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16)——分秒的记忆都舍不得遗忘【景南篇】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车窗外,密雨一直下不停……

    天,灰蒙蒙的,压下来,教人有些透不过气。

    雨刮器快速的扫过玻璃,擦干净,却不出两秒时间,豆大的雨滴又再次将玻璃漫染。

    车窗上,隐射出景孟弦那张凝重的俊逸面庞。

    车站的候车亭处,站在一道熟悉的身影……

    因为躲雨的人太多的缘故,她被挤到了檐下一角的地方站着。

    雨势太大,顺着风刮过来,全数落在她的娇身之上,将她身上的裙衫打了个透湿。

    就见她正焦灼的想办法把身子往里藏得更近些……

    但徒劳,人太多,雨太大,她根本无处可避。

    到最后,干脆作罢,任由着雨点染湿了她的裙衫……

    景孟弦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想要叫她上车的,却到底还是作罢。

    刚刚戒毒所里,医生的那番话还犹在他的耳畔间响着……

    “普通的毒瘾,想戒都存在难度,何况是你这样的深度毒瘾……戒掉不易,而心瘾要拿掉,就更加不太可能!”

    这番话,其实并非景孟弦首次听说。

    他问医生,“所以,这辈子我都必须跟毒品为伴了?”

    他是咬牙说着的,语气里,全是不甘心,还有憎恨,以及愤怒!

    那种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感,生生的撕扯着他的心脏,他的血肉!

    第一次,对人生的挫折,如此绝望!

    “美沙酮这种药剂,你也吃过,但显然对你没什么多大的用处……”

    医生如实说,“心瘾这种东西,你也知道,至今为止,医学上也没办法研究出药剂来控制这个,这得全靠一个人的意志力……但是……”

    医生说到这里摇了摇头,“景先生,别怪我说了一句实话,再强的意志力想要戒掉这份心瘾,都太难了!!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如果只是普通的毒瘾也就罢了,你这种……”

    戒毒所不是没收到过这种案例,但成功的概率,至今为止,依旧是零!

    平日里作为戒毒所的医生,他们固然都是奉劝所有的吸毒者戒毒的,唯独有他景孟弦……

    无奈,他们自知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美国前段时间有研发过一种新的抑制心瘾的方法。”

    医生忽而又转了个话头。

    这让景孟弦心里瞬间萌生出几许希望来,“是什么?”

    “记忆阻断法。”

    医生解释,“心瘾这种东西其实就是你记忆深处的一种迷恋,人一旦吸食过毒品,就永远对毒品这种东西产生不了厌恶感,举一个非常浅显的例子,就像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旦尝过的禁果,就永远不会厌恶这种欲仙欲死的味道,下一次,一个充满着诱/惑的女人,脱光了衣服再次站在这个男人面前时,就跟毒品一样,他照样……无法忍受,会飞扑过去将其吃得干干净净!所以,毒品也一样,以至于很多人明明戒毒成功,却又再次复吸,一个道理。而这种记忆阻断法,就是从记忆根部将你对毒品的味道掐灭掉,让你彻底忘记对毒品的感受,可是……”

    医生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景孟弦却直接将他的话给接了过来,“可是这种手术会导致记忆丢失,简而言之,就是,失忆!”

    “对!原来景医生已经知道了。”

    医生点点头。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里,情绪涌动,哑声问医生,“失忆……只会是部分记忆丢失,还是全部丢失?”

    【写到这里,大家先稍安勿躁,什么失忆狗血桥段,镜子不热衷!这个手术确确实实是治疗毒瘾的一种新型方式,不是镜子在瞎掰哇!另外到底会不会真的失忆,继续看下去就明朗了!】

    “这个谁也不能保证……”

    医生摇头,“甚至于都不能就保证这个手术后,毒瘾一定能戒掉!因为这个方案,才刚被提出来,未正式通过,也就是现在暂时还只在试验阶段,具体什么情况,其实我们也不太了解。”

    “我不能失去记忆!”

    景孟弦眸仁深陷,薄唇张了张,“哪怕一分一秒,都不可以!”

    他不想忘记他孩子的妈妈,哪怕一分一秒的记忆,都不愿遗忘!!

