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19)——等我戒毒成功后,我们去领结婚证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到底没有同景孟弦一起去接阳阳。

    他到酒店的时候,路易斯恰好不在,就阳阳和一干仆人在。

    他同向南收拾东西,阳阳在一旁帮忙。

    看着满屋子属于女人的东西,他有些头疼。

    摊摊手,无奈的看着儿子,“我们该从哪里下手?”

    “你收拾衣服,我负责给她收检化妆品。”

    儿子有条不紊的安排着。

    “ok!”

    两个一大一小的男人达成共识。

    景孟弦拿过她的行李箱,摊开在地上,将排排裙衫叠好,整齐的收纳进行李箱中。

    紧跟着是她的内/衣内/裤。

    看着一排排摆放整齐的,却不同款式,不同颜色的胸/衣,列在衣橱里,景孟弦有些眼花缭乱。

    好多还是他没见过,却挺性/感的那种款式。

    “这些可都是向南新买的。”

    不知什么时候,阳阳那颗小脑袋从他的身后探了过来。

    他稚嫩的声音,神秘兮兮的又补充了一句,“自从前段时间被你拒绝后,她就把街上的内/衣店全部席卷了一遍,只差没把他们整个店子都搬回家了!”

    “……”

    景孟弦回头,看着有些早熟的儿子,“你怎么知道的?”

    “逛街的时候,她拉着我一起去的。”

    “……”

    “而且还非逼着我给她挑款式!”

    “……”

    “然后买完我还得负责给她提……”

    “……”

    景孟弦彻底,囧了!!

    难以想象,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小身板上挂满着内/衣袋子……

    咳咳咳!那副画面,光想想都觉得有点十八禁不禁的感觉!!

    景孟弦觉得或许得找时间跟孩子他妈好好探讨一下关于儿子的教育问题了!

    “不过她买这么多衣服干什么?”

    景孟弦细心的将她的每一套衣服叠好,收纳进行李箱专门的小网袋里。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她,你猜她怎么说的?”

    “怎么说?”

    “用来穿的!”

    “……”

    景孟弦无语了。

    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买衣服不是用来穿的,是用来干什么的?

    他忽而觉得自己好像确实问了一个废话。

    却不知,向南当真是买来穿的,可是,却是为了……穿给他看的!!

    前些日子被他拒绝得有些遭心了,向南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上美人计得了!

    这不,书房里恩爱的一幕才诞生了!

    虽然结果是恩爱失败……

    虽然到最后那个男人也始终没有注意到她身上性/感的胸/衣……

    甚至于,见到的时候,还嫌烦闷,随手就扯了甩到一边儿去了。

    如今说来,还全是泪。

    ……………………………………………………………………

    晚饭时间,向南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远在法国的母亲秦兰打来的电/话。

    “妈。”

    向南倒有些意外,母亲这个点会打电/话过来。

    通常都是向南睡前给她回电/话的。

    “南南,妈打算回中国来了。”

    向南意外,欣喜,“真的?妈,你想好了吗?”

    其实,向南一直还在纠结回国内定居的事儿,多半是因为自己的母亲还未定下心来。

    说直白点,她不想回来。

    向南自然知道缘由。

    国内有她太多伤心的往事,她不愿再回来触景伤情了,所以向南表示理解,也答应愿意遵循母亲的意思,她会另外再做打算。

    而母亲忽而同意了下来,倒让她挺惊喜的。

    向南连忙放下碗筷,冲对面的景孟弦挤挤眼,问电/话里的母亲,“妈,你真想通了吗?”

    “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都是成年往事了!回去也好,我也想若水了,是该回去看看她了……”

    提到已过的若水,向南的心,狠狠地揪痛了一下。

    “妈……”

    “哎呀,看妈这张嘴,这种时候,居然还跟你提这些事儿……”

    “妈,我也想她……”

    向南的眼眶不自觉红了些分,“妈,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吧!”

    其实,向南刚回中国的时候,便已经抽了个周末去看过若水了,但她没敢同母亲提起过这事儿,以免伤了她老人家的心。

    “好,好……”

    秦兰在电/话里点着头应着。

    “妈,你打算什么回来?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才给你打电/话的,回国的机票我也已经订好了,飞快的,你到时候只要在机场等我就好了!明天上机前我给你电/话。”

    “这么心急?”

    向南倒有些措手不及了,“妈,你一个人回来我不放心啊……”

    “有什么不放心的?妈在这个世界上活的时间比你还长呢!瞎替我/操心!”

    “可是……”

    “别可是可是,什么也不用说了,明天等我电/话。”

    “那好吧!”

    向南无奈,“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秦姨的电/话?”

    景孟弦搁下碗筷,看向南。

    小家伙也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看着向南,“姥姥都没想阳阳吗?怎么没让阳阳听电/话呢?”

