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 (33)——相互取暖:帮我把衣服解开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放心了下来,还有些唏嘘道,“我们俩可真是福大命大。”

    “先坐下等等吧!”

    “好……”

    向南往洞口里走了几步,挑了块岩石坐了下来。

    刚刚还杵在惊吓之中倒感觉不出几分寒意,如今一定下心来,就觉寒意来袭,冷得有些刺骨。

    向南给自己带着手套的手哈了哈气,好在手套是皮质的,有防水功能,里面倒还不是湿的。

    但手套防水,衣服可不防水。

    刚刚俩人在逃生间,浑身上下沾了不少雪,融在衣服上,瞬间将外套浸湿了。

    冷得厉害!

    “冷?”

    景孟弦见向南冷得发抖,连忙就要将身上的棉袄脱下来。

    向南见状忙制止,起了身来,“别脱,我不冷!!蹦一蹦,热热身子就好了!!”

    “别乱蹦!”

    景孟弦伸手一把扯过她,抱入怀里,“现在可正是雪崩的时候,还跳,不怕把整座山都埋住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脱衣服。

    “不是吧?这么严重?危言耸听了吧?”

    向南表示怀疑。

    “不管是不是危言耸听,雪崩的时候万事都要小心,连大声喊叫都不行!”

    景孟弦不由分说的将自己的棉袄罩在了向南的身上,又用手探了探她红扑扑的脸蛋,皱眉道,“怎么都凉成这样了?你别坐着了,在洞里走走,别去洞口就行!我看看洞里有没有什么东西能生火的。”

    向南觉得有些神奇,“我怎么感觉我们到了原始社会似的,钻木取火吗?太夸张了吧?”

    “钻木取火?”

    景孟弦有些好笑,放开了向南,在洞里开始拾拣柴火。

    向南赶忙跟上他的脚步,将身上的棉袄又裹回他的身上去,“我突然一下子就觉得暖和了!”

    景孟弦回头看她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了,伸手从背后一把揽住她,将她带入自己怀里,而后用棉袄将两个人同时裹住。

    他的棉袄,足够大,裹着两个人,居然还能把拉链拉上。

    向南的娇身紧密的贴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咚咚咚”的心跳声,忽而就觉浑身上下真的一下子就暖了起来。

    “这个取暖的方法……还不错!”

    向南点头称赞,被冻得通红的脸蛋上露出几许娇羞的红晕来。

    景孟弦只掀了掀唇角,没表示什么,末了,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待会我喊一二三的时候,一起蹲下去拣那根柴火……”

    他指了指他们脚边上的那根干柴。

    “好!”

    “一,二,三……蹲!”

    数完,两个人一同蹲了下去,成功的拣到干柴。

    向南很是兴奋,“继续继续!这个游戏不错!”

    景孟弦抱着向南要起来,结果向南脚下不稳,直接往后栽了下来,两个人一同滚落在了地上。

    向南整个人压在了景孟弦的胸口上,却还在呵呵大笑着。

    景孟弦也跟着她笑,就任由着她躺在自己身上,长长的发丝凌乱的散开在他的脸上,他伸手拨开,故意亏损她,“尹向南,你好重啊!”

    “那是你太没力气了!”

    向南反击他,嘴上虽是如此说着的,但还是拉开了他衣服的拉链,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累死了,整我一身汗……这倒是个不错的热身运动!”

    她伸手,去扯地上的景孟弦。

    景孟弦顺势坐起,捡了些柴根后,从兜里掏出火机来点火。

    向南在他身边蹲下,狐疑道,“你不是已经戒烟了吗?又抽上了?”

    景孟弦偏头看她,点了点她的脑门,“不抽烟就不能带火了?”

    柴火因为湿透的缘故,好不容易才生好,向南将手搁在火堆上烤着,“幸好你有先见之明!!好暖和啊……”

    景孟弦环顾一下洞里的情况,剑眉微微敛起,“这里面的柴火不够我们烧一个小时的,你赶紧把衣服脱下来,烘干。”

    他说着,也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下来。

    向南将棉袄脱下,还好,只是湿了外套而已。

    但下半身就显然没这么幸运了。

    “我裤子好像全湿了,鞋袜也湿透了!”

    向南好生郁闷。

    “脱下来烤烤。”

    “当着你的面儿?”

    向南反问他。

    其实也不是不好意思,就觉得有些……别扭!

    景孟弦挑挑眉,“你总不会想跟电视里一样,搭个帘子把自己藏起来吧?不好意思,材料不够!”

    “……”

    向南也不废话了,扭捏了一下,还是将外面的棉裤脱了下来,靴子袜子也都统统撩至一边。

    棉裤里的秋裤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浸湿一片,冷得她直发怵。

    向南把自己的下半身脱得只剩下一条秋裤了,蹲坐在火堆前,让自己尽可能的靠近些。

    “别坐这么近!”

    景孟弦拿手挡了挡她的娇身,顺手抓过她散落下来的发丝,大手一撩,就给她搭到了肩后去,“头发都要被烧了,有头绳吗?”

