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17)——这辈子,我都放不开手了!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我不想忘记我们之间的回忆!!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想!!”

    他平静的脸上,写满着从未有过的,认真!!

    向南的目光落入他深沉的眸仁里,瞬间沉溺了进去……

    心弦颤动,像是被什么拉扯了一下,有些疼,还有些酸楚,又有些动容。

    “没关系!记忆可以重塑,人生毁了就再也没了!只要你好好的,我不建议再花点时间追到你的!”

    向南对他,从来都是如此真挚而直接。

    他们之间耗时太久,容不得她再拐弯抹角了。

    听闻向南的话,景孟弦只觉心头一热,喉头滚动了一下,偏头看向南。

    视线有些热切,“知道我染上了毒品,你就没有对我有过任何的动摇吗?”

    “没有!”

    因为她爱得够深!

    红灯停。

    景孟弦凝紧她,看着一颗颗的水珠湿答答的从她的发丝上漫下来,染湿了她的裙衫……

    他忽而问,“那如果……我是贩/毒的呢?”

    向南擦头发的手,蓦地一顿。

    面色陡然一白,猛地偏头,看向景孟弦,“你……开玩笑的吧?”

    她的嘴角牵强的扯出一抹弧度,眼神里掠起几许慌乱来,“可是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因为这不是个玩笑!”

    景孟弦不打算再继续把向南瞒下去。

    他的声音,沙哑得有些厉害,“我是认真的!”

    哪料,话音一落,向南直接掰开车锁,打开车门,直接砸进了雨雾中,飞快的淹没在了车流里,瞬间消失在了景孟弦的视线里。

    景孟弦盯着她消失的方向,一动不动……

    眸仁深陷,眸光越渐黯淡。

    后方响起鸣笛声,红灯过了,绿灯在不停地闪烁着,催促着车辆前行。

    他收了视线……

    面上,平静得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脚踏油门,往前急驰而去……

    心,却像被一只巨捶,狠狠地砸着,砸碎,再碎,直到……

    拼凑不起来!!

    她到底还是走了,而且,走得义无反顾,连一份停顿都没有!!

    是啊!!贩/毒……

    多可恶,多恶心的黑色勾当!!

    明知毒瘾会毁人一辈子,而他,却还在助纣为虐。

    这两年里,七百多个日日夜夜,都被黑暗包裹着,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还会回来……

    还会愿意回到他的身边来!!

    如今,他真正的面纱,一点一点被揭开来……

    他真的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只会拿手术刀的景孟弦了!!

    他早已,堕入了深渊里,再也走不出来了!!

    ……………………………………………………

    景孟弦将车驶入别墅区,却在见到门前那道坐着的小身影,他踩了个紧急刹车。

    将车停下,推开车门,砸入了雨中,往坐在雨帘里的向南奔了过去。

    “尹向南,你怎么会在这里??”

    景孟弦的语气里,噙满着抑制不住的愤怒,还有震惊。

    身前一道黑影朝向南压了下来,她才猛然回神,一抬头,视线便撞进了景孟弦那双漆黑深沉的眼潭里去。

    她的双眸有些红肿。

    大抵是哭过的。

    苍白的脸上全是水,却不知到底是泪还是雨。

    一见景孟弦过来,她‘唰’的一下站起了身来。

    “你坐在这淋雨?你想干什么?”

    景孟弦有种气不打一处来得的感觉,伸手扯过她,就往里走,飞快的开了别墅门,扯了向南进去。

    向南站在门口的地毯上,神色落魄,浑身湿答答的像个落汤鸡,好不狼狈。

    “你……你不是走了吗?尹向南,你到底……想干什么?”

    景孟弦的呼吸,有些喘。

    向南确实是走了的。

    她冲入雨里,把自己哭成了泪人儿,脑子里却还一直在回荡着景孟弦说的那句话。

    贩/毒??

    什么概念?

    简而言之,就是犯罪?犯一种足以判死刑的罪??

    向南无法相信,也没办法接受。

    她在雨里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

    却到最后,还是觉得没办法就这么算了。

    哪怕他是吸毒犯,哪怕他是贩毒者……

    她都不愿意放弃他!!

    因为,她至始至终都相信他!!

    相信他贩毒就跟吸毒一样,有缘由的!!

    他吸毒,没关系,她帮他戒!!

    他贩毒,没关系,她可以劝她走出来的……

    人生走错一步没关系,只要肯回头,只要有决心回头,可以回来的!!

    一定可以……

    向南只觉胸口正被人拿着皮鞭一下又一下猛烈的鞭挞着,疼得她一抽一抽的……

    “你为什么会帮黑道贩毒?”

    向南问他,声音嘶哑得几乎听不出她原有的音调来。

    景孟弦黑眸一陷,波光闪烁了一下,却不咸不淡道,“这个问题重要吗?”

    “重要!!对我而言很重要——”

    向南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眼泪‘滴答滴答’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她抓住他的手臂,苍白着脸冲他喊道,“因为你是为了我和阳阳才去贩毒的!!你为了保护我和阳阳,跟黑道的老大,也就是你妈的干哥哥达成了交易协议,一年十亿……还有什么比这种交易来得更赚钱?!!”

    向南无力的跌落在他的怀里,小手儿揪紧他的白色衬衫领口,胸口疼得仿佛快要被撕裂开来了一般,“为什么要这样……你知不知道,我和阳阳……宁愿死,也不愿意让你这样……”

    景孟弦喉头艰涩的滚动了一下。

    喉咙有些疼,有些紧,有些涩然。

    眼眶里,被殷红的血丝漫染,他去抓她颤栗的小手,一点一点掰开她惨白的手指,一字一句的同她道,“只有这样,我才能从我妈手里把你们救出来!!虽然会失去很多很多,但……还好,从来没有后悔过!”

    至少,这个女人,还有他的孩子,还鲜活的站在他面前。

    这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景孟弦的话,让向南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

    她趴在他的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的……

    “景孟弦,我恨你妈妈!!!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她知不知道,她差点就把自己的儿子,彻底毁了!!!她根本不配做人母亲!!咱不要她了!!不要她了——这辈子,无论生生死死,哪怕就是监狱,我也会陪着你一起坐!!我不会放手的,所以,你别再把我往外推了……这辈子,我都放不开手了!!”

    向南抱着他,很紧很紧……

    眼泪肆意,扑在他的怀里,不停地央求着他。

    听着她的哭声以及央求的话语,景孟弦的心弦收紧,胸口闷得像堵了块巨石,让他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长臂一紧,拦住向南的小细腰,紧紧地纳入自己的怀里。

    “先去洗个澡,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你这样会感冒的……”

    他摸了摸向南湿答答的长发,心疼这样不懂照顾自己的她。

    “嗯。”

    见他态度缓和了,向南这才收了眼泪,埋在他怀里,连连点头。

    “还有……”

    景孟弦将向南从自己怀里微微拉开些分距离,“我已经打算与他们结束这场交易了!”

    向南一愣,眼底燃起几丝欣喜,“真的?”

    “真的!”

    景孟弦点头,胸有成竹,哄她道,“你先去洗澡!”

    “嗯!好……”

    向南的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

    【亲爱的们,喜欢的有月票的亲们想给镜子月票的可以给的哇!不过能留到月底28号翻倍就更好了哦!!么么,谢谢大家!!另外,镜子从来没有说过就这么放过温纯烟了,所以还望大家稍安勿躁,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