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结局篇(2)——爸爸,说你爱我!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天,对于紫杉而言,简直就是昏婚欲睡的一天。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明明身体很累,却无奈怎么都睡不着。

    结婚证就躺在她的眼皮底下,而她,却还有些不敢相信。

    一切显得那般不真实!

    之前她明明那么抗拒那个男人的,甚至于对他的感情……即使到现在自己都还不那么确定,可是……

    她居然真的,跟他结婚了!!

    紫杉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心脏跳动得频率始终没有降下来。

    她想,是不是自己潜意识里其实早就对这个男人动了真心,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发现而已。

    又或者,其实早就发现了,只是,她一直不愿承认而已!

    “疯了疯了!!”

    紫杉觉得自己的思维定是不正常了。

    这事儿还能反悔吗?

    显然,不能!

    可是,她要怎么给她家里人提这事儿呢?

    端着红本本告诉她妈,她已婚了?

    还有云墨他爸妈……

    简直想来都很头疼!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南一醒来就接到紫杉的消息,看着眼前的字眼,简直不敢置信。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

    我婚了。

    然后配上一张……结婚证的照片!!

    容不得向南不相信!

    “天——”

    她将手机递给正准备上楼去沐浴的景孟弦,“云墨和紫杉结婚了!!”

    “?”

    景孟弦不解的抬头看她,顺手拿过她手里的手机,看一眼,唇线微微弯起,“这小子速度挺快的!”

    他将手机递回给向南。

    “可不是……”

    向南盯着手机里的那张红色照片,将他们俩的婚照放大,再放大……

    看着那两颗紧紧挨在一起的脑袋,向南忽而心有感伤。

    莫名其妙的,就将眼前的那两颗脑袋幻想成了自己与……景孟弦的!

    仿佛间,还能见到自己和他,两张笑脸紧紧相贴着,相机前,满满都是幸福的味道。

    这种一起坐在摄相机跟前与自己的恋人拍婚照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呢?

    应当,很幸福吧!!

    向南忽而有些羡慕起紫杉和云墨来。

    虽然他们也兜兜转转了这么些年,但至少,他们还有勇气在一起,还敢于对对方一个一辈子的承诺……

    可他们之间呢……

    她与景孟弦之前,或许,最要不起的,就是……那所谓的承诺吧!!

    见向南一直冲着紫杉传过来的图片发呆,景孟弦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脑勺,“想什么呢?”

    向南回头看他。

    “你跟曲语悉从前也拍过这样的照片吗?”

    不知为什么,想到这些,向南的心里还有些冒着酸水儿。

    景孟弦深意的睨了她一眼,半响,点点头。

    “什么感觉?”

    向南凑近他问。

    景孟弦睥睨着她,敛了敛眉,“什么感觉?”

    拍个照片,还带感觉的?

    剑眉拧做一团,挑眉问她,“你当年跟戴亦晗拍照的时候,什么感觉呢?”

    “亦晗?”

    多年没见的好朋友了!

    真的,好久好久没见面了……

    向南怔忡了半刻,恍然回神,摇摇头,“我跟亦晗没拍过这种照片,当时结婚证是他托关系弄的。”

    向南将手机收了起来。

    景孟弦顺了顺向南的发丝,又低头看了看她还未来的及痊愈的脚,“你今天别回医院了,就在这里吧。”

    看一眼时间,已经下午两点时分了。

    “这……怎么好……”

    向南嘴上虽是如此说着的,但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立马点头应答了。

    能呆在有他的味道的地方,多美好!!

    她才不想回医院去呢!

    “就这么说定的。”

    景孟弦兀自做决定,“只要你别四处跑,脚伤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如果有事,就叫陈妈,没事的话就再睡会,晚上等我回来一起吃饭。”

    他有条不紊的给她安排着。

    “你还得去上班吗?”

    向南张着脑袋问他。

    “我约了曲语悉。”

    他说。

    “啊……哦……”

    向南咬着唇,点点头。

    将目光挪向窗外的海岸线上。

    风景,可真美啊……

    可是,她的心理,却莫名的,乱糟糟的一片。

    “跟她谈离婚的事。”

    仿佛是知道她想多了似得,景孟弦忙又补了一句。

    向南偏头看他,“哦……这样啊……”

    末了,她定了定神,问他,“你真打算离婚了?”

    “你希望是假的?”

    景孟弦故意问她。

    “没!没有啊……”

    向南摇头,摆手,忽而又觉这句话不太对,忙纠正道,“我随便你。”

    她不想让自己成为第三者。

    这感觉,当真有些罪恶!

    可是……

    “想不想跟我一起去?”

    忽而,景孟弦问向南。

    “啊?”

    向南囧住,瞪他,“你真要把我推入第三者的火坑里啊?”

