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10)——向南的主动诱/惑(1)【挥手求月票】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亲爱的们,镜子挥手求月票啦!!翻倍啦,票子洒下来吧!!】

    “景孟弦,我们领结婚证去吧?!”向南忽而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景孟弦抱着向南的手,微微僵了一下。

    他埋在向南怀里,始终没有抬头。

    嘶哑的声音低沉的响了起来,“吃了晚饭再回去……”

    “……”

    这话题转移得也未免太生涩了。

    就跟刚刚她忽然的求婚一样,转折点太硬!

    对面沙发上的阳阳,小肩膀挫败的一跨,同情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向南,你求婚又失败了……”

    “……”

    景孟弦从向南的怀里退出来。

    看着向南,难得的,深沉的眉眼间多了几许柔缓。

    手,撩起她性/感的金色发丝……

    头,微侧,睨着她耳垂上那枚精致的蓝色海洋之心。

    眸仁深陷,波痕漫起。

    却终究什么话也没多说,起了身来,往二楼走去。

    边走边道,“你的求婚,听听就算了……”

    所以……

    他不当真了?!

    向南心头的失落感蔓延而上……

    “向南,你别灰心!连我都看出来了,老爸其实是爱你的!!”

    小家伙忙起身,贴进了向南怀里来,安抚着她。

    向南点了点他光秃秃的小脑袋,“你这小鬼,什么都懂!”

    阳阳将小身子懒洋洋的埋入向南的怀里,“向南,我困了……”

    “那就睡会,来!睡妈妈怀里。”

    向南让小家伙靠在自己怀里,美美的睡着。

    暖暖的阳光透过阳台的落地玻璃窗洒进来,筛落在他们一双温暖的人儿身上……

    两个人,一大一小,轻闭着双眼,沉浸在阳光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景孟弦站在楼上俯瞰着眼下的这温情的一幕……

    漆黑的眸仁里,掠起一层浅浅的涟漪……

    细碎的阳光,点缀在他的眼眸深处,泛起一层金色的,迷人色泽……

    …………………………………………………………

    下午,景孟弦在书房里,认真工作。

    书房的门,忽而敲响。

    是向南。

    景孟弦抬头看她,眼底略带狐疑。

    “我把阳阳抱你床上去了,没关系吧?”

    向南指了指他卧室的方向。

    “当然。”

    景孟弦低下头,继续整理电脑里的数据。

    向南走近他。

    见他完全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瘪了瘪小嘴,伸长脖子,将脑袋探到他的电脑面前来,“你在干嘛?”

    她当然不好奇他在干嘛,她无非就是想引起对面这男人的注意罢了。

    景孟弦看定近在咫尺的那张白希的小脸蛋。

    由于太近的缘故,他甚至于都能看清楚她脸上那浅浅的小绒毛,曲卷着,很短很细小,却也很可爱。

    而脸上的小毛孔却是几近不可见……

    她的肌肤,可谓白希,通透,吹弹可破,却又如挂在枝头的蜜桃一般,掐一下便仿佛能溢出水来。

    景孟弦眸色微沉,唇舌间有少许的干涩……

    他不着痕迹的将头往后靠了靠,深眸扫了一眼她那双粉红如樱桃般的蜜唇,故作疏冷的问她,“有事?”

    “没事啊!”

    向南眨眨眼,又蹙起了小眉头,表示不解,“平日里也工作,这会好不容易放个假,怎么还是工作啊!景医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趣了!”

    景孟弦干脆抱胸看着她,剑眉微微上挑,“那你说说,做什么就是有趣?”

    “比如陪我聊聊天啊!”

    “……”

    还有比这更无聊的事情吗?

    景孟弦点了点她的额头,“把脑袋挪开,挡着我的屏幕了!”

    “不要!”

    向南坚持,干脆将脑袋直接挡在他的俊脸正前方,“不聊天的话,其实我们还可以做点其他的……”

    “……”

    不得不承认,面对这个女人如此暧昧而又隐晦的挑/逗,景孟弦有种呼吸紧促的感觉……

    眸色深沉了些,眯着眼,觑着她,故意问,“做点什么?”

    “孤男寡女的,你觉得做点什么好?”

    向南继续不耻下问。

    “……”

    景孟弦双臂环胸,好笑的睨着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饥渴了?”

    向南学着他的样子,小手儿勾上他性感的下巴,抬高,迫使着他迎上自己的气息……

    景孟弦倒也没拒绝,就任由着她胡闹着。

    他倒要看看,她能闹到什么地步去!

    其实……

    他心里,更多的是,期待!!

    被她撩拨着,身体里的血液,仿佛被虫子啃咬着一般,细细碎碎的……

    激发着他体内,所有的男性荷尔蒙……

    视线,不自觉迷离了些。

    凝住她微微轻启的红唇,潮红渐渐漫上他漆黑的深瞳。

    乌黑的眼眸,越发深邃,幽迷!

    如一股飓风,似要将对面的向南,深深吸附!!

    向南干涩的咽了咽口水,“你别用眼神勾/引我!”