    哪怕是对她痛苦的思念,于他而言都是最珍贵的回忆!!

    他起了身来,双手插进西裤口袋中,看定对面的医生,“医生,如果戒毒就跟正常男人避着裸/体女郎一样简单的话,那我想我戒掉它是有希望的……“

    如果不是当年为了避开曲语悉,他又怎会染上这该死的毒瘾?!

    他冲医生礼貌的点点头,颔首,转身离开。

    “叮呤叮呤——”

    忽而,收纳盒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景孟弦这才将飘远的视线收拢了起来。

    电/话居然是候车亭里的向南打来的。

    她的视线正落在他的车身之上,显然是已经看到了他。

    景孟弦偏头,凝紧车窗外那抹熟悉的小身影……

    她在风雨中,瑟瑟发抖。

    即使是酷热的夏天,但雨水打湿了身子后,也难免不会有些凉意。

    他眼潭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自知要戒掉他的这份毒瘾绝不像躲着裸/体女郎那般轻松……

    他到底没去听她的电/话。

    手机铃音戛然而止,就见一道娇影顶着倾盆大雨正朝他飞奔了过来。

    “砰砰砰——”

    小手不停地拍打着他模糊的车窗,小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但他全然听不见。

    只是偏着头,怔怔的望着窗外那张被雨水淋得狼狈不堪的小脸。

    向南见车内的景孟弦没有任何反应,她似乎有些急了。

    “该死!!”

    忍不住骂了一句,这个没良心的坏男人,见不到她被雨水淋成了这样了?

    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他会突然开车离开丢下她不管似得,连忙跑到车前,挡住他的去路,小手儿不停地拍打着他的引擎盖,提醒着他赶紧开门让她上车。

    雨势太大,打落在她的小脸上,还有些疼,飞快的模糊了她的视线,又迅速的被她将雨水抹开。

    眼前,这个固执己见的女人,明明那么落魄不堪,却偏偏印入他的眼里是那么的大放异彩,魅力无边,真的,足以让他为之丧失理智!!

    喉头滚动了一下,他到底没能控制住,打开了车锁,放任着被淋成了落汤鸡的她,钻进了车里来。

    她上车时,嘴边还漾着笑,但一张小嘴却始终没停止过抱怨。

    “景孟弦,你太过分了!明明早就看到我了,还不肯开门,我想要不是我挡在你车前面,你是不是干脆就打算假装看不到我,直接把车开走了啊?”

    她毫无顾忌的抱怨着。

    随手扯过他车后座的干毛巾,自顾自的给自己的全身上下擦拭起来。

    景孟弦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既然都知道我打算视而不见,你还钻上车来?”

    “是你先开车门的。”

    向南分毫不为他的冷酷而受伤,继续给自己擦头发。

    “是谁挡在我车前面的?”

    向南终于停了手里的动作,看着他,“如果你一直坚持不肯开车门的话,我也不会一直在前面挡下去的,我又不是傻子!再说了,我只是挡了你前面,可没挡你后面……”

    说着,向南瞅一眼他的车身后,一脸无辜道,“你可以往后退一点,绕过我不就可以走了吗?这难道还需要我教?”

    景孟弦看着她,薄唇紧闭,不说话。

    半响……

    “医生说我的毒瘾戒不掉了!”

    “我呸!!”

    景孟弦的话才一落下,向南立即作出反应,甚至于连一秒的思考时间都没有。

    “哪个庸医说的?这么混账的话也敢乱编,要被我听到,非得冲上前去撕了他的嘴不可!”

    向南瞬间化成个小泼妇。

    看入景孟弦眼里却觉可爱极了。

    但,越是如此,便让他的心情越发凝重。

    景孟弦不再说话,启动车身,往她所住的酒店驶去。

    “你别听那庸医的,什么毒不能戒?!狗屁!!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没听过呀?”

    向南不停地给景孟弦打气,“想当年你也跟我说,我这辈子都休想追到你,可结果呢?!还不照样被我给睡了!”

    “……”

    景孟弦嘴角抽了两抽,从后视镜里瞄了向南一眼,脸上的表情倒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这是两码事。”

    “虽然是两码事,但难度相当!”