    景孟弦肆意的笑了,抚了抚她的发丝,“那你就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吧!另外,补充一句,就算没有你,这桩婚姻,也迟早都会是这个地步,或许,离得还会更早些。”

    他说完,便折身上了楼,进了内浴沐浴去了。

    向南的心情,好像一瞬间大好。

    站在阳台前,双臂撑在木质的围栏前,眺望着眼前那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没有大海的咸腥味,有的都是夏日里那道清新的花香……

    扑鼻而来,融在空气里,让人闻着便觉舒畅。

    “小姐,过来喝杯热牛奶垫垫胃吧!”

    陈妈站在厅里,含笑喊向南。

    “好!”

    向南回神过来,回头,冲陈妈微笑。

    而后,一蹶一拐的往厅里走,陈妈见着,连忙过来搀扶她。

    当然,最后,向南自然是没跟景孟弦一起去。

    她听他的话,乖乖的就在家里,等他回来吃晚饭。

    那种心情……

    简直就像是媳妇儿在家里等待着自己丈夫归来的感觉!

    ……………………………………

    下午,曲语悉到底还是乖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字。

    理由很简单,为了保证他们曲氏的安全。

    偷税漏税对于他们这样的一个大公司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即使有雄厚的关系,可一旦数据被景孟弦曝光,那将是一场无法收拾的风波,何况现如今上头还抓得特别紧。

    曲氏夫妇自然不敢保险,也只得劝自己女儿放弃这桩没有任何意义的婚姻。

    曲语悉是被景孟弦净身出户的。

    签下字的前一刻,她问景孟弦,“你就不怕我把你犯毒瘾的事情告诉尹向南吗?”

    景孟弦淡淡的看她一眼,手指随意般的点了点桌面,似警告却轻声道,“在做这些无谓的威胁之前,先掂量掂量一下你自己,是不是够分量!!”

    他说着,优雅的起了身来,理了理西服的袖口,抬起眼帘,居高临下的冷睨着曲语悉那张苍白的脸蛋,神情冷肃,不怒而威,“曲小姐,下一次再胡闹,与你一起陪葬的,就是你们整个曲氏集团了,只要你玩得起,我无所谓!!”

    他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绝情的背影,不带分毫留恋。

    冷肃得,教曲语悉,为之胆寒。

    面色,惨白如白纸……

    手,扣住桌面,隐隐颤抖。

    她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到最后,却落得个,一无所有……

    不,不是一无所有,而是……满身污垢!!!

    脏得已经洗都洗不干净!!

    景孟弦与曲语悉见完面之后,便直接驱车到了格莱弗酒店。

    路易斯不在,只有小阳阳一个人百无聊奈的坐在厅里,让那群小女仆们陪着玩游戏。

    一见景孟弦出现,他整个人兴奋得就像一只小鸟,几乎是飞奔般的冲进了景孟弦的怀里,开始同他叽叽喳喳的闹开了。

    “老爸,你怎么过来了?你不在医院里陪向南吗?”

    要不是因为有老爸在,他不想让自己当大电灯泡儿,不然他早就去医院陪向南了。

    “她在家里。”

    景孟弦替他理了理额前的发丝,皱了皱眉,“都多久没剪头发了,刘海都搭眼睛了。”

    “很久了,来中国就没剪过。”

    小家伙如实回答。

    “走吧!先带你有整理整理头发,然后回家吃饭!”

    “好耶!!”

    小家伙格外亢奋。

    景孟弦同阿哩纱说了几句,便将小阳阳抱走了。

    先是领着小东西去了理发店。

    小阳阳坐在剪发的专用椅子上,身前蒙着块白色的长方巾,头发**的搭在脑袋上。

    漂亮的眼儿闭着,双腿不安分的在黑色的大椅子上晃荡着。

    而景孟弦则坐在他身后的休息椅上无聊的翻看着手边的杂志。

    “老爸……”

    小家伙喊他。

    “嗯?”

    景孟弦应了一声,没有抬头。

    “要给我剪个什么头发啊?”

    小家伙脑袋低着,就感觉到有一个推刀似的机器不停地在他的小脑袋瓜子上走着。

    他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玩意,反正麻麻的,怪怪的。

    “短发。”

    景孟弦回答。

    “哦……”

    短发?

    说了也等于白说,总不能是剪个长发吧?

    一看就是敷衍他的回答。

    “老爸,你爱我吗?”

    忽而,小家伙问他。

    “……”

    景孟弦终于从杂志里抬起了头。

    看一眼前面的小鬼。

    他依旧垂着脑袋,闭着眼,任由着理发师在他的小脑袋瓜子上‘咔嚓’着。

    “爸爸……”

    小家伙见他不回答,有些急了。

    景孟弦就见旁边所有的造型师都同样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爱,会不会太丢人了?

