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26)——罩杯满意,原来我看上你也不是不无道理的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弱弱的求个月票,有给的亲咩?保留到28号的也可以哦!!】

    很快,向南发现了一件让她非常愤懑不平的事情。

    那就是,他景孟弦几乎记得每一个人,就独独忘了她尹向南,还有他们之间的儿子。

    不,让向南还有些欣慰的是,他一并连曲语悉也一起忘了!

    这对她而言,还可算是一件好事儿了!

    向南坐在他的床边,耐心的把自己的名字写给他看。

    “我叫尹向南,你记住了,是你的爱人。”

    景孟弦拿过她递过来的便签纸,意兴阑珊的看了一眼,问向南,“我们俩现在什么关系?”

    他似乎没什么兴趣,也不过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到底是过去的事情,好歹也要了解一下基本情况。

    什么关系……

    向南咬了咬唇,眼眸觑着床上的景孟弦,有些心虚道,“夫妻,夫妻关系……”

    “夫妻关系?”

    景孟弦‘嗤’的一声就笑了。

    “你笑什么?”

    向南懊恼的瞪着他,脸颊泛红。

    景孟弦抬眼看她,肯定道,“我不可能娶你!”

    向南咬着下唇的贝齿紧紧咬了咬,明明知道他是因为失去了记忆的缘故,心却还是被他这一句给生生扯痛了一下。

    她记得,手术前他就说过,手术结束后就要风风光光的把她娶回家去的!

    可结果……

    术后却是一句——我不可能娶你!

    要说她丁点不在意,那定是假的!

    “为什么?”

    向南到底还是问了他。

    “你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景孟弦不以为意的回答她。

    这句话……

    太熟悉了!!

    八年前,她同他示爱的时候,他就这么回答她的!

    你根本不是我的菜!!

    向南脸上起了微妙的变化,但显然逃不过景孟弦那双敏锐的眼眸。

    “怎么?听我说这话,难过了?”

    景孟弦试探性的问她。

    那张帅气的俊脸上,绝对不是关心的表情,而是一种……幸灾乐祸?得意洋洋?

    向南不说话了。

    只是咬着唇,死死地瞪着他,面无表情。

    景孟弦扬着剑眉,挑衅的看着她。

    见向南一直沉默不语,只是贝齿咬着下唇越来越深,他终于憋不住了,皱了皱眉,命令向南“喂,你哑巴了?说话——”

    向南不予理会,起了身来,就出了病房去。

    景孟弦看着她生气的背影,敛了敛眉,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细线。

    所以……

    她真生气了?

    可不是!

    向南被他那张毒舌的嘴,气得肺都要炸了!

    心里憋着一口气,没处儿发泄,只能出来打电/话给紫杉抱怨抱怨。

    向南手撑在长廊的窗台上,拿着手机同紫杉煲着电/话粥。

    “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别人都记得,就不记得我和阳阳!”

    向南在电/话里,很是落寞。

    要说不泄气,那一定是假的,但让她放弃,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气归气,但这个念头,她可从来想都没想过!

    “向南姐,景老师有没有拿他那张毒嘴损你啊?”

    “你觉得呢?”

    向南反问她,舒了口气,“就他那张嘴,你觉得能随随便便放过我?”

    紫杉那电/话那头‘噗’的一声笑了,聊表同情道,“那你又有得罪受了,他那张嘴可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

    “喂!你现在可是在幸灾乐祸!”

    向南有些郁闷了。

    “哈!我看好你!”

    紫杉倒没替向南觉得难过,“我跟你说啊,据我对景老师的了解,他要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赶那个人走,缠着他的时候,他一定是那种烦不胜烦的表情!哪像你现在跟我描述的这样,幸灾乐祸?嘴角还能带着笑?那就证明人家有的是耐心逗你玩儿!我倒觉得景老师还是把你爱惨了!”

    她可没忘记当年尹若水屁颠屁颠追着景老师跑时的画面,可没被这男人的毒舌损到吐血!

    “爱惨了??呵!”

    向南干干的冷笑,“这么个爱法,那我可真是谢谢他了!”

    “放心啦!你们俩都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哪能就被一个手术打败了,是不是?”

    紫杉劝慰着她。

    向南还想说什么的,忽而,就听得病房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细听后,发觉是勺子敲着玻璃杯的脆响声。

    敲得很急,一声一声的像警铃。

    “你等等啊,可能是他叫我了!”

    向南端着手机,也没挂电/话,赶忙回了病房来。

    “怎么了?”

    她站在门口,关切的问床上的景孟弦。

    就见他侧着手,拿着一支银勺,无聊的敲着床头上的玻璃杯,见向南进来,这才赶忙收了手,拉了俊脸下来,“要无聊死了。”

    “……”

    向南无语。

    “那你继续敲吧!我打电/话!”

    向南不理他,说着就要往外走。

    “喂——”

    景孟弦叫住她。

    “我有名字!”