    “你姥姥明天就要回来了!”

    “真的?”

    小家伙兴奋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奔到向南面前来,“姥姥真的要回来了吗?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见到姥姥了!阳阳可想死她了!”

    向南伸手将小阳阳抱入自己怀里坐好,看向对面的景孟弦,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孟弦,我妈回得有些突然,所以也没来得及替她找好房子,你看能不能先让她在这里住两天,到时候我找到了适合的房子,在一起搬出去。”

    “搬出去?”

    景孟弦敛了敛眉,神情稍有不悦,“我的家不就是你们的家吗?为什么搬出去?因为根本没打算把我当作你们的家人?”

    “喂……”

    向南被他问得有些头皮发麻,“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嘛……”

    “最好不是!”

    景孟弦低头吃饭,“如果不是,就好好的带着妈一起在这里住下去!如果觉得这儿太小了,我们可以再买更大的房子!但前提条件是,我们必须要在一起!!”

    他的语气,很严肃,很较真。

    却让向南听得心花怒放。

    “是!!遵命,长官!!”

    她学着小阳阳的手势,像个孩子似得,将右手在额前恭敬地比了比。

    “吃饭。”

    景孟弦看着她这副逗趣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

    “谢谢……”

    向南感动的同他道谢。

    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小阳阳了,他一骨碌从妈妈的怀里钻出来,又做到了旁边老爸的腿上,“爸爸,姥姥回来以后是不是就代表我们一家人再也不会分开了呀?”

    “对!”景孟弦肯定的点头,摸了摸小家伙光溜溜的脑袋,“再也不会分开了!”

    “对了……”

    向南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唇瓣,“孟弦,阳阳的爷爷……”

    她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小心的觑了一眼对面的景孟弦一眼,见他面容上没有多大的异色,才继续道,“你说我们是不是该安排阳阳和他爷爷见上一面啊?阳阳很多次都跟我唠叨过他爷爷,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见一面应该不会太为难他老人家吧?”

    景孟弦显然有些意外向南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来。

    他低头,看自己的儿子。

    果然,他正用一双期待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

    “我以为你不会太想让阳阳见我们景家的人,其实我爸,挺想见见他的。”

    景孟弦又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瓜子。

    “怎么会!阳阳本就是你们景家的孩子,我还等着他爷爷批准他认祖归宗,也顺便母凭子贵一把,一并把我这个准媳妇给领回家去呢!”

    “向南,你就不能稍微矜持点吗?”

    小家伙抱着胸,又开始给老妈挑毛病了,“就没见过你这么主动地女人,羞羞羞——”

    向南气结,伸手非常不客气的捏了捏自己儿子的脸蛋,“矜持能当饭吃?要不是因为你老妈我够主动,会有你这个臭屁精出来?

    “……”

    父子俩同表无语。

    “坐回来,继续吃饭!!”

    “哦……”

    ………………………………………………

    晚上,向南刚哄了儿子睡着,手机忽而响了起来。

    居然是书房里景孟弦打来的电/话。

    “怎么了?”

    向南拿着手机,轻手轻脚的出了阳阳的卧室,往景孟弦的书房走去。

    景孟弦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带喘的,气息明显不太稳,“我的毒瘾好像又上来了……”

    向南心下一惊,背脊凉了一下,飞奔着就往书房跑,“你等我!我马上过来……”

    “你跟我聊聊天。”

    景孟弦的喘息,越来越强烈。

    向南听得心里慌慌的,“好!我跟你聊天,聊什么好?聊……聊我这四年在法国的生活好吗?”

    “都是你跟路易斯的美好回忆吗?我不想听……”

    “都这时候你还有心思计较这个呢!”

    向南好笑又好气,推开他的书房门,却依旧没有挂断电/话,“那我们就聊聊,这四年里,你一直偷/拍我的事……”

    “就知道你会偷看我的电脑。”

    “明明就是你提醒我的!”

    向南阖上电/话。

    “照片拍得怎样?”

    景孟弦的脸色极差,呼吸极为不平稳。

    向南去给他倒水,而后又给他放了些美沙酮进水里,一边回答他,“我的部分拍得挺好看,你的不行,太木讷!”

    她认真的做点评。

    “我不太习惯拍照。不过,你在我水里放了什么?美沙酮?”

    “对。”

    向南将水端给他,“你放心,我有遵循过医生的。”

    “我试过了,但没用。”

    景孟弦嘴上虽如是说着的,但还是乖乖的将那杯水喝了。

    “不是没用,是你没坚持!你太急着戒掉毒瘾了,不过你现在不用这么着急了,因为我有耐心慢慢陪着你一起戒掉……”

    向南安抚着他,“以后每天早上起来喝一杯我帮你兑的水,必须得喝,知道吗?”

