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8):他对她有了反应?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自己解决?”

    景向阳显然不放心,“能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解决吗?”

    云璟捏着他衬衫领口上的纽扣把玩着,一边道,“暂时还没想好,不过,挨了陆离野那一巴掌后,我想她们以后不敢把我怎样了。”

    “你现在好像很喜欢他?”

    景向阳抱着她腰肢的手臂收紧了些力道。

    “谁?”

    云璟替他将解开的扣子又一颗颗的扣上。

    直到最上面那颗。

    小手儿还拂到了他新生出来的胡渣,短短的,扫过她的手背,痒痒的,却很舒服。

    她忍不住笑了笑。

    “陆离野。”

    景向阳回答她。

    伸手去捉她调皮的小手,“别扣这么紧……”

    “那我帮你解开。”

    云璟拂开他的手,又开始自顾自的替他解扣子,玩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景向阳尤其觉得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失笑,捏了一下她的下巴,“回答我的问题,你现在是不是很喜欢他?”

    “还不错啊!”

    云璟老实点头。

    景向阳一把将她往自己怀里带进来几分,又霸道的把她小脑袋按下来,让她对上自己深沉的眸仁,“什么叫还不错?做男朋友还不错?还是只做朋友不错?”

    “做朋友还不错!”

    云璟老实回答。

    景向阳明显像是松了口气,“ok!如果只做朋友的话,我没意见!你多交些朋友,对你也好。喂!云小三……”

    他说着,又抓住了云璟那只不安分的小魔爪,“够了啊!再解,我衣服都要被你脱下来了。”

    都已经第五颗纽扣了!

    衬衫都敞开到胸口了!

    云璟歪着脑袋,笑眯了眼,“你身材真好……”

    她由心的赞道。

    漂亮的眼眸凝住他性/感的健躯,眸底泛起层层痴迷的小涟漪,怎么都挪不开眼去。

    小手儿更是情不自禁的抚上他健硕的肌理线,沿着他的胸口……一路往下,轻抚而来。

    直到……

    小手指触到那平坦而精壮的腹部时,忽而,手腕就被一只大手精准的给捉住了。

    他深沉的眸仁,有些发烫。

    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声线发紧,“不许再玩了。”

    “哦……”

    云璟乖乖的收了手。

    小身子却在景向阳身上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抬头,眨眼,有些无辜的看着他,“你口袋里塞了什么东西吗?好硬,搁到了我了!”

    她说着,还当真作势就要去摸。

    小手才一伸过去,就被景向阳迅猛捉住。

    他一贯沉着冷峻的面庞上,此刻居然还泛着几许不自在。

    半响,才哑声说,“你先下来,我去给你拿药。”

    该死的!!

    他居然……

    对身上的小三儿,有了……生理上的反应?!!!

    “我才刚上过药的。”

    云璟不依,摇摇头,小身子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扭动了一下,“我现在不换……”

    “别乱动——”

    云璟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扭动的小腰肢忽而就被景向阳一只大手给按住了。

    他急喘了口气,额上隐隐漫起一层薄汗,“乖乖下去……”

    “你怎么了?”

    云璟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对劲,小手摸上他的额头,“好烫!你发烧了?”

    不是发烧,而是发/骚!!

    内骚的那种!

    景向阳干脆将她从自己身下抱了下来,迈步往厨房走去,“我去看看李嫂把晚饭坐好没,你刚刚没吃什么东西,待会得再吃点!”

    他说话的声音,还有些发哑。

    进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凉开水,喝过之后,方才渐好。

    李嫂在一旁看着有些不明所以,“少爷,你这怎么了?把自己渴成这样。”

    “没事,刚在外面吃的饭,太咸了。”

    ………………………………

    云璟几番游说后,才让景向阳彻底放弃了起诉那群小太妹的念头。

    但他说了,下不为例!

    再有下次,决不姑息。

    而云璟当然也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

    放弃起诉她们,不过只是想为秦沥沥嘴里那句所谓的‘好朋友’留下最后一条路。

    清晨——

    云璟背着书包进了教室。

    秦沥沥已经到了。

    云璟面无表情的朝她走了过去,二话没说,扬手,就赏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在教室里响起,格外震耳。

    一时间,班上所有的同学,都不约而同的朝她们俩这边看了过来。

    “云璟,你干什么!!”

    秦沥沥‘唰’的一下起了身来,红着眼,愤恨的瞪她。

    被打的那半张脸,已经染上了五个明显的手指印。

    云璟扯了扯唇角,淡漠道,“我不过只是还以颜色罢了!!”

    把书包往桌上一甩,坐下,“秦沥沥,以后别在我跟前提‘朋友’二字,恶心人!!”

