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8)——这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做人母亲的女人!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奔过去,像个小无赖似地挽住他的胳膊,就再也不肯撒手了。

    他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景孟弦剑眉敛起,停下脚步,冷硬的至她的小手里把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

    然后,一发不语的继续往前走。

    向南气得跺脚。

    再追上去,“这么晚了,你干嘛去?”

    她识相的没再去粘他,而是追在他的身后,探着颗小脑袋随着他的步子往前走着。

    景孟弦不理会向南,径自往停车场走。

    “我有点饿了……”

    向南揉了揉自己扁平的肚子,撇着嘴,扮可怜,“你这男人也真是够狠的,人家好心好意的把菜全部做好,结果呢,一个人躲里面吃独食,让我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你心里也过意得去啊?”

    景孟弦听闻向南的话,眉峰不着痕迹的敛了敛,漆黑深邃的眸仁里泛起浅浅的波痕。

    向南自然是看不到他的情绪变化。

    “景医生……”

    向南依旧恬不知耻的从他的身后探着透露,迟疑了一下,以商量的口吻同他道,“那个,能不能进屋拿点吃的给我垫垫肚子?我好像……有点胃疼了!对,胃真的有点不舒服了,哎呦……”

    向南用她那浮夸的演技表演着胃疼的模样,巴掌大的小脸儿皱成了一团,小手使命的挫揉着自己的胃部。

    景孟弦回头看她。

    疏冷的眉眼间,清清淡淡,没有多余的一分情绪。

    “尹向南,你天生不是做演员的料。”

    他淡淡的起唇,毫不留情的戳破她的谎言。

    “咕噜……”

    回应景孟弦的是,小肚子抗议的叫声。

    景孟弦眸光闪烁了一下。

    向南一下子就委屈了,“胃疼是假,那这个总是真的吧?我真的快饿瘪了!!”

    “谁让你赖在这不走的?”

    景孟弦态度依旧尖酸刻薄着,但嘴里的话还是微微变了腔调,“冰箱里没有熟食,得去超市买。”

    这话的意思是……

    要她陪着一起去超市?还是说他现在就去超市买给她吃?

    不管了!

    “好!一起去买!!”

    向南舔着脸就追了上去,景孟弦一开车锁键,她就如一阵风般,卷入了他的副驾驶座上去。

    自行系上安全带,像个乖孩子似得,静静等着‘司机’过来。

    景孟弦站在外面,微微迟疑了半秒,后方才迈步走上前来。

    俩人很快就到了超市。

    倒没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只在货架上挑选了几包泡面,还有一些速食饺子就作罢了。

    回来的路上,向南一直喃喃着饿疯了,一进景孟弦的屋子,就直奔饮水机旁边,冲泡面。

    其实她向来是鄙视吃泡面这种东西的,可如今看来,用来垫垫肚子,倒是不错的选择。

    向南将两桶泡好的方便面端着从厨房里走进餐厅来,才预备转身去喊厅里的景孟弦,却一眼见到了垃圾桶里的菜。

    她小脸儿一沉。

    景孟弦从厅内走近餐厅来,看着她注视着脚边的垃圾桶,他瞬间了然了过来。

    眸色闪了闪,清冷道,“以后不要再过来了,你做的东西,我不爱吃。”

    向南紧咬下唇,抬头,愠怒的瞪他,“泡面还是我冲的呢!那你是不是也不吃啊?”

    结果呢?

    景孟弦当真又回厨房,冲了桶泡面出来,坐在餐厅里,完全将向南当成透明人的,端坐在餐桌前吃了起来,也不顾餐桌上另外两桶正冒着热气的泡面。

    氤氲的热气,从面桶里缓缓升起,浸入向南的眼眸里,如同给她笼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当下这种情况,按照剧情正常走向来说,这时候脾气正盛的向南,就该一甩脸,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的。

    但……

    她到底还是忍了下来!

    她每次一想到这么些年来,这个男人为自己和儿子所做的那些事情之后,她所有的怒气便统统压了下来。

    她知道,他现在要的是温暖,是无条件的支持和陪伴!

