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尾声——骄阳似璟(1):帮他把腰带解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璟十八岁,景向阳二十八岁——

    酒吧里——

    云璟化着浓浓的烟熏妆,掩盖了她本来那张清新灵动的面貌。

    月牙儿般漂亮的眼睛上还贴着副假到不忍直视的假睫毛,眼眸儿一眨,假睫毛就像两把芭蕉扇似的拂下来,别提有多非主流了。

    她平日里是不化妆的。

    不过,今儿同学们闹着要来酒吧玩儿,所以她也就顺便紧跟时尚了。

    “云璟,到你了!!选大冒险还是真心话啊?”

    云璟趴在桌上,蔫蔫的,没什么状态,“当然得大冒险,谁怕谁啊!”

    “好!!爽快!!”

    那负责出题的女同学秦沥沥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喂!看那边……”

    “什么?”

    云璟意兴阑珊的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一愣。

    “看到没有?对面桌上坐着个冷脸的帅哥!”

    “没看到!”

    云璟眼都不眨,别开了脸去,继续趴桌上。

    “什么视力!!”

    那女孩又把云璟的脸给掰了过来,面对着对面桌上的帅哥,“看好啦!那个穿黑色的风衣的,最帅的那个!!你去调戏他!!”

    “……”

    这就是大冒险?太无趣了吧??

    云璟抬抬眼皮,坐直了身子,寡淡的问了一句,“说吧,怎么调戏?”

    “去看看他内库什么颜色的!”

    “……”

    云璟白了她一眼,“喂!要不要玩得这么过火啊?”

    “怎么?怕啦?怕了就喝酒呗!”

    云璟掀了掀嘴角,从椅子上起了身来,嚣张的摇了摇手臂,“本姑娘还不知道什么叫怕!!”

    说着,就端着小蛮腰往对面穿风衣的冷面帅哥走了过去。

    这帅哥,还真不是别人,就是……她云璟的好哥哥,现在的同居室友——景向阳,景医生!!

    “帅哥……”

    云璟叉着腰儿,站定在他身后。

    景向阳剑眉一直紧敛着,薄唇紧绷,似在隐忍着什么情绪,却没有发出来。

    他起了身来,居高临下的冷睨着面前像个小太妹的云璟,那视线就如同两把锋利的刀刃一般,随时可能将她开膛破肚,性/感的双唇崩成一条冰冷的直线,没有说话,却足以教人,不寒而栗。

    这个男人,仿佛与生俱来的就有一种……让人胆寒的魄力!!

    但偏偏,她云璟就是个不怕死的女人!

    她什么话儿也没说,小手当着酒吧里所有人的面儿就去解他的裤腰带。

    景向阳眸仁里的温度瞬间剧降,冰霜覆盖,如若能将云璟生生冻结。

    但,她依旧熟视无睹……

    对面酒桌上的同学,早已唏嘘不已。

    而景向阳这桌的狐朋狗友更是吹起了口哨儿。

    要知道,这世上可还没见过敢解他景向阳裤腰带的女人!!

    这可真真儿头一回!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非主流的小丫头,够魄力!!

    皮带松开,云璟的小手儿才想要继续肆虐,忽而,只觉手腕儿一疼……

    一只铁钳般的大手,冷冷的将她不安分的小手儿扣住,低吼道,“云小三,你玩过火了!”

    他手间的力道很重,勒得她有点疼!

    云璟皱了皱秀眉,却没喊疼,不悦的从他的大手里挣开来,转而回头,得意的看向对面起哄的同学,摊摊手,“黑色!”

    而后,看亦不看一眼身后脸色铁青的男人,潇洒的回了酒桌上去。

    “厉害!!”

    酒桌上,掌声如雷贯耳。

    而景向阳这边————

    “哇!!咱们景大医生也有吃瘪的时候,哈哈哈!简直不敢想象……”

    景向阳的兄弟,也是他的大学舍友唐宵还在幸灾乐祸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喂!刚刚那小辣椒,可还真够味啊!!你小子艳福不浅!!”

    景向阳冷着一张俊美无俦的面庞,别了一眼唐宵,警告道,“别打她的主意!”

    “哟!!这就对上眼了?那你可真就对不住尤浅了!”

    “你扯哪去了!”

    景向阳不爽的挣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视线下意识的往对面桌上看了一眼,眸仁里,依旧寒若冰霜。

    “云璟,云璟!!那帅哥还在看你呢!!”

    秦沥沥兴奋得直推她。

    云璟当真有些烦了,嗓音都不觉提高了好几个分贝,“你够了没?你要喜欢,自己去追呗!!”

    “去就去!!谁怕谁!!”

    那女孩说着,还当真就端起了手里的高脚杯,往景向阳那桌走了去。

    “你……”

    云璟气结。

    秦沥沥,你这什么破朋友!!

    “哥哥,方便透露一下电话号码吗?”

    秦沥沥噙着笑,弯着身子倚在沙发边上,问景向阳。

    景向阳冷着一张魅庞,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很久,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才漠然道,“我没有用电话的习惯。”

    “那手机呢?”

    秦沥沥不识趣的继续问。

    “也没有。”

    “呵……”秦沥沥挑眉,甩头,扬唇一笑,“欧巴,你不会跟叫兽一样还用bb机吧?”