    秦沥沥面色一白,双唇抿得紧紧地,不在开口说话。

    显然,昨儿她找人揍云璟的事情,已经东窗事发了。

    见班上所有的同学还看着她们,秦沥沥愠怒的吼了一句,“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喊完,一屁股泄气的坐了下来。

    云璟没事儿一般,拿出书本,认真自习。

    很久,秦沥沥都只是坐在桌前,一动不动,也不开口说一句话。

    就在云璟以为她不会再搭理自己的时候,忽而,秦沥沥又说话了,“听说昨儿陆离野帮你把红妹打了?”

    云璟不说话,权当听不到。

    “呵!今儿一早,陆离野就跟我提分手了!是你告诉他,我找人打你的吧?”

    云璟偏头,冷冷的看着她,“秦沥沥,你要不要先去把你的臆想症治治啊?”

    “他让我把孩子流掉……”

    秦沥沥忽而说。

    语气里,还带着些哭腔。

    云璟抿唇,皱了皱眉,没有搭她的腔,假装专注的看书。

    “可我不敢……”

    她抚了抚自己平坦的小腹。

    声音哽咽,还带着几许颤抖,显得特别无助。

    “我也不想。”

    云璟烦躁的把书本一合,“这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你不用告诉我,我没兴趣知道!”

    说完,她起身就出了教室去。

    眼不见就心不烦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云璟回家的时候,正巧遇到景向阳出门。

    “你要出去?”

    云璟有些失落,“你不陪我一起吃饭了吗?”

    “嗯!让李嫂陪你吧!”

    他说着往外走,出门前一步,同云璟交代了一句,“今晚我不回来睡了!你别等我,写完作业早点睡。”

    “你要加通宵班吗?”

    云璟急着追到了门口。

    景向阳顿住脚步,回身看她,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如实作答,“今晚我去尤浅那。”

    云璟仿佛心脏一坠,“什么意思?”

    “小孩子不要管太多!”

    景向阳说完,转身便往电梯口去了。

    云璟圾着拖鞋,追出去了几步,看着他颀长的侧影,明明想说什么的,然小嘴儿一张,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来了。

    晚饭,最后云璟到底是没吃。

    不管李嫂怎么劝,她都不肯吃。

    早早的,云璟就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再也没出来。

    躺在床上,瞪着双眼,看着头顶苍白的天花板,脑子里回荡的却全然都是景向阳走前的那句话……

    ——今晚我去尤浅那!

    为什么要去她那过夜?

    晚上他们俩怎么睡?是一人睡一间房吗?还是……两个人一起睡,睡同一张床?

    就像小时候她趴在他身上那样吗?

    越想,云璟的心尖儿就越像被千万只虫蚁同时侵蚀着一般,疼得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她猛地坐起了身来,拿过自己的手机,想要拨通那组最熟悉的电话号码。

    可是,按下快捷键,却又被她迅速挂掉。

    然而,再继续,再挂——

    最后,电话终于还是拨了出去……

    “嘟——嘟——嘟——”

    机械的通话音,钻入云璟的耳中来,让她不觉收紧了呼吸。

    “喂——”

    电话通了!

    那头,传来的声音,让云璟一把揪紧了手边的棉被。

    那声音,不是景向阳……而是,尤浅!!

    云璟轻喘了口气,没有出声。

    “是小璟吧!向阳正在洗澡呢!待会洗完了,我让他给你回电……”

    “嘟嘟嘟——”

    尤浅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这头的云璟给挂断了。

    云璟讨厌这种感觉!!非常非常讨厌!!

    她不喜欢从别的女人嘴里得知他的一举一动……

    从她搬来住进这里后,他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情况!

    今儿,第一回!

    这感觉……

    好难受!!

    胸口就像有一个抽气机,正疯狂的往外抽着她胸腔里的空气,让她根本无从呼吸。

    电话才一挂断,景向阳就沐浴完毕,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我的手机响过?”

    他随意的拿着干毛巾拭擦着自己的湿发,一边问尤浅。

    “嗯。”

    尤浅点头,“电话是云璟打来的。”

    景向阳眸仁闪烁了一下,“她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问我你在不在,我说你在洗澡,待会让你给她回电话,她说不用了,她先睡了,让你别再去打扰她。”

    景向阳敛了敛眉,没多说什么,“那你睡吧!”

    “你不睡吗?”

    尤浅走上前来,攀住他的脖子,任由着自己的娇身与他健硕的身形,紧密相贴着,热气有意无意的拂在他的鼻息间,“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望着眼前的尤浅,忽而有那么一瞬的就想到了云璟……

    她也像尤浅这样,挂在她的脖子上,软声央她要一起睡……

    “向阳?”

    见他有些走神,尤浅狐疑的唤了一声,娇嗔的笑道,“想什么呢,人家都说这种话了,还能走神……”

    景向阳回神,掀了掀薄唇,将她的手臂从自己脖子上拉下来,“你先睡……”

    “你不跟我睡?”

