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12)——喷血的制服诱/惑【恭喜发财,月票拿来】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嘶哑着声线,不停地同紫杉道歉,“小杉儿,对不起!!别哭了,你这几颗眼泪,都快把我的心脏泡开了……”

    云墨心疼的一下一下替她吻干净她脸上的泪痕,却被她一次又一次抵抗的避开。

    “四年前,我知道我对你动了心,可是你把你的心意藏得太好,我根本不敢确定你是不是对我也有意思。那时候狂妄的我,特别害怕自己会栽在像你这样的毛头小孩子手里,所以我故意找了个女孩子过来,想要探探你的心意,可结果……你根本不在意,你还能笑着祝福我们俩,你还能一个人开开心心的去食堂吃饭……我当时觉得如果我承认我爱上了你,一定特别丢人,狂妄自负的我,觉得输不起!所以,我把对你的心思全部都掩藏了起来!可我发誓,那个女人,我从来没有碰过,就更别提爱字了!”

    哪料,他的这段解释,却让紫杉哭得更厉害了。

    “如果我四年前不喜欢你的话,我会平白无故的给你打那个赌吗?我会傻不拉唧的把自己的第一次就那么放任的给你吗?还是在你眼里,女孩子的第一次就都那么不值钱……”

    “不!不是……”

    云墨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他开始悔恨和鄙夷年轻时期的自己,就因为当年的骄傲、幼稚和自负,才让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等就是四年……

    “你知不知道后来你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就走了,几乎把我折磨伤了……我本来以为我对你的离开只是简单的不习惯而已,每天我会习惯性的在你出现的地方多呆几分钟,每天都会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你来,每天晚上都会失心疯似的,不停地打着你那个已经停机的手机号码!我以为这些都只是我的习惯而已,可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直到一个月过去,我发现我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狂躁,我开始不断的向同事打听你的去向,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其他同事不像我这样疯狂的想着你……因为,四年前的云墨,其实,早早就爱上了你杨紫杉!!”

    云墨将哭花的她,紧紧地揽入闷痛的怀里,“你知不知道那段时间,你把我折磨得多厉害……如果不是因为想你,我会每个星期两个城市的跑吗?可你每次都在想着法子躲着我,每一次的匆匆见面都让我失落又期待,这一定是你对我的惩罚,对不对?”

    “呜呜呜……”

    紫杉闷在他的怀里,抓着他的白大褂,情绪彻底崩溃的失声痛哭起来。

    原来,他们俩的心意,兜兜转转……

    却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定下来了!!

    云墨心疼的将她抱得更紧,那力道,仿佛是要将她生生的嵌入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头,埋进她的发丝里,眼眶已经猩红一片。

    他云墨活了将近三十年,却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泪潮涌动……

    “为什么这些话,不早点问我呢?傻瓜……傻瓜……”

    他喑哑着声线,心疼的呢喃着。

    大手抱着哭到颤抖的她,更紧更紧……

    紫杉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有多久,但哭过之后,她的心里真的好受多了。

    因为这么些年,一直缠着她的心结,彻底解开了。

    这种彻底放开的感觉,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也让她感觉……自己和跟前这个男人,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跨近了一步……

    从前哪怕他们再亲热,哪怕他们衣不蔽体的面对着面,哪怕他们唇舌教缠,哪怕他们领了结婚证……

    也没有像此时此刻这般,亲近!!

    “唉……眼睛都哭肿了……”

    云墨叹了口气,心疼的替她将脸颊上的泪水擦干,“本来还想今晚叫你回家一起吃饭的,现在看来,只能我们俩在外头吃了。”

    “为什么呀?”

    紫杉实在不明白这其中的逻辑关系。

    “眼睛都肿成了核桃,要被妈看见,她非得揍爷!”

    紫杉破涕为笑,“难道你不该被揍吗?本来就是你欺负了我!”

    “该!!但爷不想被老妈揍,被老婆揍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不过,仅限在床上!”

    “……”

    这家伙,一天不对她耍流氓会shi啊!!

    “走了,出去了!”

    然后,紫杉是被云墨牵着走出手术室的。

    不,或许该说,紫杉愿意就这么被云墨牵着,走出了手术室。

    一路上不知惹来多少八卦的医生和护士们频频回头观看。

    于是,八卦绯闻,开始在医院的每一个角落里漫天飞。

    “天!!神外科的杨紫杉和云主任在一起了,我刚见他们俩手牵手了……”

    “不是吧!云主任不是有未婚妻的吗?”

    “误会呗!我看云主任跟紫杉还是挺搭的,再说了,以前老早就说云主任在追紫杉,这会终于追上了,也算一桩好事儿呗!”

    云墨送了紫杉回办公室。

    两个人像情侣似得腻歪着,还显得有些不舍。

    要换做从前,紫杉这会早就羞得匆匆回了办公室里去,可今天……

    好像连她都有些舍不得的!

    这感觉……真有种像是蜜恋期的情侣,哪怕对着他,心脏都会‘扑腾扑腾’的加速跳动的节奏。

    “晚上一起吃饭,我到这来等你。”

    “好……”

    从前他也这么要求,但每次都被紫杉否认掉,从来都是让他在医院门口等,第一次,她点头说了‘好’字。

    云墨有些雀跃,“那我下班第一时间来找你!”

