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35)——领结婚证是头等大事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孟弦在要着向南,说着那些情意绵绵的话语时,脑子里偶有陌生的画面一闪而过……

    那些画面里,都有着同一张面孔,就是自己身下的这个女人。

    画面里,嬉戏打闹,清楚得像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情一般!!

    那是他的记忆……

    失去的那段回忆!

    但,都只是些一闪而过的片段,无法组合成整段的回忆!

    景孟弦甩甩头,不再逼迫着自己去想那些还没有回来的记忆,他要的,就是当下!!

    当下这样……已经够美了!!

    至于他的记忆,顺其自然吧!

    太刻意,反而不见得会起效果。

    景孟弦抱住向南的小细腰,要她,更深……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南和景孟弦出行的这两天,景蓝泉一直在儿子的别墅里陪着秦兰,哪儿也没去。

    却不想,居然有了不之客,登上了门来。

    秦兰打开门,见到温纯烟的一刹那,惊了好几秒。

    温纯烟见到秦兰却没有惊愕,只有盛怒,还没进屋,一扬手就差点一巴掌甩在了秦兰的脸上。

    好在,秦兰及时反应,拿手臂挡了一下。

    也不想同她废话,说着,就预备将门关上。

    “秦兰,你这践人!!谁让你住我儿子家的?这是我的家!!”

    她儿子的家,就是她的!!

    温纯烟拿手卡着门,身子不停地往里挤。

    厅内的景蓝泉听到了她的骂声,走了出来,一见温纯烟,他整张脸都拉了下来。

    “蓝泉!!蓝泉……你真的在这里?”

    温纯烟的眼睛里,透着欣喜,却又还有说不清的愤恨。

    视线不停地在景蓝泉和秦兰之间游移,渐渐的,眸色通红,写满着怒意。

    “你们……你们俩!!真的在一起——”

    秦兰见景蓝泉出现,也不好再关门,干脆放开了门锁,让温纯烟进了来。

    景蓝泉走近来,挡在秦兰面前,问温纯烟,“你来做什么?”

    “我来做什么?你们俩在这里背着我做什么勾当?!!你们要脸不要脸了?啊??”

    温纯烟嚣张跋扈的态度,分毫不输当年。

    秦兰站在景蓝泉身后,不说话。

    她不想同这个女人说话,因为她清楚,说再多也不过只是徒劳而已。

    这个女人,谁的话她都听不进去!

    景蓝泉冷冷的掀了掀嘴角,忽而,伸手拉过了身后秦兰的手。

    秦兰一愣,抬头看他,倒也没有挣扎。

    只听得他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温纯烟,我们俩已经离婚了!!现在做着不要脸的事情的人,是你!!缠着我有什么意思?这辈子过得幸福吗?以为嫁给我就得到了我?得到了什么?得到的也不过只是我的冷眼相对而已!!”

    景蓝泉步步紧逼温纯烟,一字一句里都寒凉得如同一把把冰刀。

    “别说我这辈子没爱过你,哪怕让我正眼看你都觉得恶心!!温纯烟,你知道活在这世上什么样的人是最可悲的吗?就是你这样的!!活了一辈子,身边却没有一个真心关爱你的人!而你呢?除了会耍心眼对付你身边的人,你还会什么?!跟你这样的人谈所谓的爱情……”

    景蓝泉冷笑,“那也不过只是把‘爱’给玷污了!!因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明白!!如果不想再自取其辱的话,就滚!!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温纯烟的脸色惨白如死灰。

    她盛怒的瞪着对面的景蓝泉和秦兰,胸腔因情绪激动而强烈的起伏着。

    这或许是他景蓝泉这辈子同她说得最多字眼的一句话!

    忽而,她失控的一声尖叫,就冲入了厨房里去,再出来,手里多了一把菜刀。

    她通红的眼睛里,盛满着盛怒,“秦兰,我跟你拼了!!!”

    她大声叫喊着,歇斯底里,拿着刀就朝景蓝泉和秦兰这边冲了过来,“我不会让你们母女俩好过的!!都是你们这两个践人,把我所有的东西都夺走了!!把我所有的幸福都夺走了——”

    秦兰吓得面色惨白,下意识的往景蓝泉身后躲了躲。

    景蓝泉将秦兰护住,双手摊开,往后退,“温纯烟,你把刀放下!!”

    他冷喝,看一眼身后的秦兰,安抚她,“别怕,有我在!”

    “温纯烟,你先把手里的刀放下,如果你伤了人,你也不会好过的!!”

    秦兰从惊恐抽回了神志,劝慰着温纯烟,“如果不是你一味过于执着,你的生活根本不会落到这般田地的!!为什么到了现如今,你还不肯自我反省!!”

    景蓝泉也开始游说她,“把刀放下,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好好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都跟这个践人跑了!!”

    温纯烟大吼,眼眶通红,雾气染在眼底,冷笑,“你们俩父子,可都是好样的!!一个瞒着我找女人,一个呢?一点一点想办法吞掉我的权势!!就因为这对下贱的母女??就因为她们俩,你们俩父子就这么对我??景蓝泉,这女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这样对她痴迷不舍?!”