    尤浅的眼底,掩藏不住失落。

    “叮呤叮呤——”

    忽而,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景向阳将尤浅拉开了些分,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

    电话是云璟打来的。

    他迟疑了数秒,按下了接听键。

    “喂——”

    低沉的嗓音,宛若浑厚的琴弦声,从电话那头穿透过来,直击云璟的心膜。

    心尖儿跟着一颤……

    “回来陪我,好不好?”

    她在电话里,央声问他。

    语气,还透着让人心揪的卑微。

    “你不是已经睡了吗?”

    景向阳直接跳过她的问题,问她。

    “回来……”

    云璟格外的坚持。

    景向阳无奈的一声叹息,“你睡吧,今晚我不回了!晚安。”

    说完,他不等那头的云璟说话,便兀自挂了电话。

    这倒让尤浅有些意外。

    当然,虽然意外,但她更乐于见到这样的画面。

    这说明……自己在眼前这个男人的心里,越来越重要了!

    至少,比电话那头的女人,更重要些!

    “向阳……”

    “你睡吧,我出去抽支烟。”

    景向阳说完,没理会尤浅,出了她的卧室,往露天阳台去了。

    其实,他向来沐浴完后就不抽烟了,但今天,心里却燥郁莫名。

    袅袅的青烟从他修长的手指间缓缓升起,薄薄的烟雾朦胧了他深沉的双眸。

    他低头,深吸了一口烟,烟雾从胸腔里呵出来,有些沉闷。

    这是他第一次把她一个人扔家里。

    昨儿对她忽而产生的生理反应,让他猛地又忆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眸色暗沉了下来,呼吸变得有些沉重,他手里的烟也越抽越急。

    忽而,一只小手臂从背后攀上了他精壮的腰肢。

    是尤浅。

    “向阳……”

    尤浅的声线绵绵的,“今晚不要再拒绝我了,好不好?”

    景向阳抽烟的动作,一窒。

    “浅浅。”

    他的嗓音,喑哑,迷离。

    随手将手里的烟头摁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

    他转身,拦腰抱过她,眸仁滚烫,“我们结婚吧!”

    “真的??”

    尤浅喜上眉梢。

    景向阳捧过她绯红的俏脸,一俯身,低头,狠狠地啄住了她的双唇。

    急切,而又粗暴的与之疯狂纠缠起来!

    大手缠上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则开始大胆的在她的雪峰上开始肆意……

    粗鲁的解着她身上的睡袍……

    两个人,一同滚落在地上。

    呼吸变得粗重,滚烫。

    ………………………………

    云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开暖气。

    八光了衣服,一件不剩,坐在地上,任由着寒气网上涌……

    十一月的天,她冻得已经像个冰块,但这好像还不够。

    她干脆跑去浴室,打开凉水,就那么站在花洒下,任由着冷水冲刷着她冰凉的娇身。

    不冷吗?

    冷得要命!!

    她冷得浑身直哆嗦,上牙颤颤惊惊的打着下牙,冻得眼泪和鼻涕都一起往外涌……

    直到感觉浑身冰凉得已经没有一丝温度了,头也晕眩得仿佛随时会倒下一般,她才关了花洒,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而这边——

    景向阳肆意的亲吻着身下的女人,脑子里却始终有一张稚嫩的小脸蛋挥之不去……

    越是如此,他吻得越凶!!

    而他的身体,已经明显起了反应!

    但该死的,他脑子里,想到的全然都是那个刚满十五岁的小少女……

    她那样稚嫩,不谙世事,不懂男女情事……

    蓦地,欢爱的动作戛然而止。

    吻,忽而停止。

    手,木讷的从尤浅的裙衫里抽了回来……

    他漆黑的眸仁里,一片黯然。

    落寞的倚在墙壁上,扒拉了一支烟,又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尤浅心神俱伤,坐起身来,问他,“为什么……”

    景向阳吐了口白烟,“去睡吧。”

    尤浅的眼眶,已然一片通红……

    她不明白,不明白他景向阳的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为什么……他从来不肯碰她!

    忽而,他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又是云璟拨过来的!!

    尤浅一眼就见到了那个熟悉而刺目的名字!!

    景向阳拿起手机,想也没想,直接按了挂机键,甩一边去了。

    一口浊烟从鼻息间呼出来,他剑眉敛得很深,烦躁的情绪隐在眸仁里,清晰可见。

    电话又响了一遍。

    他就任凭铃声响着,也懒得去挂了。

    云璟yi丝不gua的坐在床上,面色惨白着,冷汗不停地从她的额间冒出来……

    【喜欢的亲们不要忘记送票子哦!!日满20张月票加更的!!群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