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一抬头,我就在你能见到的地方,替你加油!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日,手术如期举行。

    向南叫了紫杉到病房来。

    “紫杉,求你了,我保证,保证只在麻醉房里看着,绝不进手术厅,好不好?”

    四年后的第一场手术,她想要亲眼见证。

    想要给他打气,想要他一抬眼的时候,就知道,他的面前永远都有这么一个人在无条件的支持着他的梦想。

    “可是这事儿我也没办法做主。”

    紫杉倒是非常能理解向南的心情,“要不这样吧,你找云墨说说,他肯定答应你的。”

    “说过了……”

    向南脑袋蔫蔫的搭了下来,撇撇嘴,“景孟弦不准,所以他云主任不肯批。”

    紫杉难得的露出一抹笑来,“景老师估计怕你在的时候,他会不自在。”

    “是吗?”

    向南将脑袋枕在枕头上,情绪有些失落,“算了,不为难你们了,到时候你记得多帮我鼓励鼓励他。”

    紫杉歪着脑袋看着向南,打趣道,“我觉得我再多的鼓励,也顶不上你一个眼神……”

    向南水眸一转,心头因她这句话有些荡漾起来,“是吗?”

    “要不……”

    紫杉起了身来,抿了抿唇,“我帮你再去问问他吧!”

    “他?”

    “云墨。”

    “你们俩吵架了?”

    向南关切的问她。

    “没有啊。”

    紫杉摇头笑笑,“俩天没说话了,何来的争吵。”

    “还说没吵架。”

    向南说着,顺手拿了床头柜上的镜子递到她面前来,“自己看看,笑起来一双眼睛里全是悲伤,脸色也不太好。杉儿,你们俩要有什么事,就把话摊开说清楚,别两个人都闷着不说话,那算什么事儿?”

    果然,正如向南所说的那样。

    紫杉在镜子里见到了脸色有些苍白的自己。

    这可一点不像平日里那个精神头倍儿好的杨紫杉。

    她不太喜欢这样子的自己!

    紫杉将跟前的镜子拿下来,“他有未婚妻了。”

    她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平和一些。

    “什么?”

    向南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那女孩挺漂亮的,我见过了,气质跟四年前的那个女孩挺类似的!他大概就喜欢那种款的吧……”

    紫杉吸了口气,牵强的掀动着嘴角,故作轻松的耸耸肩道,“现在整个神外科都议论得挺热闹的,好像俩个人不久之后就要结婚了吧……”

    说到这,紫杉居然还是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

    向南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来。

    总之听完,她是又怒又气,当然,更多的是心疼……

    胸口也因为过激的情绪而巨大起伏着。

    向南掀了被子就要起床,甚至于连自己脚上的伤都不顾了,“我去帮你找他问清楚!这混蛋到底什么意思?当年是这样,现在还这样?他玩女人是不是当真玩上瘾了?”

    “向南姐!”

    紫杉忙拉住她,“你别冲动……”

    雾气,漫进紫杉的眼眶里,“别去找他了。”

    她央求向南,“让我在他面前,留住仅剩的尊严吧……”

    向南心一震……

    呆呆的在病床上坐了下来,怔然的望着紫杉,“你……你真的爱上他了?”

    紫杉眼眶里的泪水因向南这句话而越聚越多……

    “真的?”

    向南又问。

    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紫杉急忙抹了一把泪,却没再回复向南的问话,起了身来,“向南姐,事情搞定了的话,我再告诉你。”

    紫杉出了向南的病房,心里却一直在回想着向南刚刚的那句问话。

    向南问她的时候,她在逃避,因为,答案已经清楚的印在她的心里……

    而她,却不敢去面对!

    因为,在受伤的四年过去,她居然再次愚蠢的陷进了那个男人给予她的柔情泥沼中……

    明知道,是假象,她居然还在弥足深陷!!

    第一次是幼稚,第二次,真的就是白痴了!!

    紫杉站在电梯里急喘着气,调整着自己的心绪,满脑子都在想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同那个男人平静的说出自己的请求。

    她其实是不太想来找他的,如不是为了向南。

    站在办公室门外,紫杉已经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最佳。

    至少,面容上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了。

    “咚咚咚——”

    她礼貌的敲了三下门。

    “进来。”

    醇厚的嗓音,隔着门板传了过来。

    她心尖儿微微颤了一下。

    深吸了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云墨似乎很忙的样子,头一直低着,正忙着整理手边的文件,以至于来人都没能抬头看一眼。

    大概是见来人一直不说话,方才抬起了头来,看向门口。

    却在见到站在门口的紫杉时,微微一愣,眼底的波痕闪烁了一下。

    起身,单手抄进白大褂里,朝紫杉走了过来。

    随着他的走近,紫杉只觉呼吸压抑,心跳宛若随时会停止一般。

    云墨在离她半米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头,微低。

    居高临下的觑着她,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将她紧紧包围,让她连呼吸都觉有些不顺。

    “有事?”

