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10):它很敏感,你不能碰!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云璟的病情已经明显好转些。

    因为她的床是湿的,所以此时她霸占着景向阳的床。

    “你睡床,我睡沙发!有什么不舒服的,立刻叫我知道吗?”

    其实,他大可以睡客房的,但想到她不舒服,还是不太放心她一个人。

    有时候,连景向阳自己都觉得,自己宠着云璟实在有些过分了。

    就像尤浅说的那样,真正让她长不大的人,罪魁祸首可能就是他。

    可是……

    让他真的放手让她去,他做不到。

    哪怕明知是错的,却就是没办法放任着她去飞翔!

    她可以飞,但前提是,他必须在她旁边看着。

    “我们俩一起睡床,不行吗?”

    云璟单纯的问他,揪着他的衣袖口,不肯松手。

    “不行!”

    景向阳立刻否定。

    “我保证我会安分点的,一定不会踹你!”

    云璟举着小手同他认真的保证着。

    “这不是问题所在!”

    景向阳将她的小手拉下来。

    “我也不踢被子。”

    云璟又将小手给举了起来。

    景向阳敛眉,“问题也不在于你会不会踢被子,乖乖给我睡下!”

    云璟撇撇嘴,“那好吧!”

    她也不再强求。

    躺下,眨眨明动的双眸,恳求的看着他,“那你能不能陪我一会儿……”

    “好吧!”

    景向阳到底还是点了头。

    云璟喜上眉梢,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那你躺下来!让我枕着你手臂。”

    景向阳迟疑了一下,还是在她身旁和衣躺了下来。

    云璟像个小婴儿似得,蜷做一团,小脑袋枕在他结实的臂弯上,闭着眼,心满意足的睡着。

    两个人许是真的都累了的缘故,不出一刻钟的时间,就一同进入了梦乡去。

    景向阳明明还记着要回沙发上去睡的,可是头一沾枕头,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清晨时分了。

    他是怎么醒来的呢?

    想当然的,自然是被怀里那不安分的小家伙给闹醒来的。

    小腿儿踹了他好几脚也就罢了,还有一只不安分的小手儿,在暖烘烘的被褥里一顿瞎摸着……

    也不知是感应还是怎么的,她就是那么精准的一下子捉住了他胸前的那颗小米粒……

    轻轻的揉捏着,贪恋的把玩。

    所有的动作,都是在睡梦里进行着的。

    对!这个小丫头就是有一个坏毛病,睡觉的时候,不管跟谁睡,就喜欢捏人的……小乳/头!!

    也不知道这毛病到底是什么时候给养成的,据说是小时候紫杉阿姨给她喂奶时给染上的,到如今都十八岁了,还没戒掉。

    小手儿的指腹,柔软温热,不停地捏住他的敏感颗粒,把玩着……

    景向阳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那颗小米粒在她的小手中变得越来越硬……

    他急喘了口气,去抓开她不安分的小手。

    哪知她还给犟上了,拂开,又来,再拂开,再来……

    景向阳知道她已经醒了。

    她就故意闹他的!

    这个小魔头!!

    就在她的小魔爪又朝他的衬衫底下探过来的时候,他忽而一翻身,就强势的一把将云璟压在了自己身形之下,“病还没好就学着调皮……”

    云璟弯着眉眼冲他笑,漂亮明动的双眸如月牙儿一般,美艳动人,一点惺忪的睡意都没了。

    “几点了?”

    她软软的声线,还透着些慵懒之气,娇声问他。

    景向阳回头看了一眼对面墙上的石英钟,“还早,才四点,再睡会。”

    “好……”

    云璟点点脑袋,心情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景向阳单臂支撑着身体,尽可能的让自己不压着她,另一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好,已经没有高烧了。

    “今天能去上课吗?”

