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小手牵着小手,安心睡眠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是说只是需要他在一旁引导吗?到最后,居然是亲临上阵!!

    向南激动得有些热泪盈眶。

    她多希望自己能把景医生重回手术台的一刻记录下来……

    没有相机,也没有手机,但她有心!

    这一辈子,会铭记于她的心里,永远忘记不了!

    二十来个小时,是难熬的,是漫长的。

    无数次的被叫家属,甚至连病危通知都已经让病人家属签完了。

    手术台上的每一个人都屏息以待着,薄薄的汗水从他们的额际间细密的漫下来,彰显着此时此刻手术室里紧张的氛围。

    显微镜前的景孟弦,头微低着,短短的刘海在白希的额面上投射出淡淡的阴影,白光照射下,他冷峻的面容上,刻印着的是专注,是肃穆,是对这份职业无上的崇敬。

    时间,点点滴滴的流逝……

    临近手术结束的时间时,向南仿佛听到了自己手上那块腕表走动的声音。

    ‘滴答滴答’,一秒一秒,直击着她的心膜……

    直到隔音玻璃窗那头的手术室里传来喜悦的神情……

    手术,结束。

    结果,非常完美!!

    众人兴奋的为景医生精湛的医术鼓掌。

    他们这些人行医多年,却是第一次亲自见证一台如此精湛完美的手术!!

    每一个人,都是由心的佩服!!

    “老二,你可真不愧为我的偶像!!”

    云墨激动得一把将景孟弦抱住,“你的离开,绝对是咱们医学界里最大的损失!!”

    景孟弦依旧是那抹不轻不重的淡笑,目光投射在左侧的玻璃窗上,见到向南那张欣喜的小脸,他刚还无波无澜的心境,仿佛一瞬间也澎湃了不少。

    “老二,一起吃饭!我快饿疯了!!”

    云墨邀景孟弦。

    “不了!我有人一起了。”

    景孟弦毫不留情的拒绝,快速的将手套和口罩拿下来,扔进回收桶里。

    心情一瞬间大好,指了指紫杉,“你陪紫杉去吧!顺道送人家回家!”

    他交代完,疾步就往麻醉室走去。

    起初还是走着的,到后来几乎是小跑起来了。

    推开门,见到向南,一贯清淡的幽眸里染上几许深沉的笑意,走近她,“一起吃饭?”

    “好啊!我快饿坏了!”

    中途,他们是有吃过些小零食掂掂腹的,但二十多个小时,精神集中的熬下来,到现在说真的已经又累又困了。

    但有对方在,那种困乏仿佛一瞬间全消退了去。

    “谁让你在这呆二十个小时的,病人家属都没你这么积极呢!”

    景孟弦说着,伸手替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

    仿佛只是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却满满都是小情侣之间那份默契的暧昧。

    “手术怎样?很成功吧?”

    虽然向南已经猜到了结果,但她想再确认一下。

    “嗯,初步而言,很成功!”

    景医生笑着,点头应承。

    四年后,向南第一次从他的眼里见到了那种明朗的笑意……

    心,一动,差点热泪盈眶。

    一踮脚,就攀住了他的脖子,脸儿深深的埋进他的怀里,激动道,“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医生,永远没有之一!!”

    这话,让景孟弦感动不已。

    猿臂揽住她纤细的小蛮腰,力道不自觉收紧。

    脸埋入她的发丝间,深深贪恋她身上独特的清香,以及这份柔软的温暖。

    …………………………

    最后,向南是被景孟弦背着走出医院来的。

    凌晨四点时分——

    太阳公公还藏在厚厚的云层里,没来得及冒头。

    医院的街道上,鹅黄的路灯还微微亮着。

    “累吗?”

    向南趴在景孟弦宽厚的背上,问他。

    一张小嘴儿笑着,都快要咧到耳根后了。

    说实话,四年后再相见,向南当真没想到自己与他,还有一天可以走得如此亲近……

    哪怕只是一时一刻,也真的……

    很美,很美!!

    “你现在体重多少?”

    景医生嫌弃的语气问向南。

    “干嘛?”

    向南眯了眯眼,脑袋探到他跟前来,歪着,看他,恼道,“嫌我胖啊?”

    金色的长发如瀑般洒下来,随着晨风一吹,划过景孟弦的鼻息间,那清新的香味弥漫开来,轻轻撩动着他的心弦……

    顷刻间的,失怔。

    回神过来,他将背上的向南往上提了提,轻浅一笑,“瘦了,往后多吃点。”

    向南微愣,下一瞬,笑开来。

    “哦!”