    他率先出声。

    “嗯。”

    紫杉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抬头,迎上他深幽的视线,“那个,向南姐说她想观摩一下手术,只在麻醉室里,不会影响到手术。”

    “所以你是代她来求我?”

    云墨双手抱胸,问紫杉。

    这回,他用的词语,不是从前那种吊儿郎当的‘爷’,而是,规规矩矩的‘我’。

    多少,有些让紫杉难以适应。

    感觉也似乎特别别扭。

    但她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还希望云主任通融一下……”

    紫杉的态度,非常礼貌,也非常官方。

    云墨冷凉的瞪着她。

    一直看着。

    看了很久,久到紫杉以为他不会说话了,却忽而听得他回答道,“好。”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没有为难,却像是咬牙切齿般说出来的。

    对于他的爽快,紫杉有些意外。

    微怔了半秒,回神过来,颔首道谢,“谢谢云主任,那你忙,我先走了。”

    紫杉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正要拉门出去的时候,忽而,只觉左手手腕一紧,下一瞬,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扯着转了半个圈,眼神毫无预兆的对上云墨那双冷而深的眼潭。

    他漆黑的幽眸如飓风一般,仿佛随时要将紫杉吸附其中。

    她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却没能挣开他的桎梏,反而手指间的力道越来越重。

    “谈谈。”

    云墨终于开了口。

    紫杉只觉心尖儿一痛……

    小手挣扎了一下,垂了眼,不再去看他,“别这样,我们之间……其实本来就没什么好谈的。”

    其实,这时候的她,除了痛,更多的是慌……

    谈谈,谈什么?

    谈那些他曾经一直吹在她耳边的花言巧语吗?

    然后让她再次信以为真,让她再次惷心萌动?

    她害怕那种为他动心,为他失控,为他慌张的感觉……

    她怕爱情还没到手,便已经化作一把利刃,将她扎得满目疮痍。

    “杨小杉——”

    云墨咬牙,喊着她的名字。

    声音也不由拔高了几个分贝。

    紫杉心口一疼……

    差点有泪从眼眶中溢出来,她抬头看向云墨,月牙儿般的眼眸里全是无助,“云墨,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为什么……

    为什么他在明明有了未婚妻的情况下,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撩拨着她的心?

    他不知道,她的心潮会多么容易因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而泛起层层涟漪吗?

    “杨紫杉!!”

    云墨一扯她的手腕,恶狠狠地将她带入自己怀里来,另一只手用力箍紧她纤细的小腰肢,让她分毫也动弹不得。

    低头,冷冷的逼视着她,“就那么想逃开爷?”

    紫杉没去看他,依旧执拗的低着头,咬牙,不回答他的话,只是任性的挣扎着。

    她想逃开他吗?她只是不想成为他手掌心的玩物而已!

    她杨紫杉,根本玩不起!!

    “回答我!!”

    云墨霸道的用虎口掐住她的小腮帮,逼迫着她直迎自己的视线,手指间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回答我!!”

    “是!!”

    紫杉被颊腮两边传来的痛楚弄得愈发烦了。

    她忿怒的去掰他掐着自己的手,“是!!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每天对我动手动脚,每天跟我说的那些恶心的话,都让我厌恶至极!!云墨,你在对我做这些事情,说那些话的时候,你有没有问问我的感受?你没有!因为你从来不会顾及别人的感觉,只要你自己觉得好玩,你就乐于把别人当玩具似的掌控着!!就像现在,你拉着我,到底想要干嘛?想要听我跟你说什么话?喜欢你吗?还是爱你?我这样的回答,会让你骄傲的心得到满足吗?如果会,如果因为这样的答案,你就愿意放过我,那我可以告诉你,我爱……”

    “滚!!!”

    紫杉最后一个字,还未落下,就被云墨阴冷的打断开来。

    甩开她的手,俊脸上已经乌云密布,宛若暴雨随时来临。

    双眸血红,恶狠狠地瞪着她,狂吼道,“滚!!以后不要再出现在爷面前!!”

    紫杉心一颤,双手因痛而捏成拳……

    却很快,转身,逃出了云墨的办公室去。

    她知道,这一次,他们之间真的……玩完了!!

    这样,多好!!

