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27)——向南骄傲的美色诱/惑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累得满头大汗,加上天热的缘故,她一个劲的用手给自己扇风。

    景孟弦则好整以暇的睨着她,“原来你打扮一番也不是见不得人!”

    向南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不爽道,“这么大热天,我可不想跟你斗嘴,你消停点,热死人了!”

    景孟弦看她一眼,又抬头环顾一眼四周。

    “等等……”

    说完,便快步离开。

    “干嘛去啊?”

    向南不解,目光一路追随着他的脚步而去。

    就见他进了机场的一家甜品店,很快,又折身走了出来。

    “给——”

    他递了一支冰淇淋在向南面前。

    向南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的?”

    她指了指自己,没有去接他手里的冰淇淋。

    “不要?”

    景孟弦可没多少耐心。

    “为什么不要!!”

    向南赶忙抢了过来,二话没说,张嘴就在雪糕球上咬了一口。

    丝丝凉意入了心头,果然舒爽不少。

    再看景孟弦,就见他正拆着手里一包新的纸巾,大概也是刚刚去甜品店里买的。

    他递了张纸巾给向南,敛眉道,“一个女人,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也不羞愧?”

    “你不说话会更好!”

    也不看看是因为谁的行李才这样子的!

    向南拿过他手里的纸巾,拭了拭额头上的热汗,到底还是同他道了谢。

    “谢谢了……”

    其实,这男人,嘴上虽然毒了点,不过,还算有心的吧。

    向南心里有些些的窃喜。

    景孟弦没理会她的道谢,“你住哪,我让李助理先送你回去。”

    向南猛地抬头看他,景孟弦也低头看着她。

    目光沉沉,半响,见向南没说话,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你不会恰好,住我家吧?”

    “……”

    向南扯唇一笑,咬了一口手里的冰淇淋,点点头,“还真就这么巧!”

    景孟弦危险的眯紧了眸子,俯身,逼近向南,展开他的神分析,“花八年时间缠上我,紧跟着又不要名分的替我生了个孩子,现在又赖在我家里不走,尹向南,你……”

    “你什么你!!”

    向南气得一口就咬住了他朝自己指过来的手指。

    “疼!!sh/it!疼——松口,松口!!”

    “该死的,你这女人属狗的?”

    景孟弦另一只手去抠向南的利嘴,这才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手从她的嘴里抽了出来。

    结果,满手指都是她的口水,还沾着冰淇淋,黏糊糊的,特别恶心。

    “尹向南,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啊?!”

    景孟弦又骂了一句,忙抽出纸巾,把自己的手擦了好几遍这才作罢。

    向南不理会他,转身兀自往前走,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顺手就将自己手里的冰激凌扔进了垃圾桶去,回身,看他,“我待会就从你家里搬出来,满意了吗?!”

    景孟弦一见她把自己费心买的冰淇淋都给扔了,一下子也上了火,他冷冷的扯了扯唇角,“那你最好说到做到!”

    说完,径自迈开大长腿,与向南擦肩而过,出了机场去。

    向南站在垃圾桶旁,面色微微泛白。

    李然宇才一见景孟弦和向南,就感觉到了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但他识趣的什么话也没说,招呼了他俩坐进了车后,他才坐回了副驾驶座。

    一路上,向南无言,偏头看窗外,神情有些复杂,亦不知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景孟弦倒一直在听李然宇汇报工作,只是,英俊的面庞始终沉着,没有任何一分多余的表情。

    一到家,阳阳和秦兰就欢喜的迎了出来。

    “向南——”

    “老爸!!”

    小阳阳如一阵风一般的卷到了两人之间,欣喜的拉着他们的手,“你们可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

    景孟弦以陌生的目光看着自己脚边的儿子,又有些无助的看一眼身旁的向南。

    显然,他确实不记得自己的儿子了。

    向南的心,还是微微扯痛了一下。

    蹲下身子,抱起脚边上的阳阳,往里走,“别闹爸爸,他累了,先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向南没把景孟弦失忆的事情告诉自己儿子,她不想他难过,失望。

    景孟弦一眼就明白了过来。

    心微微怔了一下……

    目光又扫向旁边的秦兰,同样不记得。

    向南算是明白了,凡是同她有关系的人,他基本都忘光光了!

    她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突然就变成这样子了,心有失落,不太好受。

    “我是秦姨,向南的母亲。”

    秦兰笑着同景孟弦介绍着自己。

    “秦姨,你好!”

    景孟弦在长辈面前,永远都是礼貌谦和的。

    “来,赶紧进屋吧!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也够累的!秦姨给你们俩煲了鸡汤呢,快来试试味道。”

    秦兰张罗着两个人进屋。

    “谢谢。”

    景孟弦礼貌的道谢。

    提着行李,进了自己的别墅。

    陈妈见景孟弦回来,开心得不得了。

    让向南和秦兰惊诧的是,景孟弦也记得陈妈。

    陈妈飞快的给两个人端了鸡汤到餐厅里,“来来,快喝两口,这鸡汤可是兰姐花了好多心思炖的,可别浪费了人家的心意。”

    于是,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喝着鸡汤。

    家里似乎很热闹,但餐桌上的气氛,却有些不太对劲。

    趁着陈妈出去了,向南这才开了口,“待会我就带我妈走了,至于阳阳,先让他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吧,我担心我和我妈顾着找房子会照顾不到他,到时候就麻烦你和陈妈多费点心了,等稳定好了,我会过来接他的。”

    景孟弦闻言,喝汤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抬眸,看着向南,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一瞬不瞬。

    向南本想不予理会的,可是被他的视线盯得有些不舒服了,这才抬起了头来,抿了抿唇想说什么的,却被景孟弦抢白了去。

    “谁让你搬出去住了?”