    她乖乖点头,应承他的话。

    两个人开车寻了一路的餐厅,由于时间太早的缘故,就连街边的大排档都没开始营业。

    向南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景孟弦调整了一下车头,干脆直接往他的家中开去。

    “这个点,只能回家吃了。”

    景孟弦提议,偏头,盯紧向南。

    向南侧头看他,眸光微闪了一下,点点头,“嗯。”

    到家的时候,陈妈还没起床来,两个人随便煮了两碗清汤面,匆匆吃过就罢了。

    刚吃了早餐,也不适宜睡觉,俩个人又干脆泡了一壶清茶,坐在临海的露天阳台上,一边听着海风,一边品茶……

    金色的阳光,渐渐的从云层里透出了一线光彩来,如同给躺椅上那两张同样温和的面孔笼上一层淡淡的金色薄纱……

    温暖,璀璨……

    让两个同时迷了眼。

    仿佛有一种错觉,这样的幸福,便是,万年之久!

    躺椅上,景孟弦情不自禁的朝向南探出了手来。

    在她恍然之际,已然牵住了她的小手,附于自己手心里,紧紧地握住……

    这一握,就再也舍不得的放开。

    他闭上了眼,在薄薄的晨曦里,牵着向南的小手,沉沉的睡了过去。

    向南偏头看他。

    又将目光落在两个人紧紧相牵的左右手上,嘴角情不自禁的浮起一抹浅浅的,安心的笑……

    而后,学着他,闭上眼,睡了。

    陈妈醒来,走至大厅,一偏头就见到了露天阳台上,躺椅里沉沉睡着的两个人。

    那双紧紧相牵的两只手,让陈妈看着也情不自禁的有些动容。

    到底要怎样相爱的两个人,才会显露出如此的温情来?

    一轮金色的太阳,缓缓地从两只紧紧相牵的手臂上升起,映照着两张动容的睡颜……

    那一刻,连陈妈仿佛都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那浓烈的爱情,与幸福!!

    她会心的笑了。

    头一回见到这个孩子,离幸福和阳光,如此近……

    老天到底没有薄待他啊!!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紫杉更完衣之后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前面不远处,云墨还在与同台手术的医生们热烈的探讨着刚刚那台手术的精彩之处。

    因为太成功,所有的人都闹着要求云墨请客。

    “没问题,但今天早上实在不行了!改天吧,大家都累了,先回去好好休息!”

    云墨找了个理由拒绝了。

    目光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见某个女人正低着头,魂不守舍的缓着步子走着,他也就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

    最后,干脆停在了长廊里,等她。

    其他医生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虽然知道云墨有了位漂亮的‘女朋友’,但他与紫杉的绯闻也传了好些年了,自然知道他们俩的关系不简单,所以一干人等匆匆出了长廊,进了电梯去,不再打扰这双人儿。

    紫杉也没料到云墨会突然停下来。

    一抬头就见到他正站在原地等着她。

    目光紧迫的锁住她,一瞬不瞬。

    犀利的眸子,似鹰隼,如同是要直直将她看穿。

    紫杉紧紧咬了咬下唇,一时间站在原地,看着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到底是要假装淡然的走过去同他打声招呼呢,还是该对他视而不见,一走了知?

    就当紫杉还在泛怔之时,忽而只觉小手一紧,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云墨拉着往前走了。

    “一起吃早餐。”

    云墨说。

    紫杉还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但理智告诉她,她该拒绝的。

    “不用了!我回家自己做点就好。”

    她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但没能挣开来。

    其实紫杉以为自己在对他说过那些话之后,以他云墨心高气傲的个性,至少得半个月不理她才是……

    但没想到,他脾气居然这么容易散。

    其实,紫杉不知道,他云墨活了将近三十年是头一回如此不知廉耻的缠着一个女人,也是头一回对一个女人的脾气,这么小,这么小……

    以他的个性,要被一个女人像昨儿那样训一顿,他早就这辈子与她老死不相往来了!

    当然,他这辈子也就只在她杨小杉这儿吃过鳖。

    “那爷也跟你回家吃。”

    云墨厚脸皮的功力又上来了。

    “不行。”

    紫杉连忙拒绝,“我跟其他女孩子一起合租的,你过去会不太方便。”

    她说的确实是事实。

    “那你跟爷回家。”

    云墨的语气,不容反驳。

    不知为什么,紫杉听到这样一句话,心头竟有些微疼。

    她想到了他的未婚妻……

    那个漂亮得到哪里都是炫目风景的女孩!

    “云墨,你别这样!”

    紫杉站住脚跟,不肯再往前踏一步。

    她面色淡然的看着跟前的男人,眼波里没有多余的情绪,抿了抿唇,一脸无奈的问他道,“我们就不能像普通朋友那样,好好交往吗?”

    “能够好好交往,但不能像普通朋友那样!!”

    云墨态度强势,瞪她。

    拉着她的小手,不肯松。

    有怒意,已经隐隐在他的眉眼间跳跃,但被他压抑着,没有爆发出来。

    “好好交往?”

    紫杉不知道他是如何轻易说出这四个字来的。

    “在你的概念里,什么叫做好好交往?你要的好好交往,是好好在一起,还是好好玩玩而已?”

    紫杉觉得被他如此折磨着,特别累。

    身体累,心更累……

    云墨没有答话,只是紧咬着牙根,死死地瞪着她。

    牵着她手的力道,越来越重。

    “我累了……求你放过我!!”