    她的声音,娇软得有些发腻……

    听得景孟弦,整颗心仿佛都酥了。

    他挑高浓眉,用染着情/欲的眸子看着她,喑哑的声音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向南呼吸紧促,小脸不停地往他那张俊脸凑了过去,趴在桌上的娇身也跟着不断的向前倾……

    眼见着她的吻,就要落在景孟弦那双性/感的薄唇上时,忽而……

    “哎呀——“

    向南一声惨叫,整个人失了平衡的往景孟弦的怀里栽了过去。

    下巴直接磕在了他结实的胸膛口上,疼得她直咧嘴,酸痛的眼泪都差一点就从眼眶中挤了出来。

    “疼死了!!你这胸口怎么跟一堵墙似的,磕得我好疼!!”

    向南抓狂,抱怨。

    双腿翘起来,搭在他的书桌上,半个身子都已经栽在了他的怀里,没了重心。

    这姿势,实在不雅观!

    而向南想爬起来,也难。

    景孟弦好笑的觑着她,也没有要搭手的意思,就任由着她跌在自己怀里,狂躁的手舞足蹈着。

    纤长的手指捏起她的小下巴,赞同的点点头,笑道,“果然,这事儿比工作有趣多了!”

    “我可以咬人吗?“

    向南恨恨的瞪他一眼,还不等景孟弦回答……

    “嘶——sh/it!!!尹向南,你这女人真是属狗的啊?”

    向南还当真报复性的一口就咬在了他的胸口上!

    隔着薄薄的衬衫,咬住那颗细小的粉粒就不肯松口了。

    景孟弦有种痛与快乐疯狂交织的感觉!!

    眉头深蹙着,大手去捧她的脸蛋,身体内的血液却在疯狂的沸腾着,“尹向南,你够了!”

    向南一颗脑袋被他强逼着托起来,小脸儿因使力而憋得通红。

    “那你快点把我抱起来啊!!”

    景孟弦当真是怕了她了。

    猿臂揽上她的细腰,微一使力,就将向南从桌子上抱了过来,跌落进了他的怀里,坐好。

    坐姿是双腿分开的,很完美,很暧昧!

    然,向南的长腿扫过桌面的时候,只听得“砰砰砰——”的声响,桌上的文件和笔筒被她的无敌长腿统统扫至地上。

    顿时,书房里一片狼藉,凌乱不堪。

    向南作揖,做抱歉状。

    景孟弦眉目深敛,脸色稍有不悦,“所以你觉得有趣的事情,就是来搞破坏的?”

    “我不是故意的。”

    向南极力辩解,又道,“待会我一定会负责帮你收拾干净的!”

    她说着,双臂大胆的攀上他的勃项,嘟喃道,“我好像也有点困了……”

    “那就去睡会。”

    景孟弦说着,去扯她搭在自己脖子上的手。

    但向南的力道很重,死活勾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

    就像同他彻底卯上了一般,小手臂还越圈越紧。

    景孟弦无奈,又怕力道过重弄疼了她的手,只轻轻的抓着她的手腕,问她,“你到底想干嘛?”

    “陪陪我!”

    向南软声要求。

    “我需要工作。”

    景孟弦坚持。

    “这是周末!!”

    向南有些郁闷了!

    “那你还看不出来我在找理由拒绝你吗?“

    景孟弦不咸不淡的说着。

    “我看出来了!”

    向南点头,“你是在找理由拒绝我的诱/惑!”

    景孟弦愣了一下,蓦地,伸手去拉向南紧缠着自己的小手臂,不耐烦明显写在眼里。

    “一个意思,都是想让你离我远点!!”

    然而……

    他的话音才一落下,向南那双如同涂着蜜般的红唇,便毫无预兆的朝他的薄唇压了过去。

    她,吻住了他!!

    而且是一道,生涩却又急切的舌/吻。

    向南急不可耐的撬开他的皓齿,学着他每次侵犯自己的招式,在他清新的口腔里,攻城略地,将自己所有的气息倾注在他的嘴里,融进他的气息间……

    让他每一个呼吸里,都是她的味道……

    灵巧的舌尖,与他湿热的唇舌,极致纠缠着……

    景孟弦奋力将向南推开,急喘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向南,“你到底想怎样?”

    “我都这样了,你还看不出?!”

    向南当真有些气愤了!

    “尹向南,你是个女人!!”

    景孟弦头疼的提醒她。

    他讨厌她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勾/引着他。

    他于她的免疫力已经够低了,再被她如此主动地勾/引,而他还想保持冷静的话,根本就是……做梦!!

    “女人怎么啦?谁规定女人就不能主动追男人了?谁规定女人就不能主动现身了?!”

    向南嘟着小嘴儿,冲他大喊着。

    一张小脸挑衅般的,不停地朝他靠近。

    丰/满的雪峰抵在景孟弦的胸口前,让他有种心口发紧,喉咙发烫,口干舌燥,呼吸不顺的难受感……

    “尹向南——”

    他警告的喊她。

    眉目深敛,眉峰紧蹙,“下去!”

    他没好气的扯了扯她。

    然而,回应他的……

    却依旧是向南,狂热的深吻!!