    向南从手腕上拿出一根头绳,递给他,“谢谢。”

    景孟弦替向南将脑后的头发随意的绑了起来。

    向南将脑袋往后仰起来,看他沾着青色短须的下巴,眨眨眼,“景医生,你突然变得这么温柔,我怪不习惯的……”

    景孟弦伸手,没好气的捏了捏向南的脸颊,“同一生死战线上的战友,难道该剑拔弩张才行?把腿给我!”

    “啊?”

    “把腿搭我腿上来,不然你后边的怎么烘干?”

    景孟弦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哦……”

    向南娇羞一笑,伸出两条湿答答的长腿儿,就往景孟弦的腿上一搭,“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这么冷!”

    景孟弦抓过她冻得发白的小脚丫子,皱眉。

    向南被他一抓挠,只觉痒得慌,又有些害羞道,“别抓,痒……”

    对于向南的抗议,景孟弦置若罔闻。

    二话没说,握住向南的小脚心置于自己暖实的手心里,揉搓起来。

    “景孟弦……”

    向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虽然跟这男人什么亲密的事儿都做过了,但是突然被抓着小脚丫子还是怪害羞的。

    “别乱动!”

    景孟弦制止她,“你脚心太冰了,再这么下去,迟早要被冻坏的。”

    向南一听,也就没敢再乱动。

    腿下,热火烘烤着。

    脚心处还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替她按揉着,疏烙着经骨。

    浑身上下,顿时暖和了不少。

    当然,最暖和的,莫过于向南的心。

    她感觉,曾经那个景孟弦又回来了……

    不,又或许是,其实他根本从来都没有走过!!

    ……………………

    温暖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

    一个小时,匆匆流逝。

    火堆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彻底熄灭,却依旧不见救援队的人上来。

    景孟弦又打了通电话过去,但那头一直处于占线状态,再也没有被接通过了。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着……

    洞里好不容易升起的温度,却又渐渐的被冷空气替代,转眼间,向南浑身又已是一片冰凉。

    景孟弦抓着她冰冷的手,有些担忧,“怎么这么冷?”

    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裹在向南的身上,“别拿下来!!必须得穿着!!”

    “一起……你穿上,我躲你怀里,更暖和。”

    向南把衣服递给他。

    景孟弦也没推脱,又把衣服穿上,然后一把将向南抱进了自己怀里来,裹上。

    向南红扑扑的小脸蛋贴在他暖实的胸口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餍足得一声兴叹,“果然,暖和多了!”

    小手儿伸出去,紧紧抱住他精壮的腰肢。

    真希望,两个人就可以这么温暖的相处下去,一辈子……

    感觉到怀里这团冰凉的柔软,景孟弦只觉心窝处的某一个地方,深深的陷了下去。

    情不自禁的,将她裹得更紧些。

    “你怎么这么不耐寒?”

    衣服里,他不停地用手搓着向南的后背,试图让摩擦给她增加一些热度。

    手间的动作,却已经彰显了他对她情不自禁的疼爱。

    “我身体本来就不怎么样。”

    向南窝在景孟弦的怀里,如实道,“当年生完阳阳,坐月子没太注意,吹了风感冒过一回,自那之后就特别怕冷了。”

    景孟弦微微一怔。

    这似乎是他失去记忆之后,头一回听她提起生阳阳时所发生的事情。

    景孟弦心弦紧了紧,“辛苦了!”

    听闻他的话,向南一愣,而后笑了笑,“不辛苦!到最后看见他活得如此健康,就真的觉得什么辛苦都是值得的!”

    向南想起四年前阳阳被病魔所折磨的日子,心还有些疼,“其实更辛苦的人是你……”

    “嗯?”

    景孟弦表示不理解。

    向南抱紧他,脸蛋贴在他的胸膛口上,继续道,“你忘了!阳阳从前得过一场大病,可是你为了救他,你放弃了很多重要的东西,包括……你的梦想!!”

    “在我的心里,你不单单是一个好男人,好医生,更是一个好父亲……”

    向南不知道怎么突然又说起了这个,但这一刻,她就觉得,跟前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好最值得她去用生命来爱的男人!!

    景孟弦低声笑了,“看来我从前表现不错!”

    “现在其实也还行……可是,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呢?”

    向南抬头看他,水眸里有些委屈,又有些期盼。

    景孟弦低头看她,眸色里噙着些许不易察觉的黯然,挑挑眉,“你不喜欢现在的我?”

    向南摇摇头,眼睛里漫过几许落寞,“我是怕没有记忆的你……爱我不够深,我不想再跟你分开了!”

    景孟弦漆黑的眸仁微微发烫,嘴角不着痕迹的扬起一抹弧度,下巴在她的头上厮磨了几下,一语双关道,“被捆在这,咱们俩想分都分不开了!”