    他推开自己,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她不需要他的这份好!!哪怕他再次毒瘾发作,拿着刀架在了她脖子上,她也……不走!!

    向南居然一屁股就在餐桌上坐了下来。

    而且,还是紧紧地粘着他坐着的。

    景孟弦似乎有些惊诧,吃面的动作,明显的僵了半秒。

    剑眉深蹙,偏头,疏冷的睇着他,“尹向南,你没脾气的吗?”

    这么逆来顺受,当真不想她的脾气!

    “那东西能填饱我现在饿瘪的肚子吗?”

    向南扬起脑袋不爽的问了一句,末了,又低下脑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还故意把面条吃得‘嗦嗦’响,时刻证明着自己强大的存在感。

    景孟弦有些无语。

    向南飞快的吃完一桶,末了,又抹了一把自己的小嘴儿,捧起第二桶……

    继续吃!!

    景孟弦哪怕就是吃个方便面都是优雅的。

    竹筷随手那么搅一搅,吹一口气,送入嘴里,动作高贵,却一点也不娘泡,而反观向南,明明长着一张清秀的脸蛋,吃起东西来却完全像个女汉子。

    是的!她就是在怄气,把悲愤完完全全的化作了食量。

    一口气把两桶面吃完,连汤水都被她喝尽以后,毫不客气的打了个饱嗝,擦了一下嘴,起身,拎起包就走。

    “砰——”

    门被甩上,声音特别大。

    明显在拿门板撒气儿。

    路灯下,潇洒的背影在窗外渐行渐远,却始终都没有不舍的回头来看一眼。

    景孟弦深沉的视线落在她离开的背影之上,漆黑的深眸,黯然了下去。

    起身,举步迈出餐厅,往二楼的书房而去。

    边走,边拨了通电/话出去。

    “雷叔,是我!”

    景孟弦在电/话里的声音,清冷,没有分毫温度。

    而电/话里的雷叔,便是温纯烟的干哥哥,黑道老大雷霆手。

    “有时间出来坐坐吧!世侄找您谈点事儿……”

    景孟弦懒懒的倚在落地窗边,森冷的目光注视着窗外略显萧条的夜景,漆黑的瞳仁里泛着骇人的冰寒。

    “好的,那我先挂电/话了。”

    景孟弦阖上手机。

    金属打火机,在他的手机,一启和关,发出‘砰砰砰’的声响,在安静的书房里,尤显得有些刺耳。

    黑帮……

    同那帮黑心的人,挂上了钩,他要如何才能全身而退?

    每年的十亿交易,他们又怎肯轻易撒手让他离开?

    此刻,他的心里,没有多少把握,但……

    为了洗白自己,他必须得,拼手一搏,哪怕,付出生命!!

    只是,脏了手的人,真的洗洗就能白了吗?

    想到向南那双纯粹的水眸,以及儿子那双天真清澈,且满是崇拜的眼睛,景孟弦心里憋得难受。

    想抽烟,但最后到底还是忍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周末,向南正陪着小阳阳逛商场。

    无外乎就买些还没备好的生活用品,向南边买边琢磨着自己也该把回国定居的事儿提上日程了。

    可是,这事儿有多麻烦,她也不是不知,何况,还没跟老妈商量的。

    其实,她是真开不了这个口。

    老妈要知道自己到底没能和路易斯成,心里定当会遗憾且伤心的吧?

    向南也不知自己为何非这么执着,但爱情到了这个份上,好像容不得她有过多的挣扎。

    明明是来给阳阳买生活用品的,结果,他捧了一堆子的零食扔推车里。

    而且,大部分的还是垃圾食品。

    向南一一把关之后,把那堆垃圾食品又全部搁回了货架上去。

    小家伙一张嘴儿都翘得老高了,“这也不能吃,那样不能吃,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

    才多大,就嚷嚷着人生没乐趣?

    向南故意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不许装大人说话。”

    “我才不想当大人呢!”

    小家伙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后脑勺,“你们大人的生活更无趣!老爸就会装酷,你成天就会苦着一张脸,你看我路易斯爸爸,每天就会独自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品红酒……多无趣!!”

