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5)——办公室里的擦枪走火,你侬我侬!(2)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啊……”

    进来的速度太快,且伴随着炙热的温度,还有那种特殊的润滑感,都疯狂的刺激着向南的敏感边缘,让她失控的尖叫出声来。

    景孟弦伸手抱过她的细腰,将她更紧更深入的贴近自己……

    让自己,更疯狂的要她!!

    腰间,抽/插的动作,较于刚刚,愈发猛烈,狂劲!!!

    天!!向南觉得自己当真快要被他玩疯了!!

    最后,向南不知道这段欢爱是如何结束的,也不知道具体持续了有多久方才结束。

    到最后,她几乎是没有了任何的意识……

    只知道,双/腿/之间湿黏黏的,烫烫的……

    他奶白色的爱/液缠在她的身上,让她又羞涩,又混沌。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男人与她的每一次,不是带安/全套,便是体外/射……

    显然,他这么做,是担心她会怀孕!

    甚至于,不惜过敏也要避/孕!

    他真的就这么不愿意自己怀上他的孩子?

    向南心底还是掩不住的有些分失落的情绪,但她自然不会开口去问她。

    ………………………………

    向南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和自己的办公桌收拾了完毕。

    再回头看景孟弦。

    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模样,宛若刚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而向南,依旧面色绯红,甚至于情/潮漫在眼底还未来的及褪尽。

    “你……那个,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工作没忙完……”

    向南心慌意乱的在桌前坐了下来。

    打开电脑,看着里面还未完成的图纸,她的心却是一片紊乱,仿佛已经抓不到分毫的头绪了。

    真是糟糕!!

    “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景孟弦单臂撑在书桌上,靠近向南,低头,沉声问她。

    自然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将向南笼罩,让她心思越发凌乱。

    “我……我答应了秦总监,明天一早得把初稿交给她。”

    向南坚持。

    景孟弦清楚向南的个性。

    她决定了的事情,一般人是不可能轻易改变得了的。

    尤其是对工作上。

    尤其是对工作上的假想敌。

    她怎愿意轻易屈服。

    景孟弦不再做过多的劝说,霸道的拉开向南坐着的工作椅,将她推至一旁。

    向南迷糊不解,“你干嘛?”

    就见他拿着鼠标点上保存,飞快的又插上usb将向南的图纸统统都拷进了u盘里去,而后,不等向南明白过来,打横抱起椅子上的她,就往外走。

    向南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你刚刚忙活了近一个小时,你不累啊?”

    “……”

    “不累!”

    向南梗着脖子回答他,“所以,赶紧的,把我的工作还给我!”

    景孟弦轻笑,“体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看来下次我还能再加把劲!”

    “……”

    向南觉得他要真的再加把劲的话,自己一定会被他弄死在身下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男人的体力好到……几近变/态!!

    向南光想想都觉背脊发凉……

    心潮却颤动不已。

    景孟弦最后是将向南抱进了自己办公室的休息间里。

    他将自己的电脑搁放在床上的移动书桌上,又替向南插上u盘,将她的图纸统统导了出来。

    末了,用指间敲了敲桌面,故意警告向南道,“f盘里有重要文件,不许随便打开查看,知道吗?”

    向南眯了眯眼。

    难不成还是她的照片?

    可是,看着电脑已经不是从前那台了呀!

    景孟弦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向南的心思,嘴角微微上扬,勾出一抹邪恶的弧度来,“提醒过你了,别乱看,少儿不宜的东西。”

    少儿不宜……

    真的假的?

    向南半信半疑诶!

    “今晚就睡这了。”

    景孟弦说。

    向南倒是没什么意见,因为她真的挺累了,而且又这个点了,奔波着回家,估计她要累得够呛。

    所以,她点了头,然而,抬头看他,“那你呢?”

    “一样。”

    “你也睡这?”

    向南愣了一下神。

    景孟弦看定她,不语。

    然后……

    意外的,向南居然没有了后话,只一溜烟的逃去了浴室里,“我要先洗个澡。”

    “……”

    景孟弦以为,向南一定是拒绝他的吧!

    甚至于,就在前一秒,他还在思忖如果向南一再要求他回家的话,他该怎么应付,到底是回家好,还是厚着脸皮赖在她的身边……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明明隔着厚厚的玻璃门,景孟弦却仿佛见到了门那边的那道亮丽风情的胴/体,让他……

    有些头脑冲血,下腹肿胀,喉咙干涩!

    但他还是迅速的强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因为,他担心她的身体受不了……

    “孟弦……”

    忽而,里面传来向南氤氲的唤声。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听入他的耳底,软绵绵的,教他有些心神紊乱。

    “我可以用哪条毛巾?”

    向南隔着玻璃门板问她。

    “灰色的。”

    而后,里面安静了下来。

    一会儿后……

    “能不能借我一套浴袍……”

    向南冲完了凉,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换洗的衣服。

    悲剧!

