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结局】景南篇(完)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天月票翻倍啦!有票子的亲们贡献下哇!这是大结局啦,大结局啦!】

    紫杉大着肚子的时候,一直都是向南陪着她。

    两个女人凑在一起,说得最多的那还是育儿经。

    向南剥了瓣橘子送入紫杉的嘴里,“我跟你说,这怀孕最重要的就是前三个月,三个月得稳着点,后面就好了!”

    “嗯嗯。”

    紫杉连连点头。

    向南又塞了块橘子送入自己嘴里,“诶,你说你这胎是个小公主还是个小王子?”

    “不管是小公主也好,小王子也罢,我都喜欢。”

    “咱们可说好的啊,小公主就留给我们家做小媳妇,小王子的话……不介意姐弟恋吧?其实也差不了多少,一岁而已,是吧?”

    紫杉被向南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给逗笑了,“我是不介意的!”

    “好!!那咱们可就这么说定了啊!!”

    …………………………

    向阳十岁那年,云家小公主呱呱落地。

    取名,云璟。

    小公主在他们一群娃儿里,排行老三,所以,别名叫三公主。

    向阳站在摇床前,看着被褥里粉纷嫩嫩的小娇娃,好奇的眨眨眼,“小杉阿姨,她怎么长得跟我们家小向晴小时候一模一样啊……”

    “……”

    噗!!紫杉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小孩子刚出生那会都是一团没张开的小肉球,也难怪他要说长得都一样了。

    “她也好可爱……”

    小向阳忍不住伸手抓了抓云小三的小手儿。

    手才一探过去,小家伙似乎就感觉到了一般,张开小手板儿就将阳阳的手给捏住了。

    力道还很大的,怎么就不肯松手了。

    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儿,看着阳阳‘咯咯’的笑个不停。

    “小杉阿姨,她会笑了!!她会笑了——”

    这才两个多月呢!

    “妹妹好像很喜欢你哦!”

    紫杉说着将小家伙从摇床里抱了出来,让软绵绵的她坐在自己身上。

    小阳阳忙凑了过来,拾了把椅子在小云璟的对面坐下,“我也很喜欢妹妹啊!”

    不过,他嘴里说的喜欢,自然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最单纯的喜欢。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婚后的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向南生了小向晴之后,几乎是忙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了。

    工作上也休停了一年半,直到第二年才算彻底复工。

    而一直忙于公司的景大总裁,最后同云墨商议,两个人一同创办了一家私立星级医院。

    为的,确实不是盈利,而是……他梦想的追求!

    当向南再次见他穿上那身白色大褂的时候,眼泪怎么都没办法抑制的,就不停地往外涌。

    景孟弦双手兜在白大褂里,看着自己情绪过于激动的娇妻,无奈的笑道,“哭得这么厉害,我下次可真不敢再继续穿了。”

    “不行,不行!!”

    向南连忙否决掉,抓住他的两根手臂,撇撇嘴,“你要不穿,我一定比这哭得更凶!”

    “怕了你了!”

    景孟弦一把将向南捞入怀里来,置于自己腋下,“怎么这个点过来了?”

    “当然啦!!今天是你第一天上任,我能不过来亲自瞧瞧?我亲爱的景院长?!”

    向南揶揄的逗他。

    “哈哈哈……”

    景孟弦被向南彻底逗笑了,抱着她的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可以看出来,他的心情格外的好。

    当然,能够重回他梦想的舞台,他的心情能不好吗?

    “啊!对了!!礼物,礼物——”

    向南这才想起自己手里的礼物袋,“这可是你老婆我跑遍整个s市的大商场才给你挑选出来的,快看看,喜不喜欢……”

    向南说着将礼物呈了上去。

    “什么东西啊?”

    景孟弦好奇的将盒子打开,里面躺着的是一支雕花的黑色钢笔。

    向南小手儿背在身后,献宝似的同他说明道,“这可是全球限量版的!只出了三支,我可是提早了半年才预定上的。”

    景孟弦眯了眯眼,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礼物我倒是很喜欢,就是你这段说辞够没诚意的,说得你老公我倒像个庸俗之人。”

    “哈!”

    向南伸手一把挽过他,笑米米的道,“老公,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是最吸引我的吗?”