    “好!”

    景孟弦乖乖的听着她的话。

    美沙酮这种药剂,其实也跟毒品类似,吃多了并不好,也是同样需要一点点减少剂量的。

    “怎么样,好些了吗?”

    向南担心的问他。

    景孟弦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知道,好像还行……”

    “孟弦,你现在对什么最有兴趣?医生说,在毒瘾上来的时候,只要做一些你有兴趣的事情,分散你的注意力便可以缓解一下你的心瘾,或许我们可以用你感兴趣的事情来稍微缓解一下。”

    向南提议。

    “做——爱——”

    “……”

    向南简直……

    无语。

    她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如果是真的……其实,我不介意的……”

    景孟弦‘嗤’的一声笑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特别可爱……”

    他伸手扯过向南,手臂上的力道不是很足。

    抱着她,揉在自己怀里,“我现在毒瘾上来了,哪里还有心思做那种事情……我最感兴趣的事情……当医生?给人治病?一个瘾君子,又怎么能给人治病呢?”

    他言语中明显有些失落。

    向南一听,忙假装不适道,“哎呀,我好像真的有些头疼,要不景医生你帮我看看吧!快,帮我把把脉……”

    她说着,忙将自己的手腕伸向他。

    景孟弦抓过她的小手,有些好笑,“你把我当孩子呢?过家家?”

    他的手掌,一片冰凉。

    手心里还有冷汗在不停地流着,染在向南的手腕上,让她有些担忧。

    “玩一玩嘛,你喜欢,我配合你,不好吗?我们就玩医生和病人的游戏,你就假装我的你的病人,好好跟我探探脉呗!”

    景孟弦才不跟她玩这么幼稚的游戏,他将她置于自己的腿上坐好,长舒了口气,“我好像舒服了很多,真的……”

    “真的吗?不需要玩游戏?”

    向南显然还不放心。

    “不需要!”

    景孟弦非常肯定,有些好笑,紧了紧她的小身子,“真的,有你陪着我,跟我聊天,我好像舒服了很多,也没那么难受了……我想,我最感兴趣,就是你!有你陪着,不管跟我做什么,都好!”

    “可你出了好多冷汗……”

    向南说着替他擦了擦额角的汗水。

    “小问题而已……”

    他抓下她的手,将她抱在自己怀里,越来越紧。

    向南觉得他浑身都有些冰凉,“你冷,对不对?”

    犯毒瘾的人,都容易冷。

    “还好……”

    向南回抱他,“要不我帮你去拿床被子过来吧!”

    她有些急了。

    “不用!!哪儿都别去,就在这里陪着我,跟我说话,跟我说说话,南南……”

    “好好,我在!!我哪儿都不去!!”

    向南拍着他的后背,安抚着他略显激动的情绪。

    看着他这副模样,心里疼得就像被千万支细针同时扎在了心尖儿上一般,“孟弦……”

    “嗯?”

    “如果你母亲,还是不要我们在一起,怎么办?”

    向南忍不住问他。

    提到自己的母亲,景孟弦身形微怔。

    “你觉得她的意见,对于我们而言,现在还重要吗?”

    “其实我想告诉你,哪怕她现在就是威胁我要杀了我,我也不打算对你放手了……”

    “她不敢!!”

    景孟弦的声音里透着阴骘,“她敢动你和阳阳分毫皮毛,我景孟弦这辈子都不会放过她!!”

    “她是你母亲……”

    向南还是忍不住提醒他。

    “你见过这么对待自己儿子的母亲吗?好了,我们不提她,我不想听到关于她的任何事情!南南,等我戒毒成功后,我们去领结婚证,好不好?”

    向南心里一震,顿时喜上眉梢,有种想哭的冲动。

    “你说真的?”

    “当然!!”

    景孟弦笑着点头,“这次绝对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不能明天就去把结婚证给领了呢?”

    “戒了后吧!我安心些。”

    “可是,明天就领我更安心!”

    向南撅起嘴巴,有些不愉快了。

    她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还不就是害怕他自己戒毒失败吗?

    然而向南忽而眼波一转,就点头道,“好!!那我就等你戒毒成功以后再结婚!要是戒毒不成功的话,我就不跟你结婚了!”

    她突然改了主意。

    “认真的?”景孟弦倒有些后悔了。

    “当然。”向南肯定的点头,“所以啊,想娶我呢,你就得努一把力把毒瘾戒掉,知道吗?”

    景孟弦宠溺的咬了咬她的小鼻头,“一想到只要戒毒成功就能把你娶回家来,心里就特别兴奋,也特别有自信!!为了你和阳阳,我一定会挺过这个大关的!”【今日更新完毕,凌晨继续给大家更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