    他还有些不放心,“不能去就请假。”

    “能去!现在已经全好了。”

    云璟闭着眼睛,微笑着点头。

    看着她的笑容,景向阳也不由微微弯了嘴角。

    他翻身,躺回到了她身侧。

    云璟飞快的找到他的臂膀,枕了上去,小腿儿往他身上一搭……

    “……”

    好像,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景向阳轻抽了口气,睁眼,看她。

    她也正看着他。

    秀眉敛着,有些费解,“你晚上睡觉……还塞东西在口袋里?”

    她说着,还不等景向阳反应过来,居然小手儿就往被子里一伸,再然后,精准的捉住了那根硬硬的东西……

    再然后……

    她的小手,就被景向阳给捉住了!!

    他一贯沉着的面孔,此刻,还泛着几许不自在的红晕。

    而云璟……也仿佛是渐渐的……明白了什么……

    但,又不是很明白!

    “云璟!”

    景向阳喊她。

    嗓音,沉哑,生硬,“放手……”

    那一刻,云璟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握在手心里的那东西,还在……疯狂的,变硬,变粗……

    她几乎握不住了!!

    景向阳重喘了口气,眸仁里,热气腾升。

    云璟后知后觉的……放开了小手……

    “我……”

    她变得有些茫然失措。

    因为,刚刚她的脑子里忽而晃过了前些日子上生理课时,老师放映给他们看的画面……

    当时老师指着像根柱子的东西说到,“这是男性生值器官,会随着敏感度而逐渐变大变硬……”

    然后,老师把整个变化过程,统统放映给她们看了。

    当时,班上的女同学统统都红了脸去,谁都捂着眼睛不好意思看。【大家8要觉得这个很夸张啊,镜子大学的生理课就是这么过来的,简直……捂脸!】

    云璟没捂眼睛,也看了,但……印象不深。

    现在,终于深了!!也通过实践之后,还终于明白了老师的授课内容!!

    小脸儿,顿时红得像熟透的水蜜桃!!

    景向阳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要同这个小呆瓜上一谈生理课!

    他呼出一口气,哑声道,“这是男人的生值器官,它……非常敏感!所以,你……不能碰!!”

    云璟觉得自己手心里,烫得像被火烧了一下。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红着脸,低着颗小脑袋,低声回答他。

    她云璟鲜少懂得害羞的……

    这还当真是,头一遭能把自己羞窘成这样!

    当然,景向阳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你睡吧,我去洗个澡!”

    他说完,掀开被子下了床,直接进了浴室去,冲凉!!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云璟今儿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好。

    直到中午的时候,在教室门口见到尤浅为止。

    “我们聊聊……”

    尤浅的态度,不似在景向阳面前时,对她那般温和。

    而是冷冷淡淡的,比云璟自是好不到哪里去。

    云璟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清冷的她了,自然不会放心上。

    本来也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嘛!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云璟说着,绕过她就往外走。

    “云璟!”

    尤浅淡淡的叫住她,“你就不想知道昨儿晚上我跟你哥都做了些什么?”

    云璟脚下的步子,一顿。

    显然,她尤浅踩中了云璟的死穴!

    ………………

    云璟到底还是同她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是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想喝点什么?”

    尤浅笑问云璟。

    “不用。”

    云璟拒绝。

    尤浅招来侍应生,自作主张的给云璟点了杯热饮,“听说你生病了,还是喝点热的暖暖身子吧!”

    云璟敛眉,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她绝不相信她会如此出自真心的照顾自己!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尤浅笑笑,“我只是不希望你又用生病当借口,赖着我男朋友不肯放手罢了!”

    云璟的面色一白。

    小手搁在身前,微微紧了紧。

    第一次,她居然没有还口。

    这倒让尤浅有些意外。

    很快,服务员将两个人的热饮端了上来。

    云璟自然没喝。

    尤浅随意的搅动着杯中的银勺,“云璟,实话跟你说了吧,昨儿晚上你哥跟我求婚了!”

