厅露天阳台的地上发呆。

    她没有穿鞋,双腿蜷着,手臂抱着膝盖,头微仰着,看着窗外一望无垠的夜空,心里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小姐,感冒不是还没好全吗?怎么又坐地上来了!赶紧起来吧,怪冷的。”

    李嫂还没深睡,听到两人回家的动静,忙起来看了一下,就见云璟一个人正坐在阳台上发呆。

    云璟偏了偏脑袋,“没事,不冷。”

    “怎么会不冷呢!”

    “李嫂,你别管我,早点睡吧。”

    云璟没有理会李嫂的话。

    李嫂见劝不动她,也就没出声了,干脆上楼去找景向阳。

    “少爷,晚上都没吃东西的,下来再吃点饭吧,我在厨房里热着呢!”

    门外,响起李嫂的声音,景向阳这才从自己的思绪里抽回神来。

    给李嫂将门打开,“李嫂,这么晚了,赶紧去睡吧,我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明天早上再说吧。”

    “你们这是怎么啦?一个不肯吃东西,一个坐在阳台上吹风也不肯进来!又吵架了?”

    李嫂忍不住关切的问了一句。

    景向阳皱了皱眉,“这么晚了,她还在阳台上?”

    “嗯,怎么劝都不听,还是你去吧,她听你的!再坐下去,非得感冒不可,你也是,不吃东西迟早把胃给饿坏的!”

    “好,我待会就去吃点,您赶紧去睡吧。”

    “行,那我先睡了。”

    “晚安。”

    李嫂下楼睡觉去了。

    景向阳也跟着下楼。

    正如李嫂说的那样,那小东西还呆呆的坐在阳台上吹风。

    娇小的背影,有些说不上来的落寞。

    寒风拂过,她抖了一下,却没动,只是把小脚丫子往里缩了一点。

    景向阳这才注意到,她是光着双脚的,连拖鞋都没穿上一双。

    他走至鞋架上,拿过她的粉色毛绒拖鞋,朝云璟走了过去。

    在她跟前蹲下身来,握住她洁白的小玉足……

    冰凉的温度,浸入他暖暖的手心里,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突来的动作,让云璟一愣,扭捏了一下,拂开他的手,轻声道,“我自己来吧,谢谢。”

    她居然会同他说谢谢?!

    景向阳有那么一秒的,几乎怀疑是自己听叉了。

    眸仁一眯,剑眉蹙起,放开了她冰凉的双脚。

    “我明天回宿舍去住。”

    云璟忽而说。

    景向阳不语,薄唇紧抿着,紧迫的眸光直直的锁住她,一瞬不瞬。

    那锐利的寒光,似要深深将她看穿,看透一般!

    却忽而,一伸长臂,将地上的云璟打横抱了起来,“有我在,你哪儿都不许去!!哪怕你去宿舍,我会也像今天这样,把你揪回来的!!”

    抱起她,上楼。

    云璟气愤的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上,“你凭什么禁锢着我的自由!!我想去哪里,那是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不能这么霸道!!”

    景向阳推开她的卧室门,将她安置在沙发上,深沉的眼眸紧迫的睥睨着她,目光热切,“今天这样的事情,别再发生第二次!!别再让我找不到你!!”

    他漆黑的眸仁,渐渐的被猩红所取代。

    他突然找不到她时的那种焦慌感,真的,前所未有的迷茫和无措。

    这样的情况,他已经不想发生第二次了!!

    所以,他简直不敢去想象,如果哪天她不在自己身边时,他会怎样。

    大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她稚嫩的下巴,哑声说道,“不许再跟我提什么搬出去住!!我说过,你哪儿都不许去,只许呆在我身边!!”

    云璟的小脸蛋被他的大手拨弄着,心神不觉有些游离,目光柔软了下来,还荡漾着爱慕的涟漪……

    “那你可以让我呆在你身边……一辈子吗?”

    她热切的问他。

    这样的问题,她到底还是问出来了!!

