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 (11)——向南的主动诱/惑(2)【挥手求月票】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底啦!!喜欢的亲们,不要忘记给镜子投月票哦,么么!~~】

    她于他,就是这个花花世界里,最好的诱/惑!!

    能将他所有的理智,统统消灭干净,连一点残渣都不剩!!

    向南的小手,急不可耐的替他解着衬衫纽扣。

    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男人就非得穿衬衫,为什么衬衫上还偏偏要定这么多扣子。

    到最后,向南干脆不解了,直接解了脖子下面几颗作罢,然后直接掀起他的衬衫,从头上脱了下来!

    终于搞定!!

    向南忙得已经满身热汗。

    景孟弦却觉得霸王硬上弓的她,特别可爱!

    他就喜欢看她这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向南也确实是急了……

    体内空虚的混钝感让她难受极了……

    她甚至于,像魔障了一般,拉住他的手……往自己的裙衫底下……探了过去!

    景孟弦呼吸一促……

    大手方一捕捉到她下身的湿热,整个人便像被欲/火点着了一般,开始疯狂而急促的在她浸湿的柔嫩上,厮磨起来。

    惹得向南,控制不住的,尖叫连连。

    即使隔着单薄的棉布,但那种快速的厮磨,根本让向南招架不住……

    热流,越涌越多……

    沾湿了她的小底/裤,浸湿了他纤长的手指……

    而这些,显然不够!!

    她吃不饱,而他,也要不够!!

    景孟弦干脆直接将向南身下那挡着她小私/处的棉布掀至一边,用手捏着,而另一只手,而更加方便的入侵她……

    纤长的手指,顺着她晶莹的爱/液,往她的更深处探索而去……

    挤开那湿热的紧致,直抵深处……

    而后,再抽开,再进去,再抽开,惹得向南趴在他的肩头上,一阵又一阵嘶声尖叫。

    水渍,彻底将他的大手染了个浸湿……

    顺着他的手心漫出来,沾在他的西裤上,连带着他的裤子也被向南弄湿了。

    景孟弦缠绵的亲吻着向南耳边的发根,哑声挑/逗着她,“你把我的手全给弄湿了……”

    向南一张脸红得如天边云彩……

    她羞得无地自容,根本没脸回答他的话,只干脆把自己埋在他的胸膛里,更深些。

    也尽情的享受着,他的手指,给自己带来的别样的欢愉……

    她觉得……

    她真的快要瘫软在他的怀里,化成一滩完全没有力气的水了……

    向南连呼吸,都在发抖……

    这欲/仙欲/死的感觉,太……太要命了!!

    她根本,无力招架!!

    景孟弦干脆一把抱起她,挥开桌上特别碍事的文件,而后,直接将向南置于书桌上……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在办公桌上解决生/理问题了!

    虽然实在有些难堪,但……

    情感到了就是到了,哪还有理智再去挑选地址呢!!

    景孟弦飞快的将向南的浸湿的底/裤退了下来,却忽而,房外传来一道极不适时的喊声。

    “向南……”

    稚嫩的声音,一听就知……

    是他们的儿子景向阳!!

    向南一惊,“阳阳?”

    她瞪大眼,惊恐的望着景孟弦。

    景孟弦却置若罔闻一般,一俯身,低头……

    分开向南的双/腿,便一口含住了她润泽的花/蕊……

    “啊——”

    向南一道亢奋的尖叫,脸颊红透,却惹得身上的男人,吮/含的动作,越来越急切……

    湿热的舌尖,滑过她的每一寸敏感,让她刺激得浑身颤抖连连。

    “向南?你在哪里?向南……”

    阳阳的声音,离书房越来越近。

    向南吓得脸蛋儿红一阵白一阵……

    猛然想起,她刚刚进门来的时候,根本没锁门的。

    “老爸——”

    “你们俩是不是又偷偷躲起来约会了?”

    “……”

    景孟弦从来没有这么冲动的想要把自己的儿子扔到外太空去!

