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20)——爱情的延续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求月票】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门铃响起时,向南去开门,在见到来人时,向南怔在原地愣了好久都回不过神来。

    来人并非其他人,正是s市的市长,孟弦的父亲,景蓝泉。

    一席黑色沉稳的正装裹着他魁梧的身形,西装笔挺的,一丝不苟。

    气场强大,尊贵,浑身都散发出一种不怒而威的摄魄感。

    即使人已过中年,却依旧意气奋发,冷峻威严的面庞上,让人分毫也分辨不出他的真实年纪来。

    “您……您是……景伯父?”

    向南见过他的。

    在母亲的相册里,见过这张酷劲十足的面孔,只是,那时候的伯父不似现在这般威严,那时候的他,还很阳光,朝气。

    难得的,景蓝泉露出一抹不苟的笑容,“你好。”

    他主动朝向南探出了右手。

    向南有些受宠若惊,忙同他握手,“景伯伯,您好!!见到您……倍感荣幸!!”

    更多的是,激动!!

    这个男人,不单单是孟弦的父亲,还是她母亲一直深爱的男人,更是……若水的亲生父亲!!

    也是她,一直想要会见的人!

    “伯父,您进来坐!我……没想到您会突然拜访,那个……孟弦在二楼给阳阳洗澡,我去叫一声,您先坐会。”

    向南初见景蓝泉是有些紧张的。

    毕竟,也算自己未来的公公吧?

    向南忙张罗着给他倒水。

    反观向南的紧张,景蓝泉就显得从容多了,他淡然的接过向南手里的热茶,目光却忍不住多打量了她几眼。

    沧桑的深眸,闪烁了一下,别开了眼去。

    她年轻的面貌,同他记忆里那张清秀漂亮的脸蛋,到底有几分相似的。

    景蓝泉没有说话,向南急匆匆的上楼去叫景孟弦了。

    景孟弦和儿子正在浴室里打闹着,向南站在门口还有些气喘吁吁,“孟弦……”

    “你们俩别闹了,赶紧的!下去,下去……”

    向南说着,径自走进浴室,一把捞起浴缸里的小阳阳,拿过浴巾就将他捆了起来,抱出了浴室去。

    “向南,我还没洗完呢!!”

    阳阳抗议。

    “怎么了?下去干嘛?”

    景孟弦也表示不解。

    跟着向南走出浴室。

    “爸……你爸,阳阳的爷爷,过来了!!就在厅里,你赶紧下去招呼一下,我给阳阳穿好衣服,马上下来!!”

    “我爸来了?”

    景孟弦倒还真有些错愕。

    小家伙一听爷爷就雀跃了,“哇!!阳阳可以见到爷爷了吗?太好了!姥姥今天也要回来了,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

    阳阳兴奋的站在大床上鼓着小掌。

    提起自己的妈妈要回来的事儿,向南也一愣。

    觑一眼身边的景孟弦,迟疑道,“妈还有一个小时下飞机,如果让她遇到伯父,会不会……有些不太合适?”

    景孟弦倒没什么别的想法,“这是他们上一辈人的事情,你就别跟着操心了!遇上了那也是缘分,我先下去了!准备准备,也该去机场接秦姨了。”

    “嗯,好!”

    向南欣慰,他的想法和自己一致。

    大人的感情世界,他们左右不了,也没资格去左右。

    向南唯一做的,就是支持!!支持他们的每一个决定!!

    ………………………………………………

    厅内——

    “爸,过来怎么没提前知会我一下?”

    “阳阳呢?”

    景蓝泉往楼上看了一眼。

    “他妈在给他穿衣服!马上下来了。”

    “嗯……”

    景蓝泉沉吟了一声,便没再多说什么。

    顿了顿,半响,才道,“有件事情,我跟你提一下……”

    景蓝泉的语气,有些深沉。

    “嗯?”

    “我打算跟你妈离婚。”

    景孟弦愣住。

    看着眼前的父亲,内心深处涌起太多复杂的情绪……

    隔半响,他点点头,“爸,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谢谢。”

    景蓝泉欣慰的点点头,棕色的眸底,漫起几许时过境迁的沧桑。

    人生一辈子,实则太短太短……

    眼一眨,冷着心,一过就是大半辈子。

    “爷爷……”

    突然,一道稚嫩的童音闯入进了父子俩的谈话中来。

    景蓝泉一愣,绷紧的唇线不自觉的松懈了几分,就见一个圆嘟嘟的小肉球朝自己奔了过来,一股脑儿的就砸到了自己的腿上,“爷爷,你是阳阳的爷爷吗?”

    景蓝泉被小家伙这天真的问话给逗笑了,一把将他给抱了起来,“当然!!啧啧,瞅瞅这小家伙,跟他爸长得有多像……”

    景蓝泉难得的,眉开眼笑起来。

    刚刚那迫人的威严,顿时消退了不少,此时此刻,只是个孙儿膝下的慈祥爷爷。

    向南见到此情此景,心下有些感动。

    从怀上阳阳到现在,整整八年的时间过去了,总算……阳阳得到了景家每一个人的认可!

    这对阳阳而言,或许,才算得上一个所谓的,真正的家吧!