    向南干脆双腿缠在他的腰肢上,又或者,准确来说,应该是缠在了他身后的大班椅上。

    双手捧住他俊冷的面庞,小嘴精准的捉住他还在下达命令的薄唇,与之缠绵的纠缠起来……

    柔软的四唇相触,还伴随着湿热的触感,一点一点,细腻而柔情的拉扯着景孟弦脑子里所有的理智线。

    “尹向南,你……唔唔唔——”

    这根本就是……霸王硬上弓!!

    景孟弦还当真是头一回遭受这样的狼吻!

    然而,到最后,他脑子里所有的理智神经线彻底瓦解在了向南这记生涩的绵吻中……

    向南的强吻,根本谈不上所谓的技巧,才吻了不出三分钟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她喘得厉害,预备退开呼吸口新鲜空气的,却不想,唇瓣才一离开,却又再次被景孟弦精准的捉住。

    仿佛是没吻够一般,唇舌紧随着她的,再也不舍得松口了……

    而他,也瞬间将被动地位拉回为主动地位。

    大手抵住她的后脑勺,让她离得自己更近些,再近些……

    另一手揽住她的细腰,不受控制的收紧力道,让她温软的娇身,贴在自己燥热的躯体上,紧一些,更紧一些……

    太近,以至于向南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腹部处抵住的东西,在越渐变大,变得粗硬,变得滚烫……

    即使隔着布料,向南却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他那烫手的温度!

    向南忍不住急喘了口气,娇软的小身子,不自觉的在他身上摩擦起来……

    小手,隔着薄薄的衬衫,更是大胆的沿着他性/感的肌理线条,一路从胸口往下移去……

    那一刻,向南能清楚的感觉到……

    跟前男人的,颤栗!!

    结实的小腹,因她情不自禁的挑/逗而轻微的颤栗着,彰显着,此时此刻,他狂躁不安的……情/欲!!

    就当向南的小手快要探入进他的裤头里去时,忽而,小手被一只大手紧扣。

    他重喘了口气,终于,舍得结束这个吻了。

    薄薄的汗水,不停地从他的额际间漫下来,他的呼吸又重又热……

    “够了,越轨越得太过了……”

    他说起话来,还带喘的。

    眼潭里,潮红深重。

    而向南,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淋漓的香汗,早已将她薄薄的白色t恤浸湿。

    里面,黑色的胸/衣,若隐若现的跳跃在景孟弦的眼前,让他眸仁越发深陷,呼吸愈发急促……

    “下去!别闹了……”

    他轰她。

    声音却不是那么清冷。

    沙哑的嗓音里,还充满着情/潮的诱/惑,让向南根本无法抵挡……

    “孟弦……”

    她细软软的声线,轻喃着他的名字。

    燥热的娇身,不受控制的在他的身上厮磨起来……

    她分开的私/密处,正不留余地的在他肿/胀的热浪之上,卖力摩擦着,惹得跟前的男人,经受不住的,重喘出声。

    而向南另一只手……

    却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入了他的西裤裤头里……

    握住了他那壮硕的滚烫!

    “……”

    景孟弦深眸紧缩,潮红瞬间布满整颗瞳仁,眼潭深陷……

    他的呼吸,越渐加速。

    眉峰深敛,更是随着向南的动作,时而舒展,时而揪紧,再揪紧……

    “南南……”

    薄唇间,忍不住呢喃着向南的名字。

    俊美无俦的面庞上,夹杂着舒爽和痛苦的情潮……

    “小妖精!!”

    他捏住向南精致的小下巴,再次含情脉脉的攫住了她的红唇……

    肆意的,将这个吻,再次加深加重!!!

    而向南的手……

    握住那根滚烫的巨大,来回不停地套/弄着……

    任由着手里的爱ye,越来越多!!

    而她,也变得越来越亢/奋……

    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而下身,更是因为这份难耐的挑/逗,早已……浸湿一片!

    热潮,不断的从她的身体内涌出来,毫不保留的在彰显着她此时此刻,对跟前这个男人的向往!!

    向南觉得自己真的忍不下去了!

    现在,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将他拆吃入腹!!啃得一根骨头都不剩!!

    “我要……”

    她到底还是……

    壮着胆子,软着娇声,央求般的,呢喃出声来了。

    整个人瘫软在景孟弦滚烫的怀里,难耐的厮磨着,“我想要……”

    向南这祈求的话,于景孟弦而言,无疑就像一记亢奋剂,直射他的大脑皮层,让他顿时就忘了思考。

    所有的理智,早已被他彻底抛诸脑后。

    如果,她尹向南可以在他的驱赶之下,乖乖离他远点的话,或许,她真的还有摆脱他的希望……

    可,她偏偏不是个乖顺的女人,越是叫她走,她便越是粘得更紧!!

    而他……

    根本无力抵挡这种粘合度……

    她于他,就是这个花花世界里,最好的诱/惑!!

    【亲爱的们,有月票的还请大家勇敢的洒下来哇,已经翻倍啦,翻倍啦!!另外,明天会继续给大家加更的哇,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