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3)——尹向南的目标就是坐上‘总裁夫人’的位置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吃饭的时候,小家伙光这颗小脑袋瓜子,坐在高高的餐桌台上,啃着碗里的排骨。

    向南看着这一幕,怎么看都怎么觉得熟悉。

    忽而才想起四年前这小东西窝在病房里的时候,从来就是这个光秃秃的发型。

    不过那时候看起来还没这么滑稽,可能是那时候还小的缘故。

    如今看起来……

    像个小逗比!

    好在他脸蛋瓜子生得好,能给这无语的发型加点小分,还不至于太难看。

    向南看着这一大一小,两张非常相似的脸,心里被一股暖意填塞得满满的。

    很幸福!

    “老爸,你跟我后妈离婚了吗?”

    小家伙咬了一口小嘴里的碎骨头,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景孟弦抬起头,看他。

    向南也拾起了脑袋,瞪着自己的儿子。

    “后妈?”

    景孟弦微微皱眉。

    “对啊!就是那个曾经救过阳阳的后妈!”

    小家伙点头,一张小嘴儿咧着笑,看着自己的老爸,“向南说过,要是没有我后妈,就没有我!”

    呵!

    景孟弦冷冷的掀了掀唇。

    将视线落回至向南的脸上。

    向南泰然自若的点点头,“教孩子要有感恩心,没有错!”

    无论如何,曲语悉救过小阳阳是抹不去的恩惠。

    这点,向南希望阳阳记在心里。

    “离婚了吗?”

    小家伙总是特别能抓住重点。

    他又重复的问了一句。

    “嗯。”

    景孟弦沉吟了一声,算作应了。

    “这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许多管!”

    向南板着脸训斥阳阳。

    她不太喜欢阳阳提到离婚这种事儿,她希望阳阳能见到的永远都是好的一面……

    只是,从阳阳一出生就注定了他的童年不会太完美。

    向南有些歉疚。

    “我是刚刚无意中见到了爸爸的文件。”

    小向阳指了指厅里的长几上摆着的离婚协议书。

    向南看一眼,又看向景孟弦,末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真的签字了?”

    “对!”

    景孟弦掀了掀唇,“我现在单身了!”

    “太好了!!”

    小家伙兴奋的拍着小手,“老爸,那这样你是不是就可以娶我们家向南了?”

    “……”

    小向阳一句天真的问话,顿时让餐厅里陷入一种奇怪的氛围中去。

    向南面色尴尬,没好意思去看景孟弦。

    而景孟弦热切的目光却一直落定在向南那张略显慌乱的脸颊上。

    他的目光,深沉,却带着一种不确信。

    半刻,收回了视线,却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依旧……

    没有承诺!!

    这个女人……他不想放手了!

    但,在没有确定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给她幸福之前,他不想给予她任何不切实际的允诺。

    不想像从前那样,给了她太多的希望,到最后却化成了她一滴又一滴的眼泪。

    见他始终不语,即使没有否认,但向南的心里头还是有些失落的。

    而且那份失落,尤显得有些明显。

    “阳阳,李叔叔替你找了几家比较优秀的学校,等开学的时候,你可以先去试读一天,最后再选定学校也行。”

    景孟弦转了个话题。

    阳阳许是懂了大人们的为难,心里虽然不太开心,但他也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依旧卖萌笑着,点头,“ok!不过,老爸,以后我是要跟你一起住在国内了吗?那向南呢?向南你也会跟我们一起住下来吧?”

    小家伙偏头,一脸期待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一双乌溜溜的大眼儿里,写满着兴奋的光芒。

    “嗯!她也会在这里跟我们一起住下去。”

    景孟弦抢在向南之前,回答了儿子的问话。

    “真的?”

    小家伙显然还有些不敢相信这突来的幸福,“太好了!!那我终于可以交到中国的小朋友了!”

    阳阳兴奋的趴着碗里的饭,那小神情别提多开心了,仿佛连食量也瞬间变好了不少。

    “你别这么快,要噎着了。”

    向南急得直去抓他的小脑袋,“慢点吃,慢点吃……”

    小家伙确实难得这么开心一回。

    他越是开心就证明这些年来他的爱有多缺失……

    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或许总是对父母的爱向往一些吧。

    向南心里有些愧疚。

    但最愧疚的,却莫过于没真正做过一天父亲的景孟弦!

    他欠他儿子的,实在太多太多……

    而他这份爱,也给予得太少太少。

    他永远都忘不了四年前在医院里,小东西歪在他的怀里奶声奶气的第一次唤他爸爸时的场景。

    如今想来,还是那么温暖……

    他忍不住掀唇,轻浅的笑了。

    幸福,有时候很简单。

    大的她在,小的他在,就够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南的伤终于算得上是痊愈了。

    出院的第二天,她便当真回到了sse公司上班。

    向南这张半熟悉的面孔一出现,登时,整个设计部就像炸开了锅一般,热闹非凡。

    “向南姐!”

    所有人都兴奋的朝向南迎了上来,“你能回来可真是太好了!!”