    云墨说着,就激动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记浅浅的吻,揉了揉她的脑袋,“好了,进去吧!认真工作,别太想爷!”

    “才不会想你……”

    紫杉红着脸辩驳,转身,推门进了办公室里去。

    云墨看着她的背影,一直咧着嘴笑,直到看着她落座在桌前,他才哼着愉悦的曲调,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原来,恋爱的滋味……

    如此美!!

    ……………………………………………………………………

    晚上吃饭,紫杉喝了不少红酒。

    说是睡眠不好,喝红酒有助睡眠,但她的酒量实在太糟糕,一杯就醉得不轻。

    云墨将她扶上车,替她系好安全带,而后,坐回驾驶座上。

    手,撑在她座椅的头枕上,另一只手,握上她热乎乎的小手,问她,“我是要送你回公寓呢?还是带你回家……”

    他盯着她红彤彤的小脸蛋儿,视线深沉了些分。

    喉结性/感的滚动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不太想送你回公寓。”

    他的手,握着她的小手儿,一下又一下贪恋的摩挲着。

    紫杉眨着迷离的醉眼觑着他。

    要说她真醉了,可是……思维好像又有那么些清晰。

    她觉得她只是脚步不稳了而已!

    思维还是很清醒的!

    云墨见她一直看着自己不说话,他轻笑一声,伸手扯过一旁的抽纸,替她将额上的细汗擦干净,又试了试冷气,确定是够冷了才作罢。

    “为什么不说话?哑巴啦?”

    他逗她。

    点了点她纷嫩的红唇。

    哪知紫杉整个人就贪恋的朝他的怀里钻了过去,安全带勒住她,让她的动作特别不顺畅,但她就是不死心的一直往他怀里钻。

    云墨见着,又惊又喜,连忙伸手将她左侧的按扣打开,松了安全带,任由着她跌入自己怀里来。

    “我不想回公寓……”

    就听得她,闷在他怀里,含含糊糊的喃喃着。

    云墨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我醉了,会扰到室友的!”

    紫杉又匆忙补充了一句,显有欲盖弥彰的意思。

    云墨怦然心动,“那我们回家,好不好?”

    “随便……”

    云墨笑了。

    她害羞了!

    云墨扶着她坐好,替她系好安全带,“乖乖坐好,很快就到家了。”

    ”唔——”紫杉含糊的应了一句,就当回答了。

    看着云墨嘴角的笑容,她又红着小脸儿补充了一句,“我……跟你回家,可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晚上你不许碰我!”

    云墨无语。

    自己老婆还不让碰,这可真有点憋屈。

    不过……

    “ok!只要你不愿意,爷不碰你,说到做到!老婆大人——”

    他刻意强调了一下对她的称呼。

    “不许叫我老婆!”

    “……”

    云墨不悦的捏了捏她红彤彤的小脸蛋,“这个可不能由着你了!你本就是爷的老婆了!这辈子都是!回家——”

    云墨把小杉儿弄回了家,可不知道把家里多少人给乐坏了!

    当然,最开心的还是莫过于柳云裳,“天!!我媳妇儿来了!你这死小子,怎的也不早点跟妈说,妈好给你们俩准备准备新房……”

    “……”云墨无语。

    “阿姨好……”

    紫杉还有些不在状态,一见柳云裳忙礼貌的喊了一句。

    “嗨,还什么阿姨啊!得赶紧改口叫妈。”

    柳云裳笑靥如花。

    紫杉一愣神,脸颊顿时羞红,抿了抿唇,有些迟疑了。

    飘忽的眼神下意识的看一眼身边的云墨。

    “看什么呀!赶紧叫妈呀!有改口费的!咱俩平摊……”

    云墨撞了撞紫杉的小腰肢。

    紫杉脸红得更厉害了。

    半响……

    “妈……”

    她低着头,羞涩的喊了一声。

    紫杉本就脸皮薄,这会突然改口,她当真有些害羞了。

    “好好好……太好了!!!”

    柳云裳笑开了花,“阿勤,赶紧拿红包过来!”

    她吩咐佣人去拿她早就备好的红包。

    “不用,不用……”

    紫杉忙摆手拒绝。

    很快,阿勤拿了红包过来,柳云裳塞给紫杉,紫杉推拒,她便故意板起了脸来,“这可是改口红包,可不许不要,不要的话妈就当你不如意我们家了!来来,赶紧拿着!”

    “拿着!免得我妈还以为你对你老公不满意呢!”

    云墨在一旁吊儿郎当的劝着紫杉,从老妈手里拿了红包过来,塞进了紫杉的衣服口袋里。

    “妈,我这……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你嫁我们云家来就是我们自家人了!这坏小子要敢欺负了你,你尽管告诉妈,看妈不替你抽了他的筋……”

    柳云裳可疼自己这新媳妇了。

    紫杉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谢谢妈。”

    “妈,你儿子我是那么坏的人吗?”

