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 (30)——尹向南,做我女朋友吧!我们试试!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潇洒的安抚着他,末了,还不忘感叹一句,“以后你就走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啊……不对,以后我们还得住一起,等你爸和我妈结婚了,我们还算兄妹……不过,阳阳算什么?叫你舅舅好,还是爸爸好?要不,还是叫舅舅吧,至少不影响你二婚,是吧?”

    向南一个人唠唠叨叨的,根本没管景孟弦那张由阴天急转暴雨天,再骤变成冰雪天的俊脸。

    “尹向南,你再敢多说一句……”

    景孟弦咬牙切齿的,一脸狰狞的模样,简直是要将向南拆吃入腹。

    “多说哪句?”

    向南依旧不怕死的迎风而上。

    眉眼间还是那抹无辜的笑,“叫舅舅那句?还是我们俩算兄妹……唔唔”

    向南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景孟弦一个倾身凑过来,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霸道的撬开她的贝齿,强势的攻占着向南的檀口,吸取着属于她的每一分味道……

    草莓的清香,萦绕在两人的唇齿之间,芬芳蔓延,旖旎着两颗缓缓靠近的心。

    向南不知道被景孟弦吻了有多久,直到她的呼吸有些不顺畅时,景孟弦才喘着粗气从向南的唇瓣上将自己的双唇挪了开来。

    “尹向南……”

    他喊她的名字。

    重喘了口气,眸色里染着薄薄的一层晴欲因子。

    灼灼的视线,望进向南的眼睛里,还有些懊恼,“你见过会接吻的兄妹吗?”

    向南眨眨眼,“咱俩不就是吗?”

    “……”

    景孟弦觉得自己胸口堵着一口气,化不开来。

    “咱俩不是!!”

    景孟弦厉声纠正她,“我们俩不是兄妹,而且,我也不可能认你这样的女人做妹妹!!”

    “喂!!我是什么样的女人?”

    这话说得……

    “总之!!”

    景孟弦指着她的鼻头警告道,“我不能认一个能光着屁股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女人做妹妹!!”

    “……”

    向南知道他说的是自己来月经那晚的事儿……

    可是,他也没必要……这么说出来吧?

    向南脸颊微红,张口要去咬他的手指,却被他敏锐的收了起来,“你属狗的啊?”

    “景孟弦,你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烦?我要做你老婆吧,你说你瞧不上我,现在要做妹妹了,你又不乐意!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呢?”

    景孟弦一巴掌拍在她的脑门上,“做我孩子的妈,你敢让他叫我舅舅,你就死定了!!”

    景孟弦还心有余悸的警告着向南,那一脸的认真,让向南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她可没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坏男人。

    “你真混蛋!让我做你孩子的妈,可你就是不想负责任,是吧?”

    向南讨伐着他,一边说着,一边逼近他,压在他身上,质问他。

    景孟弦干脆一伸手,揽住了向南的小细腰,不让她有分毫的动弹。

    另一只手抓住她的小手臂,拿下来,“你说话的时候,总喜欢对人指指点点吗?”

    “那你就不要逃避我的问题啊!”

    “你想让我怎样负责?”

    景孟弦将她不安分的小手背在身后去,问她。

    “我想要怎样就能怎样?”

    向南眨眨眼,有些期待。

    “当然……不可能!”

    景孟弦毫不留情的粉碎掉她的期待。

    “……”

    向南其实早就猜到了,不是吗?

    “那你想怎么给我负责?”

    向南没有回答,反问他。

    景孟弦挑了挑剑眉,“给你一笔钱?”

    向南登时只觉一口气没提上来,恨不能一巴掌就抽在他那张狂妄的俊脸上,“谁他妈稀罕你那几个臭钱!!景孟弦,你要什么时候想起过去的一切了,你非得抽自己两耳光不可!!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简直就跟八年前那副拽样没任何区别!!”

    “是吗?”

    景孟弦不以为意的笑笑,“可八年前,你不还是把我爱惨了?”

    啧啧!!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吗?

    向南不打算同他继续争执下去,“你放开我!!我现在不想跟你多说任何一句话!!让开”

    向南当真有些生气了。

    景孟弦却不仅没让,抱着向南的手也更加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生气了?”

    手臂稍微一使力,就让向南贴在他的胸口上更近了些。

    向南挣扎,“既然打算用钱打发我走,就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噢,你的意思是,不用钱就可以对你动手动脚?”

    “……”

    向南懊恼的瞪他,干脆放弃了挣扎,“你到底想怎样?”

    “真是一点玩笑都开不起……”

    景孟弦捏了捏向南的下巴,“逗你玩的!”

    向南几个粉拳砸在他的胸膛上,力道大得让景孟弦连连咳嗽了几声,“你这女人……”

    “你这家伙,不会说笑话,就别说!!这种破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向南不快的撅着嘴,粉拳还在他身上肆虐着。

    景孟弦将她不安分的手捉住,禁锢住,“关于对你和孩子负责的事情,我们俩好好讨论讨论,用嘴!”