    就连从前一贯看向南不太顺眼的欧阳琴也都一脸讪讪的笑意走上了前来,“呵!还以为你早回法国去了呢!”

    “没把这个案子完美收官之前,我哪舍得回去。”

    向南倒是说的是事实。

    “不过你就算回来,恐怕日子也不会太好过吧。”

    欧阳琴用高耸的胸/部顶了顶向南的手臂,目光直射向南之前的总监办公室,“你走后,公司总部飞快的就派了咱们分部的总监把你的位置给顶了下来!你现在就算回来了,也不过跟咱们一个级别了,还乐意窝这啊?”

    向南倒不以为意。

    欧阳琴眯了眯眼,“其实我还是挺赞成你把她拉下马来的,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啊!”

    “喂!欧阳琴,你挑事儿呢!”

    小八不悦的撞了撞欧阳琴。

    “呵!难道你们喜欢被那老巫婆管着啊?你们受得了,我可受不了!再说了,尹总监回来,你觉得以老妖婆的性格,会轻易放过像她这样强劲的对手?”

    向南挑眉,顺着她的视线往自己的办公室看了过去。

    办公室的门关着,啥也看不见。

    “这说的倒是事实。”

    小八点点头,赞同欧阳琴的话,“当时向南姐的点子被景总选上的时候,她可没少给我小鞋穿!后来咱们俩的事情穿帮以后,她也没少去景总面前提议要格我的职,不过景总每次都没给她好脸色看!”

    小八睨一眼向南,暧昧一笑,“不用猜就知道景总看的是谁的面子咯!”

    她说着,搂了搂向南的肩膀,“所以说,向南姐,你不用怕那老巫婆,你有景总撑着,她根本不敢把你怎么样!”

    提到景孟弦,向南就觉有些别扭。

    “你们别总拿他说事儿,我跟他……其实就从前有过些事,现在没什么关系了。”

    “嘁……鬼才信!!”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着不相信。

    显然,向南所有的辩白都是无力的。

    没人相信。

    “不过,你倒是挺厉害的,一来就让景总跟曲家大小姐把婚给离了!”

    欧阳琴还是改不了她刻薄的本性。

    “喂!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明明就是人家曲语悉有外遇在先,平时不看报纸的呢?”

    小八立马回嘴。

    “景总也没少找女人消遣!”

    “所以啊,你干嘛说咱们向南姐!”

    “我说她什么了?我这不是夸她吗?别的女人没一个有能力让人景总离婚的,她一出现就当机立断的从坟墓里出来了,这不证明她有魅力吗?我说什么难听的话了吗?”

    “……”

    向南听着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拌着小嘴,都觉得这日子过得着实比、酒店里好玩多了。

    “行了行了!别人的婚姻问题我是不想参与了!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咱们的八卦,到此为止!工作!!”

    向南喝了一声,所有的同事顿时像接收到了领导的命令一般,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忙开了。

    “哟!当过几天领导,就真把自己当角了?敢情还命令起我的手下来了?”

    忽而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道尖酸的说话声。

    向南循声望了过去。

    “秦总监!!”

    所有的人,‘唰唰唰’的起了身来,恭敬地喊了一声。

    他们是不敢不顺着这老巫婆的。

    因为她不仅是他们现在这个案子的领头人,还是他们在公司时的顶头上司。

    所以,就连一贯刻薄的欧阳琴这会也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

    向南顿悟。

    原来眼前这位白衬衫黑裙子,还戴着副黑色边框眼镜,脸上还印有岁月痕迹的女人,便是刚刚她们嘴里那个闻言色变的总监大人?

    “秦总监。”

    向南也学着众人的模样,喊了一声。

    秦巫婆只讥诮的掀了掀唇角,踩着黑色的坡跟皮鞋走近向南,在离她半米距离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尹向南,这次我们设计组的工作非常重要,如果那些靠着关系就想在我们团队里浑水摸鱼的,我劝她还是赶紧从这里退出去的好,免得给我们拖后腿!!你觉得呢?”

    呵!一来就给她下马威?

    “靠关系?”

    向南清秀的嘴角依旧是那抹动人的微笑,“秦总监,您这话里的意思,我听着怎么像是在质疑我们景总的专业性呢?还是您觉得景总会把这么大个案子就随随便便给个关系户啊?哎呀,我可听说这案子随随便便的就是几十亿呢!要真这样,这关系户可还真不简单啊!要不,中午下班的时候,我抽空帮您问问他具体什么情况?”

    向南一惊一乍的说着,完了,忙收好表情,装无辜。

    “你……”

    秦微茹那张印着岁月痕迹的面庞几乎已经皱成了豆腐皮。

    脸色乍青乍白的,即使非常不爽向南,却又唯恐她当真会到景孟弦面前‘诽谤’自己。

    “你得意什么?”

    秦微茹到底是总监,这么多下属看着自己,她定不能在这么一个小角面前丢了威严。

    她盛气凌人的觑着向南,哼哼鼻,“不就一小三吗?值得这么神气?”

    小三?!

