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 (9)——景孟弦,我们领结婚证去吧!【挥手求月票】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底啦!!求月票啦!!加更的哇!!亲爱的们!】

    向南举筷夹菜,却不想,温纯烟手里的筷子也立马就跟着下了来,夹住了向南手里的那块瘦肉。

    向南皱眉。

    但,还是松了手。

    虽有不悦,可她还不至于小气到连块肉都要同她计较。

    温纯烟将肉片夹走,却毫不客气的往桌上盛骨头的碟子里一扔。

    “脏了!”

    她淡淡的补了一句,低头,没事儿般的继续吃饭。

    向南气结。

    却见桌上,两个男人纷纷都夹了一块肉片朝向南的碗送了过来。

    顿时,向南心里的郁气一瞬间就消了。

    瞬间被暖意取代,却还有些不好意思。

    而对面的温纯烟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仿佛是察觉出了她情绪的不理想,小阳阳看一眼自己的老爸,而后,那片瘦肉绕过了向南的小碗,最终落在了温纯烟的碗里。

    小小的他,虽然不懂人情世故,但不管怎样,他也不希望这顿饭吃得气鼓鼓的。

    而景孟弦的那片肉,已然稳稳的落在了向南碗里。

    大的安抚大的。

    小的安抚老的!

    两个男人的作用,似乎在这里被充分展现着。

    “谢谢……”

    向南同景孟弦道谢。

    而对面,温纯烟本是拧巴的脸色,一瞬间因为自己的小孙子给夹了菜,整张脸都堆起了笑容来。

    “哎呀!!都说小孙子才最懂得疼老人,看看,看看!!我们家乖孙子多懂事……”

    温纯烟眉开眼笑,忙将小阳阳夹的菜送入了嘴里,末了还不忘替阳阳也夹了块,放进了他的小碗里。

    “乖孙子也多吃点!!奶奶做的味道怎么样?合不合你的口味呀?”

    温纯烟讨好的问着向阳。

    向阳倒是一句话都不说,本还想闷着脑袋继续吃饭的,见温纯烟一直笑盯着自己,他也只好点了点头。

    算做认可了!

    面上跟他爸一样,酷酷的,不带分毫多余的表情。

    “哎呀,你喜欢就多吃点!来来来……”

    温纯烟又夹了一堆子的菜放进了阳阳的小碗里。

    小阳阳闷声闷气的道了声谢,“谢谢……”

    向南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对面的景孟弦,而对面的男人,也心领神会的看着她。

    显然,两个人都觉得今儿这顿饭,气氛好像……

    有些诡异!!

    按理说,应该是那种两看生厌,且剑拔弩张的吧?

    可是,好像因为小阳阳的存在,让这顿饭吃得好似也不那么难受……

    而且……

    向南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吃上温纯烟亲手做的菜?

    这简直……不可思议且让人匪夷所思!!

    最后一顿饭吃下来,大半份的菜全在小阳阳的碗里,菜色堆积如山,简直把他的小脑袋都掩盖了。

    景孟弦和向南就吃点剩渣子了。

    实在不公平!

    但不得不说,她温纯烟的厨艺,其实还算不错的!

    用餐完毕,想当然的,小阳阳碗里的那座大山自然是吃不完的,而他的小肚皮也鼓成了一个大气球。

    他像个小胖子似得,捧着大肚子,餍足的靠在高高的餐椅上休息着。

    小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几声胃叹……

    饱啊!实在是太饱了!!

    向南收了碗筷,进厨房洗碗去了,景孟弦也跟着她进了厨房。

    而温纯烟则坐在小阳阳旁边,陪着他东拉西扯着。

    小阳阳的兴致似乎不是太高,但温纯烟却一副非常享受同他在一起的感觉。

    看着温纯烟讨好别人的样子……

    简直让向南跌破眼镜。

    她真难以想象八年前她还那样残忍的放言无论如何都要杀死她的孩子。

    当时的她,只能以自残的方式假装孩子已死,才得以让阳阳逃生……

    如今,他们之间居然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当真让人不敢置信!