    “……”

    小家伙的话,让向南心头微痛。

    不知是为景孟弦,还是为路易斯,还是为自己。

    却忽而,听得一道拔高的声音,嫌恶的喊着她的名字,“尹向南?”

    向南顺着声音看过去,皱眉,下意识的将腿边的小阳阳往自己身后一藏,“温夫人。”

    对!

    前方的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让向南现在恨得牙痒痒的妇人,温纯烟!!

    那个心狠手辣的母亲!!

    不!!她根本不配‘母亲’二字,这样的女人,只会玷污这个神圣的称呼而已!!

    向南的动作,无疑引起了温纯烟的注意。

    她身后的小阳阳狐疑的眨巴着双眼,正探着颗小脑袋往外瞧着。

    温纯烟本来扭曲的面庞一喜,眸仁里泛出精光来,“天!他就是我们家的小孙子阳阳吧?”

    她一副热络的样子就朝阳阳疾步迎了过去。

    完全忘了当年是怎样狠心的想要弄死还未从襁褓里出来的他。

    向南被温纯烟这副欣喜的模样吓坏了。

    脸色一白,忙拉着阳阳防备的后退几步,“你别过来!!”

    她俨然是护犊的母亲,唯恐温纯烟会对自己的儿子做出什么伤害的事情来。

    阳阳天真的双眼里也流露出了恐慌的神情,忙学着妈妈的样子,连连后退了几步,藏在了向南的身后,只探出双乌溜溜的大眼,同样防备的瞪着对面的老妇人。

    总觉得这位老妇人有点面熟……

    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吧?但是,他记不得太清楚了。

    温纯烟见自己的小孙子这般防备的瞪着她,她有些急了,却也更加恼火向南。

    “你这什么态度,不管怎样,阳阳都是我的亲孙子!!”

    之前,她确实不认可阳阳的存在。

    可如今,知道儿子因为毒素的缘故不能生育之后,她便开始想念这个一直流放在外的小孙子了。

    每次看见那群贵妇们儿孙满堂的时候,再看她,从来都是孤苦一人,甚至于连自己唯一的儿子都不肯留守在她身边,那时候的她,想来心里便全都是苦楚……

    越是如此,她便越是希望自己有个孙子能围在她的脚下……

    现在眼看着自己孙子已经在面前了,她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放在自己身边不可!

    “阳阳,来……叫奶奶……”

    温纯烟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亲和一些。

    堆满着笑,冲向阳伸出了两只手。

    阳阳却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一颗小脑袋低得很低,小嘴儿抿着就是不肯开口。

    向南很是厌恶温纯烟这副模样,她紧紧牵住阳阳的小手,正色道,“温夫人还请你自重。”

    她说着,高傲的别开脸去,“阳阳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她丁点都不希望跟她有分毫的关系!!!

    这样残忍的人……

    “你说什么?!”

    温纯烟的面色已然扭曲,“他跟我没关系?他可是我儿子的儿子!!”

    “你儿子?”

    向南冷笑。

    一步走近她,毫无畏惧的迎上她锐利的眸子,“你儿子是谁?孟弦吗?温夫人,你扪心自问一下,你配不配当他的母亲!!”

    “你……你凭什么教育我!!!”

    温纯烟气急败坏,一扬手就预备赏向南一巴掌,但被向南敏捷的拦截了下来。

    “还想欺负我?你以为我还会任你打骂吗?”

    她说着,愤怒的一把将温纯烟甩开,“当年是看你是孟弦的母亲才尊重你!!而现在,你根本不配‘母亲’二字!!!”

    “你为什么要欺负我妈妈!!!你是坏人,你是坏人!!你走开!走开——”

    小阳阳也不知什么时候冲了出来,一把跑到两个人之间,气愤的推了推温纯烟。

    小手的劲儿不大,但他的怒气却不小。

    俨然像个小男子汉似得,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妈妈。

    “阳阳,不可以!”

    向南喊了一句,忙将阳阳拉开。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阳阳到底还是继承了她温纯烟的血脉,所以阳阳不能对自己名义上的奶奶无礼。

    温纯烟也没料到阳阳会这么讨厌自己,一时之间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张老脸儿,红一阵白一阵的,明明想发火,但想到自己的孙子还是强逼着将火气压了下来。

    “阳阳,我是你奶奶,来!叫声奶奶,奶奶给你糖吃!”