    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有个吻没索要成功就是儿子造得孽,这回……

    又来!!

    可这次……

    要没成的话,他真怀疑,自己会被憋死!!

    不,是他们俩都会被憋死的!!

    …………………………………

    书房门被打开来……

    一颗小脑袋探了进来,俊美的小脸蛋上写满着狐疑,眨眨眼,看着光着膀子坐在书桌前对着电脑上网的老爸,“爸,你见过向南了吗?”

    而此刻……

    书桌下,某个狼狈不堪的女人,正急不可耐的穿着小底/裤。

    幸好被桌子给挡住了,不然……

    她真的要没处搁脸了!!

    事实证明,只要有孩子在,就不能随便在家里……发/情!!

    向南完全有一种做了坏事的感觉!

    一张脸儿烧得通红。

    “见过了,她……她出门买东西去了!”

    景孟弦随便瞎掰了个谎言。

    “这样啊……”

    小东西明白的点点头,又觑一眼自己的老爸,“你书房里遭劫了吗?为什么这么乱糟糟的?”

    小家伙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小嘴里发出‘啧啧’的嫌弃声,末了,又好奇的问道,“老爸,你为什么要光着膀子上网?”

    “热。”

    景孟弦觉得他儿子的话,太多了!

    跟他一点也不像!!

    “不热啊!冷气打得够低了!”

    小家伙干脆推门走了进来。

    景孟弦一惊,身形僵硬,大班椅靠书桌更近了些,将向南全部挡住。

    “你别进来!出去!!你老爸这会正忙着呢!”

    景孟弦毫不留情的轰他。

    “老爸,你不对劲!!”

    小家伙眯着眼儿,抱着胸,像个小侦探似的,一步一步走近他。

    “我怎么不对劲了?”

    景孟弦怕阳阳过来,连忙起了身去拦他。

    其实被他看见她老妈在这倒也无所谓,关键是,要么打从一开始就直接同他摊牌……

    可现在,谎也已经说了,人藏也藏了,再被他找到的话,会不会显得有些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别看孩子虽然年龄还小,有些事情,虽然他们不太懂,但多年以后要还想起这些事的话……

    还是挺丢人的!

    “你光着膀子上网……”小家伙一只小手儿指着他,下一瞬,像逮着了流氓一般大喊道,“你跟人裸/聊!!我要告诉向南去,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儿——”

    “……”

    景孟弦嘴角一抽。

    向南眉心突跳。

    裸/聊?这些东西到底谁教他的?

    难道在国外,思维就注定要开放一些?!

    看着儿子那张认真的脸,景孟弦无语到了极致。

    被儿子误认为是bt裸/聊,还不如直接告诉他,刚刚自己在和他妈进行有氧运动呢!

    “老爸,你为什么不说话了?被我逮着了觉得很丢人是不是?”

    “……”

    “哼!阳阳都替你羞羞羞呢!”

    小家伙说着,还不忘作势刮了刮自己的小鼻子。

    景孟弦可当真是哭笑不得,一把拿起自己桌上的手提电脑,置于阳阳的跟前来,较真道,“你爸我是那种没有涵养的人吗?”

    电脑屏幕上,全都是密密麻麻字眼,反正没几个字是他景向南能认出来的。

    “看来我真的错怪你了。”

    小家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好意思的同老爸道歉,“对不起。”

    “行了!你爸不跟你计较。”

    景孟弦摸了摸他光秃秃的小脑袋。

    黑细的发丝已经开始冒头了,搁着他的手心,痒痒的。

    “乖乖的,一个人去厅里玩会游戏,好不好?”

    景孟弦急不可耐的下逐客令。

    “好吧!”阳阳点头,“那我一个人玩会,你赶紧忙完了就来陪阳阳!”

    “ok!”