    景向阳微微一怔。

    大手扣住她的下巴,凝望着眼前这张稚气而绯红的面庞,忽而,只觉胸口一热……

    薄唇才刚启,想说什么,却忽而……

    一双温热的樱唇,将他微张的薄唇,紧紧覆住。

    他的话,云璟不想听。

    即使不听,也知道答案,所以……

    不如什么都不要听到,就假装不知道的好!!

    云璟攀住他的脖颈,闭上眼,肆意的加深这个没有温度的吻。

    却来不及让她沉迷,就被身上的景向阳拉开。

    “云璟——”

    他喘了口气,气息极为不稳。

    唇间全是属于她的清香味道……

    他竟该死的觉得,非常好闻!!

    甚至于,会觉得,她的味道,那么稚嫩,美味!!

    就像三年前那样……

    想到三年前那个失控的夜晚,景向阳眸仁一紧,就将她从自己脖子上扯了开来。

    “不许再闹了,洗澡睡觉!!”

    他的表情,变得冷肃了些。

    云璟眨眼,看着她。

    水灵的眸仁里,没有什么情绪变化,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思,更瞧不出她有没有因他的拒绝而受伤。

    受什么伤呢?其实她早就习惯了!

    见云璟只是看着他不说话,景向阳倒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不解的看着沙发上的她,敛了敛眉,视线情不自禁的落在她可人的樱唇之上。

    薄唇动了动……

    居然有些流连于刚刚的那抹味道。

    他探了口气,揉了揉云璟的脑袋,“去洗澡吧!”

    “你呢?”

    云璟问他。

    小手臂再次环住他的脖颈,娇身几乎是下意识般的就缠上了他颀长的健躯。

    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瘫软在他怀里,显得有些倦怠。

    面对撒娇的她,景向阳是最没有抵抗力的。

    托住她的细腰,哄着她,“我也洗澡,睡觉了!乖,从我身上下去……”

    他拍了拍她的小翘臀,示意她从自己身上下来。

    云璟趴在他身上一动没动。

    “云璟……”

    景向阳唤了她一句,声线不觉有些喑哑。

    云璟抬起脑袋来,看着他。

    一贯灵动的水眸,此刻看起来有些忧伤。

    她的目光,直直的注视着眼前这张成熟而俊逸的面孔,忽而,喃喃道,“以后我会努力试着去爱上别人的……”

    “你说什么?”

    景向阳喉头滚动了一下,眸仁紧缩,看定怀里的她,又重复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

    云璟摇头。

    目光凝住他的薄唇,眸色有些黯然,就听得她低声呢喃了一句……

    “别再推开我了……”

    而后,一低头……

    湿热的樱唇,再次含住了他薄薄的唇瓣。

    生涩的在他的唇瓣上,肆意的含/吮,舔舐……

    景向阳重重的喘了几口气。

    “云璟……”

    他喊她,试图想要拉开挂在自己身上的她。

    然而,薄唇才一张开,就被她灵巧的攻城略地,窜入了他湿热的檀口中去,被她青涩的霸占着。

    两个人的呼吸,缠在一起……

    急,而滚烫!!

    其实,他真的可以将身上的她拉开的,甚至是,不费吹灰之力……

    可到最后……

    他没有!

    不仅没有……

    甚至于,受了蛊惑般的……

    大手一把强硬的抵住她的后脑勺,让她,更深,更近的贴合着她……

    热切的,承接着她这一抹生涩的吻!!

    将被动,瞬间转换为主动,引导着生涩的云璟,肆意纠缠,疯狂缠绵……

    两个人的喘息声,在安静的卧室里,此起彼伏的响着。

    热气,一点点往两人身上狂涌而来。

    理智线最终崩溃绝提,身体的渴望,占据着上风。

    他俯身,一把将身上的云璟强势的压覆于沙发上,扣住她娇嫩的下巴,将这一道热切的深吻,再加重……

    薄唇肆意的吮/含着她火热的樱唇,松开,再缠上去,再松开……

    柔软的触感,透着诱/人的湿热,让他对她的渴望,几乎达到了最顶峰!