    “噗……”

    秦沥沥一句玩笑话,把酒桌上其他的人都逗笑了,唯有扑克脸的景向阳,依旧无动于衷。

    他忽而起了身来,淡淡的扫一眼跟前不识趣的女孩,“小姐,我的言外之意就是……瞧不上你!这么说,你会不会好懂些?!”

    “……”

    说完,也不看一眼秦沥沥那张由红转白的脸蛋儿,迈开长腿就往对面的酒桌走了去。

    还不等云璟反应过来,她的手腕已经被一只冰冷的铁钳勒过,下一瞬,整个人连扯带拖的被拽出了酒吧去。

    所有的同学,惊愕的张大着嘴,看着这迅猛发展的两个人,说不出一句话来,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云璟被这个霸道的男人给拽走了。

    “你干什么!!你把我弄疼了!!”

    云璟奋力挣扎着,但无果,手腕上的那股力道就跟铁钳似得,怎么挣都挣不开来。

    她被景向阳粗暴的扔进了车里去。

    “你轻点——”

    sh/it!!

    再怎样,她好歹也算个女人吧?哪怕他从不把她当女人看!

    车,飞快的驶离酒吧,往景向阳的独身公寓驶去。

    而云璟现在也算那套高级公寓的半个女主人。

    为什么呢?

    因为他景向阳在a市工作,而她云璟也恰恰好考上了a大,两个人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到了同一个城市,可想而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云小三到了他景向阳所在的城市,他能不照应着吗?他敢不照应吗?

    到了公寓,云璟又是被景向阳连拖带拽的拉了进去,绕过大厅,直奔洗手间。

    “喂喂喂!!你到底要干什么——”

    云璟终于受不了了!!

    “景向阳————”

    她尖叫!!

    表示抗议!

    忽而,一条湿毛巾就往她化着浓妆的脸上砸了过来。

    景向阳替她一顿胡乱的擦着,手上的力道可一点也不轻,“我才出去两天,你就把自己弄成了这副鬼样子!!”

    云璟的小脸蛋儿本就皮嫩,被他这么用力一擦,妆没卸去多少,脸颊倒被揉得通红了。

    她扬起脑袋,梗着脖子,像个斗鸡似地,“你不是说要走四天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回来也不提早打个招呼!!

    “呵!!四天?”

    景向阳阴阳怪气的掀了掀唇角,“我要四天后再回来,你是不是得上房揭瓦了?啊?”

    “你管不着!!别擦了,疼——疼死了!!”

    鼻子都被他擦酸了。

    云璟抓着他的大手,一张小脸儿左躲右闪,想要避开他的肆虐。

    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此刻已经含满泪光了。

    绝对不是委屈,真真儿的只是被这混蛋弄疼了!!

    “化得跟鬼似得!!”

    景向阳愠怒的将脏兮兮的毛巾往洗手台上一扔,“不把自己弄干净,别出来了!!”

    说完,转身就出了洗手间去。

    留下云璟在他的身后冲他不爽的做鬼脸。

    云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撇了撇嘴。

    还当真跟他说的一样,跟鬼似得!!

    眼睛周围的烟熏妆被他揉得一团黑,都化到了脸上来,假睫毛也被揉了半截,狼狈的耷拉在眼皮上……

    啧啧,真是够丑够俗了!!

    要说她今晚为什么会跑去酒吧玩儿呢?

    还不是因为用他的电脑上网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一封从美国寄过来的邮件……

    寄信人就是那谁,尤浅。

    内容当然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是的!!去美国深造的尤浅就快要学成归来咯!!

    多么值得喜庆的事情啊!可她……

    厌恶极了!!!

    要问她为什么厌恶那个叫尤浅的女人……

    云璟想到这里,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胸口处还有些微微的凛痛。

    如果没有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她和她的向阳哥哥也不至于会变成如今这种不堪的局面!!

    云璟拂了一把水在自己脸蛋上,又挤了些卸妆油,在手心里戳开,拍到脸上,使劲儿的搓。

    把自己卸得干干净净了后,放才走出洗手间。

    一入大厅,就见景向阳正沉着那张冷峻的扑克脸坐在沙发上候着她。

    “我先洗澡睡了!”

    她脚底抹油,要逃。

    “过来!!”

    景向阳冷声命令她。

    云璟站住脚,“干嘛?”

    “谁准你去酒吧的?”

    他抬头,完全以一副家长的口吻质问她。

    “我已经十八岁了!!”

    “十八岁就可以喝酒?十八岁就能在酒吧里随随便便解男人的裤头??”

    景向阳起了身来,居高临下的逼问她。

    怒意隐在眉心里,宛若随时要迸发而出一般。

    云璟眸色黯然,赌气的吼道,“在我心里……就没把你当男人过!!”

    她说完,甩头就走。

    “跟我好好说话!!”

    手腕,被景向阳勒紧,稍一使力,就将云璟置于了自己跟前来。

    云璟皱眉,挣扎了一下,“难道我说错了吗?在你心里,你又什么时候把我当女人看过?我是你妹妹!!你是我哥哥!!我们之间,仅此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