    景孟弦同儿子达成君子协议,热切的把儿子送出书房后,急忙阖上/门,顺便将门锁也扣上了。

    就听得自己儿子还在门外关切的喊着,“老爸,你记得把衣服穿上,别光着身子了,你身上好多红红的牙齿印,一点也不好看……”

    “…………”

    向南快哭了。

    他身上那一排排的牙齿印,自然是她的杰作。

    见向南一直没从书桌里钻出来,景孟弦蹲下身子看她,“不打算出来了?”

    “都没脸见人了!”

    向南捂紧自己的脸。

    “那就躲在里面继续……”

    景孟弦哑声说着,健硕的胸膛已然朝向南欺压而去。

    向南忙抵住他的胸膛口,撇了撇嘴,“你还有兴致啊。”

    “嗯……兴致一直很高!“

    景孟弦点头,去抓她的小手,另一只手则往她的裙衫底里探了过去,惹得向南抑制不住的娇/吟出声来。

    “你的兴致也不低……”

    她的沼泽地带,依旧浸湿一片。

    话音一落,他湿热的吻,再次含住了向南的唇舌……

    “唔唔——”

    向南没有抵抗的余力,只能含糊道,“孟弦,别闹了!阳阳在外面呢……我……我得去……看看他,唔唔——”

    向南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身前的男人推开来。

    爬起来,就要走,却被景孟弦霸道的拉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是不是想要活活憋死我啊?”

    他真是一百个不满意了!!

    早知道,刚刚就该在躲藏的时间里,直接给房门上个锁,然后不满外面那个坏事儿的小混蛋,先做了他妈再说……

    也不至于,弄到这般地步!

    火被她挑起,却不负责浇灭!!

    跟他儿子一样坏!!

    向南拿起衬衫替他穿上,又耐心的替他一一扣好,拍了拍他的胸脯,安抚他,“做了人父母就是这样,天大的事儿,孩子最大!我得先去安排安排他,这会他肯定渴了,四处寻水呢!万一被开水烫着了怎么办,我不放心……如果那个,你要真那么想做的话……要不……咱们今儿晚上?”

    “……”

    景孟弦居然有种……约/炮的感觉!!

    这妖精般的女人!!

    “尹向南,你下次要敢再挑/逗我,一定让你死得很惨!!”

    景孟弦惩罚似得掐了掐向南的小软腰,到底还是放了她离开。

    天大地大,儿子最大!!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一台手术结束,紫杉正在更衣室里换衣服。

    然,白大褂才穿至一半,她便被一道白色的身影强势的按在了身后的衣柜上。

    她惊了好几秒,然待看清楚来人时,这才稍稍回了魂。

    “你……干嘛呀?吓到我了。”

    紫杉扭捏了一下,想要挣开云墨的禁锢。

    云墨不肯松手,只问她,“你到底要躲爷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

    紫杉矢口否认,拍开他的手,继续道,“我干嘛躲着你呀!”

    她的眼神有些飘忽,飘忽间却又还带着些羞赧。

    原谅她,当真不是故意要躲着他的,只是因为……

    从打完结婚证到现在,她都没来得及缓回神来,总觉得还活在梦里,不太现实是的!

    当然,她更加无法面对的是……两个人的关系!

    就因为一张薄薄的纸,她就成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妻子?而他……就成了自己往后要共度余生的……丈夫?

    光是这个称呼,就已经够她害臊的了!

    何况,她才刚满二十二,还这么年轻,居然就……早婚了!

    不,准确说来是闪婚!!

    因为是闪婚的缘故,所以她也没敢把这消息在医院里公开,而且还勒令云墨不许说,只保证她一定会找个适当的时机同大家摊牌。

    而见家长这事儿,也被她一直无理由的押后,押后……

    因为,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她拿着那张结婚证摊开在父母面前,她那极度火爆的老妈会是什么反应。

    如果没猜错的话,一顿打骂估计是逃不过了!说不定,云墨还得跟着她一起受罪呢!