    他的语气,冰冰凉凉的,没有任何起伏,听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绪来。

    向南愣了一下,摇头,“算了,住在一起,也不过只是吵来吵去而已……”

    “你是想让你儿子知道,他爸已经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景孟弦的声音,依旧冰冰凉。

    向南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想到阳阳那张失落的面孔,她确实有些于心不忍。

    见向南不说话了,景孟弦就当向南是答应了,兀自起身,出了餐厅去。

    紧绷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丝丝些微的弧度。

    同居的第一夜,似乎一切安好。

    向南陪阳阳睡,秦兰和陈妈分睡一楼的客房,景孟弦依旧住他的主卧。

    ……………………

    这日——

    清晨,七点时分,向南起床吃早餐。

    母亲和阳阳还睡着,陈妈已经把早餐端上了桌子。

    向南环顾一眼四周,不见景孟弦的身影。

    陈妈显然是一眼就看出了向南的心思,忙解释道,“先生说最近公司里的事情落下了不少,就先走了。”

    “哦……”

    向南点点头,在桌前坐了下来,“那他吃过了吗?”

    “嗯,匆匆吃了一点点。”

    “好。”

    向南笑笑,不再说什么,低头吃早餐,而后收拾了一下,自己坐公交上班去了。

    都说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向南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和景孟弦的事情是怎样就传到了公司的女职员耳。

    才一坐定,小八一屁股就朝她靠了过来,“向南姐,可好久不见了!!”

    小八激动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紧跟着飞快的发挥她的八卦精神,“听说景总失忆了?”

    向南抬头看她,有些错愕,眯起了眼眸,“这么私密的话题,你们怎么知道的?”

    “我们可还听说,之前那个爱得你死去活来的景总,现在已经彻底把你给忘了……”

    欧阳琴也不知什么时候端着细腰朝向南走了过来。

    向南惊讶的眨眨眼,看一眼跟前的两个女人,好笑的摇摇头,啧声道,“你说你们俩怎么不去请报社工作啊?坐在这间办公室里可实在是太屈才了!”

    “这可跟咱俩没关系!”

    欧阳琴朝向南微微俯了身下来,一手撑着细腰,一手搭在向南身后的椅背上,眨眨眉眼,“全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可都听说了,咱俩不过只是来验证一下事实真相的!不过看今儿咱们景总独自一个人来公司,大家就都已经猜出个所以然来了!”

    向南头痛不已,“行了行了,你们俩就别再往我伤口上撒盐了,赶紧工作去!再八卦,小心我去总监那打你们俩的小报告!”

    小八笑笑,拍了拍向南的肩膀,“看你状态还这么佳,想必跟景总的问题还不大!没关系,咱们挺你!走咯,忙去了!!”

    问题还不大?

    向南重重的咬了咬手里的笔头,自己跟那男人的梁子可结大了!!

    正当这时,总监大人秦微茹踩着黑色的高跟鞋,拿着一份件朝向南这头走了过来。

    将件没好气的扔在向南的桌上,“拿去让总裁过目签字。”

    交代完毕,又扫一眼还围在向南身边的小八和欧阳琴,瞪了她们一眼,“怎么?嫌手里的工作太轻松了?还不去工作?!”

    “是!”

    小八和欧阳琴赶忙遁了。

    心里却在暗暗腹诽着这个老妖婆。

    向南看着秦微茹离开的背影,梗了梗脖子,这才拿起手里的件看了一眼。

    最新的庭院设计方案,大概是她去美国这段时间所提出来的,反正她没来得及参与,不过就不明白为何非得让她去签字。

    其实是秦微茹对于自己手头上的这份方案自信不够,所以希望借用向南,能让苛刻的景大总裁看几分薄面而通过方案。

    总归说来就是抱着几分侥幸心理。

    向南抱着件,往景孟弦的办公室走去。

    “咚咚咚——”

    礼貌的敲了三声门,里面响起景孟弦熟悉的应答声。

    “进来!”

    声音低沉,浑厚,饶富磁性。

    向南推门而入。

    “景总。”

    她顺手带上/门,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转身才发现,办公室里还站着第三个人。

    是一个女人……

    同样是公司职员。

    简单的白色衬衫,搭着一条及膝的黑色包身短裙,脚踩一双黑色的尖细高跟鞋。

    清一色的工作装,本没什么出挑的地方,却偏偏,穿在她身上,尽是说不出的性/感韵味……

    为什么呢?

    向南危险的眯紧了眸子,警惕的睨着她。

    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向南这才恍然大悟……

    她在同景孟弦说话的时候,手总会时不时的勾一勾耳边落下来的长发。

    心理学家说过,如果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经常出现类似动作,这代表的一种性的暗示!

    另外,她白色衬衫的领口有意无意的解开到了第三颗,里面却搭着一件黑色的胸衣,黑色胸衣透过白色衬衫,这种若隐若现的装扮,无疑是最性/感不过的。

    而她在同景孟弦汇报工作的时候,腰身会有意无意的往前倾,让自己胸前那两团丰盈以及那道深深的沟壑,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景孟弦面前。

    这分明就是……最典型的,性勾/引!!

    想来是公司所有的女人得知景大总裁失了记忆后,都开始费劲脑子的想要博得他大人的欢心吧!

    这到也是,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虽然坐在大班椅上的景大总裁,始终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但向南心里还是憋足了一口气。

    明目张胆的勾/引她的男人?

    以为自己的胸有几俩重就不得了了?她没有?