    “不穿衣服的时候!”

    景院长回答得语气,绝对是相当肯定,且自信的。

    “呸!!”

    向南唾弃他,娇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才说道,“是你从你的白大褂里把笔抽出来,然后‘哗哗哗’在纸上写着字儿的时候,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这倒让景孟弦挺意外的。

    景孟弦转了转手中的钢笔,笑道,“老婆,谢谢你!这笔,挺昂贵的吧?”“嗯!挺贵的,都快把我的卡刷爆了!不过老公你放心,我用你的卡刷的……”

    “……”

    “你不会介意的哦?”

    “当然。”

    他敢介意吗?

    不过,这份礼物还算老婆送他的吗?

    “景院长——”

    有医院里的同事喊景孟弦。

    就见他心急火燎的跑了过来,“景院长,神外科办公室出了点事儿……”

    “怎么回事?”

    景孟弦眉心敛紧。

    “是这样子的,昨天一位病人手术时期忽而心脏病突发死亡,今天家属就闹过来了,现在这会直接把尸体停在了咱们办公室里,说是非得向医院讨要个说法不成!”

    啧啧……

    又是最典型的医患关系问题。

    向南光是听听都觉头大。

    “老公,祝你好运……”

    向南拍了拍景孟弦的肩膀,悲悯的祝福着他。

    景孟弦在她的红唇上印了一记吻,“你带着老大和老二去我的办公室等我吧。”

    “你得注意安全啊!”

    如果换做只是家属来闹事儿的话,向南一定会跟过去瞧瞧的。

    不过,有尸体停在办公室,还是罢了吧!

    她光想想就渗得慌,何况,待会老大和老二还得过来呢!

    很快,老大和老二就被月嫂和司机从家里送到了医院来。

    小晴晴这会已经三岁大了,坐在高高的沙发上,翘着两条小短腿,小嘴里还一直叼着颗苹果,像个小老鼠似得啃个不停。

    向南担心她会卡着,骗她道,“晴晴,你得慢点吃,小心苹果里有小虫子,万一被你啃掉一半了,怎么办?”

    晴晴端着手里已经被她啃掉了一半的大苹果,似认真的思忖了一下。

    末了,才抬头看向自己的老妈,奶声奶气的问道,“可是……那不应该是小虫子要小心我吗?万一被我啃了一半,死掉的可是它……”

    “……”

    景向晴,你还敢腹黑一点吗?!!!

    当然,腹黑公主的腹黑,绝对远远不止这些。

    直到后来,向南觉得她小女儿的话,都足以整成一本可爱腹黑语录了。

    从前呢,向南总是这么鼓励向阳和向晴的:谁都有做错或者做得不够好的时候,自己如果做得不够好呢,也不要灰心,要自信一点。别人做得不够好,就要学会去安慰他们。

    向晴倒是好这一点始终铭记于心。

    那日,向南亲自下厨给丈夫和孩子做了一道清蒸鳕鱼,结果,盐放多了,向南有些郁闷,看着女儿在一旁眼都不眨的盯着自己瞧,向南就假装很伤心的道,“哎呀,妈妈可真笨,连个鱼也蒸不好……”

    向南说这话,其实只是想让自己女儿安慰安慰她几句的。

    小向晴确实是足够懂事的。

    她上前拉了拉向南的手,一副疼爱的模样摸了摸妈妈的手背,“妈妈,你别难过,虽然你是我们家最笨的那个,但是你比别人还是聪明很多的……”

    “……”

    向南差点吐血。

    后来这事儿她告诉给自己老公听,结果,把景孟弦给笑翻在床上。

    果不其然,这是他的女儿!!

    本性跟他,太像了!!

    但就算如此,景爸爸也没少在自己女儿身上吃瘪。

    那日,向南正在一楼给全家人精心准备早餐,就听得楼上传来向晴稚气的唤声。

    “妈妈……妈妈————”

    一声可比一声高。

    向南赶忙搁了手里的工作,就往楼上跑。

    跑到她的床边,就见宝宝已经睡眼朦胧的坐了起来,头发凌乱得像个鸟窝,而她躺在旁边的老爹显然是被她的叫声给闹醒来了,见老妈来了,也就没起身来,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结果,小女儿掀了掀他笨重的身板,“爸爸滚。”

    向南一听这话,赶紧纠正她,板着面孔,训斥道,“晴晴,你不能没有礼貌!怎么能跟人这么说话呢?何况他还是你爸爸!”