    向南没好气的回头瞪他。

    “尹……尹向南……?”

    景孟弦一副费了好大的劲儿的模样才想起了她名字,“别打电/话了,陪我说会话!”

    刚刚他那嚣张跋扈的气焰,此刻当真还敛了不少。

    向南一时半刻的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就听得电/话里的紫杉还在那头闷闷的笑着。

    向南绯红的脸蛋上闪过几许不自在,捂了手机道,“那你等着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潇洒了又出了病房去。

    “哈哈哈哈……”

    紫杉在电/话那头张狂的笑着。

    “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吗?”

    “噗……我简直能想象到景老师卖萌的样子了!”

    “……”

    “行了行了,我不耽误你们俩的恋爱时间了,你赶紧去陪他说话吧,可别把人家无聊死了!”

    紫杉还在逗向南。

    “你就不觉得他越来越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吗?”

    向南想起刚刚他那副模样,都忍不住觉得好笑。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那句话吗?”

    “什么话啊?”向南好奇。

    “一个男人越爱你,那他在你面前就越加像个孩子!再说,男人的本性就是个孩子!跟几岁的儿童相比根本好不到哪里去!”

    紫杉给有力的总结。

    向南笑了,打趣道,“我怎么听着像是在说你的云大少爷呢?他那么爱你,在你面前岂不是得像个婴儿了?”

    “喂,说你就说你,怎么又扯到我这来了!”

    紫杉羞得不好意思提。

    “砰砰砰——乓乓乓——”

    勺子敲击着玻璃杯所发出的脆响声再次响了起来。

    比刚刚更急,更大声。

    还伴随着景孟弦催命似的喊声,“尹向南,尹向南,尹向南——尹向南————”

    他不停地重复着向南的名字,仿佛是以此为乐一般。

    “尹向南,尹向南,尹向南?尹向南?尹向南…………”

    喊得都快没声了,还在喊着,乐此不疲,“尹向南,尹向南……南……尹向南……南南南……”

    向南好笑又好气,这家伙还当真是无聊到爆!

    “行了,我先不跟你扯了,我怕他再无聊下去,连掀了这间病房的可能性都有!”

    “行,赶紧去吧!等你们回来!尽快啊!”

    “ok!”

    向南匆匆挂了电/话,回了病房来。

    无奈的看着他,“景先生,你会不会太无聊了些?”

    景孟弦扔了手里的勺子,抬眼看向南,“无聊!”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向南简直服了他。

    “陪我说说话。”

    向南只好在他床边坐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景孟弦歪着头,打量着向南,眼神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我就好奇,当年你是凭什么把我追到手的。”

    又扯当年。

    “我不是说过了吗,是你先追我的!”

    向南还在狡辩,脸不红,心不跳。

    景孟弦眯了眯眼,“别把每个人的智商都想得跟你在同一个等级之上,我虽然是失忆了,但智商还不至于弄丢!”

    他双臂环胸,微微一笑,自信的挑挑眉,“当然,就算弄丢了点,比起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说着,低头,又整了整自己身上的条纹病号服,才抬起头来,同她分析道,“且不说你这种类型根本不是本少爷盘子里的这盘菜,就拿你那天跟我说话时的状态来说吧,扯高嗓门,双臂环胸,却眼神飘忽,气势虚弱,以上都是不自信且掩饰心虚的表现!事实根本就是,你追了我……整整八年!!!”

    景孟弦分析完毕,一脸得意的笑,摇摇头,“啧啧,虽然我知道自己的魅力很足,但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能追八年,也确实不容易……”

    这是赞美,还是心疼?

    其实根本就是……嘲笑!!

    还有,属于他的贱贱的,洋洋自得!!

    向南被他说得完全哑口无言,吸气,又呼气,尽可能的压抑着自己心头正疯狂燃烧着的火气。

    她扯唇,冷笑,“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找我来陪你说话,就是想拿我开涮,寻开心的是吧?”

    这混球!!

    “ok!”

    向南摊摊手,“你智商高,我智商低,本姑娘不陪你玩儿了!我回国去,你自己在这呆着吧!我看你精神好到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照顾了!”

    向南怒气冲冲的说着,还当真就去整自己的行李。

    再这么跟这家伙待下去,自己非得气出一身病来不可!

    “喂——”

    景孟弦这会才意识到向南好像真生气了。

    “干嘛?这么不经逗?”

    他探着脑袋问向南。

    向南才不理他,打开衣柜,开始收拾东西。

    见状,景孟弦当真有些急了。

    这女人要真走了,自己岂不是在这病房里得无聊到发霉?

    他忙掀了被子,也顾不上脑袋上的伤口,下了床来,就往向南走了过去,二话没说,一伸手就将向南手里的衣服给抢了过来。

    “小气鬼!!”

    他贴在向南的耳根后,数落她。

    向南一回头,就见他站在自己的身后,手里还拿着她的……

    胸罩?!