    向南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扯开挽着自己长发的头绳,发丝一甩,金色的卷发随着她轻微的力道,慵懒的散开来,洒落在肩头,性/感妖娆的气质瞬间显现。

    转个身,背对着桌前正专注着热论工作的两个人,随手理了理发丝,想了想,又不服输的解开了胸前两粒纽扣……

    丰/胸骄傲的往前挺了挺,做出个性/感的姿势。

    但向南觉得还不够,干脆一狠心,又将腰上的包身短裙往上提了提,拉至翘臀以下的三寸之处,方才满意的掀了掀唇。

    转身回来,将长发骄傲如女神般的往肩后一甩,挺起丰胸,收起本就平坦的小腹,踏着自信的步伐,就往桌前的俩人走了去。

    向南自以为自己刚刚的行为,神不知鬼不觉。

    却不知,景孟弦在同身旁的女职员讨论工作的时候,即使很专注,却还是不小心用余光瞄到了门口向南的一举一动。

    看着她那些张狂而又好笑的小动作,他刚刚还紧绷的嘴角却不自觉的松懈了些分。

    心情,似乎也跟着大好。

    景孟弦身旁的女职员一见景大总裁露出了浅浅的笑意,登时笑靥如花,误以为他真了自己的美人计。

    向南自信昂扬的朝他们走了过来。

    分毫不肯服输的站在那女人身旁,学着她的模样,性/感的猫着腰身,娇躯微微往前倾着,翘臀撅起,视线落在女人手里的件上,假装在关心着他们讨论的主题。

    嘴角,微微一抹笑。

    自信、高傲,且挑衅意味,很浓!

    景孟弦与旁边的女职员同时抬头看她。

    向南将嘴角的笑意,展得更开,问俩个人,“聊什么呢?这么火热。”

    说着,腰身又往下压了压,干脆单臂撑在景孟弦的桌前,将自己衬衫下性/感的沟壑若隐若现的展现在他眼前。

    反正他见得次数也不少了,不差这一回!

    总比让他看别的女人的来得强吧!!

    那女职员显然没料到向南会突然来插上这么一脚。

    而且这装扮,这行为……

    比她更风/骚!!

    “我跟总裁在聊工作上的事情呢!”

    “是吧?”

    向南依旧微笑,然那笑却如利刃般的,直戳在旁边的女人身上,末了,又转头看向景孟弦。

    景孟弦迎上向南挑衅的目光。

    嘴角扯动了一下,明明想笑,却到底还是压抑住了。

    视线扫一眼向南那性/感的乳/沟,眸仁微微紧了紧,低低咳嗽一声,故作镇定的沉声道,“你先到一旁等着。”

    景孟弦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椅。

    如果她一直这么招摇的在他的眼皮底下晃来晃去的话,他担心自己会根本没办法潜心处理工作上的事儿。

    嗯,虽然这女人不是她的菜,不过……

    对她的好感度,比起身边这位女员工来说,对她尹向南的,确实好太多!

    果然,人跟人是需要比较才能看出好歹来的。

    景大总裁已经下达了命令,向南似乎一直这么站着,倒也不是个事儿。

    他们到底是在工作,自己这般影响着,也确实不太好。

    思及此,虽然不乐意,却还是乖乖转身坐回了沙发上去。

    走前,还不忘犀利的瞪了一眼身边不怀好意的女人,以示警告!

    向南双臂环胸,如女王般叠着修长的双腿,骄傲的坐在沙发上。

    目光一直锁定对面的两个人,不偏不倚。

    她决不允许,那个女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对景孟弦有任何逾矩的行为。

    女职员似乎被向南这极具压迫感的视线盯得有些毛骨悚然了,刚刚那股狐媚劲儿明显收敛了不少。

    大约一刻钟后,俩人的交谈终于结束。

    景孟弦合好件,递给一旁衣着暴露的女职员。

    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而后别开了视线去,漠然道,“公司内衣衫不整,严重影响公司形象,按公司规定,扣除当月10%的基本工资,如有下次,主动请辞!出去吧!”

    女职员的脸色一变,“总裁……”

    “出去!”

    景孟弦厉声重复了一遍。

    显然,已经没有了任何回旋的余地。

    那女职员只得悻悻的转身出门。

    向南见状,愣了数秒。

    忽而想起着装同样暴露的自己……

    瞟一眼对面的男人,恰好,他也正看着自己。

    而且是以一种,促狭且揶揄的眼神,睨着她的。

    向南脸蛋儿一烫,不自在的站起了身来,踩着尖细的小高跟鞋走近他,边走,边故作不经意般的,随手将裙子往下扯了扯,完了,又自然而然的将胸口的纽扣一一扣上,嘴角依旧是那抹淡淡的微笑,将件递到景孟弦跟前来,“景总,请过目。”

    景孟弦的目光毫不避讳的落定在向南高蜓的雪峰之上,嘴角上扬,憋不住的低笑出声来。

    向南被他一笑,本就滚烫的脸颊瞬间红得更厉害了。

    顿时才觉刚刚自己的行为,有些丢了人。

    “喂——”

    向南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将手里的件再递过去些,“你快点看啦,我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向南催他。

    景孟弦接过她手里的件,睇了她一眼,故意板起脸道,“这就是你跟上司说话时应有的态度?”

    向南抿了抿唇,不发一语。

    “你不会以为因为你跟我住同一屋檐下,我就不会开除你吧?”

    向南皮笑肉不笑,反问他道,“你觉得你像是那么好相处的人吗?”

    景孟弦也扯唇森森一笑,挑挑剑眉,“那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好呢?”

    向南鄙夷的觑着他,“景总,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不就冲了他两句吗?至于这么小题大做?

    “小题大做?”

    景孟弦将件扔桌上,起了身来,朝向南走近。

    “衣着暴露,公然在领导面前解衣扣,提裙子!占用工作时间引/诱上司,尹小姐,你觉得以上三种行为都属于小题?那能不能烦请你告诉我一下,什么样的行为才能算得上大题呢?”