    景孟弦听闻更是一下子睡意全无了,满脸都是委屈,无辜极了。

    小向晴看着爸爸这副模样,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连忙道歉,“爸爸,对不起……”

    “没事没事!知错就改的晴晴是好孩子!”

    景孟弦刚还委屈的心,瞬间得到了安抚。

    他这宝贝女儿可真是软得都快把他的心给化了……

    结果,下一句……

    “爸爸,请你帮忙滚一滚,好吗?”

    呵呵……呵呵……

    瞧瞧,多有礼貌的孩子啊!!!

    “哈哈哈哈哈……”

    看着景孟弦那张扭曲的俊脸,向南最后终于是忍无可忍的爆笑出声来。

    当然,如果以为小公主的腹黑语录就这样了,那可把她想得太弱了!

    很多时候,向南当真是,对小萌娃又爱又恨啊!

    一大早的折腾着她穿好了衣服后,向南就招呼着他老爸照顾她洗漱,自己又继续下楼做早餐去了。

    忙了一早,时间飞快的流逝,向南眼见着上班就快要迟到了,结果,桌上的小萌娃还在闹脾气。

    “宝贝,妈妈上班要来不及了,赶紧的,听话,咬一口蛋蛋,好不好?”

    向南耐着心思哄着她。

    结果,小家伙把俏脸儿一撇,摇头道,“我不要吃蛋白,我要吃蛋黄妹妹!”

    向南继续当好妈妈,诱哄着她,“乖哦!听话,都得吃的,知不知道?蛋白吃了脸蛋儿才白白的,好看……”

    结果,小家伙眨眨眼,正色的看着她,一本正经道,“妈妈,那还是你吃蛋白吧!晴晴让给你吃。你脸上的痘痘越来越多了,一点都不白,你快吃吧!晴晴让给你啦!吃了后漂亮……”

    小家伙一边说着,还把鸡蛋不停地往向南嘴边塞。

    向南差点泪流满面。

    女儿啊女儿,你怎么就跟你老爸一样,从来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专门挑人心伤的地方戳,是到底是故意不是啊?

    听到老公和儿子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向南狠狠的一口咬在鸡蛋上,连带着蛋黄也一并吞得干干净净了,渣滓都不给女儿留一个。

    “……”

    小晴晴咽了咽口水,满脸无辜。

    向南到底还是新剥了一个给她,“晴晴,待会上幼儿园,还会不会哭啊?”

    晴晴点点头,如实交代,“应该会的。”

    说这话儿的时候,可在她圆溜溜的大眼里瞧不出半分的羞愧来。

    “你都已经上幼儿园了,怎么还能哭鼻子呢?你看班上的其他同学可都特别乖,就你一个人哭鼻子,你不害臊啊?如果你再哭,妈妈的脸可都要被你丢光了。”

    “那晴晴还是要哭的呀!”

    晴晴相当坚持。

    末了,又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而后一脸担忧的问向南道,“不过,如果我再哭,妈妈你的脸真的会不见吗?”

    “……”

    向南点头,“真的会不见!”

    “好吧!那我下次不敢再哭了,我不想妈妈的脸不见了,那样……怪吓人的!”

    “……”

    结果,她宝贝女儿还当真就没在幼儿园里哭过了。

    向南自认为这招还真的挺不错的!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小云璟三岁。

    她顶着一头如同被狗啃过了似的短发,掉着晶莹的小珍珠泪儿,好不可怜的从外面窜了进来。

    “向阳哥哥!!向阳哥哥——”

    三公主不开心的时候,永远都只有她的向阳哥哥。

    正在书房里写作业的向阳一听三公主的唤声,连忙扔了笔,就“噔噔蹬”的下了楼来。

    “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子了?”

    向阳一把将软绵绵的小云璟从脚边上抱了起来。

    他虽然才十三岁,不过,身材较于普通人可挺拔不少,毕竟有好基因在。

    那张俊美的脸,较于自己的老爸,根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她怀里的小公主,虽然留着一头实在谈不上好看的发型,但那张脸可爱得如同一只藏在森林里的小精灵,通透,不染纤尘,可爱到不似这个凡尘该有的人儿一般。

    “告诉我,哭什么?”