    云璟修长的双腿习惯性的盘在他的腰肢上,让自己的娇身,更紧密的与他火热的健躯贴合着……

    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下腹……顶到了一个,**的,且格外火热的东西!!

    她不适的娇喘了几口气,下身不安的蠕动了一下,回应着她的,却是景向阳一道失控的低吼。

    他松开了她的樱唇……

    两个人的唇间,还浸着暧昧的银丝。

    双目对望,眼底尽是让对方痴狂的火热,还有渴望……

    他的大手,再次捉住了她不安分的腰肢……

    “别乱动——”

    他的声音,沉哑得像从谷底发出一般。

    云璟的脸颊,绯红如熟透的番茄,两只小耳朵更是滚烫得像被火烧着一般。

    听到他喑哑的命令声,她当真一动不敢再动。

    景向阳的视线,热切的凝在云璟的身上,喉咙滚动了一下,却忽而感觉到有一只手……

    精准的抓住了他的昂扬之物!!

    隔着,薄薄的西裤!!

    该死!!

    “云璟——”

    景向阳眉心抽动了一下,粗喘了口气……

    感觉有什么,差点就要从自己的身体里泄出来!

    他,对于她的触碰,太敏感了!

    这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的!

    这感觉,不像他与尤浅之间……

    他对尤浅,总在理智的边缘徘徊着,总会想到很多很多与身下这个女孩的画面……

    但对她……

    景向阳咬着牙根,抓过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抽出来。

    身形舒爽的颤动了一下,太过亢奋,让他腰肢有些僵硬,一动不敢动。

    “男人的这东西,不能随便乱碰!!不然,你会吃亏的!”

    云璟显然还不太明白,她眨眨眼,“他好烫……”

    景向阳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僵硬的从云璟身上起来。

    看着单纯而稚嫩的她,忽而,三年前的那种愧疚感,油然而生。

    伸手,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洗澡睡觉!晚安——”

    他漆黑的眸仁,有些黯然。

    “我去帮你热饭!”

    云璟说着,就从沙发上跳起了身来,圾着拖鞋就要走。

    景向阳忙伸手将她给拉了回来,“云小三!”

    “你还没吃饭的。”

    云璟被他拉进他的怀里。

    她熟悉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将她紧紧包裹着,好暖心,好踏实!

    “我累了,吃不下,明天早上再说吧!”

    他似乎真的挺累的。

    疲倦掩在深沉的眸底,教云璟单单只是看着就觉心疼不已。

    是为了找她吧?

    云璟突然有些自责。

    然,她却不知道,他景向阳累的其实是心……

    忽而一下子,他有些理不清自己心里头的思绪了!

    甚至于,对跟前这个小女孩的感情,到底是单纯的兄长对妹妹的感觉,还是……

    什么其他的!!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热好了再叫你吧,很快的。”

    云璟的心情,似乎比刚刚好了不止一些些。

    看着她这么热心的模样,景向阳不好再拒绝,只问她,“你什么时候学会热饭了?”

    云璟眨眨眼,有些迷糊,“那不是很简单吗?往微波炉里一放不就行了?”

    “可我不喜欢吃微波炉里的食品。”

    景向阳故意为难她。

    “这样啊……”

    云璟抓了抓脑袋,有些为难道,“那我试试吧!”

    看着如此逗趣的她,景向阳忍不住笑出声来,“行了,不需要你费力了,李嫂早就热好在那里了,你洗澡吧,我自己下去吃。”

    “我陪你一起去!”

    “饿了?”

    “一点点……”

    饿吗?当然不饿!

    她不过只是想赖在他身边而已。

    一辈子……

    多长的时间?

    她自然清楚,她与他的一辈子向来无缘,所以,能赖多久就多久吧!

    其实,她一时一秒都不想跟他分开呢!

    要真的搬出去住,最难受的,肯定也是她!

    …………………………………………………………

    饭被李嫂暖在了锅里,还热气腾腾的。

    “哇……好香!”