    景孟弦话音落下,脚步恰好定格在离向南半寸之远的地方。

    他低头,似笑非笑的睥睨着她。

    剑眉一挑,“嗯?”

    拉长的语调,微微上扬,还透诱/人的邪气。

    向南的呼吸,顿时紧了紧,感觉到他鼻息间拂出的热气,心跳竟不自觉有些加。

    向南脚下的步子,往后退了退,双手抵在他的胸前,与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贝齿咬了咬下唇,抬起头来,不甘示弱道,“那你想怎么样?”

    向南其实还是挺心虚的,尤其是想到刚刚自己那些神经质行为……

    简直……丢死人了!!

    可,她还不是为了捍卫自己的男人不被别的女人抢走吗!

    “哦?所以你是承认了?”

    景孟弦抓过向南抵在自己胸前的双手,似笑非笑,蓦地,一把将她扯进了怀里,还不等向南回神过来,就被他大力的压在了办公桌上。

    “你……干什么?”

    向南单脚落地,另一只脚防备的抬起来,瞪着景孟弦。

    臀部上的短裙也不经意的被她稍稍带起来了些分,向南挣扎,“你别乱来啊?”

    景孟弦好笑的觑着她,“对你乱来?”

    四个字,满满都是讽意,气得向南直咬牙。

    “你不想对我乱来,你压着我做什么?”

    向南毫不示弱的回击他。

    景孟弦挑挑眉,“我以为你喜欢被我这么压着才是!”

    他不要脸的说着,一张英俊的面庞朝向南寸寸逼近了过去,在两个人的呼吸仅差0.5厘米距离的地方,他忽而停了下来。

    美轮美奂的微微一笑,“把扣子解开,不就为了等这一刻吗?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看着景孟弦那张俊美绝伦的面庞,这时候,被男/瑟佑/惑的向南其实多想不争气的喊一句悉听尊便啊……

    但,事实是,她是一个有骨气的女人!

    “你想怎样?”

    向南梗着脖子问他。

    就感觉景孟弦那只恶劣的大手,竟已经顺着她的大腿外缘,往臀线处摸了过来……

    “喂……”

    向南挣扎,面色绯红。

    却忽而,腰肢被他那只有力的手臂猛地一压,而后,他的虎口正正的掐住了向南的小细腰。

    就听得他无耻的评价道,“腰细臀紧,耐操!”

    “……”

    向南呼吸一紧,脸颊发烫。

    “但是,本少爷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

    他又补了一句。

    “今天的事情,下不为例!!”

    他说完,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向南的翘/臀上,以作惩罚。

    紧跟着,飞快的松手放开了向南来。

    他一边从容的整理着身上压皱的白色衬衫,一边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向南急变的脸色。

    逗她,似乎成了他每天的消遣活动。

    见向南愤愤的拿眼瞪他时,他坦然的别开眼去,在桌前坐了下来。

    干净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忽而道,“晚上八点,有个饭局,你稍微准备一下。”

    “什么饭局?”

    向南表示不解。

    “ice,对我们公司项目有意向的风投公司,投资五个亿,案子多大不需要我再说明了!这个案子你是主设计师,所以由你出面介绍,最好不过!公司公关会过去五个人,你随他们一起。”

    景孟弦利落的说完,看向向南,见她不语,转而问她,“还有什么事吗?”

    “就我和公关部的过去?”

    “公关部的李经理会负责大局。”

    “所以你和李助理都不会出面?”

    向南第一次遇到这么大案子,他不在,心里还确实有些没底。

    “看吧,我有另外的饭局,如果时间上来得及的话,可能会过去露个面。”

    “哦……”

    向南撸撸嘴,有些唏嘘。

    这案子这么大,交给她……

    万一砸了怎么办?她岂不是成公司的罪人了?

    这可真不是一件美差!

    “没什么事就先出去吧!”

    景孟弦下逐客令。

    “我的件……”

    向南指了指桌上还未翻阅的件。

    “过会再来取。”

    “哦。”

    向南点点头,“那我先出去了。”

    “嗯。”

    向南退出了景孟弦的办公室,一回设计部,就赶忙开始搜集晚上要用的资料,而后又联系了公关部的经理,把晚上的具体流程对应了一下,提起的心才稍稍松懈了几分。

    五亿……

    显然,今天这仗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了!

    不过,看景孟弦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案子的进程谈得应该也差不多了,只需要她去做一次题案汇报了吧!

    如果到了她这一步还被她搞砸了的话,那自己可当真承担不起了。

    看似简单,实则压力更大了!

    向南舒了口气,看来她得加油才行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八点时分——

    向南一干人等,早已如约候在了桑格罗夫庄园酒店的七星级饭厅里。

    “待会你们都长点眼力劲儿,这可不是小案子,把ice的胡总陪好了,合同签下来,少不了大家的好处。”

    李经理还在不放心的叮嘱着。

    向南拿着资料,深呼吸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别太紧张。

    说实话,她对于自己的专业水准一向很有信心,但那也仅限于她的专业,陪公关来谈合同,她可真真是头一遭,而且一上阵就是这么大个案子,她要不紧张,那一定是假的。

    “向南,你别太紧张了,陪酒这些事你就不用上了,你只需要把你的设计方案用最好的表述方式同胡总说清楚,让他听完马上就有想砸钱的冲动,那可是最好了!”