    尤浅的话,让云璟面色陡然一白。

    见云璟没什么反应,她继续说,“结婚以后,我和他自然会住到一起,至于你……说实话,我不欢迎你跟我们住一块!你有多麻烦,自己心里清楚!”

    云璟洁白的贝齿咬紧自己的下唇。

    无疑,眼前这个女人,正在用她女主人的身份向她示威。

    而她……居然还真的有些无力反击。

    “我哥是不可能让我搬出去的!!”

    “对!因为你够自私,够霸道,够不明白事理!!”

    尤浅直指她性格上的缺点,而这些缺点,也正是昨儿晚上她同景向阳反省的那样……

    “你自私,所以从来只顾自己的感受,你喜欢向阳,所以你就觉得他必须也喜欢你!你一次又一次想方设法的纠缠着他,赖着他不肯放手,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内心里真正的感受?如果他也喜欢你的话?他就不会跟我求婚!!他只是把你当妹妹而已,因为你是他妹妹,所以他不想伤害你!!而你呢?不仅不让,还变本加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昨儿晚上也是你自己把自己折腾病的吧?你知道他为什么不听你电话吗?因为他烦,他烦你一直纠缠于他!所以他不愿听电话,他不愿回去那个有你的家里!!如果不是因为你生病了,他担心自己对不起你父母,你以为他会回去吗?云璟,你能不能有一点作为女人的自尊?你放了他吧!!让他自由的喘口气,不行吗??”

    尤浅一句又一句的质问,直揪着云璟的心脏。

    然她依旧执拗的冷笑,不肯让自己的溃败表现丁点出来,“说完了?”

    不等尤浅回答,她起了身来,就往外走……

    垂落在两侧的小手,还隐隐颤抖着,泄露了她此刻心里的那抹不安和心揪。

    一出咖啡厅,云璟深深的吸了两口气……

    才发现,胸口压抑得有些疼!

    疼到,连她的眼眶,都红了些分……

    ——你放了他,让他自由的喘口气,不行吗?

    尤浅一声一声的质问,如同魔咒一般,还萦绕在云璟的耳畔间,让她完完全全的喘不过气来。

    她到底还是拨通了景向阳的电话。

    因为,她不相信尤浅的片面之词!!

    电话很快就通了。

    但电话里的景向阳似乎很忙的样子,大概正急着上手术台。

    “有事吗?”

    他把手机用肩膀夹在耳旁,手里正翻阅着病人的资料。

    “你跟尤浅求婚了?”

    云璟直截了当的问他。

    景向阳一愣,皱了皱眉,“你打电话来就为了问我这事儿?”

    “你回答我!”

    云璟不由得拔高了几个分贝。

    景向阳顿了数秒,才道,“是!我是跟她求婚了,这个周末我会带她回家,你提前准备一下,跟我一起回去!”

    云璟握着手机的小手,微微一颤。

    贝齿咬着下唇,很紧很紧……

    薄薄的雾气,飞快的漫染上她的眼眶……

    眼前的一切,顿时模糊一片。

    “云璟?”

    见她很久没出声,景向阳担忧的唤了一声。

    没有反应。

    景向阳大概也猜到是什么情况了,抿了抿干涩的唇瓣,“小三儿……”

    “你平时那么宠着我,不只是把我妹妹而已,对不对?”

    云璟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又急切的追问了一句。

    眼眶,已经通红。

    声音,一片喑哑。

    景向阳顿觉胸口像被巨石压着一般,堵得慌。

    “云璟!”

    “你告诉我,不只是把我当妹妹而已,是不是?”

    云璟又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她,已经哭了。

    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不断的往外涌……

    止不住,也收不了!

    “云璟!!我一直都只是把你当妹妹而已……”

    “嘟嘟嘟——”

    话落,回应他的是……一阵急切的忙应。

    机械,而冰冷。

    云璟将电话,毫不犹豫的,挂断了!!