    “老爸,你觉得说爱我,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吗?”

    小家伙的言语里似乎有些委屈,有些受伤。

    “当然不是!”

    景孟弦当即否认。

    俊逸非凡的面庞上出现几许不自在的神情来。

    “那你怎么都不肯说爱我呢?是因为你不够爱吗?可是,爸爸,我爱你!”

    一句话……

    几乎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当然,也包括做父亲的景孟弦!!

    当那句真切的‘我爱你’用小家伙那种稚嫩而天真的声音说出来的时候,他只觉一颗冷硬的心仿佛都要被他萌化了。

    鬼使神差的……

    他接了一句,“我也爱你!”

    不顾一旁所有围观他们父子情的看官。

    反应过来,面色一窘,连忙低了头继续假装看杂志,催促道,“快一点。”

    “是!”

    发型师连忙点头应了一句。

    坐在椅子上的小东西更开心了,小身子就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起来,惹得发型师好几次无奈的搁下了手里的剪刀。

    景孟弦实在看不下去了,“阳阳,你别再乱动了!”

    “爸爸,我很开心。”

    他天真的说。

    “你再动,小心叔叔把你的耳朵剪了下来,到时候你只能提着自己的耳朵去见你妈了!”

    “……”

    周旁所有的发型师都被景大总裁这血腥的玩笑话给笑喷了。

    但,这话果然很见效。

    刚还兴奋的耐不住的小家伙,登时就像个石雕似的,坐在椅子上,绷直了小身子一动不敢动了。

    他可不想拎着自己的耳朵去见向南。

    非得被她揍不可!

    大约十来分钟后——

    终于,剪完了头发。

    发型师将白色方巾从小家伙的身上取下来。

    阳阳这会才终于睁开了眼来……

    然而,一见到镜子里的自己,他就吓得大声尖叫,抗议。

    “老爸,老爸————”

    “为什么我又变成光头了?!!”

    小家伙捂着脑袋,哭丧着一张脸,大受打击的朝景孟弦奔了过来。

    “老爸,我没头发了……怎么办?”

    他抱着自己光溜溜的小脑袋,不肯撒手。

    景孟弦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虽然,剪光头是他的意思,当然,他想的是夏天剪个球头来着的……

    可是,结果……

    要这么光吧?

    那颗小脑袋简直光得就像……一面镜子了!!

    几乎能印出景孟弦那张微显扭曲的脸了!!

    “很、好!”

    景爸爸昧着良心称赞他。

    大手摸了摸他光溜溜的脑袋,好家伙,真的……很光很滑……

    “走了,回家吃饭!!”

    他牵起小阳阳的手,就从店里走了出来。

    阳阳要说刚刚还是心情明媚,那么现在,可真正儿称的算是……乌云密布!!

    “爸爸……”

    景孟弦长腿边的小东西又喊他。

    “嗯?”

    他低头,看儿子。

    “你再说一遍你爱我吧!”

    阳阳仰头。

    “……”

    景孟弦不解的看着儿子,“可是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老爸,你再说一遍吧!”

    小家伙仰着颗光秃秃的脑袋,一脸委屈而又期待的看着自己的老爸。

    “为什么?”

    景孟弦实在不解自己儿子的心思。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小家伙瘪着嘴,一副快哭的样子,“我要听你说爱我,那样我心情可能会好些……”

    景孟弦忍不住笑起来。

    柔软的心脏,某一处地方,仿佛被一团柔软的小棉花击中了一般,深陷了下去。

    他将小东西抱起来,搂在怀里,毫不吝啬的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个吻,“儿子,爸爸爱你!!”“果然……心情好了一点点……”

    小家伙做了个‘一点点’的手势。

    光秃秃的小脑袋歪在老爸的怀里,兀自呢喃道,“也不知道向南会不会嫌弃我……”

    ……………………………………………………

    结局是……

    一开门,向南在见到儿子那颗光溜溜的,简直就像足球的小脑袋,吓得就像是见了鬼一般。

    水眸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天……”

    她猫下身子,抱着自己儿子的脑袋瓜子,“宝贝,你……你怎么了?”

    小家伙小手儿直往自己脑袋顶上抓,一脸的委屈,“向南,我这样是不是特别丑?”

    “谁让你剪的小光头啊?”

    向南简直无语。

    阳阳直指罪魁祸首的对象。

    景孟弦仿佛见到了向南逼视过来的视线,忙一把抱起脚边的小家伙,逃逸般的往里走,“老爸带你游泳去!!”

    “景孟弦——”

    向南气结,“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给他剪个这么光的光头,也太坑儿了点吧?!!

    镜子求月票啦!!亲爱的们,能把月票留到过年的就给镜子留着哇,不能留的千万别浪费哇!记得投镜子一票,镜子会努力给大家加更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