    李经理大概是看出了向南的紧张,忙安抚她的情绪,却还不忘适当的叮嘱她该做的工作。

    向南笑笑,点头保证,“我一定竭尽全力。”

    很快,传言的ice巨头胡总领着五名西装笔挺的职员,一同出现在了包厢里。

    眼前这位富豪大款也同大多数的大亨一样,大腹便便的,满身肥膘,笑起来时,整张脸因为肥肉太多的缘故,挤巴到了一起,像褶子似得,有些难看。

    一见他们进来,包房里所有的人连忙起身相迎,热情的一一与他们握手交谈,简短的做自我介绍。

    “您好,胡总,我叫尹向南,是此次方案的主设计师。”

    向南不卑不亢的同胡总介绍着自己。

    “你就是ssn那位年轻有为的设计大师向南小姐啊,久违久违,百闻可真不如一见啊!!不错,很不错……”

    胡总赞许的说着,双手抓着向南的手,握了好一会儿,“向南小姐可真是内外兼修啊!”

    向南见他迟迟不松手,倒显得有些尴尬起来,稍微挣扎了一下,笑道,“胡总抬举了。”

    忙从他的手里,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这才长松了口气。

    都说公司里的公关小姐最不好当,平日里陪着那些上司领导们喝喝酒也就罢了,遇到人家大老板喜欢的,还得时常被揩揩油,占了便宜完了还得陪着乐呵。

    这人啊,在社会上混着,要赚几个钱,着实不容易。

    干哪行,都有哪行吃不尽的苦头了。

    一干人等盘桌而坐。

    “向南啊,你坐这来!”

    胡总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椅,热情的招呼着向南。

    李经理一看苗头不对,自己赶忙就堆着笑在胡总旁边坐了下去,握住胡总的手,笑着道,“胡总啊,向南不会喝酒,就不陪您坐了。”

    “怎么就喝不了酒了?没关系,不用喝太多,意思意思就行!来来,坐过来……”

    胡总依旧没有要作罢的意思。

    “胡总啊,这事儿可真得求您多担待担待了,您不知道,来之前咱们总裁可亲自对咱千叮嘱万嘱咐了,在饭局上可千万不能让向南喝丁点酒,说是她身体不好,绝对滴酒不能沾,要敢让她喝了酒,回去就必须得拿我是问,所以啊,胡总您看您给咱一个薄面行不行?让小的陪您喝几杯?她就免了吧!”

    李经理一直同姓胡的赔着笑,一边亲自给他斟着酒。

    向南听闻李经理的一番话,倒有些怔鄂。

    心里万分感谢李经理给自己的解围,也惊讶于他嘴里提到了景总的嘱咐。

    那个男人,真的有同他嘱咐过吗?

    向南的心里掀起阵阵涟漪……

    有些相信,又有些怀疑,但不管怎样,内心的潮水总归是不平静的。

    当然,心情也似乎没刚刚那么郁闷了。

    胡总一听李经理这么说话,自然也明白了向南是何许人也。

    ssn景孟弦的女人,他自然动不得,也就不再难为向南,同其他人尽兴的拼起了酒来。

    向南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男人向来是酒桌上谈事儿,一旦把酒喝尽兴了,什么事儿都能轻而易举的拍板定案了。

    所以,李经理采取的政策是,先喝酒,再谈合同。

    结果,几杯酒下肚,姓胡就明显有几分醉意了,颠三倒四的,都快分不清谁是谁了。

    李经理见状,赶忙让向南上去汇报设计方案。

    抓准了时机聊案子,再赔几个笑脸,这合同基本就能敲定了。

    更何况,这姓胡的对于投资ssn的项目,本来意向就挺足的。

    “胡总,这是我们公司的主要设计方案,还烦请您过目一下。”

    向南站起身来,将手的资料递给对面ice的人,每人一份。

    胡总接了过去,也没看,就听向南一个人在那解说,至于听没听进去,倒真的不清楚。

    只知道他在那一个劲儿的点头,时不时的还会跟周边的李经理醉意熏熏的赞道,“向南小姐可真是个才貌双全啊……”

    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带着醉意,毫不掩饰的在向南身上上下打量着,那赤/裸的眼神,简直就是一种明目张胆的猥亵。

    这让向南心里多少有些不适。

    “胡总,我的汇报已经结束了,您看您还有什么疑问吗?”

    向南尽可能的让自己镇定些,嘴角始终是那抹商业化的微笑,问姓胡的。

    姓胡的起了身来,迈着踉跄的醉步往向南那边靠了过去。

    “向南啊,胡总就喜欢听你说话!!那声音可是软到我心坎里去了!来来,陪胡总喝两杯……”

    这姓胡的着实是醉了,以至于李经理之前才提醒过他的话,这会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都说饱暖思淫/欲,在他身上可真正验证得满满的。

    而这会,正赶往另一个饭局的景孟弦,还坐在车上随手翻阅着ice的公司履历。

    “李助理,你觉得ice如何?”

    景孟弦将履历表搁置一旁,随口问副驾驶座上的李然宇。

    李然宇想了想,才如实道,“论ice的资历而言,公司根基一般,不过近五年来成绩甚优,ice的胡有成也算商业界难得的人才吧!只是为人好色了些……”

    李然宇说到最后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色……”

    景孟弦视线扫一眼李然宇,似不经意般的咀嚼着这两个字。

    眸色,蓦地沉了沉。

    “好色对于咱们而言,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至少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掐准了就好下手!这不,今儿李经理选的人可全是咱们公关部最美的几个职员过去的!我看把案子拿下来一准没什么问题了。”

    景孟弦淡淡的点了点头。

    目光投注在车窗外,剑眉敛着,神情复杂,似乎在思忖着什么。

    忽而,没头没脑的问了李然宇一句,“你觉得尹向南长得怎么样?”

    “啊?”

    李然宇显然没料到景大总裁会突然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半刻有些愣神不回来。

    “这……”

    这问题也太难回答了吧?

    要说好看,他景大总裁觉得自己对他的未婚妻有臆想怎么办?

    要说不好看,他景大总裁分分钟动怒,自己又该怎么办?