    云墨可不高兴了,这才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小娇妻哄好呢!

    “再说了,你儿子我好不容易娶到的媳妇,哪舍得欺负呀!”

    “要这样是最好!”

    柳云裳哼了哼鼻,“我可告诉你,小杉儿能嫁你那是你的福气!你要懂得惜福,知道吗?”

    “知道了,妈!!”

    云墨觉得他妈突然一下子就变得啰嗦了。

    却不知儿子的婚姻对于一位母亲而言,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而母亲又有多少话想要同儿子和儿媳妇交代,这寥寥数句,哪里够!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休息休息,赶紧睡!”

    柳云裳自知自己啰嗦了,就不打搅两个人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妈,那我们先上去了。”

    紫杉同柳云裳招呼了一声,被云墨牵着往二楼的卧室去了。

    紫杉没带换洗的衣服,却意外的,在衣柜里却见到了整整齐齐的一排属于自己的衣裳。

    她诧异,不可思议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我的?”

    云墨慵懒的倚在更衣室的墙壁上,耸耸肩,不置可否。

    “阿姨……妈给我准备的吗?”

    紫杉差点又喊错了,忙改了口。

    “除了你老公之外,你以为谁还会把你从头到脚的尺寸了解得这么清楚?”

    “……”

    所以,这话的意思,是他给自己精心准备的咯?

    他也有如此细心的一幕,倒让紫杉挺意外的,意外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动。

    然而,在见到……衣橱内间里悬挂着的那一套套的情/趣制服套装,以及黑色性/感网袜,甚至于还有蕾丝丁/字裤?!紫杉才彻底相信这些衣服全是她身边这个男人准备的了!

    但,心底里所有的感动瞬间被羞愤所取代。

    她故意拉长了脸,转身瞪他,随手扯了一条黑色网袜出来,没好气的甩在云墨那张邪魅的俊脸上,“我看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流氓!!”

    这厮,脑子里任何时候都在转动着床上的那些风情韵事。

    本还以为他转良民了,没想到,才不出一日,丫就故态复萌了。

    也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坏透了!!

    不对,应该是,色透了!!

    云墨被突然飞到脸上来的网袜给震到,将脑袋上的情/趣用品抓下来,看一眼。

    又抬头看一眼脸蛋羞得通红的小杉儿,“扑哧”一声就笑了。

    “我妈可真真儿是一朵奇葩!”

    云墨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后了,拿着那性/感的网袜,好好欣赏了一番,点头连连称赞。

    “……”

    紫杉只觉头皮发麻。

    难道这些东西,全是她那热情的婆婆精心准备的?

    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云墨嘴角叼着一抹坏笑,走近紫杉,一把将她压在衣柜上,单手撑在紫杉身后的衣架上,坏坏的冲她吹了口气,“看来我妈挺了解他儿子的爱好……”

    “爱好?”

    紫杉鄙夷的嗤笑,伸手推他,“我看是bt的癖好!”

    “嗯,癖好!爷喜欢!”

    云墨捏紧她的下巴,抬高,嘴角一抹邪恶的笑,“穿上……”

    喑哑的嗓音诱/惑着紫杉。

    紫杉的脸,红得厉害。

    白嫩的肌肤里,渗着的殷红,血红如天边的朝霞。

    呼吸,隐约有些急促。

    “你别闹……”

    紫杉扭捏了一下,想要逃开。

    “小杉儿……”

    云墨结实的身躯黏在紫杉娇软的身段上,厮磨了一下,漆黑的眸仁里,情/潮涌动,“穿给爷看看!”

    云墨简直不敢想象,他的小娇妻穿上这些诱/人的制服之后会是什么俏丽的模样儿。

    紫杉被他软磨硬泡着,没了法子。

    “男人个个都像你这么无耻吗?”

    听闻这话,云墨一口轻轻的啃在了紫杉的唇瓣上,“肖想自己老婆,算哪门子的无耻?”

    “……”

    好吧,算他能说会道。

    “好啦!算我怕了你了……”

    紫杉自知拗不过他。

    小嘴儿刚刚被他啃了一口,上面仿佛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清新的茶香,还伴随着淡浅的烟草味,融合成独属于他的味道,特别好闻……

    “但前提是,我得自己选!!”

    这么多情/趣装,紫杉觉着怎么的也能挑出一条比较保守的出来吧!

    “ok!”

    云墨盯着紫杉的眼神越渐灼热,“爷快流鼻血了……”

    “……”

    紫杉耳根子滚烫滚烫的,“第二个前提条件,只许看,不许摸!!”

    云墨的脸一下子苦了下来,“故意的吧?你这可是酷刑!”

    他坏坏的捏了一下紫杉滚烫的小脸蛋,“就算是酷刑,爷也受了!”

    但后来……

    云墨后悔了!

    因为这酷刑,远比他想的……要难受多了!!

    【镜子携小弦子、向南、小阳阳、云墨和小杉儿一起同各种阅文的亲们拜年啦!!恭祝大家新年快乐!团团圆圆!恭喜发财,月票拿来!!o(n_n)o~~求月票啦!剩下最后一天了哇!亲们赶紧把票子洒下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