    紫杉挣扎。

    云墨不肯放,霸道的拉着她,大步往前走。

    一张帅气的俊脸,阴沉得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云墨!!”

    紫杉失控的尖叫,挣扎的动作,弧度越来越大。

    她愠怒的冲他大吼,“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明明有了未婚妻,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紫杉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出声来的。

    吼完以后,眼眶通红,眼泪如雨一般倾泻而下……

    怎么收,都收不住。

    而她失控的怒吼,也彻底将云墨震住。

    并非她恶劣的态度,而是她的话。

    云墨忽而用力,一把将跟前的紫杉扯进怀里来,大手霸道的捧高她的脸蛋,迫使着她迎上自己锐利如刀的视线,“哪个混蛋告诉你,爷有了未婚妻?”

    紫杉秀眉敛做一团,清淡的视线迎上他的黑眸,“需要别人告诉我吗?”

    她说着,去掰他的手。

    已经不忍再去看他那双充满吸附力的眼眸,逃避的别了别脸道,“我见过她了。”

    “放/屁!!”

    云墨粗俗的骂了一句。

    下一瞬,手指更加用力的掐紧紫杉的脸蛋,眸光里似乎有了些急色,“她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告诉爷,爷立马去找她对峙!!”

    “我不知道。”

    紫杉有些乱了,“我没当面见过她,我只是……”

    她咬咬唇,有些难堪。

    “只是什么?”

    云墨逼问。

    紫杉到底还是说了,“我那天无意间见到你们俩在办公室里打情骂俏……”

    “……”

    紫杉的话,让云墨愣了好一会儿。

    见云墨迟疑,紫杉越发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心尖儿一痛,挣扎着逃出他的禁锢,举步要走,却被云墨从背后紧紧搂住了小蛮腰,一把给霸道的拉了回去。

    “云墨——”

    紫杉怒喊。

    眼泪‘啪嗒啪嗒’就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却不想云墨那挑.逗的吻,居然毫不知羞耻的就朝她的耳垂处落了下来。

    湿热的舌尖含住她柔软的耳垂,肆意的吮含着,“小杉儿……”

    他哑声呢喃着她的名字。

    三个字,一个简单且熟悉的称呼,却像一把利刃,直直穿透紫杉的心脏而过。

    她身上所有的力气,早已被这个男人耗干,此时此刻,她只能无力的站在那里,任由着他在她身上肆意,而她的眼泪,更是如密雨般,越落越急……

    感觉到了她滚烫的热泪,云墨亲吻的动作,蓦地一窒。

    连忙掰过她,让她面对着自己。

    看着她苍白得没有生气的脸蛋,云墨狂喜的心里瞬间被满满的内疚取代。

    “那天你见到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披着一条褐色的及腰长发?”

    云墨问她,一边替她擦眼泪,却被紫杉不领情的躲避开来。

    “不许躲着爷!!”

    云墨的语气,霸道得不容置喙。

    单手捏紧她的下巴,俊脸朝她凑了过去,干脆用唇将她的泪水一一吻干。

    “别……别这样……”

    紫杉想逃,小手推嚷着他的胸膛,呼吸紧促,“云墨,你不该这样子的……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紫杉哭得更厉害了,连软绵的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他知不知道,这样温柔而又缠绵的他,让她根本无从招架。

    越是如此,她越是害怕……

    云墨不舍得从她的小脸上挪开了唇来,“先回答我,你见到的女人是不是她?”

    “是……”

    紫杉吸了口气,胸口的疼痛,有些明显。

    听得她的答案后,云墨勾唇,肆意的笑了。

    而且,还越笑越夸张,最后干脆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笑得猖獗的云墨,紫杉突然一下子就有些乱了……

    “你……你笑什么??”

    云墨没收住笑。

    “你别笑了!!”

    紫杉懊恼的拍了拍他的胸膛。

    突然,她就没了底气。

    觉得这事儿,好像有点像乌龙了。

    “云墨——”

    终于,见她有些恼了,云墨这才强逼着自己收住了笑。

    拉起她的小手,就往电梯间去,“走吧,带你找答案去。”

    “什么答案?”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云墨答。

    紫杉沉默。

    紧咬下唇。

    云墨将她拉进了电梯间里。

    猿臂从身后一把揽住她,抱她在怀里,脸颊贴上她还被泪水染湿的脸蛋。

    “所以,这么多天一直跟爷闹别扭,是因为吃醋了?”

    好吧!云墨承认,自己现在的心情好得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紫杉扭捏的挣扎了一下,“你……别这样……”

    脸颊绯红,心跳加速,“被人看见,会误会的!”

    “误会什么?你本来就是爷的女人!!”

    云墨说着还作势将她抱得更紧。

    紫杉整个人都被他圈进了怀里,继续追问,“真的吃醋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紫杉心虚的装傻。

    云墨咧着嘴笑了,满脸的幸福掩不住的溢了出来,“爷就当你承认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