    温纯烟拿着刀在空挥舞着,“不管你说什么,今天我就要毙了她的命!!!就算我活不了,我也要拉着她一起下地狱!!你要是敢挡在我面前,那我们一起,那样……就算下到了地狱,我还有你陪着,我不会寂寞的!!”

    温纯烟说着,就冲景蓝泉冲了过去。

    景蓝泉拉着秦兰就跑。

    要制服温纯烟不难,但是温纯烟现在的情绪已经完全失控了。

    一个疯子,难保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不小心被刀砍伤也不是不无可能!

    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何况现在的他幸福得一塌糊涂的,更加不舍得让自己去做拼命的事儿!!

    唯一要做的,就是护住自己身旁的女人!

    秦兰没想到温纯烟居然到最后会走到这么一条极端的路上来。

    但她握着景蓝泉的手,越来越紧,即使手心里已经全是汗,可她依旧无所畏惧,不肯退步。

    “这次……不管怎样危险,我都不想再放手了!!”

    正如他们之间说过的,他们的等待时间,真的已经够长了!!

    景蓝泉很是激动,但现在却到底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如今先甩开了温纯烟的纠缠才是正事。

    “待会你冲进房间去,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在楼上打扫卫生的陈妈,刚预备下楼就见到了楼下的情景,急忙打了报警电话。

    而刚在一楼游戏厅里玩儿的阳阳,一出大厅就见到了里面这副刀光剑影的观景。

    自己那没有相认的奶奶,居然举着一把刀追杀着自己的爷爷和姥姥。

    阳阳彻底吓坏了,他一声尖叫,下一瞬哭着就朝温纯烟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温纯烟的腿,哭着同她求饶,“不要——不要杀我爷爷姥姥!!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他们!!”

    “阳阳——”

    “阳阳……”

    阳阳的突然出现,显然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秦兰和景蓝泉同时一惊,下一瞬,秦兰想都没想,直接冲出景蓝泉的保护圈,就朝温纯烟身边的阳阳跑了过去。

    “阳阳——”

    阳阳是她的命,如果他受伤了,这辈子她都会不安心的!!

    秦兰奔过去抱阳阳。

    “阿兰——”

    景蓝泉大叫。

    眼见着温纯烟的刀就要落下来,景蓝泉疾步冲上前去,一把抱住秦兰和阳阳往回冲,然还是……

    一刀落了下来,没来得及做任何的闪避……

    刀口深深的砍落在了他的后背上!!

    “啊————”

    满室的尖叫声响起,鲜血登时溅了出来,洒在温纯烟的脸上,让她一瞬间,苍白了脸……

    望着眼前通红的一片,她吓得跌坐在地上,连连往后退……

    眼泪一颗一颗,不停地往外涌……

    “蓝泉!!蓝泉——————”

    秦兰哭着叫喊。

    “陈妈,快打120!!!陈妈——”

    “爷爷!爷爷——”

    阳阳吓得哇哇大哭,“爷爷,你不要死啊!!爷爷——”

    “阿兰……”

    景蓝泉虚弱的喘息声,叫着秦兰,“别哭,你们俩都别哭,我没事……”

    秦兰趴在景蓝泉的身上,哭成了泪人儿,“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没事,一定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他们俩,真的好不容易才相守,老天一定要这么对待他们吗?

    温纯烟从来不知道拿刀杀人居然是这种感觉……

    可怖,阴森……

    将她占据得满满的……

    她面色惨白,没有半分血色,望着自己沾着鲜血的手,她眼瞳一松……

    抱住自己的脑袋,“啊——”的一声,痛苦的尖叫出声来。

    她到底在做什么?在做什么!!

    很快,警察和120一同赶了过来。

    温纯烟被警方带走。

    景蓝泉被医院的救护车接走,秦兰跟随而去,阳阳没去,让陈妈陪着。

    小家伙的情绪特别不稳,到底心智还弱,被他见到这样的画面多少有些残忍。

    但其实对于阳阳而言,这样血腥的画面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第一次见到是在什么时候?

    三岁那年……

    他看着自己的小姨倒在血泊里……

    阳阳挥了挥脑袋里那些可怕的画面,脸色惨白,窝在陈妈的怀里,不敢多坑一声。

    向南和孟弦收到消息,几乎是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连家也来不及回,就直奔了医院。

    景孟弦见到床上包扎着纱布的父亲,就觉脑袋忽而疼得有些厉害。

    过往一些零星的画面,开始在他的脑海里放映……

    却全是些母亲可怖的嘴脸。

    “孟弦,你怎么了?”

    向南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不适来,担忧的询问着他的情况,误以为是未来公公的伤势刺激到了他,忙安抚道,“你别担心,医生说了,没伤到要害,还不算特别严重,爸只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景孟弦摇摇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好像想起点什么了。”

    “啊?”