    最后,他补了两个字。

    向南这才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变得有些粗鲁了。

    当然,这不能怪她,只能怪这家伙每次都要逗到她抓狂为止。

    “好吧……”

    向南态度软了下来,将身子坐直,“你说吧,我听着。”

    “给我点时间吧!”

    他说。

    向南不解的看着他。

    “给我点时间接受你的存在。”

    景孟弦补充。

    见向南眸色一暗,他忙又道,“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是一个失忆患者,你在我生命中的存在,就等于一个人陌生人一般,你突然……让我娶你,就算我不讨厌你,但这到底是婚姻,我是不是应当有适应的权利呢?”

    虽然景孟弦的话很有难听,但向南却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

    其实都是事实!

    自己对于他而言,也确实等同于陌生人。

    无缘无故的要娶一个陌生人做老婆,确实说不过去!

    他要适应的时间,也无可厚非。

    “那你想怎么适应呢?”

    向南问他。

    咬了一口草莓,想用草莓的清甜来掩盖心里那抹淡淡的酸楚。

    景孟弦似乎迟疑了一下。

    半响,才道,“做我女朋友!”

    “什么?”

    向南几乎以为是自己错听了。

    她眨眨眼,不敢置信的瞪着景孟弦看,“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做我女朋友!”

    景孟弦居然耐着心思又重复了一句。

    然,向南还来不及欣喜,就听得景孟弦又补充道,“我只是先让我们试试!如果做恋人我能接受,且还相处愉悦的话,或许……我们之间就可以做夫妻,你觉得呢?”

    所以……

    他说到底,并非因为爱她才让她做他女朋友的,而只是因为……试试?

    试试他们之间到底合适不合适?

    “如果不合适,我们就分手,对吧?”

    向南问他,声音不觉透着些许的黯然。

    景孟弦嘴角轻扬,“怎么?对自己没信心了?”

    “没有啊!”

    向南弯起眉眼一笑,伸手拍了拍他英俊的面庞,故意调/戏他道,“比以前好追多了!”

    景孟弦眯紧了眸子,轻抿的薄唇不自觉微微上扬,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己掌心里,故意皱着眉,不满的看着她,“你以前也这么不矜持?”

    向南塞了一颗草莓进他嘴里,“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说着起了身来,“走了,外面还一堆客人呢!坐在里面像什么话。”

    “外面都是一对一对的,咱们出去好像还挺煞风景的……”

    “你得了吧!你儿子那么个大灯泡在外面呢!最煞风景的要属他了!”

    果不其然,向阳那个小吃货一会在云墨和紫杉中间窜一窜,一会又溜到自己爷爷和姥姥身边吵着要吃烤肉。

    “我觉得我得跟云墨商量商量,得让他跟紫杉赶紧造个小媳妇儿出来!”

    景孟弦一本正经的说着,捏起向南盘子里的草莓,而后,大步往庭院迈了过去。

    向南囧。

    小媳妇儿?他这当老爸的会不会替儿子操心太早了些?

    向南看着他出去的背影,忍不住弯着眉眼儿笑了。

    男女朋友?

    好像……还不错!!

    确实,比八年前的景孟弦好追多了!!

    向南嘴角弯得更厉害了,一咬口里的小草莓,仿佛比刚刚更甜了些分。

    …………………………………………

    而这边,正张罗着烤肉的秦兰和景蓝泉也在商量着两个孩子的事情。

    “我看过段时间,就让他们这俩孩子把正事儿给办了吧!”

    景蓝泉提议。

    “合适吗?孟弦好像已经忘了我们家向南,逼着他好像也不太好。”

    秦兰有些担忧。

    景蓝泉却只是笑笑,“我自己的儿子我最了解!他嘴上说不喜欢向南,但其实心里还是喜欢得打紧,我看他看向南的眼神就知道了。”

    景蓝泉回头去看自己的儿子和儿媳。

    正巧见到景孟弦捉弄向南,拿着草地上扯得一根小草当虫子骗向南,在她的耳朵上骚来骚去,吓得向南又叫又跳,最后两个人闹做一团,好不温情。

    “他这人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要不是因为喜欢向南,哪有这心思都人家小姑娘玩啊!”

    秦兰也跟着眯着眼笑了,“只要他们俩幸福了,咱们也就没什么盼的了。”

    景蓝泉回头看她。

    从她手里将那串烤肉接了过来,涂上油和辣椒,忽而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今年年底我就退休了。”

    “啊?”

    秦兰愣了一下,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笑笑,“挺好,忙了大半辈子,也算功成身退了,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是吗?”

    景蓝泉摇摇头,掀了掀唇角,笑容却显得有些落寞,“退休后,可就真的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怎么会呢?”

    听闻他这些话,秦兰有些许的心疼,“退休以后你也可以过来与他们一起住啊,大家住在一起,到底要热闹些,更何况孩子们也巴不得呢!”

    “那你呢?”