    向南淡定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却飞快的,恢复了一贯的从容。

    “秦总监,我尹向南向来不爱与人结怨,更不希望与自己的上司把关系弄得太僵!但,我也希望秦总监能具备优秀的专业素养,在工作上少夹带一些私情,如果你觉得我的存在威胁了你的位置,那你大可放心,我对你那个总监位置确实没有兴趣!我唯一有兴趣的是,‘总裁夫人’这个位置!!”

    向南说的,绝对是事实!!

    虽然,这话听起来,好像她有多市侩,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想要的……就是‘夫人’二字。

    一直以来,她都想嫁给那个男人,成为景医生的夫人。

    但,这或许始终都是只是她一个美好的梦吧!

    向南不知是不是她的‘伟大理想’把所有的人都给惊到了,总之,每个人都用一种慌里慌张的表情看着自己,就连对面的秦妖婆好像都被她的豪言壮语给震到了一般,面色变得奇怪起来。

    “景总!”

    忽而,听得有人在向南的身后喊。

    “景总好……”

    就连她跟前刚还嚣张跋扈的秦总监都跟着低下头,恭敬的喊了一声。

    “……”

    向南只觉头皮开始发麻。

    不会真这么走运吧?

    什么时候不出现,偏偏要在她‘狐假虎威’的时候过来!!

    而且……

    刚刚那句什么‘总裁夫人’的话,他听到了吗?如果真的听到了的话,他会作何感想?

    向南硬着头皮,转过了身去看来人……

    果然,就见风度翩翩的景总,正从后门信步朝她走了过来。

    身后,还跟着一直憋着笑的李然宇。

    “景……景总……”

    向南忙低头喊了一声。

    感觉到景孟弦落在自己身上的那束灼热且深切的目光,向南只恨不能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脸蛋,烧红得有些厉害。

    “在干什么?这么热闹!”

    景大总裁终于沉声说话了。

    目光从向南的身上挪开来,逐渐转冷的落在秦微茹身上,问她。

    秦微茹心下有些胆寒,她不确定自己刚刚说的那些刻薄的话,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有听到。

    “景总,听说今儿有位新同事回我们设计部,所以我特意过来与她接触一下,方便日后的工作安排。”

    秦微茹一副善人的嘴脸回答道。

    所有的同事皆在背地里翻白眼。

    “尹向南!”

    景大总裁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只回身喊向南。

    “在。”

    向南忙应了一句。

    他伸手,揽过向南的肩膀,将她置于秦微茹的跟前来。

    “你是我景孟弦从法国总部钦点过来的设计师,如果别人质疑你的能力,也就是在质疑我景孟弦看人的眼光!所以,好好干,用你过人的本事,把那些尖酸嫉妒的嘴脸给我狠狠堵回去!!别给我丢面子!!”

    景大总裁给向南下达了重要指令。

    大手拍了拍向南的肩膀,弄得她小虎躯一震。

    心里却一片浅浅的暖流掠起……

    尖酸嫉妒的嘴脸……

    不用明示就知道他指的是谁了!!

    对面,秦微茹的脸色,风云变化着,最后却还是殷切的堆着一抹恭维的笑,“景总,我们不敢胡乱质疑……”

    景孟弦冷冷的掀了掀薄唇,这会,却是丝毫情面都没给秦微茹留下。

    “秦总监,当你有一天能够领着团队做自己设计的方案时,再来质疑我选的人才吧!!既然现在还不具备这个能力,那就好好做你的领导人,分配你的团队尽最大的能力完善好尹向南手里的方案。”

    景孟弦那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模样,压迫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向南抬头看他那张清冷的俊脸。

    唇角不自觉微微上扬。

    被人保护的感觉,是不是就是这样子呢?

    暖暖的,甜甜的,哪怕被人说成不堪的关系户和小三,好像也分毫不能影响到她的心情呢!

    “对了……”

    景孟弦扬手,招来身后的李然宇。

    “李秘书,把你手里的那份文件递给秦总监看看。”

    他忽而吩咐。

    “啊?”

    李然宇诧异,“景总,可我手里这份文件是……”

    是离婚协议书啊!!

    “还不快点?”

    景孟弦皱眉。

    “是!!”

    李然宇连忙将文件递给秦微茹。

    秦微茹翻一眼文件,当看到白纸上赫然写着的离婚协议书时,半天还百思不得其解。

    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景总,又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文件。

    不解。

    设计部所有的人也都一头雾水。

    景孟弦示意李然宇将文件收起来。

    李然宇接过,将文件阖上。

    就听得景孟弦微笑着问道,“秦总监,你觉得尹向南那伟大的梦想,还难以实现吗?”

    说完,景孟弦转身,信步离开。

    留下一群疑惑不解的众人,以及,面色惨白的秦微茹……

    她伟大的梦想……

    还不就是,所谓的‘总裁夫人’?!

    所以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明里暗里的告诫自己,少得罪她尹向南?!

    他景大总裁连婚都为她给离了,又还有什么是他不能为她做的呢?

    【希望亲们能把月票替镜子唔到月底翻倍哇!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