    她强堆着笑,生涩的哄着臭着小脸的阳阳。

    向南只在一旁看着,不发一语。

    小阳阳非常不识趣的往向南的身后一躲,“阳阳不喜欢吃糖!”

    撒谎。

    刚刚还不停地往自己推车里塞糖果呢!

    小阳阳哼哼鼻,“糖吃多了会长虫子的!”

    小脸蛋扬得很高。

    向南最后还是说了话,“温夫人,你想干什么呢?”

    温纯烟没好气的白了向南一眼,“阳阳是我孙子,我迟早有一天会把他要回来的!!”

    向南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你别做梦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把阳阳给你的!!”

    向南说着,将阳阳护在怀里,紧紧的,狠狠地瞪着温纯烟道,“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儿子继续遭受你的迫/害!!”

    “你……你……”

    温纯烟气得牙根痒,恨不能又再次扬手给向南一巴掌的,可是看着自己的孙子在场,她实在不好发作。

    现在的她,就一心想把自己孙子弄回来。

    可她温纯烟什么时候又受过这种气?!

    “尹向南,我告诉你!!”

    温纯烟直指向南,“这辈子我都不可能让我儿子娶你!!而我的孙子,也绝对不可能认你这种践人当妈!!”

    “我才不是你的孙子!!”

    说这话的是,当然是阳阳。

    他冲在向南面前,仰着颗小脑袋,跟个斗鸡似得,冲着温纯烟大喊,“我不是你孙子!!你不是我奶奶,我没有你这样的奶奶!!你走开!走开——我讨厌你!!不要打扰我和妈妈逛商场!!讨厌,讨厌————”

    小家伙放声大喊着,喊着喊着,连眼泪都快涌出来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跟妈妈分开,再坚强的他,也忍不住泛起了泪光。

    向南看着心疼,连忙将小东西搂入怀里来,哄着哭了的小阳阳。

    “阳阳乖,妈妈不会让你被人抢走的,知道吗?”

    “嗯嗯!”

    小阳阳抹了把眼泪,脑袋歪进向南的脖子里,抱着她的颈项,撒娇道,“阳阳一辈子也不跟向南分开!”

    向南心里暖洋洋的,窝心得很。

    笑了笑,这才又将视线回落到对面的温纯烟身上。

    “温夫人,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你吓到我儿子了!另外……如果你真把孟弦当你儿子的话,还劳请你对他仁慈些!!”

    向南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着银牙的。

    “我从没见过,给自己儿子注射毒品的!!我想普天之下,真的……就您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了!!”

    向南说起这话的时候,真的还恨极了她。

    向南简直不敢想像,孟弦在受着这些痛苦的时候,对这位母亲到底作何感想,是痛?还是恨?

    大概,都有吧!!

    “我那只是个意外!!”

    提起当年的事情,温纯烟脸色非常难看。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要说没有心疼,那一定是假的。

    但她依旧强壮镇定,高傲的拢了拢肩上的高级斗篷,冷哼道,“再说了,那毒品对我儿子也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你少在这里给我乱扣帽子,我够不够资格做他的母亲,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做哪件事不是为了他好?!!”

    “为了他好?呵!你觉得他现在好吗?”

    向南一听这话,心里的火气更甚。

    “温夫人,一支浓度那么高的毒品药剂,打入他的大脑里,你觉得他会好吗??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那支药剂,让他这四年来一直沉浸在痛苦里,黑暗中!!他为什么要一个人搬出去住?因为他隔一段时间就会毒瘾发作,他毒瘾发作的时候,你见过没有?!!你知不知道他毒瘾发作的时候会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你看着会心疼吗?那可是你儿子!!不,你一定不会心疼!!!像你样的母亲,根本没有心,怎么可能知道心疼的感觉!!!你唯一会做的,就是想方设法的把你儿子推入黑暗的深渊!!!他喜欢什么,你就让他放弃什么,不喜欢什么,你就非逼着他去追求,去拥有!!!你永远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儿子的痛苦之上!!你就是全世界最最最自私,也是最最最最没有资格做人母亲的女人!!!”