    向阳又问了一句,抓下她的小手,替她把脸颊上的泪痕拭干。

    她的脸颊格外纷嫩,瓷白的颜色此刻还透着些绯红,漂亮极了。

    “头发……好丑!!好丑……怎么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笑我……呜呜呜……”

    “……”

    向阳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违心的安抚着她,“哪儿丑了?挺好看的啊!”“他们说跟狗啃的一样,哇……”

    小家伙说着,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要不……我帮你修剪一下?”

    向阳大胆的提议。

    “真的吗?好啊,好啊!!”

    小三儿连忙点头,乐不可支,刚刚的眼泪一下子就收了起来,连过度的情绪都没有。

    “那你乖乖在这坐着,哥哥去拿剪刀来。”

    向阳把小三儿安置在沙发上坐好,又转而去抽屉里翻了剪刀出来,又奔去厨房把老妈的围裙拿了过来,细心的给妹妹系好。

    “好了,乖乖的把眼睛闭起来,不许乱动,不然可能会剪刀你的哦!”

    “好!小璟不动。”

    小家伙双手背在身后,认真的坐好,闭上眼,一动不动。

    真是十足的相信自己的大哥哥啊!

    “咔嚓咔嚓——”

    剪刀游过她柔软的刘海,遗落下一堆碎碎的黑发。

    小家伙心满意足的很。

    而向阳……

    剪了一圈后发现,还跟刚刚没什么区别,依旧像狗啃的。

    他不满意,再继续。

    又一圈……

    好像还差了点。

    再继续……

    直到……

    小云璟的刘海,彻底与她的脑门儿齐平了,这才可算完了。

    终于不像狗啃的了!

    不过……

    向阳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奇怪。

    这发型就像,中间没有头发似的,怪难看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拿了镜子给小云璟,“那个……你看看……”

    小云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眨眨眼,好久都没有说话。

    就在向阳以为她又要哭的时候,她突然就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小璟这样子好搞笑哦!!”

    “……”

    向阳心里长松了口气,对小三儿还有些愧疚,不过,她不哭了比什么都好。

    伸手抱过她,“走吧!陪哥哥写作业去!”

    “好啊!!”

    小家伙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隔天,小云璟顶着这一头堪称奇葩的发型到了学校,可想而知的,没少遭同学取笑了。

    而且,比昨天笑得更凶,更厉害。

    还几个忍无可忍的,直接笑趴在了地上。

    但这次小云璟没哭,也没跟他们发脾气,一反常态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拎着自己的小书包往桌上一甩,不屑的嗤之以鼻道,“你们这些小笨蛋,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时尚!!”

    在她小云璟心里,只要是向阳哥哥的,就什么都是好的!!

    所以,不管同学们如何取笑她,她的心情都是美美的。

    ……………………

    那年,小云璟八岁,向阳十八岁。

    已入高三的向阳,无疑俊美得已是学校校草级别的人物。

    精致的五官,生得如同妖孽,魅得能失人心魄。

    就连向南这个当妈的,无数回见到自己的儿子都忍不住犯花痴的,就更别提其他那些小女生了。

    小云璟虽然年纪不大,但对美的认知,还是挺强的。

    她也开始念小学二年级了。

    而小向晴虽然比小云璟大一岁,但是做父母的总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伴儿,所以向南让向晴和云璟一起上的小学,两个孩子一起有玩的有闹的,多好。

    两个人在向阳高中的附属小学上课,以至于一下课的时候,就有无数个大姐姐小姐姐们同她俩献殷勤,给她们买各种吃的,玩的,目的就是让她们俩帮忙递情书,又或者是打好家属关系,往后好下手。

    小云璟还好,但小向晴可不乐意跟她们打好关系了。

    每次见着她们,就拉着小云璟躲开他们,甚至于还要挟她们,“你们再这么讨厌,我就告诉我哥去!我哥才不会喜欢你们呢!我哥的女朋友只能是小三儿!!”

    小三儿眨眨眼……

    女朋友?