    紫杉转过身,继续穿衣服。

    却忽而,纤细的腰肢被一双有力的长臂紧紧一带,娇软的身躯便顺势跌落进了一堵结实而温暖的胸膛中去。

    紫杉的脸,微红。

    “干嘛啦……”

    她扭捏了一下,却没挣开他的禁锢。

    “抱抱爷的媳妇……”

    云墨一脸沉醉的样子,将脸埋入她的发丝间,闻着她身上那清新的洗发水的味道,心魂有些痴迷。

    “你再躲着爷,会让爷乱想的!”

    他哑声说着,细碎的吻一口一口的落在紫杉的勃项间,惹得她酥麻难耐。

    她抗议,偏开头,痒得她忍不住笑起来,去推他的脑袋,“痒啦!你要乱想什么?”

    “爷会以为你后悔嫁爷了……”

    “那你可以这么想。”

    紫杉不怕死的补了一句。

    话音才一落,就感觉腰肢上的猿臂一下收紧了力道,下一瞬,将她整个人翻过来,面向他。

    身形稍一用力,便将她重新抵到了柜子上,单臂拦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则撑在柜门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我正身?”

    “正身?“

    紫杉眨眼,表示不解。

    “第一,什么时候带爷去见家长,什么时候让我们的父母双方见个面,吃个饭,交流交流!这样才有结婚的感觉,是不是?”

    “第二,打算什么时候搬过来跟爷一起住?刚结婚就分居,你不觉得这样非常不利于夫妻之间的情感交流吗?”

    “第三,什么时候跟同事摊牌?爷忒不喜欢林易辰看你时的眼神!你是爷的小媳妇,其他男人,谁都不许看!!”

    云墨说着,猿臂收紧,将她整个娇身圈入了自己怀里来,抵住他结实的胸膛,不留分毫细缝,“回答爷,给个确定的时间!”

    紫杉小手抵在他的胸口上,也没敢抬头去看他。

    “我妈那人……平时管得我特别紧,我担心她要知道我闪婚的话,非把我劈了不可……”

    “爷替你扛!”

    云墨说得特别认真。

    态度也特男人!

    紫杉抬头看他,云墨仿佛是怕她不相信似得,又再次保证道,“爷认真的!你是爷的女人,谁也不许劈你!哪怕是丈母娘也不行!”

    紫杉听闻,心里暖暖的,软绵绵的……

    像似有一团棉花糖似的东西,在心里悄然化开。

    “折日不如撞日,就这个周末了!”

    云墨兀自下决定。

    紫杉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那……就这个周末了!”

    “嗯,第一个问题解决了,第二个问题呢?”

    云墨挑眉问紫杉。

    第二个问题……

    什么时候同居?

    紫杉的眼神又变得飘忽起来,”我……我妈说,没经得她的同意之前,不能随便跟男人同居,也不能那什么……“

    “爷在你眼里,也就是个随随便便,可有可无的男人?”

    云墨眉心突跳,捏着她的下巴,紧迫的睥睨着她。

    那感觉,仿佛是只要她敢说错一句话,他便要将她拆吃入腹了一般。

    “我……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妈眼里随随便便的男人!要被她知道,我没经过她的同意就跟男人那什么了,她一定会拿鸡毛掸子揍我的!”

    紫杉说着,脸都红了。

    “那四年前,她有没有拿鸡毛掸子打你?”

    云墨摸了摸她纷嫩的脸颊,喑哑的嗓音里还透着些心疼。

    “我没敢让她发现。”

    紫杉下意识的回答,却忽而脸颊燥红,一把使力推开他,“不要再提四年前的那些事了,我都忘了……”

    因为忘了,所以她才昏昏沉沉的跟他打了结婚证吧?

    如今想起来,她的心里头还涩涩的疼。

    “四年前是我不懂事,四年后……居然又着了你的道。”

    紫杉想来都有些泄气。

    云墨实在有些郁闷了,双手撑在门柜上将紫杉圈住,不解的问她道,“小杉儿,你为什么总对四年前的事情这么敏感?跟爷谈过恋爱,就那么让你觉得不堪吗?”