    景孟弦从衣柜里拣了套浴袍出来,敲了敲玻璃门,很快,门板开出一条细缝……

    一只光洁的手臂,还染着诱/人的水珠,伴随着氤氲的雾气从门缝里探了出来。

    景孟弦眸色一紧……

    一伸手,便邪恶的将向南从浴室里扯了出来。

    猿臂一探……

    便将光果的她,强势的裹进了怀里……

    “啊——”

    向南显然没料到这家伙突然会这么无耻,“你……”

    景孟弦根本不理会向南的羞涩和抗议,弯身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就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去。

    “啊……”

    向南整个人陷进了被褥中,“景孟弦,你耍流氓啊!!”

    她虽是斥着他的,然,嘴角那抹笑,却是怎样都无法掩住的喜悦。

    景孟弦躬身就朝向南欺覆了过去,俊美无俦的面庞逼近向南,眸光凝住她白嫩无暇的胴/体,眼底的色泽越渐猩红……

    这是……情/欲升起的征兆!

    向南就这么被他赤菓菓的盯着,不掩一物的曝露在他的眼底,感觉……特别……不自在、害羞、别扭?!

    向南紧张得去拉被子,试图将自己的娇身掩盖住,却被景孟弦一把粗鲁的扯开来。

    再然后……

    他如同猛兽一般,重喘了口粗气,而后,湿热的唇舌将向南挺起的傲人雪峰深深吮/含住……

    “唔……”

    向南忍不住低吟出声来。

    手指,抠着被褥,时松时紧……

    喉间,干燥得有些难耐。

    忽而,他的手指……就朝向南私/密的黑色森林处探了过去。

    向南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双/腿分/开,情不自禁的欢迎着他的进攻……

    景孟弦低笑出声来。

    显然,她的声音,是极其热爱着他的!

    听到他的笑声,向南羞愧不已。

    懊恼的要将双/腿闭合,却被他捉住,不允许她动弹。

    他的唇,从她的雪峰上挪开来。

    目光看定向南动人的水眸,与她平视,心疼的问她道,“疼吗?”

    他知道自己的某些东西大得有些过分,所以,她承受不住,是正常。

    向南咬了咬唇,“一点点……”

    景孟弦用手抵开她的下颚,不许她咬着自己唇瓣。

    “下次尽量温柔点。”

    他保证。

    可是,向南却觉得这句话好熟悉。

    这种保证,四年前他可没少说,结果……

    没有结果!

    “等等……”

    景孟弦捏了捏向南的脸蛋,从她的身上退开了去,开始翻找床头的柜子。

    很快,从床头柜里翻来了一支药膏。

    “把腿分开……”

    景孟弦抱着向南坐在床沿边上,迫使着她将双腿分开,抬高,搭在自己宽厚的肩膀上。

    “干嘛?干嘛!!”

    向南自然不依。

    这姿势……

    也未免太害羞了点吧!!

    景孟弦捉住她的脚踝,不让她逃,“你以为干嘛?”

    “你……你是要上药吧,不……不用了,又不是特别疼……不需要!”

    末了,向南盯紧对面的景孟弦,又看一眼他手里已经开封过的药膏,面色微微变了变,情绪陡然变得激动起来,“我不要!!我不涂!!这还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用过的,都开封了!!”

    好吧!!

    她承认,她确实是在……吃醋!!!

    而且,吃得特别猛烈!!

    景孟弦像是被向南的话给呛到了一般,猛咳了几声,而后禁不住大笑起来。

    他举着药膏,笑道,“你该不会以为这种药膏只可以用来涂私/密处吧?”

    向南撅着嘴,不理他。

    景孟弦无奈,笑着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将药膏举到向南的眼前来,指着使用说明同她耐心的解释,“这只是一支普通的外敷膏,较于其他药膏不同的地方,就是它能涂在私/密处,用来缓解房/事过后的不适感,懂了吗?”

    “……”

    见向南面色微窘,景孟弦嗤笑,蹲下身来,再次捉住她光洁的脚踝,薄唇漾开一抹坏笑,“原来这么容易吃醋,看来以后我得小心点……”

    “谁吃醋了?!”

    向南嘴硬,用脚背蹭了蹭他,“我只是嫌脏而已!”

    景孟弦嗤笑,睨她一眼,“笨蛋!”

    这世上能够让他蹲下这尊矜贵的身躯,能够让他如此细心的照顾着的女人……

    除了她尹向南,便再无其他!!

    他的温柔,永远都只能给这独独的一个女人!!

    给了她,便再也不能给别人……

    当然,他也不屑给!!

    有些人,一不小心的遇见,人生却从此因她而改变!

    他景孟弦遇见了尹向南,便是如此!