    她是向阳哥哥的女朋友吗?那是什么东西?

    她完全弄不明白,只傻呼呼的跟在一旁瞎点头,“对,我就是向阳哥哥的女朋友!”

    “噗……你这么小,你做他女朋友?”

    小云璟的话,惹得那帮女高中生都笑了。

    当然,谁也没有去真正的在意过她的这番话儿。

    小云璟毕竟还是个孩子。

    因为景家姐妹的关系,所以小云璟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向南的家里,要哪天突然没来,还当真不习惯了。

    向南可是由心的把她当作自己未来的小儿媳妇了。

    小云璟是什么都不懂,只是乖巧的叫向南为向南妈咪,叫景孟弦做孟弦爹地。

    这天夜里,小云璟又一个人跑来找向阳哥哥了。

    好在两家住在同一小区里,距离相差不远。

    这时候向阳已经睡了,她推开向阳的卧室门,就像走自己的房间似得,一猫身子就钻进了他的被褥里,窝在了他怀里,默不作声的睡了。

    向阳被怀里这突来的柔软给惊醒了过来,一睁眼就见小三儿躺在了自己怀里。

    他微鄂,问她,“怎么了?”

    侧身,看着她。

    小家伙蠕动了一下软绵绵的小身子,埋进他暖暖的怀里,更紧了些分。

    一看这模样,向阳就知道,小家伙一定是不乖,又挨爸妈训了。

    通常调皮被训的时候,她才会这副小媳妇儿的委屈模样。

    他伸手将小东西抱入自己怀里,“是不是又被妈妈训了?看你以后还乖不乖……”

    “明明就是妈妈不乖!又凶云璟……”

    向阳失笑。

    “云小三……”

    他喊她。

    “嗯?”

    “以后你要不想睡家里,就去跟向晴姐姐睡,不能再睡哥哥这了,知道吗?”

    “我不要——”

    小家伙一下子就不开心了,抱着向阳的小藕臂更紧了,小身子不依的动弹着,“我要跟向阳哥哥睡!!我就要跟你睡……”

    “好了好了,跟我睡,跟我睡……”

    怕了她了!

    小云璟是从小就格外依恋着他的。

    就像妹妹依恋着哥哥。

    而他,也相当照顾着怀里这个妹妹的!

    他毕竟是哥哥,而且是年长她十岁的哥哥!

    ………………………………

    那年,小云璟十二岁,向阳二十二岁。

    周末——

    小云璟背着书包,一路跌跌撞撞的往景家火速的奔了过来。

    “向阳哥哥!!向阳哥哥,死了死了——云璟快死了——”

    她眼眶通红,不停地喊着。

    景向阳从二楼奔了下来,“怎么了?怎么了?”

    “血……血……”

    “血?什么血??”

    向阳将云璟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个遍,却也没见着她身上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小云璟却害怕得直哭,“我流了好多血,好多血……”

    “哪儿?哪儿?”

    景向阳又把小云璟掰过来掰过去的,好好检查了好几遍,但始终都没发现哪儿有血迹。

    “下面……”

    小云璟哭得直颤,一张脸儿瘪得通红,“下面,好多血……”

    景向阳一愣,而后,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脑门。

    看着面前已经成人的小云璟,景向阳还觉得有些恍惚。

    去年小向晴成人的时候,可被少被他笑话,而眼前的小云璟这样了,他心里居然会觉得有些许的恍然和羞窘。

    “你先到洗手间去,把弄脏的裤子脱下来,我去找你向南妈咪……”

    “好……”

    向南正在外面的庭院里晒被子,一听得向阳叫自己,这才忙折回了屋里来。

    “刚刚是不是云璟来了啊?怎么不见她人影了啊?”

    向南环顾一眼四周,没发现自己小媳妇儿的身影。

    “妈,那个……”

    向阳还有些难以启齿。

    “什么啊?”向南不明所以。

    “你有没有卫生棉啊?少女用的那种,云璟她……好像来那个了,你进去帮她看看,她现在哭得可凶了……”

    “……”

    向南二话没说,连忙折身进了洗手间。

    “宝贝,来,让向南妈咪瞧瞧!”