    这一大段话,向南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完的。

    喊完以后,喉咙哑了,眼眶也湿了。

    “所以……别再做梦我会把我儿子交给你这样的恶魔!!!这辈子,都不可能————”

    向南撂下狠话,厌恶的别了一眼面色惨白如灰的温纯烟,抱着向阳,推着推车,转身疾步离开。

    像避着瘟疫一般!

    留下温纯烟独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脸色越渐惨白……

    最后终于挪动了脚步,却慌神得有些找不着北了,一个人在商场里失魂落魄的转悠着,最后,到底还是跄步出了商场。

    温纯烟一出商场就找到了景孟弦。

    “妈,怎么这时候来了?”

    景孟弦给母亲开门的时候,见着温纯烟倒有些意外。

    他的神情依旧清清淡淡的,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温纯烟一见自己儿子,眼眶忽而一红,差点就哭出声来。

    “儿子,妈……妈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

    景孟弦觉得母亲的情绪有些不对,他眉目深敛,凝目看着她,没有说话。

    温纯烟进了屋子,看着房间里空荡荡的一切,她皱了皱眉,“陈妈呢?不在?”

    “嗯,陈妈乡下的亲人逝世,回家奔丧去了。”

    景孟弦简明回答。

    “那你岂不是还没吃饭?”

    温纯烟看一眼时间,“这都十二点了!早餐也没吃,对不对?”

    “吃了。”

    他说的是早餐。

    一大早就有个极度热心的女人来给他送早餐,本想不开门的,哪料她一直摁着门铃不放,最后把门铃电池下掉了,人家干脆拍门板,门板都差点被她拍穿了,她却还誓死不放弃。

    景孟弦最后到底是心疼向南的手,还是给她开了门。

    每次他们的对峙,到最后都是以他的失败告终。

    而他,每次都是因为……舍不得!!

    该死!!

    “午饭都还没吃的吧?”

    温纯烟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厨房里,“你呀,陈妈不在,也不告诉妈,我让李嫂过来不就行了?都这个时候了还饿着肚子!太不会照顾自己了!实在不行,就搬回来住,妈放心点!”

    景孟弦剑眉蹙得越深了。

    “妈,我不会回去了!你也别替我/操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他的态度,很是疏离,冷漠。

    温纯烟拿围裙的手,微微一僵,脸色也微微变了变,却很快的堆起笑,换了个话题,“这顿饭妈给你做吧!”

    她说着就将围裙围到了自己身上来。

    景孟弦见状,愣了半秒,才道,“妈,你在做什么?”

    他清俊的面庞上,没有分毫的欣喜,有的,只是不理解。

    母亲突然这样,确实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什么做什么?给自己儿子做顿饭,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别做了,你不适合呆在厨房里,我吃外卖就好。”

    景孟弦分毫面子都不给。

    “不许吃外卖!现在地沟油那么重,也不怕吃出毛病来啊?这顿饭,妈做定了!!”

    温纯烟坚持。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里对儿子那浓浓的愧疚感。

    正当景孟弦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忽而,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

    景孟弦一愣,心下瞬间明白是谁了。

    吃饭时间到,除了那个女人,还能有谁呢?

    看一眼自己的母亲,景孟弦有些迟疑了。

    “谁啊?”

    温纯烟问他。

    景孟弦没有回答,兀自往玄关门走去。

    打开可视电/话,果然是向南。

    而且……

    手边还牵着他的儿子!!

    这招倒是不错!!

    见过老爸把儿子留在门外的吗?

    回头,看一眼厨房里的温纯烟,最后,景孟弦到底还是给向南开了门。

    景孟弦这么快开门,向南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今儿她带来了开门法宝,比钥匙更顺手,是不是?!

    “谁来了啊?”

    向南才一进门,就听得温纯烟在厨房里问。

    向南一愣,连她脚边的小阳阳都惊了一下。

    这会,向南就想赶紧牵着阳阳遁掉的,可……还是被温纯烟给逮到了。

    她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见向南,那张笑着的脸,瞬间一变。

    向南见自己已经暴露,再装怂就显得有些丢人了,连忙挺胸,迎上她答话道,“是我。”

    “阴魂不散!!”