    甚至于,还举高至了头顶上……

    向南倒不自觉有些害羞了,转身,踮起脚尖,就要去抢自己的衣服,“你把衣服还给我!”

    景孟弦似乎就乐意看向南这种窘相,看也不看一眼自己手里的东西,后退一步,将手举到更高,扬着眉挑衅的看着向南,讽刺她,“小矮子!”

    “你以为你高就了不起啊!”

    向南跳起来去抓自己的胸/罩。

    就见他一双手掌刚好抓住了自己的胸托,她又羞又恼,“就没见过你这么没有风度,且还无耻的男人!!连女人的胸/罩你也要,你不害臊啊你!!”

    向南可好不容易逮着了机会损他。

    胸/罩??

    景孟弦一愣。

    抬头,看手里的衣服……

    剑眉微微……动了动……

    俊美无俦的面庞上,似闪过了稍许的不自在。

    漆黑的眼潭,紧了几分,也沉了几分。

    向南就在他发愣的一瞬间,忽而跳了起来,一把将他手里的胸/罩夺了过来。

    本来她还没觉得这么别扭的,可是景孟弦那种脸红红,且表情生涩又有些害羞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弄得她好像也跟着红了脸去,觉得丢死人了。

    向南窘迫的将胸/罩塞回衣柜里,飞快的关上衣柜门,转身。

    他还在。

    “让开!”

    向南尴尬的推了推他,动作很轻,怕弄疼了他的伤口。

    却依旧没好意思抬头看他。

    景孟弦看她一眼,眸色炙热的些分。

    侧身,让了个道,脸上那抹不自在的红晕已然散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邪恶的坏笑。

    挪步,往床边走了去,掀开被子,坐进去。

    一边道,“现在看起来,你当年能追到我,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

    向南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为自己的谎言,也为他这颇富深意的话。

    紧接着,就听得景孟弦极其不要脸的又补了一句,“罩/杯比我想象的,大很多!!”

    他居然……

    还非常厚脸皮的,拿着自己的双手在向南眼前比了个同她的罩/杯差不多大小的手势。

    微微一笑,总结道,“还不错!”

    评分,八点五分!!

    靠!!

    向南简直被他气得七窍生烟,脸色是乍青乍白的。

    “男人都像你这么无耻的吗?”

    向南问他。

    “这只是男人看女人最基本的标准而已!你该庆幸,至少你身上还有一点得到了我的认可!”

    听听他这嚣张到不可一世的语气!!

    向南哂笑,歪着头,觑着床上的男人,摇头,啧啧叹息,“真不知道我当年到底是看上了你哪一点,嚣张、自负、毒舌、不可一世,现在还得补充一条,无耻下/流!”

    面对向南的指控和‘诽谤’,景孟弦不以为然,手枕在头下,往枕头上靠了靠,恬不知耻的微微一笑,笑得美轮美奂,“床上的活儿好?”

    “…………”

    景大医生的自我好感度已经膨胀到……可耻的地步了!

    向南面容扭曲,自觉说不过他!

    见过无耻的男人,但这么无耻的……

    当真还是,头一遭!!

    景医生,你可又再次刷新了自己的无耻下限啊!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在美国治疗的这些日子,是无聊的,却被景孟弦活出了分不一样的色彩来。

    只是,这段日子却当真苦煞了向南。

    景孟弦一席优雅的西服,笔挺的出现机场,尊贵的气质,顿时就吸引到了无数女孩向他投来的倾慕目光。

    而向南……

    干净的白色衬衫,短到及膝的优雅黑色包身裙,脚踩一双尖细的小高跟鞋。

    金色的长发随意的挽至脑后,额前碎发点点落下,透出一股只属于成熟女性该有的慵懒性/感之美……

    这样的她,明明该端庄优雅的现身的。

    却偏偏,苦于手边上提着的两个诺大的行李箱。

    前方,气质尊贵的男人,正同他的助手李然宇比着手势,热络的聊着些什么。

    李然宇只是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点头应和一下。

    大概谈的是工作上的事儿吧!

    却忽而,见景孟弦回了头过来,看不远处的向南。

    而后,迈开双腿,朝她走了过去。

    李然宇抢先一步,接过了向南手里的行李箱,抱歉道,“向南,不好意思啊,刚刚忙着跟总裁汇报近日的工作……”

    “没事,没事,你们先忙。”

    向南嘴上虽是如此说着,但还是赶忙将两只行李箱交给了身前的两个男人。

    因为,实在太重了!

    倒有些意外,景孟弦居然还会亲自回来拎行李。

    “景总,交给我来吧!”

    李然宇也一并将景孟弦手中的行李接了过来,“你们在门口等吧,我让司机把车开到出口来。”

    李然宇说完,便兀自拎着行李往停车场去了。

    向南累得满头大汗,加上天热的缘故,她一个劲的用手给自己扇风。

    景孟弦则好整以暇的睨着她,“原来你打扮一番也不是见不得人!”【明天继续加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