    向南的声音从洗手间里传来过来。

    “哎呀!!我们璟宝贝也成人了!别哭别哭,这是好事儿,好事儿……”

    景向阳在外头听得可是面红耳赤,就听得自己老妈喊他,“向阳!!”

    “嗯,在呢!干嘛?”

    “你赶紧去你小杉阿姨家一趟,给小璟拿一套干净的衣衫过来!”

    “哦,好!!”

    向阳说着就出门往同一小区的云墨叔叔家去了。

    他到了他们家之后,把小云璟的事情同紫杉说了一遍,紫杉哭笑不得。

    “这小妮子啊,我看啊,干脆让你妈收了她做女儿算了,成天就不着家,只知道往你们家跑,我看她心里就没我这个妈了!”

    紫杉嘴上抱怨着,一边去她房间里给她拣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出来,“走,我跟你一起过去,把她拎回来。”

    后来,两个妈妈守在洗手间里给小云璟换衣服。

    向阳在外面守着,等待着两位妈妈的随时命令。

    “向南姐,我们家云璟老麻烦你,怪不好意思啊!”

    紫杉实在拿自己这麻烦的女儿丁点办法都没有。

    “你这说的什么话啊,一家人可不说两家话!再说了,咱小云璟还叫我妈呢!她可是我们家向阳钦点的小媳妇,是不是啊?我的小璟公主?”

    “是!!”

    云璟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向南的话,就在那一个人自得其乐的点头。

    乐得向南和紫杉两个人呵呵笑。

    门内的云璟听不懂,但不代表门外的向阳听不懂啊!

    他可是已经二十二岁了!!

    十二岁的小捣蛋做他的小媳妇儿?那可真应了她老妈那句话了。

    老牛吃嫩草!!

    关键是……

    他可从来都只是把小妮子当妹妹而已!

    这一路看着她长大,要把她当女人看待,可还真难!

    要知道,她浑身上上下下的,可没哪一处地方,是他景向阳没见过的。

    要说他们之间的感情,还真的除了兄妹之情,可再无其他了!

    不过,他也懒得去在意里面两个妈妈的谈话。

    本来就是玩笑话而已,他根本无需去在意。

    ……………………………………

    那年,小云璟十五岁,景向阳二十五岁。

    “云璟,放学了没?我哥回来了!你赶紧回来啊!!”

    那天,收到向晴的信息,一贯学习成绩好的小云璟第一次,学会了跷课。

    因为,半年不见得向阳哥哥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半年前他被医院派去支援前线了,一走就是好几个月。

    这几个月里可没让家里人少想念。

    小云璟拽着书包,连家也没着,就兴奋的直往景家跑。

    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小不点了。

    她已经出落得格外娇美,长长的头发带着些自然卷,蓬松的散落在肩头上,称上她那张可爱俏丽的面容,如同森林里的小精灵般,美得不落俗套,教旁人看着都总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

    “向晴!!”

    “向南妈咪!!”

    “孟弦爹地——”

    小云璟踩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进来,把家里所有的人都喊了一遍,就没点到景向阳。

    不知道为什么,光想到向阳哥哥,她的心就会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所以,也就变得不太好意思大声喊他了。

    脚,停下大厅里。

    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哎呀!!我们小璟回来了!来来来,赶紧进来,你向阳哥哥回来了!”

    最先招呼她的是向南。

    小云璟乖巧的笑着,“向南妈咪!”

    视线,不自觉的落在对面的景向阳身上。

    半年不见,好像又帅又高了……

    站在那里,挺拔如松,俊美不可方物。

    可是……

    他旁边多出来的那个巧笑倩兮的女孩是谁??

    “小璟,过来……”

    景向阳同她招了招手,转而指了指身边的女孩,“哥哥的女朋友,尤浅。”

    女朋友……

    似乎,直至那一刻,云璟才彻底明白了,女朋友真正的含义!!

    那天晚上,她没有在景家吃饭。

    在景向阳那一句介绍语之后,她礼貌的同向南和景孟弦招呼了一声后,头亦不回的离开……

    【文章写到这里,正式大结局!!接下来就是小云璟的故事了!!明天凌晨会继续更新的!】

    【镜子的新文已经开啦!!《一醉缠绵:总裁请节制》,书的简介和留言区都有链接地址的哦!期待亲们的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