    景蓝泉立马问了一句。

    “我啊……”

    秦兰笑笑,“我大概……回市吧,正好我可以回去陪陪她。”

    她,指的是,若水。

    已过的若水!

    景蓝泉深沉的眼眸暗了下来。

    视线落在秦兰的脸上,迟疑了一下,才问道,“那些好好活着,而又孤单的人呢?能让他同你一起去陪陪她吗?”

    秦兰握着烧烤棍的手,蓦地一僵。

    心跳,有一秒的停止。

    半响,抬起头看他。

    而景蓝泉的视线,也正盯着她看。

    见她抬头,也根本没有要挪开视线去的意思。

    “蓝泉……”

    秦兰张了张嘴。

    “我是认真的。”

    景蓝泉肯定的点头,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这么多年,我们俩经历的伤痛和分别,够多了,其实我也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们还可以靠得这么近,没有任何距离的陪着孩子们烤烧烤……这样的画面,从我结婚以后,就再也不敢奢望,可是,老天还是在眷顾着我们的!!”

    景蓝泉说着,伸手握住了秦兰的手。

    秦兰慌了一下,“蓝泉,别……孩子们都看着呢!”

    “看着又怎样?”

    景蓝泉的声音有些沙哑。

    盯着秦兰的眼神,深沉而炙热。

    “我……我需要时间,好好想想……”

    秦兰面对这忽如其来的情感,还有些手足无措。

    “我给你时间!几十年我们都相互熬过来了,不差这短短几天的日子了。”

    景蓝泉也不逼着她。

    “蓝泉,我……”

    秦兰忽而伸手握住了景蓝泉的手,再抬起头来时,眼眶里已经染上一层薄薄的雾气,“我不是需要时间考虑,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就好像在梦里一般!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怎么还能够在一起呢?”

    从小时候七岁的她一不小心扯下了他的裤头,看见了他光光的屁股,带如今……

    五十个年头都熬过来了,却终于要熬到她一直奢望的终点了,忽而这一切就显得那么不真实了!

    她多害怕,害怕他们曾经梦里的那一切都变了……

    她害怕那些他们奢望的幸福,都其实只是对方心里的一种渴望和梦境罢了!

    现实,或许根本没有他们奢想的那么美好……

    景蓝泉反手抓住了她的手,“阿兰,给我们彼此一个陪伴对方的机会吧!”

    他的情绪,有些激动。

    “让我和你一起去陪若水!她也是我的女儿,对不对?”

    秦兰正想答话,却不想,向南也不知从哪儿忽然冒出了个头来,“妈,你们在聊什么呢?手抓这么紧,不烤肉呢!”

    秦兰一听自己女儿的声音,急忙就松开了景蓝泉的手。

    她尴尬得一张脸都红了,被女儿都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手儿轻轻在她的脑袋上拍了拍,“看什么呢!来来,赶紧把这串肉拿过去。”

    向南贼贼的笑,又看一眼旁边的景蓝泉,“景伯伯,咱以后能改口叫你爸吗?”

    “喂……”

    秦兰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脑袋。

    “当然可以!”景蓝泉笑起来,“你本来也该顺着孟弦改口叫我爸了!”

    “才不呢!我顺着我妈叫您爸!”

    向南笑着,用身体轻轻撞了撞自己的老妈,娇身唤了一句,“爸!!”

    “诶!!”

    景蓝泉对这声爸甜得都快要漫进心里去了。

    秦兰一张脸都已经红得像番茄了,拍打着女儿的小胳膊,“你这孩子!”

    向南揽过自己的母亲,冲景蓝泉笑道,“爸,明天你就带着我妈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领了!”

    “什么?”

    秦兰一惊,面上一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呢!”

    景蓝泉这回也站在了秦兰这边,“向南,爸妈都知道你怎么想的,你们的好意,咱们做父母的心领了,不过你们还年轻,不像爸和妈,熬了这么多年了,对我们而言,这张结婚证已经只是废纸了!如果结婚证就能证明一段婚姻的幸福的话,我和你母亲都不会在上一段婚姻里挣扎到喘不过气来的!所以,那张法律书,对我们一点用都没有,我们要的……就是陪伴!我在她身边,她在我身边,这,比任何证书都来得更重要!!对吗?”

    景蓝泉的话,就像给向南上了一趟最重要的人生课。

    这段话,说得有多好啊?

    人与人之间,到底追求的是法律上的束缚,还是心与心的陪伴呢?

    就像如今的她和景孟弦……

    就算他失忆了又怎样呢?结局是,他还在!他依然坚守在自己的身边,不是吗?

    在她被人为难的时候,他依旧还会像从前那样第一时间冲出来,不顾一切的救她。

    在她生病不舒服的时候,他还是一如从前那般,会替她准备好一切……

    他还是从前的那个他啊!只是,忘记了他们之间过往的那些回忆罢了!

    可是,那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回忆,他们还可以继续创造的,不是吗?

    【亲爱的们,双节快乐!!有月票的亲们不要忘记给镜子投票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