    等他再拨回去,已关机。

    ……………………………………………………………………

    云璟耷拉着脑袋,失魂落魄的往学校里走去。

    却忽而“砰——”的一下,撞上了一堵人墙。

    她亦没抬头,淡淡的道歉,“对不起……”

    预备绕过那堵高大的人墙,却哪知那人墙跟着她的脚步往旁挪。

    她往左,他就往左。

    他往右,他也跟着往右!

    显然是跟她给杠上了。

    “喂!!”

    云璟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抬头,懊恼的瞪他。

    眼前,是一张邪惑的俊颜。

    张狂的笑,噙在他性感的嘴角,显得放荡不羁。

    这人除了花花大少陆离野,又还有谁呢?

    “走路撞了人,还敢这么嚣张,就只有你云小怪了!!”

    陆离野说着还不忘扯了一把她卷卷的长发。

    云小怪?

    这又是什么称呼?

    姓云的小怪物?

    虽然云璟有些好奇,但显然她现在没什么心情同他探讨这种白痴问题。

    她没理会他,绕过他就要走。

    却被陆离野一伸手就将她一把给拉了回来,桎梏于自己胸前,另一只手霸道的捧起她的脸蛋,皱眉,“又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

    云璟别开脸去,推开他。

    “失恋了!!”

    陆离野似乎察觉出了些许苗头来。

    “没有!!”

    云璟立即反驳。

    要走,但陆离野没肯。

    “眼睛都红了,骗鬼啊!”

    他似乎也有些恼了。

    “你别理我!!”

    云璟有些烦了,去推他。

    这回陆离野没再拦着她,任由着她进了学校去。

    散学……

    云璟没有回家。

    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喜欢一个人去逛商场,见到什么,拿什么。

    而她的一举一动,也全数落进了跟着她一同前来的陆离野眼里。

    那日当他发现她喜欢到商场里偷拿东西后,他回家便上网搜寻了一下资料,才发现她这种行为在心理学上叫‘偷盗癖’!

    这实则是一种病!一种心理疾病!

    像他们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为了物质上的满足,而是为了寻求心理上的慰藉,是一种特殊的心理欲求,一方面,他们渴望不被发现,另一方面,他们又渴望被发现并被惩罚。

    无论那种结果,都会给他们带来一种心理上的块感和刺激。

    而形成这种疾病的病因通常是为了表达对亲人的叛逆。

    陆离野不了解云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她于他而言,就像一个迷……

    一个有待他去挖掘,深究的谜!

    正当云璟拿得忘乎所以的时候,忽而,身旁多出一只大手来,也正学着她的模样,胡乱的一把抓着货架上的东西就往自己的书包里塞。

    云璟狐疑的偏头去看……

    陆离野??

    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看什么看?趁还没有发现,赶紧拿啊!!”

    陆离野说着,干脆跑到另外一个货架上,继续抓。

    云璟瞠目结舌的看着他。

    过了好久……

    “陆离野。”

    云璟走过去,靠近他,压低声音问道,“你在干什么?”

    “帮你拿东西啊!”

    陆离野理所当然的说着,又献宝似得把自己的书包敞开给云璟看一眼,“怎样?手法还行吧?我可专拣贵的拿的!”

    “……”

    云璟无语。

    心里有一道异样的暖流,一掠而过……

    忽而,就听得有人喊,“抓小偷啊!!抓小偷——”

    陆离野往声源处那头看一眼,“跑!!”

    下一瞬,抓起云璟的小手就往外狂奔。

    他的书包还没来得及合上,一边跑,一边掉。

    让狼狈的模样,让云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陆离野,你笨死了!!”

    两个人经过出口的时候,因为防盗扣没解的缘故,惹得整个商场所有的警报器狂响不止。

    全场所有的员工和顾客们都朝他们这头看了过来。

    议论芸芸。

    “啧啧,这么小就偷东西,长大了以后可怎么得了!!”

    “看着两个人可不像没钱人家的孩子啊……”

    “谁知道呢!现在的小孩子个个都不安分得很!”