    李然宇还真有些为难了。

    “说实话!”

    景孟弦的手指在膝盖上没有节奏的敲击着,目光深沉,扫了一眼李然宇,凉森森的道,“不说实话,扣工资。”

    “……”

    “向南属于娇小清秀型的,论长相而言,她属于等偏上的,但是论气质而言,她绝对可称上上层的,怎么说呢,就是她身上有一种能够吸引男人的独特气质,简而言之就是……大部分男人都喜欢她那种类型的吧!”

    李然宇说了实话。

    “大部分男人都喜欢她那种类型?”

    景孟弦的表情,就像是听到了个世纪笑话似的,嗤笑出声来,“这世上大部分的男人眼光就这样?”

    “……”

    李然宇默。

    这让他如何接话?

    “那ice的胡有成呢?”

    忽而,景孟弦又问了一句。

    “什么?”

    李然宇还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

    “那你觉得尹向南会不会是胡有成喜欢的类型?”

    景孟弦耐着心思又问了一遍。

    “……”

    李然宇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老板,半响,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景总,你……不会是想把向南送给胡有天吧?”

    “……”

    这次,换景孟弦默了。

    见景孟弦一张俊脸越来越难看,他才顿时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脑门,“天啊!瞧我这个猪脑子!!”

    他骂了一句,才意识到他们家的景大boss根本就是放心不下前线上的小娇妻。

    万一被胡有天那个老色鬼占了便宜怎么办?

    啧啧!嘴上说她尹向南这里不好,那里瞧不上的,心眼里却还依旧疼得不得了!

    这男人的心思,可还真难猜!

    “景总,我说句大实话啊,我跟胡有天也没少在酒桌上见过几次面,他那人酒量很小,几杯下肚就醉,酒品吧……差到了极点,见着姑娘就抱,也不管人是谁家的!”

    “他敢!!”

    景孟弦那张英俊的面庞瞬间阴沉了下来。

    李然宇不敢再说话了。

    景孟弦剑眉深敛,烦躁的表情掩在深眸里,显而易见。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间已经指向八点半。

    眸色微微沉了沉,思忖了数秒,突然冲司机道,“老陈,变道去桑格罗夫酒店。”

    李然宇对于景大boss这个决定表示惊诧,却又觉得情理之。

    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景总,我们现在赶过去的这个案子……如果谈成了,那也是十个亿的大案子,你看……”

    景孟弦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李助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李然宇默了。

    景孟弦头偏向窗外,纤白的手指依旧没有节奏的在膝盖上轻轻敲击着。

    敲击的频率有些快,彰显着他此刻心里不平的情绪。

    剑眉深敛着,透着些许燥热的烦闷。

    他也想不明白,自己不是那么不待见她尹向南吗?

    怎么在委派她出任务的时候,却又还是会嘱咐李经理对她的特别关照呢?

    如今,明明手上还有个更大的案子,却因为他胡有天是个好色之徒,自己竟然就扔下那么大个案子不管,而过去陪他们吃饭?

    景孟弦想到这里,似乎更烦了。

    敲着膝盖的手指,节奏越来越快,抬手看一眼时间,催促司机,“老陈,快点。”

    “是!”

    很快,车在桑格罗夫庄园酒店停了下来。

    一干人等,入了酒店大厅,被酒店的侍应生带领着往餐厅而去。

    包厢房门才一拉开,就见胡有天正抓着向南的手,死活不松,“向南,这杯酒无论如何你都得陪胡总喝完它。”

    “胡总,您别这样……”

    向南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小手儿努力的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挣扎出来。

    自己刚刚已经陪他喝过三口白酒了,要再把这整杯白酒喝下去,她真的会醉的。

    “只要你把这杯酒给干了,这合同胡总我立马签字!决不食言!!”

    胡有成一手揽住向南的肩膀,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膛,同向南保证着。

    浓郁的酒精味道冲入向南的鼻息间来,让她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一听他说喝干就能签字,再想到这到底是景孟弦五个亿的大案子,自己是不是要一咬牙干脆把这口酒喝下去呢?

    想来这里还有数名同事,更何况,李经理又被景孟弦特意叮嘱过,所以哪怕自己醉了,应当也吃不了什么亏吧?

    一杯酒能换一个五个亿的合同,怎么算都怎么值得了吧?

    正当向南纠结着要不要喝这杯酒的时候,忽而,身后响起一道森冷的声音。

    冰凉,没有温度。

    “没打扰各位喝酒的雅兴吧?”

    是景孟弦。

    向南惊诧的回头。

    就见他一席笔挺的深色西装,站在包房的正门口,她身后不远的地方。

    漆黑的幽眸如鹰隼般,危险的半眯着,冷冷的睥睨着对面举着酒杯的她……

    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森冷之气。

    霎时,让向南有些喘不过气来。

    胡有天见到景孟弦似乎也愣了一下,握着向南的大手,连忙从她的小手上抽离开来。

    那张油肥的脸上,顿时堆满着笑,朝景孟弦迎了过去,“景总!你可来晚了,得自罚三杯才行啊……”

    他说着,伸出手来,要同景孟弦握手。

    景孟弦低头,冷冷的盯了一眼他那只伸出来的肥手,冰凉的掀了掀嘴角,却径自绕过他,朝向南这边走了过来。

    没有同胡有天握手,甚至于,连正色看他一眼都没有。

    李然宇也连忙跟上景孟弦的步子。

    全包厢里的人,都愣了一下。

    向南也实在不解景孟弦这目无人的态度到底为哪般。

    不由,蹙紧了眉头。

    胡有天更是没料到他景孟弦居然会这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堆着笑的脸,顿时沉了一下。

    包厢里的氛围瞬间急变,景孟弦却分毫没有理会,走到向南身旁。

    弯身,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湿纸巾出来。

    面色难看,但动作却依旧优雅、尊贵。

    不等所有人看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见他忽而执起了向南那只刚刚被胡有天握过的手,搁在自己手心里,然后,旁若无人的替她擦拭起来。

    “……”

    包厢里所有的人,抽了口气……

    唏嘘不已!!