    可偏偏,就那三个月里,眼前这个坏女人,就彻彻底底的将他的身和心全数给掳走了!

    提起四年前的事情,紫杉的心情变得抑郁起来。

    她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至今还未看透的男人……

    “四年前的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

    其实,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只是从未问出口来。

    “你觉得是什么感情?什么样的感情才能让一个男人追求这个女人整整四年?”

    云墨反问她。

    “你别问我,我弄不明白……”

    紫杉摇头,秀眉轻轻蹙起。

    提起过往,她的心口,还在不由自主的疼着。

    仿佛是察觉出了紫杉痛苦的情绪一般,云墨心疼抱过她,“四年前,那场赌局,伤害过你吗?”

    他显然还不太确定。

    如果伤害了,就证明……怀里的女孩,爱过!

    他希望他们之间是互相爱过的,却又不希望自己真正伤害过她!

    再听他提起四年前的那些往事,紫杉的眼眶不由得红了几圈。

    她想,他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不管怎样,过往的那些心结,其实他们真的有必要解开了……

    “四年前,那三个月里,你爱过我吗?”

    紫杉从未这么认真的问过他这个问题。

    不,应该是,从来没有问过爱与不爱的问题,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

    突然一问,对于他的答案,紫杉变得纠结且不自信起来。

    “等等——”

    就当云墨预备回答的时候,紫杉还是制止了他。

    她居然……有些害怕听到他的答案。

    如果是不爱,她该怎么回答?

    “爱过!不单单是爱过,而是……一直爱!!”

    云墨不理会紫杉的话,直接了当的回答她的问题。

    温热的大手捧起她的小脸蛋,迫使着她与自己平视,“其实四年前,我早就对你动了心,只是自己不肯承认而已!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习惯给你打电/话,不管有多晚,就喜欢把你从睡梦中闹醒来!很多时候在医院里看见你,心都会莫名其妙的‘扑腾扑腾’跳,可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爱情!因为我云墨活了那么多年,从来不知道爱情的滋味到底是什么!后来你跟我建立了三个月的赌期,那三个月里……是我云墨这辈子过得最幸福的时光……”

    云墨的喉咙已经彻底沙哑。

    健硕的身躯不自觉的贴向她,只想要靠着这片温暖,更紧一些……

    “你撒谎!”

    听着这段从未听过,甚至于想都不敢想的肺腑之言,紫杉到底没能忍住,红了眼眶。

    “你是骗子,你骗我的……”

    眼底颗颗从紫杉的眼眶中涌了出来,她的粉拳泄愤的落在他的胸膛上,“如果你当年真的爱过我,为什么你会在要了我第一次的第二天,就找了新女朋友!!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才十八岁!你又知不知道,我把我的第一次看得有多重要,我曾经一直坚信,我会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自己的丈夫……可你呢?你霸道的要了之后,对我做了什么?我欢欢喜喜的做了早餐给你,可我一到医院见到的就是你跟另外一个女孩打情骂俏!!你告诉我,这样的你,爱过我?你的爱在哪里?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根本就没爱过我!!没爱过——”

    紫杉哭着指控着他。

    即使时间已经过去四年,但那些藏在心里的痛苦却仿佛已经在她的心脏上生了根,发了芽,再次提起的时候,依旧那么疼……

    同四年前一般,疼得那么真实!

    让她的眼泪,不停地,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那委屈的小模样,却彻底让云墨慌了手脚。

    而她这段对他的指控,也彻彻底底的让他意识到了四年前的过错,以及四年期间她的抗拒……

    “对不起!对不起——”

    他嘶哑着声线,不停地同紫杉道歉,“小杉儿,对不起!!别哭了,你这几颗把我的心脏泡开了……”

    云墨心疼的一下一下替她吻干净她脸上的泪痕,却被她一次又一次抵抗的避开。

    【亲爱的们,今儿给大家加更了2000字哇!感谢大家的鼎立支持!群么么!希望有月票的亲们继续给镜子支持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