    而不敢相信的同时,却让向南更多的心慌,还有少许的恐惧。

    她迟疑了许久,到底还是同景孟弦开了口。

    “你妈今儿说要从我身边把阳阳抢走。”

    她边洗碗边说,末了,舔了舔唇,“你知道阳阳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的,哪怕是鱼死网破,我也不可能将阳阳给她的!就算我死,也绝不可能——”

    向南干脆把话说绝了。

    “我今天也这么跟她说的。”

    完了,她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会让任何人从你身边把阳阳夺走!”

    景孟弦抿了抿杯中的茶水,淡淡保证道。

    向南心里顿时安了些分,她笑笑,“谢谢你的理解,我知道可能让你比较为难,但是……这个问题我必须一直坚持!”

    她将脑袋往餐厅里探了探,又仰头看景孟弦,“不过你母亲好像真的挺喜欢阳阳的。”

    她把手边的碗递给景孟弦,景孟弦顺手接过,在水龙头旁边冲洗干净。

    “嗯……”

    景孟弦沉吟了一声,也回头看了一眼餐厅里温情的一幕,眸色深沉了些分。

    “都说隔代亲,看来当真是了!”

    向南感叹。

    “不要让阳阳同她太亲近!”

    景孟弦面无表情的叮嘱。

    乌黑的幽眸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向南微鄂。

    洗碗的动作顿住,看他。

    “我不希望我儿子的人生被任何人操控!”

    景孟弦将洗好的碗搁置一边,抬头看向南,“尤其是她!!”

    向南唏嘘不已。

    当然,这个要求,她求之不得!

    向南点头,同他保证,“我绝对不会操控我儿子的人生,所以,别人就更是休想了!!”

    而此刻,餐厅里——

    “宝贝,这些年在外头可苦了吧?”

    温纯烟一边揉着自己小孙子的头,一边心疼的问他。

    其实起初温纯烟想把阳阳留在自己身边,是因为想给景家留个后的。

    可现在这会这么疼爱阳阳,也确实是因为他特别天真可爱,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也到底是血亲的缘故。

    “不苦!过得可好了!”

    小阳阳提起这些年在法国的日子,就开心极了,“每一天都过得很好!”

    “以后就跟奶奶一起过,好不好?”

    温纯烟不死心的又问。

    “我要跟妈妈爸爸一起住!!”

    小家伙双手抱胸,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那可不行!你妈妈不能跟你爸爸住在一起!!”

    温纯烟也格外坚持自己的立场。

    “哼!!”

    小阳阳立马不开心了,小嘴一撇,摆起高高的架子,不理会温纯烟了。

    “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开心了?”

    “我以后要跟爸爸和妈妈一起住!!”

    小家伙仰高脖子大喊,末了,补充一句,“不然阳阳马上跟妈妈回法国去!再也不理你了!!”

    他居然还敢要挟她了!!

    温纯烟眉毛挑了挑,“就算你回法国,奶奶也有办法把你弄回来!”

    “是吗?”

    小家伙立马坐直身子,扬起脑袋,不甘示弱,“唯一把我弄回来的办法就是让我爸爸和妈妈结婚!!就算你想办法把我弄回来了,我也有办法再回去!!不跟爸爸妈妈在一起,我永远都不会跟你住的!!”

    小家伙喊完,就像条小泥鳅似得,从椅子上滑了下来,直奔厨房里。

    跑到向南和景孟弦的腿边,两只小手紧紧地环住他们的长腿,“阳阳就是要跟爸爸妈妈住一起!三个人一辈子都不要分开!!我不喜欢那个奶奶,老想拆开我们三个人,阳阳不要跟她住!阳阳不要……”

    阳阳说着,好似又快要哭了。

    向南连忙洗净了手,擦干,弯身抱起自己的儿子,哄他,“阳阳是小男子汉,怎么又掉眼泪了?”