    “…………”

    从商场里跑出来,再到甩开保安的纠缠,已经是一刻钟之后了。

    偏僻的小巷子里。

    两个人手拉着手,贴着墙壁,累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

    完了,对视一眼,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都忍不住大笑出声来。

    “云小怪,本少爷可把自己的第一次都奉献给你了……”

    陆离野拉紧她的小手儿,不肯放。

    说起话来的时候,还依旧带喘的。

    倏尔,一翻身,一把就将云璟压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眯眼,邪气的睥睨着她。

    晶莹的汗水,顺着他耳旁的鬓角滑落而下,桀骜里渗透着男性荷尔蒙的性感魅力,张扬到让人挪不开眼去。

    手臂懒懒的撑在她的脑后,嘴角张狂的勾了起来,痞痞的笑道,“你可得对本少爷负责啊!”

    “呸!”

    云璟唾弃他。

    笑着,去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他,“走开啦!!你笨死了,要不是你,我才不会被人发现呢!”

    陆离野弯着眉眼笑起来,捏起她的下巴,让她对上自己桃花般妖孽的眸子,斥她道,“没良心!要不是为了讨厌你,我至于去偷自己家东西吗!”

    “噗——”

    云璟到底还是被他逗笑了。

    “忘了,那惠联百货是你们家的!”

    云璟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自己还当真没少拿他们家的东西。

    “那你跟着我瞎跑什么啊?”

    她就不理解了。

    “想牵你的手呗!”

    “……”

    云璟一听这话,脸颊顿时不由红了些分,娇嗔的瞪他一眼,推了他一把,“你不要脸!快走开……”

    正在这时,忽而,陆离野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啧啧,不得了,他老爸追杀过来了。

    “谁啊?”

    见他表情有些怪异,云璟忍不住探着脑袋问了一句。

    看到他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又默默地缩了脑袋回来。

    他爸……

    纠结了好一会儿,陆离野还是把他父亲的电话给接通了。

    电话才一通,就听得陆川行咆哮的声音从那头穿透了过来。

    声音很大,震耳欲聋,连一旁的云璟都听到了。

    “你在商场里搞什么鬼?偷东西??还带着云家的千金一起?陆离野,你疯了是不是?!”

    “爸,你小点声,你小心把你未来的儿媳妇给吓跑了!”

    他嘴上说的儿媳妇,当然指的就是云璟。

    身形懒懒的倚在云璟的身边,一边同自己老爸讲电话,还一边不忘同云璟吹胡子瞪眼,逗着她玩儿。

    “你爸我儿媳妇太多,收都收不过来了!!你这混小子,什么时候给我收敛一点?!!”

    陆川行在电话里又拔高了音调,“迟早有一点,我会被你活活气死!!你现在给我马上回来!今儿这事,跟你没完!!”

    “我不回去!”

    陆离野直接拒绝,“就拿了点商场里的小玩意儿,至于这么小气吗?你就当送你未来儿媳妇了!”

    说完,他都不等陆川行再应话,就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他当然知道他老爸不是吝啬于被他们拿的那些玩意儿,而是怒他居然跑去偷东西。

    “你回去吧!”

    云璟知道陆川行生气了,他陆离野要再回去晚一点,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云璟说着,就把自己包里的东西全部翻了出来,往他包里塞。

    “你干嘛呀?”

    陆离野看得莫名其妙的。

    “你把这些都带回去,你爸要揍你,你就说是我偷拿的,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只是帮商场追我而已!还有啊,以后我再也不去你们家偷了。”

    “云小怪!!”

    陆离野皱眉,一把拎过云璟的后衣领,将她往后一提,定在了墙壁上。

    “你把我陆离野想成了什么人?在你心里,本少爷就是这种出卖朋友,不讲义气的人?”

    “我不是那意思,也没那么想你。”

    云璟忙解释。

    “那你什么意思啊?”

    陆离野抬眉看定她。

    见她咬唇不语,他忽而暧昧的笑了,凑近她道,“干嘛,怕我回去真挨我爸揍啊?”