    将向南的双腿,稍稍分开些分,手指沾着药膏,抚上向南的私/密处。

    那种黏黏的润滑感,还伴随着一阵清亮的感觉,让向南忍不住轻噫出来声。

    秀眉因刺激感而蹙起,却又飞快的因块感而松开……

    双腿被景孟弦那有意无意的撩/拨动作,惹得轻颤不止。

    白嫩的双/腿之/间,情不自禁的漫开一层绯红的色泽……

    感觉到他的手指,正肆意的在自己柔软的花/xue口处,来回摩挲着,向南的脸颊烧得通红。

    扭捏了一下,去踢他,当然,动作幅度很小,力道很温柔,像是那种羞恼的娇嗔。

    “别闹了!”

    景孟弦抬头看她。

    深沉的黑眸里,晕染着一层浓浓的情/欲因子,眸色发紧,盯着向南仿佛是要将她焚烧了一般。

    向南被他这样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紧张的急喘了口气。

    “要不,我自己来吧!”

    她提议。

    景孟弦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却忽而,一起身,如饿狼扑食般的朝向南罩了过来,将她压在了床板上。

    向南吓了一跳……

    迎上他赤红的双目,能清晰的看见,有欲/望的火苗在他深沉的眼底跳跃着。

    再而后,他滚烫的吻,如密雨般朝向南的红唇烙印了下来。

    那炙热的温度,宛若是要将向南融化一般……

    让她,呼吸急促,血液沸腾……

    男人那性/感的荷尔蒙味道,将她深深包围,灌输进她的气息间,让她浑身如同火烧火燎一般……

    小手,被他温柔的压在他的手掌之下。

    十指紧扣……

    随着他亲吻的动作,握着她小手的力道,也一点点加深,加重……

    两个人的手心里,漫开一层薄薄的细汗,湿黏黏的,浸着对方的肌肤,却是一种……让人喘息不过来的旖旎之味……

    他灼热的大手,开始不自觉的下滑……

    抚过她坚、挺的雪峰,漫过纤细的小蛮腰,最后是软如棉的翘/臀……

    捧住它,轻轻往上一提,一顶……

    便将向南的黑色森林与自己的昂扬来了个亲密接触,即使还隔着他的西裤,向南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那东西的滚烫和壮大!!

    粉/臀被他浸湿的大手扣住,揉捏,把玩……

    他呵了口热气,粗声挑/逗着向南,“为什么每次一碰你,就一发不可收拾?”

    她捉住向南的小手,往自己肿起的下腹处探了过去。

    向南一摸到他的肿胀,薄薄的脸皮染上一层红晕,“你总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刚刚都已经要过……两次了……”

    向南实在不好意思说。

    这家伙的能力,是不是也太厉害了些!!

    “嗯……”

    景孟弦粗嘎的应了一声,嘴角漾开着笑,“欲求不满,吃完还想要……”

    “……”

    向南故作怨念的锤了锤他的胸口,“我还得工作呢!”

    “现在不是工作时间!”

    都十点了,明明就是睡觉时间!

    “你该不会还想……”

    “嗯,想!”

    某男毫不知耻的点头,一脸无辜状。

    “……”

    向南囧。

    “不过……下次吧!”

    他却忽而道。

    “啊?”

    所以,敢情这男人,根本只是闹着她玩儿的?!

    看着向南这副表情,景孟弦忍不住嗤笑出声来,邪恶的捏了捏向南的脸颊,“别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算再想要,也得等下次喂饱你了!你身体受不了。”

    “谁想要了!!明明想要的就是你!”

    那坚韧的肿胀到现在还抵在她身上,烙得痛呢!

    景孟弦失笑,从她身上爬了起来,“我先去洗个澡。”

    “嗯。”

    景孟弦顺手将领带扯开,撩至一旁的沙发上,而后,又优雅的去解袖口上的金色纽扣。

    每一个动作间,都儒雅魅人。

    让向南,舍不得别开眼去。

    但她还是飞快的裹了浴袍,下床,然后替他将沙发上的领带拾起来,挂在衣架上。

    再然后是他飞来的衬衫,西裤……

    直接甩在向南的脑袋上,尔后看着她一脸无辜又郁闷的将衣服从头上抓下来,景孟弦就在那坏坏的笑,像个恶作剧的孩子似的。

    “幼稚!”

    向南训他。

    不过……

    他的身材……

    啧啧!当真是完美得如电影里的那些男神似的,无可挑剔啊!!

    精壮却不夸张的肌肉,性/感的肌理线沿着他的身躯流泻而下,紧窄的腰身是典型的倒三角完美比例,修长的双腿,笔直而匀称。

    每次见到他,向南总感慨老天的不公。

    当然,直到后来的很多年,向南心里却在感谢着老天的这份不公……

    因为,这个完美的男人,到最后,被上帝偏袒的赐予给了她!

    以至于,让她的人生,成为了众多美少女们心中的痛!

    亲爱的们,记得把手里的票子留下来,给镜子捂住,唔到月底哇!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