    “我不要跟向南分开!!”

    小家伙撅起小嘴,抽噎着,在努力的抑制自己委屈的泪水。

    “谁说要分开了!!”

    向南用头抵着自己儿子光秃秃的小脑袋,疼爱的厮磨着,“谁也不能把我们俩分开的!不记得跟我打过勾勾了?”

    小家伙破涕为笑,“谁违反约定,谁就是小狗狗!!”

    阳阳俏皮的用嫩嫩的小手指轻轻刮了刮向南的鼻尖,向南则‘报复’的抓起他的小手儿放在自己嘴里啃了啃。

    景孟弦在一旁看着母子俩的温情互动,绷紧的唇角不自觉微微上扬。

    厨房里的氛围,柔柔的,暖暖的……

    孩子和母亲一串串银铃般的欢笑声,就像一曲悦耳动听的的音调,唯美得教人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景孟弦从厨房中迈了出来。

    温纯烟坐在厅里,似乎在生闷气。

    景孟弦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妈,你别指望阳阳会陪在你身边。”

    景孟弦开门见山的说,“这辈子我都不可能把他放在你身边的!所以……你死了这条心吧!!”

    温纯烟一听儿子这么说,一张脸彻底拉了下来,“你这是跟妈说话的态度吗?啊?他是我孙子,我把他带在身边,怎么了?明天我就让安律师帮我们景家把阳阳的抚养权拿回来!!”

    景孟弦俊脸一沉,眸色森冷,阴沉……

    他轻轻的闭上了眼……

    再挣开,眼底全然都是清冷和绝情。

    甚至于,连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庞上,也再寻不出半分情感。

    他起了身来,“温夫人,好走,不送!”

    他直接下达逐客令。

    温纯烟面色一白,“你……你什么意思?”

    她起身,走近儿子。

    对于她眼底那抹受伤,景孟弦视而不见,削薄的唇瓣掀起一弯清冷的弧度,看定自己的母亲。

    “四年前,当你为了自己一己之私,把那些针一次又一次注入你儿子身体里的时候,你就已经注定配不起‘母亲’二字了!!而现在,还想对我儿子做什么呢?如果我狠心把自己的儿子放在你身边,那我身体里流的血液……肯定跟你一样黑!!”

    景孟弦字字珠玑,且,一字一句,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地,直戳温纯烟的心脏!!

    她的脸色,乍青乍白,很是难看。

    沧桑的眼眸里,时而慌乱,时而心痛,时而愧疚……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扬手,差点就给了自己儿子一巴掌,但她还忍了下来。

    眼眶,浸湿,通红。

    手,僵在空中,抖得厉害。

    景孟弦眸仁紧缩,看着自己的母亲。

    心,某一个地方,还是被拉扯了一下……

    疼意来袭,有些尖锐。

    “妈给你的那些药都只是……只是催/情的而已,妈真的没想过要害你!!”

    温纯烟极力的解释。

    “催/情/药……”

    景孟弦深眸有些凄寒,悲凉的掀了掀嘴角,“在你看来,那些药都不值一提,是不是?你儿子因为你给的那些药,每次都要在冷水里泡足十多个小时,不管夏天还是冬天!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个你儿子多少次引起肺炎?在你眼里这些都不过尔尔,是不是?对!你当然不在乎,如果在乎的话,你又怎会把最后那支药剂调得那么浓呢?只是没想到那居然是一支毒品而已!!!!温纯烟,你这样的行为,配当一位母亲,配做孩子的奶奶吗?”

    这段话,景孟弦是嘶声大吼出来的。

    吼完,漆黑的眸仁里,已是猩红一片。

    他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这么大声说话,真的,还是第一次!