    “伯父,你今晚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向南热情的邀约自己的未来公公。

    “对啊对啊!!阳阳的姥姥今晚也会回来吃饭!!太好了,向南,以后陪着阳阳的人越来越多了,阳阳再也不寂寞了……”

    小家伙兴奋的坐在爷爷怀里,手舞足蹈着。

    而景蓝泉在听闻自己小孙子的话后,脸色微微变了变。

    向南一眼就察觉出来了,只觉有些尴尬,手掌紧张的在牛仔裤的裤缝上擦了擦,如实交代道,“伯父,那个……挺巧的,我妈……今天的飞机刚好回国来,现在……差不多快到了,我打算先去接她,让孟弦再陪您坐会。”

    景市长沧桑的眼底,掠过几许淡淡的波光,他起了身来,“晚上还有个重要饭局,今晚就不在这里吃饭了。”

    他说着看一眼时间,“我想我该走了!”

    “爷爷……”

    小家伙恋恋不舍的偎在爷爷的长腿边,小嘴儿撅起,不太愿意让他走。

    阳阳从小缺失家庭的温暖,好不容易又见到了一位新的亲人,他有些害怕会再次分开。

    景蓝泉把自己的小孙子抱起来,哄他道,“爷爷过两天再过来陪你,好不好?”

    小家伙一张嘴儿撅着,抱着自己爷爷的脖子不肯撒手。

    向南真怕耽误了他的事儿,毕竟是市长,平日里确实是日理万机的,她赶忙走上前来劝阳阳,“宝贝,别耽误爷爷做正事,如果你想爷爷,妈妈到时候每天带你去找爷爷玩,好不好?”

    “真的吗?”

    小家伙眼放精光。

    “真的!”

    向南肯定的点头,伸手从景蓝泉怀里把阳阳接了过来。

    “南南,送我一下……”

    忽而,景蓝泉要求道。

    向南愣了一下,有些诧异,忙点头,“好的好的!当然……”

    她忙把怀里的阳阳转角给一旁的景孟弦。

    景孟弦知道许是父亲有话想单独同向南聊聊,他也没说什么。

    向南送景蓝泉出门。

    两个人,一老一少走在庭院里绿油油的草地上,脚步缓慢而悠闲。

    向南还是有些紧张的,只亦步亦趋的跟在景蓝泉的身后。

    “南南,景伯伯得谢谢你为我们景家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孩子,还把他教得像个小天使一样,单纯,天真……”

    景蓝泉顿下了脚下的步子,抬头仰望天空,深沉的吸了口气,沧桑的眼底一片浑浊,“这或许也是一种爱的延续……”

    他忽而回头,看向向南,微微一笑,“以后别再叫我伯父了,改口叫我‘爸’吧!”

    向南的惊喜和感动溢于言表,“伯父……”

    “嗯?”

    对于向南的称呼,景蓝泉表示不满。

    向南笑开,眼含热泪,“爸……”

    这声称呼……

    她好像,等了好多好多年……

    被景家认可,成为景家的儿媳妇,成为景孟弦的妻子……

    她真的期待了好多年!!忽而发生,就像在梦里一般,尤显得那般不真实!!

    看着情绪难以抑制的向南,景蓝泉微微笑了,“这些年,让你受了不少苦吧?”

    “没……没有……”

    向南摇头,抹掉泪水。

    过往的那些苦楚,除了阳阳生病,其他的向南早已因为此时此刻的兴奋而忘得一干二净了。

    到底什么才叫苦?

    只要心里有爱的时候,不管爱得有多艰辛,其实……都只是酒心巧克力而已。

    外面是苦的,可内心,依旧是甜的!!

    “南南,你妈……”

    景蓝泉提到秦兰的时候,话语还是顿了顿,迟疑了数秒,才继续问,“她还好吗?”

    景蓝泉的眼神里,依旧噙着淡淡的笑。

    “她很好。”

    向南忙点头,“您别担心她,她身体还算健朗的!伯……不,爸,其实,如果您不介意,今晚我们可以一起吃饭的。”

    “不了。”

    景蓝泉摇头,委婉的拒绝,“相见或许……不如怀念……”

    向南有些涩然。

    不知是为了母亲,还是为了他们曾经的爱情……

    然她又能说什么呢?她没忘记,公公是有家室的男人,难不成她还能替自己的母亲说些什么话吗?

    而自己和孟弦,也是要结婚的人了。

    如果她和孟弦结婚了的话,妈妈和他,这辈子自然也只能成为对方的一个念想……

    法律而言,他们便已经是一家人了,是不能被允许成为夫妻的!

    成为夫妻?

    向南觉得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但,她真的为这段爱情,感到特别惋惜!!

    送走了景蓝泉后,一家人又奔去机场把秦兰给接了回来。

    机场的停车场内,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

    褐色的玻璃窗上,印着景蓝泉那张冷峻而沧桑的面孔,他的目光一直落在人群中那张熟悉的面庞上。

    和他一样,刻着岁月的痕迹,早已不及当年那个年轻的他与她……

    却依旧,精神焕发,即使鬓角处以有隐隐的斑白,然嘴角漾开的那抹笑意,仍然是他记忆中的那个模样,清秀,动人……

    年已过半百,他却依旧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臭沟妹,欢迎你回来!!