    包括景孟弦身后的李然宇。

    而向南,更是……

    望着眼前正低着头,专注于替她擦着手的景孟弦,向南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连呼吸都不由得紧了紧。

    这画面,有种熟悉的感觉。

    记得四年前自己同一男人相亲,被握了手,他似乎也是这样,执着于替她用纸巾把手擦干净。

    可眼下,不是那么简单的饭局……

    这可关系到五个亿的大案子!

    再看一下,胡有天那张不明所以的脸……

    “景总……”

    向南缩了一下自己的手,提醒他。

    心里却一片说不出来的暖意。

    “别动!!”

    景孟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抬头,瞪了一眼向南,“什么脏东西都可以碰你?”

    “……”

    向南咬唇,郁闷。

    但心里,却丁点的火气都没有。

    只是,胡有天就不一样了,“景总,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呢?”

    他拉长着脸,质问着景孟弦,“这合同,还谈不谈了?这么没有诚意,那我看根本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景孟弦冷凉的掀了掀嘴角,根本没有理会身边叫嚣的胡有成,将向南的手来来回回擦拭了五遍后,方才作罢。

    “景孟弦……”

    向南都替他急出了一身冷汗来。

    景孟弦将手里的湿纸巾扔在桌上,末了,偏头同李然宇道,“李助理,安排司机送这几位公关部的同事回家!”

    李然宇点头,“是。”

    “景总?”李经理不明所以。

    景孟弦也没回应,更没正色看一眼面色惨白的胡有成,拉着向南的手就往外走。

    胡有成一看就怒了,“你们这什么意思?叫我来签合同就这样的?亏我还有如此有意向跟你们合作!!”

    李然宇负责善后,他双手推在胡有成的胸前,步子往后退,抗拒着他的靠近,“抱歉,胡总,我们ssn现在已经没有要跟您合作的意向了!”

    李然宇的举止,很明显的说明了景大boss的这个决定,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胡有成脸色一变,“你们这是在开玩笑吗?”

    胡有成本还以为自己是风投公司,他们自然会和善对待自己的,结果,没料到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但胡有成又极为不甘心,因为这个案子在他看来是稳赚不赔的,可现在ssn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抱歉,我们景总的态度,非常认真!”

    李然宇笑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转身,领着手下这帮公关部的人出了酒店来。

    向南被景孟弦带上了车。

    他英俊的面庞一直沉着,面色冰寒,很是难看。

    向南迟疑了一下,最后到底还是出声问他,“你怎么突然过来了?还有,这个案子突然搞成这样……”

    向南有些郁闷,抓了抓头,“你不过来说不定合同就签了。”

    景孟弦双眸闪过一抹锐利,直接冰冷的刺入向南的眼睛里,“你的意思是,我来得不该?是打扰了你喝酒的雅兴,还是打扰了你跟胡有成的恩爱?”

    “恩爱??”

    向南愠怒的瞪着他,“如果不是为了给你签下这该死的五个亿的合同,我至于陪人家喝酒,让人家抓着手还不敢哼声吗?景孟弦,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了?”

    景孟弦削薄的唇瓣,崩得紧紧地,狠狠地睇着她,不语。

    他景孟弦没良心?

    难道他扔下整整十个亿的大案子过来,就为了把这五个亿的合同也一起搞砸吗?

    除非他真真儿闲得蛋/疼了!!

    向南等着景孟弦说话,可迟迟不见他答话,只是瞪着自己看,她这才又慌忙补了一句,试图缓和一下这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没有怪你来得不该的意思。”

    她解释,“我只是觉得五个亿的合同,就这么废了,多少有些可惜!我这酒也等于白喝了……”

    向南有些挫败的垂下了肩头,低声道,“我觉得好像是我把这案子搞砸了!”

    她抬眼看了看对面的景孟弦,摊摊手,有些愧疚,“抱歉!还有,谢谢……”

    抱歉这个案子的失败。

    谢谢他及时出现,救自己出窘迫的境地。

    景孟弦显然没料到向南会突然就跟自己道歉又道谢,一下子还没缓回情绪来。

    眸色眯了眯,半响,才幽幽的吐词道,“你以为你耽误的只是一个五个亿的合同吗?”

    “难道还不止?”

    向南背脊发凉。

    景孟弦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

    恰好,李然宇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景总,公关部的员工已经安排送回家了。”

    “嗯……”

    景孟弦沉吟了一声,末了,又吩咐道,“你打个电/话同那边解释一下我们迟到的原因,就说马上到了。”

    “是!”

    向南眨眼,不解的看着旁边的景孟弦。

    景孟弦没理会她,只偏头看穿外的夜景,面色明显较于刚刚缓和了些分。

    向南就听得李然宇在电/话里同那头的人解释,“实在抱歉,林秘书,麻烦你跟洪总解释一下,就说我们这边有些塞车,不好意思……对对对,谢谢……”

    向南这才忽而响起,景孟弦说过自己晚上还有个重要饭局来的。

    五个亿的合同都不亲自出席,所以可想而知,这个案子一定比刚刚他们谈的那个更是重要许多了。

    可是,他却因为赶来这个饭局,而把时间给耽误了……

    向南扯了扯他的衬衫衣袖。

    景孟弦敛了敛眉,视线从窗外抽了回来,落在她的脸上,沉目看她。

    “你为什么会突然过来啊?”

    向南眼波流转,大胆的假设,“难道你是专程来帮我的?因为你知道胡有成是个好色之徒?”