    云璟闻到饭香,还真觉肚子有些饿了起来。

    筷子也顾不及拿,伸手就捏了一个饭球送入了嘴里,“好香哦!”

    景向阳正端着一碗热滚滚的汤进餐厅,云璟捏了个小饭球递到他嘴边,“张开……”

    “你洗手了吗?”

    景向阳有些嫌弃。

    不过嘴上虽是这么说着的,但还是乖乖的张了口,把那团小米饭含进了嘴里。

    连带着她两根小手指也被他一同含入了唇间去……

    软软的触感,让景向阳有一秒的晃神,却飞快的松开了她的小手。

    云璟‘啧啧’两声,“还嫌弃我,我还嫌弃你的口水呢!”

    跟他一样,嘴上虽是如此说着的,但顺手又捏了一块饭团塞进了自己的小嘴里。

    “云小三,用筷子!脏兮兮的!!”

    “……”

    最后,云小三没再吃饭,光吃饭团就已经把她的小肚子给填饱了。

    他在一旁吃,她就坐在一旁看着。

    看到自己流口水了后,她又想用手去捏菜,结果,景向阳挥过来一筷子,把她不安分的小手给拍走了。

    “疼……”

    云璟瘪瘪嘴。

    “张嘴!”

    无奈,景向阳夹了块肉送进她嘴里,“自己去拿筷子!”

    “哦。”

    云璟乖乖的跑去厨房里拿了双筷子,坐下来,跟着他一同吃了起来。

    “晚上吃了什么?”

    景向阳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西餐!很贵的那种!”

    “陆离野请的?”

    景向阳又问,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她一眼,观察着她的神情。

    “是啊!”

    云璟含着自己的筷头,点头。

    又想到陆离野陪自己一起‘拿’东西时的情景,忽而就‘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他人也很不错!我觉得我现在跟他……嗯,应该算好朋友了!”

    云璟想到陆离野,心情不由又好了些分。

    景向阳皱了皱眉。

    这个丫头,可是头一次在他面前承认一个朋友。

    当然,除了向晴。

    “你对他……什么感觉?”

    景向阳又送了一口饭进嘴里,故作不经意的问云璟。

    云璟敛敛秀眉,不解的瞪着他,“你为什么最近老问我这个问题?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吗?”

    景向阳有一种被云璟戳破了心事的感觉,心里不免有些心虚起来,咳嗽一声,故作正经道,“作为你哥哥,你新交的朋友,我自然要严格审查一下!再说了,今晚如果我没有找到你,你是不是就真打算在他那过夜了?”

    说起这事儿,景向阳还有些恼火。

    当然,兜了这么大个圈子,也总算兜到了重要话题上来了。

    云璟有些心虚,但还是说了实话,“是啊!”

    景向阳把手中的碗筷搁了下来,一脸凝重,“云小三,这个事情,我们俩必须好好谈谈!”

    又来了……

    云璟挠了挠耳朵,瘪瘪嘴,“景向阳,你怎么比我爸还啰嗦!”

    “男女有别,以后不许再去他家里!尤其是晚上,知道吗?你别把每个人都想得那么善良!!”

    见云璟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景向阳还真有些恼了。

    云璟双臂趴在餐桌上,看着景向阳,好奇的问道,“你怕他带我去开/房?”

    她的话,让景向阳胸口一窒,登时就觉有一口气好像没提上来。

    “是!”

    他点头,承认。

    “我是怕他会带你去开/房。”

    “那样是不是就会怀孕啊?”

    云璟好奇的问了一句,似乎想确定一个答案似的。

    “可能。”

    理论上是这么说的。

    “那你跟尤浅呢?会有怀孕的可能吗?”

    云璟一本正经的问他。

    “不会。”

    景向阳很明确的回答她。

    “为什么?”

    “我没有跟她……睡过!”

    后面两个字,景向阳稍微在脑子里润色了一下,最后觉得这样说可能对于她而言,不那么粗俗,又好懂。

    果然,云璟明白了。

    嘴角一下子漾开一抹明动而纯粹的笑容来。

    “好!那你不跟尤浅怀孕,我也不跟陆离野怀孕!”