    温纯烟整个人愣在那里,面对儿子的质问,她居然会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向南捂着阳阳的耳朵,站在旁边不远的地方看着。

    看着看着,忽而……眼眶就红了……

    有哪个儿子是不爱自己母亲的?

    又有哪个儿子愿意这样对自己的母亲……

    此时此刻,他的心,一定痛得无以复加吧!!

    是那种对母爱绝望和惋惜的痛……

    一直纠缠着他,整整四年,或许还有,往后的余生!

    “儿子,妈……”

    有泪从温纯烟的眼眶中滴落而出,她的手,略显慌乱的扣住自己儿子的手臂,“妈……妈其实是爱你的,真的……”

    “你相信妈!!妈……妈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儿子……”

    “你嘴里的爱,到底是什么?你根本不爱任何人,你只爱你自己!!”

    景孟弦红着眼,直接点破这个事实。

    “当年你爱着父亲,却不顾他的爱情,强行逼着他娶你!!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可是,你真的在意过他的感受吗?你问过他心里的欢喜吗?自从他娶了你之后,你见过他露出过一丝笑容吗?他每天活得像尊雕像,成天没有表情的父亲就是你喜欢的男人吗?你说你爱我,却想尽一切办法把我和我爱的女孩拆开,甚至于连我们的孩子,你的亲生孙子都不惜要杀死!!你想弄死他的时候,心里有顾及过你儿子的感受吗?没有!!你所谓的爱,就是强逼着他们按照你喜欢的生活方式活着!!可是,我和父亲从来都不是你的玩具,我们是人!!活生生的,有情感,有灵魂的人!!我们凭什么就要被你操控着这一生?!可是,你知不知道,我自私的母亲,是你……亲手将你儿子推入了地狱的深渊,这一辈子,他就注定一个人活在那恶心的——地狱里!!”

    景孟弦紧握着颤抖的拳头,嘶声喊完,喉咙已经彻底沙哑。

    他紧紧地闭上腥红的双眸……

    将所有的情绪,统统掩住,也不去看一眼对面让他又爱又恨的母亲。

    半分钟后,他睁开眼来……

    猩红已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清淡如水的痕迹,没有了半分色泽……

    仿佛,刚刚那激动的情绪,不过只是,做了一场梦罢了!

    “请你以后不要再随便过来!”

    他绝情的说完,不去看情绪浮动很大的温纯烟,直接拨了通电/话给景家的专属司机,“李叔,过来把夫人接回去!”

    “不用了!”

    他的电/话被温纯烟颤声打断,“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她说完,拎着包,失魂落魄的出了景孟弦的家。

    景孟弦疲倦的倚坐在沙发上,头仰起,靠在沙发靠背上,眼,闭着,薄唇紧抿,一语不发。

    向南看着这样的他,有些心疼。

    放了阳阳在沙发上坐好,这才迈步走近他,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才一坐下,景孟弦的手,便朝向南纤细的腰肢揽了过来。

    稍一用力,就将她整个人带入了自己怀里去。

    头落下来,埋在了向南柔软的雪峰上……

    贪婪而迷恋的蹭了蹭。

    就听得他哑着声音,呢喃呓语的道,“让我抱一抱,就一会会……”

    向南就听得自己一颗心“突突突”的跳着,紧张得脸颊都燥红起来了。

    他那独特好闻的气息,将她紧紧包裹……

    向南的小手儿心疼的抚上他的后背,一下一下,替他顺着。

    而他抱着她腰肢的手臂,越来越紧……

    如果可以,多希望就这么抱着她,一辈子!!

    “景孟弦,我们领结婚证去吧?!”向南忽而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亲爱的们,今儿月票翻倍拉,翻倍拉!!大家别捂票子了,快点把票子甩下来吧!!镜子会努力儿给大家加更的!!如果镜子这个月有荣幸保持在月票前十的话,下个月一定会给大家加更多的哇!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