    温纯烟骂了一句。

    再然而……

    居然只是,转身就进了厨房去?!!

    这让向南,当真有些……无法适应!

    她伸长脖子,问景孟弦,“你妈……刚刚没赶我走?”

    她简直不敢相信!

    景孟弦不置可否。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难道她当真良心发现了?”

    向南摸着自己的下巴,嘟喃了一句。

    景孟弦敛目看她,表示疑惑。

    向南想了想,还是将今儿在商场里遇到温纯烟的事情,全盘托出的告诉了景孟弦。

    而且,告诉他,关于染上毒瘾的事情,她也分毫不隐瞒的全部告诉了温纯烟。

    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表明自己的立场,“虽然她是你妈,你不忍心,但我忍心!谁伤害我爱的人,个个……必诛之!!!”

    向南说着,就在胸前用双手比了个大叉!!

    景孟弦眉峰一挑……

    凝着向南的眸仁,深沉了些分。

    向南舔了舔舌,点头,慷慨的承认,“对!我说的爱人就是你!你嘚波吧!”

    “……”

    太直白,直接弄得景孟弦无话可说了。

    向南腿边的小东西似乎真的看不下去了,扯了扯老妈的手,一本正经的教育道,“向南,女人要矜持!太直接的,男人不喜欢!”

    他说着,一颗小脑袋还摇成了拨浪鼓。

    脸上老成的表情,写着无药可救,着实让向南有些抓狂。

    “你懂什么!”

    向南抱着他,往大厅里走,将他搁置上沙发上坐好,争辩道,“当年我就用这招追到你老爸的!”

    景孟弦听到这话,忽而觉得有些好笑,绷紧的唇角不自觉的扬高。

    照说,这种时候向南应该进厨房去帮个手,或者直接将活儿揽上来的,但她到底没有。

    当妈的大概是想补偿补偿儿子了,她又何必揽了这份心意去呢?

    景孟弦进了厨房。

    “妈,他们俩还没吃饭。”

    他的意思,自然是让温纯烟记得把他们俩的米饭一起煮了。

    “我只做我孙子的,你让她出去吃!!”

    温纯烟脸色很差。

    “那我带他们出去吃了。”

    景孟弦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温纯烟一手给扯住,“儿子,你非得气死我不可?”

    景孟弦不着痕迹的拿开母亲的手,淡然道,“人与人的感情是相互的,你尊重我多少,我尊重你多少!”

    他说完,就要出门。

    “行了!!怕了你了!想好好跟自己儿子吃顿饭都不行!!在你眼里是不是就只有她,没有我这个当妈的啊?”

    温纯烟说着,又从米桶里舀了一勺米进锅。

    景孟弦不回答温纯烟的话,扯了扯唇,淡淡一笑,拿过母亲手里的饭锅,“我来淘米吧!你洗菜。”

    见儿子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温纯烟也登时就绽开了笑容来,心里的喜悦更是难以言喻。

    “好好好!咱们母子俩一起做……”

    她忽而觉得,这感觉,有些不太现实。

    什么时候,她和儿子居然可以一起在厨房里忙碌起来了……

    什么时候,她的儿子居然愿意跟她这么亲热的说话了?

    这简直就像一场梦……

    然,温纯烟不知道,其实,美好的生活都是那些摒弃了奢华的外表,所剩下的朴实的内在……

    越质朴的生活曲调,越幸福!

    但她,却一直不懂,从来不懂!!

    一顿饭做下来,花去了一个小时。

    四个人坐在餐桌上,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怪异。

    两个大小不一的男人倒像个没事人儿一样,泰然自若的吃饭。

    两个女人……

    就是莫名的,像有一道火光从俩人间拉过一般,那种相互排斥的电火,简直影响食欲。

    但向南打算不予她计较。

    毕竟她温纯烟是长辈!

    【今儿继续给大家加更了,希望大家能帮镜子把月票留到月底翻倍哇,非常感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