    向南一惊,“你想起了从前的那些事?”

    秦兰也期待的看向景孟弦。

    景孟弦摇摇头,脸色欠佳,“没有全想起,都是零零散散的片段而已……”

    “你刚刚想到了什么?”

    向南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

    景孟弦不想说。

    刚刚想起的那些画面,都是痛苦的,他一点都不想再回忆起来。

    向南见他脸色不佳,也没再过多的追问,“想不起就别想了,别逼着自己,省得头疼。”

    “嗯。”

    下午,等景蓝泉的身体状态好了些,警察就过来对其进行了笔录。

    景蓝泉倒没有隐瞒,把所有的情况都如实说了。

    听完详细的叙述,景孟弦的脸色彻底阴郁了下来。

    “孟弦……”

    忽而,床上的景蓝泉喊了一声床边的儿子。

    景孟弦抬起头来,“爸。”

    “爸想问问你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景蓝泉平和的问他。

    景孟弦眸光一闪,眸色暗沉了下来。

    向南和秦兰自知他们两个男人之间讨论的是什么话题,也就没插嘴,只在一旁默默地给他们端茶送水。

    半响……

    “杀人未遂,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很久,景孟弦沉声应了一句。

    景蓝泉凝着自己的儿子,没出声。

    向南端水的手,微微一紧……

    她把手的水杯递与景孟弦,顿了顿,到底还是说了一句,“孟弦,你想清楚点,她到底是你亲生母亲……”

    绝对不是向南想要放过温纯烟。

    其实,她对温纯烟的厌恶度几乎到了极限,但是……

    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个女人,是他景孟弦的亲生母亲!

    如果真的以杀人未遂之罪判她入狱的话,他真的会放得下吗?往后想起来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向南说得对,你再好好想想。”

    秦兰也认同向南的话。

    自己女儿的心思,她自然理解。

    “这不是我想清楚就能决定的问题!”

    景孟弦摇摇头,“这是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就应当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既然是违法,为什么就不能交给法律来秉公处理呢?或许……这对她而言,才是一种真正的救赎。”

    景蓝泉叹了口气,点点头道,“既然你都决定了,那就这样吧!交给警察那边法办!另外……”

    景蓝泉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孟弦,爸知道你现在还没恢复记忆,可能说这些对你而言不太公道,但有些话,爸还是得说。你看看人家向南,跟了你好好歹歹的,少说也有八年了,孩子都替你生了。人家对你到底怎么样,不用我们这些旁观者还说什么,想必你自己感觉得到,这样的好女孩如果你还不赶紧抓紧的话,哪天要真弄丢了,有你悔恨的!我跟阿兰都算过来人了,活了大半辈子才明白相守不易的道理,如果你真的还有良知的话,就赶紧把向南娶回家里来!这样一直拖着人家,算个什么事儿?”

    景蓝泉从来没有同自己的儿子说过如此严肃的话题。

    因为,他一直就觉得儿子属于有见地的,不需要自己来左右他的思想,可如今,看着他们两个孩子的幸福还一直未落定,他实在不能不说几句了。

    向南听了未来公公的话,心里确实是五味杂陈,什么味儿都有。

    却忽而,只觉小手儿一紧,手心就被一只暖实的大手紧紧地握住了。

    “爸,正巧,我也准备跟你提这事儿来着,我打算跟向南结婚了!”

    景孟弦偏头看向身旁的向南,目光不自觉的柔了下来。

    那种眼神里,泛着一种浓情,而那种真挚的浓情,是只有真正的恋人才会出现的。

    向南激动的抬头看他。

    “真的?”

    景蓝泉和秦兰异口同声的问道。

    末了,心灵会神的相似而笑。

    “当然!就像你说的那样,这样的好女孩还把握不住的话,这辈子可能真的就要在悔恨里度过了……”

    景孟弦的话,让向南忍不住笑起来。

    她伸手,俏皮的捏了捏他的鼻子,“你知道就好!”

    “你呀!一女孩子,也不学着矜持点!”

    秦兰笑说着去抓女儿那只不安分的手。

    “妈,你不知道,这男人矜持点不管用!再矜持,我孩子的爸就得跟人跑了!”

    向南一把挽住景孟弦的手臂,整个人都腻歪进了他的怀里去。

    景孟弦笑着抽开手,一把将她抱进了自己怀里来。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

    秦兰又问。

    “我觉得领证才是关键问题!!”

    向南举手发言,又转而道,“可是我们领证以后,爸、妈,你们俩怎么办?”

    “我们什么怎么办?”秦兰忙接口,“都一把年纪了,早就不在意这些了!你们俩找个日子赶紧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拿下来!你看看人家小杉儿和云墨那度,不像你们俩这么墨迹的!待会我找人给你们俩看看日子,赶紧拿了让大家都省心了!”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不客气啦!!”

    向南眨眼一笑,抱过自己母亲的小肩膀,“谢谢妈,谢谢爸……不过,领结婚证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好了,大家都别催了,是大结局的节奏了哈!已经在收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