    “云璟!!”

    景向阳皱眉。

    这根本不是同等的事情!

    “不!是你不跟她睡,我也绝对不会跟陆离野睡了!我保证!”

    她俏皮的说着,起了身来,冲他眨眨眼,“那咱们就这么说好了,我困了,先洗澡睡了,拜拜……”

    说完,冲景向阳摆摆手,就哼着愉快的歌儿,径自上楼回卧室睡觉去了。

    景向阳看着她愉悦的背影,性/感的唇角,不自觉的跟着她微微上扬。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对于那天晚上的失控,后来,景向阳总结,那大概只是最典型的生理反应。

    对自己的妹妹产生这种感觉,往后想来,他觉得有些恶心。

    给他的感觉,像是一种……不伦之恋!

    更何况,她还那么小!!

    “想什么呢,一直魂不守舍的,我进来这么久了,你都没发现!”

    尤浅到神外科的办公室里找景向阳。

    景向阳回神过来,有些意外于她的出现,“你怎么这个时间点过来了?”

    “刚好没事,就过来看看你!”

    尤浅在他旁边的沙发椅上坐了下来,“向阳,你刚刚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出神。”

    “没什么,刚好想起手里一个病人的案例而已。”

    景向阳不想多说什么。

    “你呢?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有事,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事!”

    尤浅亲昵的挽住他的手臂,同他撒娇道,“过两天周末,我们不是要回s市,去见你爸妈吗?我这两天紧张得都没睡好,也不知道要买什么礼物送伯父伯母,你说我要准备些什么才最合适?”

    景向阳才突然想起了这事儿来。

    “什么都不用准备了,到时候由我来负责吧!”

    不知怎的,忽而,他对见家长这事儿,就提不上什么兴趣了。

    “向阳,我好紧张,我好担心你爸妈不喜欢我,怎么办?”

    尤浅确实是挺担心的。

    三年前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他爸妈表面上看上去是对她挺热诚的,但其实她心里清楚的很,他们根本就不欢迎她这个儿媳妇。

    在他们心里,她云璟才是正牌儿媳妇!

    开什么玩笑?

    他景向阳要娶的可是老婆,又不是女儿!

    这一点,尤浅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而确实,这也正是他景向阳心里的想法。

    于他而言,云璟太小,是妹妹,甚至是女儿,比他小了将近整整一轮,论年龄而言,他们俩就不适合,何况他们也不算一个时代的人,代沟肯定也不小,看平时两个人相处就知道了。

    景向阳心里的理想对象,是尤浅。

    这个毋庸置疑。

    两个人无论年龄还是家世,以及学历和性格,都是最般配的。

    他已经快是三十而立的人了,激情早已淡去,剩存下的,就是那颗想要细水长流的心了。

    “向阳?”

    见景向阳走神,尤浅又唤了一声。

    “放心吧,只要是我真心想娶的人,我爸妈是不会阻拦我的!”

    “那我就放心了!”

    尤浅笑开,“那周六一早,你来接我。云璟呢?她也会一起回去吗?”

    “嗯,会吧。”

    他希望她同自己一起回去。

    而尤浅呢?

    自然也希望!

    这种秀恩爱的好时期,要少了她,多没乐趣!

    ………………………………

    陆离野同秦沥沥分手了。

    这个消息,云璟没听说,但她猜到了。

    因为整天秦沥沥都郁郁寡欢的。

    而陆离野呢?

    啧啧!又有新欢了!

    一个长得就特妩媚的女孩子,好像还是他学姐来着。

    云璟会遇上他们,那也纯属意外。

    中午来上课,才路过枫叶林,就见陆离野正和那女孩在枫叶林里厮混。

    所谓厮混就是……

    接吻,加毛手毛脚。

    【加更求月票啦,另镜子建了个vip微信群,想入的可以后台私信留言给镜子留下微信帐号,镜子会主动加大家的。群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