    这个问题,景孟弦自己也想知道。

    他到底为什么要突然扔下那么重要的一个案子,赶过去帮她。

    更何况,他根本都不确定胡有成会不会为难她!

    就为了这区区的‘可能’,他居然会大方到不惜违背商业上最重要的守时约定。

    景孟弦冷哼一声,“恰好路过。”

    而后,别开了脸去。

    向南知道他在撒谎。

    眼神飘忽,强装镇定,却又不敢看她,所有的言行举止,都是说谎的表现!

    但向南没戳穿他,心里依旧甜滋滋的,一个人闷着嘴在那笑着。

    景孟弦听到了她轻轻的笑声,偏头睨了她一眼,忽而有些恍惚……

    那笑,明明不是最美的,却仿佛融进了他的心里去,从心尖上幻化出一朵绚烂的花儿出来,迷离了他的眼,他的心……

    景孟弦眯紧了眼眸,“你刚刚也是这么对着胡有成笑的吗?”

    一想到她可能也这么对着那个老色狼这么笑着,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似得,居然会特别不是滋味。

    “收起你的笑来!!”

    他霸道的简直有些狂妄。

    “待会你在饭局上敢对任何一个男人这么笑,试试看!!”

    “……”

    “喂!!景孟弦,人家笑一笑也碍着你事儿了?”

    向南就郁闷了,这男人也未免太狂拽霸炫酷了吧?

    “笑起来不碍事儿,但笑起来让人想脱裤子,就碍事了!!”

    “……”

    如此无耻下流的话,景孟弦居然可以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而向南……

    简直就差一口气被他怄到吐血了!!

    前面的李然宇更是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了声来。

    听得李然宇的笑声,向南憋红的脸颊越发滚烫起来,她羞恼的一拳砸在景孟弦的手臂上,“这明明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你居然……还能这么无耻的说出来……”

    向南最后一句话是压低着声音说的。

    她到底有些不好意思被景孟弦以外的其他人听到。

    景孟弦伸手过来没好气的扯了扯她的脸蛋,警告她道,“待会你要敢对着饭局上的其他男人放电,要真被他们哪个没有眼力劲的给瞧上了,我就把你直接送他床上去!!”

    “你敢————”

    向南去抓他在自己脸上肆虐的手。

    这混蛋!!

    景孟弦把向南的脸颊都捏红了,还不忘恐吓她,“你看我敢不敢!”

    向南自然知道这家伙只是逗她玩儿的,她相信这点节抄他还是有的。

    景孟弦捏爽了,才放开了向南的脸蛋,“所以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哪知话音才一落,向南整个人罩起来,像头发狂的小母狮似得,就朝景孟弦扑了过去。

    “你捏我脸蛋捏爽了吧……”

    她伸手抓起景孟弦那张俊美绝伦的面庞,一个劲儿的捏着,还伴随着邪恶的笑,势要把刚刚吃的那点亏给还回来。

    景孟弦显然没料到向南会如此一击,俊脸彻底阴沉了下来,阴沉到几近扭曲。

    要知道,他景大boss在职员面前的威严,可能就因为她这么一个反扑而彻底崩溃瓦解!!

    景孟弦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尹向南,你简直是找死!!”

    居然敢捏他!!

    景孟弦银牙紧咬着,含糊的说着,伸手,一把抓过向南两只肆掠的手。

    本想着一把将她摔出去的,可结果……

    向南本是用两只手臂撑在他的胸口上,以用来支撑着自己身体重力的……

    可结果,被他双手一抽,身形往下一甩,她整个人就因为失了重心力往下滑了去,而后……

    一张脸蛋竟毫无预兆的就往前磕了过去……

    磕上去的时候,力道还有些重!!

    紧跟着……

    向南听得头顶传来一阵,阴冷的抽气声……

    “尹——向——南——”

    向南的名字,被头顶上的男人,一字一句的,咬牙从唇齿间蹦出来。

    那架势,几乎是要将她,拆吃入腹。

    向南浑身不由打了个冷噤。

    猛地抬起头来……

    待看清楚眼前那根爱马仕的腰带时,向南才恍然大悟,下一瞬,一张小脸胀得通红。

    是的!!

    她居然……哪儿也没磕到,就那么,正正好的,直接磕在了他景大boss的命/根子上!!!

    且看他煞红煞白,千变万化的表情,向南大胆的猜测,自己刚刚应该还是正正好的,命了他那脆弱到不堪一击的……蛋!!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向南连说话都有些含含糊糊了。

    看着他那张几近扭曲的俊脸,向南知道自己这次可当真惹到了不该惹得东西……

    她麻着胆儿,想从景孟弦的身上爬起来,边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景孟弦忽而伸手,一把压住了向南的腰肢,猛地抽了口气,声音还透着非常不自然的沙哑,“尹向南,今晚……你完了!!”

    “……”

    前方的李然宇和陈司机早就装死了,连呼吸都不敢出太大声,唯恐一个不小心就被景大boss拿去开刀了!

    向南脸上的红都漫到了脖子上来,“我……你……明明是你自己弄的,怎么怪我头上来了,你不捏我脸,我能扑过去捏你的脸吗?”

    向南喘着气儿,努力的给自己辩解着。

    今晚完了……

    完了是什么概念?

    是床上运动,还是这混蛋会用别的办法折磨她?

    向南光想想就背脊发凉。

    景孟弦冷冷的掀了掀唇间,终于松开了向南的腰肢,哑声道一句,“待会出来再收拾你——”

    说完,车在一家餐厅前,停了下来。

    “……”

    向南登时只觉头脑晕眩,思维紊乱成了一团乱麻,脸颊更是滚烫得像有一把大火在灼烧着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