    云璟不由嗤笑出声,“也是!反正你还挺欠揍的!”

    “……”

    陆离野倒没将书包里的东西又放到云璟包里去,手臂搭上她的肩膀,抱着她就往巷口走,“这些破玩意儿还怪重的,我先帮你背着吧!”

    “还有,以后你除了惠联百货的东西,其他的百货公司的东西都不许拿!”

    “为什么呀?”

    云璟皱眉。

    “因为其他地方,本少爷不一定保得了你!懂吗?”

    陆离野敲了敲她的小脑袋,潇洒的一挥手,“走了!本少爷请你吃大餐去!!”

    ……………………………………

    晚上,酒足饭饱后。

    两个人在繁华的街头处,席地而坐。

    初冬的寒风吹过来,还真有点冷。

    陆离野大方的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往云璟身上一罩,“我送你回家。”

    “我不冷。”

    云璟不肯穿,但陆离野压着她的肩膀,不肯让她拿下来。

    她没法,只好披着了。

    陆离野就剩一件单薄的衬衫,寒风拂过,他还是免不了的瑟缩了一下,云璟见状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你就别逞强了,我说的不冷,把衣服穿起来吧!”

    陆离野不满意了,“能给本少爷留点面子不?走了,把你这小麻烦精先送回家去再说。”

    他说着,拉着云璟就要走。

    “我不回去!”

    云璟不肯起身,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递给他,“你赶紧回去吧!”

    “不回去?”

    陆离野回过身来,看她,把她手里的衣服接了过来,却没穿,只随意的搭在手臂上,居高临下的觑着她,“你跟我说你不回去?”

    “嗯。”

    云璟想到尤浅和景向阳的那些话,就不愿再回去面对他。

    或许,她从他家里搬出去才是最正确的!

    陆离野在云璟跟前蹲了下来,勾着嘴角坏坏一笑,“云小怪,你知道本少爷最喜欢听女人跟我说什么话吗?”

    “什么?”

    云璟不解的眨眨眼。

    “我不想回家!”

    “……”

    “这言外之意呢,就是想让本少爷带她去开/房!”

    陆离野一双星辰般的眼眸笑得如若缀着繁星,璀璨生辉,“干嘛,原来你也想让本少爷带你去开/房?如果真是这样,本少爷可不会客气的!”

    “开你个头!!”

    云璟曲着小手指,一个爆栗敲在他的脑门上,“你赶紧回去啦,都这么晚了!”

    陆离野不开玩笑了,一屁股在她身旁坐下,一本正经的问她,“我回去了,那你怎么办?”

    “我待会自己去酒店开间房,或者……去网吧呆一晚也不错!要不,去酒吧玩玩也行!”

    陆离野凉凉一笑,“你这小怪物夜生活倒挺丰富的啊!走吧——”

    他说着,牵起云璟的小手就走。

    “去哪啊?”

    “我家!”

    “啊?”

    云璟赶忙挣开他的手,“我不去!不去……”

    “没有我爸妈!”

    陆离野又抓起她的小手,这回握得很紧,不允许她再逃跑。

    “我自己在学校附近租的一套公寓。”

    “那我也不去!”

    云璟有些扭捏。

    陆离野哂笑,“你得了吧!你真以为本少爷对你有性趣啊?”

    “我不是那意思……”

    “不是那意思,那就走吧!”

    陆离野拉着云璟就往公交车站走去,“你放心吧,我把你送到公寓就走!总不能真让你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吧?本少爷对你没性趣,可不代表街上的饿狼对你没性趣!”

    一上车,陆离野就给云璟找了个位置坐下。

    他也没坐,拽着书包,就在她一旁站着。

    “谢谢你,陆离野!”

    云璟由衷的同他道谢。

    【亲们,求月票啦,加更啦!!明天给大家继续加更,月票唔不到月底的可以现在给哇!群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