    “市长,饭局快要开始了……”

    副驾驶座上的助理,恭敬地提醒他。

    景蓝泉这才转移了视线,点点头,“开车……”

    知道她好,比什么都重要!!

    “妈,可让我想死你了!!哎呀,两个月不见,你怎么的又漂亮了……”

    景孟弦领着阳阳先去车前给秦兰放行李去了。

    向南抱着母亲,不停地同她撒娇卖萌,把所有好听的话儿都拿出来将自己老妈赞美了一番。

    见母亲没反应,向南这才抬起头看自己的老妈,见她的视线一直落在一辆疾驰而去黑色奔驰车上,向南诧异,“妈,你看什么呢?”

    秦兰这才回了神过来,“啊?没……没什么……”

    她的神情,略显慌张。

    “还说没什么,我跟你说话你都没听到呢!”

    向南撅着嘴,故作不满,又将视线往那车影消失的地方看了看,“你到底看到什么了呀?”

    “没……真没什么!”

    应该只是错觉吧!

    怎么会见到他呢?虽在同一个城市,但也不至于小到一下飞机便能遇见吧?

    如果他们之间的缘分真有这么深,当年又怎会错过彼此呢?

    “走了,孟弦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秦兰拉着向南往车前疾步而去。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周末,向南陪秦兰去商场。

    “南南,你真的打算同孟弦结婚了?”

    秦兰尤显得有些不放心,“妈听你说起吸毒的那些事儿,心里还渗得慌……”

    “妈,你放心吧!孟弦要戒掉毒瘾一定没关系的!这些事情本不该告诉你让你担心的,可是你是我妈,我不想瞒着你。”

    “当然得说。”

    秦兰叹了口气,“孟弦也是个可怜孩子,妈绝对不是带着有色眼镜的,你到底是妈的闺女,妈不放心也是正常的!你如果决定的,妈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他是个好孩子,妈相信他,也相信你的眼光。”

    向南笑开,挽着母亲的手就往前走,“谢谢妈!你放心,你女儿认准的男人,一定差不了。”

    “对对……“

    秦兰点头笑应着。

    却忽而,向南兜里的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

    看一眼来电显示,是阳阳打来的电/话。

    “妈,是阳阳的电/话,你等等啊!”

    向南将电‘话接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得阳阳在电/话里哭。

    “向南,你快回来,老爸好像特别不舒服……”

    向南一听,心里陡然一惊,握着手机的手,蓦地一紧,“他怎么了?”

    “他……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刚刚他把我从房间里轰了出来,我看他脸色特别不好,就偷偷用钥匙开了他的门,他……他一见到我,就用手掐着我的脖子,向南,老爸就像变了个人似地,他到底怎么了?你快点回来,回来看看他……”

    向南一听儿子的话,整张脸瞬间刷成惨白。

    “阳阳,你……没事吧?别怕,妈妈马上回来……”

    “我没事!爸爸认出我马上就放了我,一直抱着我跟我道歉,妈……我看到爸爸偷偷掉了眼泪!他伤了我,很内疚的样子,可是,其实我一点都不怕,也不疼,我知道,爸爸是生病了,对不对?”

    阳阳在电/话里,其实也已经泣不成声。

    “对,爸爸是生病了!阳阳别怕,爸爸不会伤害你,我马上回来……”

    向南红了眼眶。

    连忙收了线,同秦兰道,“妈,孟弦情况不太理想,我得马上回去一趟,你……你再一个人逛一逛,好吗?”

    向南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不想让自己母亲担心,扯出一抹笑,“对不起,妈,我想他定然不想被岳母见到他犯毒瘾的狼狈模样,我怕他心里难过和不安,妈……”

    “妈理解,快去吧!!要搞不定一定记得打电/话给我,知道吗?妈随时等你!!还有,别忘了,当你答应要嫁给他的时候,妈和你们就已经是一家人了!!”

    “谢谢你,妈……”

    向南感动的一把将母亲搂入怀里,希望借由母亲,传递给自己更多的勇气,“我们都会好起来的!谢谢妈!谢谢!”

    向南道完谢,连忙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景孟弦的别墅而去。

    她心里焦虑万分,一路促催着司机快点,坐在车上,手心里和额头上都已经全是冷汗。

    随手扯了一张一百的交给出租车司机,也来不及等找零,就直奔别墅而去。

    慌里慌张的拿钥匙开了门,向南扔了手里的包就喊阳阳。

    “向南,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阳阳从楼上直奔了下来。

    眼眶还红彤彤的,显然是哭过了。

    向南把阳阳从头到脚的检查了一番,又看了看他的脖子,果然,脖子上两道紫红色的指印,向南看着心里疼得打紧,“疼吗?待会妈妈帮你上药,别怪爸爸,爸爸心里一定比你更难受……”

    向南说着,心脏都跟着一揪一揪的疼。

    眼泪差点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

    【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可以给镜子投几张月票哦!!么么,谢谢大家了!镜子明天给大家加更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