    向南非常肯定的点头,又道,“你别以为追到你是件轻松的活,当年我可没少下苦功夫,多少次想想就那么算了的,到底还是不甘心,外加爱情的力量无可限量!!”

    向南说到这里,顿了顿,侧身看向景孟弦,一本正经的问他。

    “你爱我和儿子吗?如果你是真心的爱我和儿子的话,你一定可以戒毒成功的!”

    “你觉得染上毒瘾的那些有家室的人,是因为不够爱自己的孩子和老婆才戒毒失败的吗?”

    景孟弦反问向南,也间接了给了她答案。

    爱!

    向南似乎被他抛出来的问题,问得一愣。

    好半响,才坐正了身体,“我不想给你太大的压力!但我就是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会彻底从毒瘾里走出来!还有……”

    向南说着,小手握住他方向盘上的大手,“我会帮你的!!”

    这些日子里,向南没少去各大图书馆里翻戒毒的资料,同时也在网络里搜罗了一大串网友们的热衷意见,又去专门的戒毒所里寻求了医生的帮助。

    当时她同医生把毒素描述了一番后,医生给她的答案,其实跟景孟弦刚刚告诉她的一样……

    那时候她听了,心灰意冷到了极点,当然,火爆的她自然没放过那满嘴胡诌的医生,谈不上将他的嘴巴撕烂,但也没让他太好过。

    从戒毒所出来后,虽然心里凉了些分,但向南很快就打起了精神来。

    如果连她都没信心了,那那个正被毒瘾疯狂折磨的男人,又怎会有自信逃出来呢!

    所以,她必须要帮他!!

    一定要费200%的力气,将他从这潭泥沼里救出来!!

    见景孟弦不说话,向南有些急了,“你该不会是打算放弃了吧?”

    “不会!”

    景孟弦目光直视前方,答案很坚定。

    半响,他又道,“美国现在有一种新研发的手术,叫记忆阻断法!手术成功的话,可以从根源里阻断对毒品的依赖性!”

    说完,他不着痕迹的觑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向南。

    向南眨眨眼,表示不解,但异常期待,“这是什么手术?有用吗?”

    “也就是把部分记忆从大脑里剔除干净。”

    景孟弦简扼的作答。

    向南一怔……

    “你的意思是……对大脑动手术,把你的部分记忆从脑部移出来?”

    这手术听起来神乎其神的,但,确实是这样。

    景孟弦点头,薄唇紧抿,不再说话。

    “也就是这个手术可以让你戒毒成功,但前提是你会失去记忆,不,是部分记忆……或许,失去的那部分记忆里就恰好……是我存在的那一部分?”

    景孟弦偏头看她。

    她的脸色,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太难看。

    但能明显的感觉到向南的紧张,以及呼吸的些微不适。

    景孟弦漆黑的深眸里,波光涌动了一下,“差不多。”

    向南沉默了长约半分钟的时间。

    “去吧!!”

    她忽而道。

    “?”

    景孟弦看向她。

    “这手术没有生命危险吧?只要没有大的风险,就去试试吧!!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这个手术理念听起来也还不赖!!我之前询问过戒毒所的医生,医生说毒瘾要戒容易,难就难在心瘾!!而这个手术,不是恰恰针对心瘾来的吗?所以我特别支持你去!!”

    向南越说越兴奋,“孟弦,你一定会成功的!!”

    相对她的欣喜,景孟弦却分毫提不起半分的兴趣。

    “不去。”

    他淡漠的拒绝。

    “为什么?”

    向南表示不解,“这么好的机会……”

    “你就不怕我手术完了后,再也记不起你跟儿子了?”

    景孟弦莫名其妙的有些火大。

    向南听闻一愣,而后,点点头,“怕啊!!怎么不怕,你要是一醒来真把我忘了,我又得费时间和力气去追你了,可是,不就追追你吗?那有什么难的?n年前就把你拐到手了,如今再想拐一次,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吗?早就有经验了,我还怕什么!!如果你不肯认儿子,那就更加好办了,拎着他去一趟医院,做个dna检测不就完事儿了吗?

    “可我不想忘记我们之间的回忆!!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想!!”

    他平静的脸上,写满着从未有过的,认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