    她真的玩不起啊!!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手术室里——

    紧张的手术,正如期展开。

    云墨站在显微镜前,执着刀,专注的进行着手上的工作。

    景孟弦一席浅蓝色的无菌服在身,头上戴着同色系的无菌帽,虽然挡住了他的发丝,却分毫不折损他的英俊,面容被口罩挡去大半,然肃穆的神情却从那双漆黑的深眸里展露无疑。

    向南撑着拐杖站在麻醉房里,隔着透明的玻璃,看着里面的一切。

    明明不是她上手术台,她却比里面的任何人都来得紧张。

    一张小脸儿贴在玻璃上,仿佛是要将玻璃看穿一般。

    景孟弦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从显示屏前稍稍挪开目光,顺着那道灼灼的视线看过去,再见到麻醉房穿着无菌服的向南时,微微一愣。

    向南见他看向自己,立马展开一抹充满鼓励的笑,俏皮的朝他做了一个‘加油’的口型,不留余地的给他打气。

    看着她绘声绘色的姿态,景孟弦漆黑的眼潭深陷,嘴角不自觉浮起一抹轻浅的笑。

    末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腿,又指了指向南。

    向南了然过来,他是在询问自己脚伤的问题。

    因为此刻的她,是站着的,所以,他在替自己担忧。

    向南心头一暖,嘴角的笑意更开,冲着他比了个‘ok’的姿势,让他放心,而后又乖乖的在玻璃窗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头伸长,脸蛋儿贴在玻璃窗上,笑着专注的看着他。

    景医生也跟着她笑了。

    两个人,不同的空间,没有一句多余的言语。

    却在这一刻,只有对方知晓心灵里的那些话,那份感觉……

    温暖,舒坦……

    不用言语表达的爱,永远,只有默契的对方能给予!!

    而这种会心的领悟,远比千千万万个‘我爱你’,来得更加,刻骨铭心!

    “老二……”

    忽而,听得云墨喊他。

    景孟弦偏头看他。

    云墨的神情有些凝重,而周旁的助手,包括紫杉在内,也同样是神色沉重,似乎还带着些无措。

    景孟弦锁紧了剑眉。

    看一眼右边的显示屏,愣了半秒,深沉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神情一瞬间也变得凝重了些。

    向南也察觉出了手术室里气氛的压抑,一瞬间连带着她都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小手儿篡紧着,担忧的关注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病人的情况,远比我们看到的还要复杂……”

    或许所有人都没料到,开颅以后见到的情况,原不过只是ct图里反应出来的一部分,而肿瘤的另外一半因为被挡住的缘故,所以ct图中根本没有被完整的显示出来……

    而现在……

    包括景孟弦在内,所有的医生,脸色都沉重了下来。

    景孟弦疾步走上手术台,站在立体显微镜前,专注的查看着显微镜下的一切……

    十分钟有多的时间,缓缓流逝……

    手术室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甚至于有的医生开始流泻出烦闷的神情来,唯有景孟弦一直安静的站在显微镜前,专注的凝视着眼前的一切,却始终,一语不发。

    终于……

    从显微镜前,挪开了视线。

    “老二,有希望吗?”

    云墨迫不及待的问他。

    “2%。”

    景孟弦冷峻的面容上始终没有太多的波澜。

    比之前少了3%。

    云墨浓眉紧蹙,银牙紧咬,不发一语。

    所有的医生,皆沉默了。

    “尽快做决定,病人耗不起。”

    景孟弦提醒他们。

    向南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但看着他们一个个神色凝重的样子便知道,一定是里面发生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向南屏息以待,心脏仿佛都快要从心房里跳出来了。

    她比谁都希望这个手术能成功!

    因为,这是他一别四年后,第一次站上手术台!

    她希望,景孟弦能够对他的专业,信心满满!!

    他本来就是位专业素养极高的优秀医生!!

    “老二!”

    云墨紧迫的目光锁定景孟弦,“正如你说的,病人耗不起了,所以……你上吧!!”

    云墨的话,让景孟弦眸仁一紧,眼底波痕晃动了一下……

    看定他,从他的眼眸里清楚的捕捉到了十分对他的信任。

    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眸色微沉,点头,“好!”

    一个字,铿锵有力。

    且,拿出最专业的素养,下定了决心!!

    他,一旦站上了手术台,哪怕现在的他只是一名商人的身份,但,他也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所以,在有希望救下病人的时候,他本就当义不容辞的,走上手术台!!

    其实,做到‘义不容辞’四个字的,远不只有他,还有云墨!

    让他景孟弦站上手术台,一旦被这里的医生揭发,他云墨就必将承当起亵职的责任,而他,显然为了救助病床上的这位病人,已经拿自己的前途赌上了!

    但,作为一名真正优秀的医者不就该如此吗?

    生命面前,根本由不得你瞻前顾后!!

    景孟弦将显微镜调整好。

    “大家做好心理准备,这是个长时间的战役,手术时长不会短于二十个小时!给我脑棉——”

    他说着,已然收拾好了情绪,以最专业的姿态站上了手术台。

    大手朝特护伸过去,很快,一块干净的脑棉已在他的手上。

    所有人,露出了希望的笑容。

    麻醉室里的向南,从起初的诧异再到兴奋,最后,是完完全全的紧张……

    紧张到她一双小手儿扣在玻璃窗上,已经完全伸展不开来了。

    不是说只是需要他在一旁引导吗?到最后,居然是亲临上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