    ………………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

    一个小时,转眼又过去,外面依旧没有任何响动。

    电话拨出去,接了,只说已经在尽快安排救援队伍了。

    两个小时流走……

    三个小时又过了。

    两个人在山洞里困了已经整整五个小时了。

    向南趴在他的胸口里,越来越冷,渐渐的,已经冷得有些哆嗦了。

    甚至于,她都能感觉到景孟弦身上的温度也在骤降。

    此时此刻,两个人饥寒交迫着。

    又面临着夜晚将至,温度只会越来越低。

    向南埋在他的怀里不停地给手哈气,小脚儿轻轻的蹦达着,“孟弦,你……你还好吗?”

    “还好。”

    景孟弦回应向南,唇瓣已经有些乌青了。

    向南浑身都有种被冻僵的感觉,脸蛋从起初的粉红到现在的苍白,娇身更是抖得厉害,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了。

    景孟弦将向南裹得更紧,恨不能将身上所有的温度都传递给她,“再等会,很快,很快救援队伍就要来了……”

    “嗯,嗯……”

    向南苍白的唇瓣颤抖着,“我还能挺住,能挺住……”

    她不想让他担忧。

    也在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挺住!!他们俩,不管是谁,都要活着从这山洞里走出去!!

    景孟弦察觉到向南身上的温度越来越低,干脆也将里面的开衫解开了来,让冰冷的她,钻进自己暖烘烘的毛衣里来。

    里面的热气还存留着没有散开,能给向南带来少量的温度。

    “怎么样?暖和了些吗?”

    向南才一钻进他的怀里,就能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那如铁般冰冷的温度。

    刺骨的寒凉,透过薄薄一层衬衫,传到他的肌肤上,冷得让他不禁打了个寒噤。

    但他没有吱声,甚至于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他只关心她的感受。

    “好些,可是,这样你会冻坏的!!我身上太冷了!!孟弦,你快放开我吧!!我会把你连累的……”

    “不会!!”

    景孟弦不肯放手,甚至于抱着向南更紧了些分。

    “快放开……”

    “别乱动,把热气全散了!!”

    他的声音,沉哑了下来。

    向南不敢再随意乱动,因为他们之间的一丁点的温度,都是一种奢侈,都不能轻易浪费……

    “孟弦……”

    向南感动得有些泪眼模糊,“你先放开我,我有个更好的办法,都能暖和起来……”

    景孟弦低头看她。

    “真的!!”

    向南唯恐他会不相信似得,忙点头如捣蒜。

    景孟弦这才放开了她,“你想怎么做?”

    向南也没说话,只是学着他刚刚的做法,把自己的棉袄解开来,紧接着,是自己的毛衣……

    再接着,是她里面的打底衬衫……

    景孟弦直愣愣的看着她,就在她解最后一件衣衫的时候,景孟弦抓住了她的手。

    “干嘛?”

    他的目光有些发紧。

    向南解纽扣的手,还冷得有些颤抖。

    她停下手里的动作,解释道,“人的身体恒温有37.5度,我们可以用自己身体给对方取暖的,这样会好一些吧?”

    其实她不确定,她只在书上见过这一说话,但不试又怎么会知道到底有没有用呢?

    景孟弦看着向南一脸认真的表情,眸色深沉了些分,眸仁发紧。

    “你不愿意?”

    向南见他有些迟疑,问他。

    景孟弦“嗤”的一声笑了,“尹向南,你确定你真的是个女人吗?提出这样的方法……我会觉得你更多的是想占我便宜!不过……不得不说,这法子……够赞!!”

    孤男寡女的,衣衫不整的,哪怕就是身体没有这所谓的恒温,单靠男女之间这股甘柴猎火,热血沸腾,也足够保持好长一段时间的热度了吧!

    向南被景孟弦一说,脸颊一红,咬咬唇,“我这不也是被逼上了梁山吗?哪个女人愿意这么豁出去啊!!”

    景孟弦勾着嘴愉悦的笑着,身体的温度似乎一下子又升了不少。

    因为,此时此刻,正有一股热血在不断的往他的脑门上涌……

    他低头,见向南解着纽扣的手还有些颤抖,他轻轻抓开她的手,哑声道,“我来吧……”

    向南张口结舌。

    就见他真的开始替自己耐心的解着衬衫的小纽扣,向南面色越渐绯红,呼吸不由有些紧促,手扣上他的肩膀,反击他道,“你确定现在不是你想要占我的便宜吗?”

    “帮我把衣服解开……”

    景孟弦幽深的眼潭陷了下去,炙热的火光在眸底燃烧,声音越渐沙哑。

    声线里,透着太过明朗的欲望因子……

    向南如同被他蛊惑了一般,当真伸了手去,替他将衬衫纽扣,一颗一颗解了开来。

    精壮的腰身,暴露在向南的眼前,让她重重的喘了口气……

    而景孟弦,更是好不到哪里去!

    眼前,圆润的雪峰,虽然被胸/衣所遮挡,但那撩人的沟壑,却显而易见……

    性感得,直接拨动着他的理智线!!

    下一瞬,不等他反应过来,向南裸/露的娇身,已主动朝他贴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