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把离婚正式提上日程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爱情,到底是什么?

    爱情是不是,就是相爱的两个人非要坚守一生的理由呢?

    景孟弦在外面会客厅里与云墨和其他医生商讨病患手术情况的时候,向南就一直在认真的思考着这个深奥的话题。

    其实,抛开她和景孟弦之间所有的不愉快来说,向南还是挺喜欢自己与他现在的相处模式的。

    两个人似爱情,又似亲情。

    她受伤的时候,有他在支撑。

    他在为梦想重新跨出一步的时候,有她在为他喝彩。

    而他,也愿意同她第一个分享心中的那份喜悦。

    这种相互辅成的感觉,哪怕不是爱情,也必不比爱情轻浅半分吧?

    向南似乎终于想通透了。

    一边翻看着手中的言情小说,另一手探出去去拿床头柜上的水杯。

    却一个不留神,水杯没够着,反而被她扫到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登时茶水洒了一地,好在杯子并非玻璃材质的,不至于碎得满地。

    外面,大厅里。

    五六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们,正坐在一起同景孟弦严谨的探讨着关于此次手术的可行性。

    景孟弦依旧是西装革履的装扮,气宇不凡的叠着双腿坐落在人群中央,与白大褂的医生们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即使如此,却不损他半分信服度。

    这个男人仿佛天生就具备着极强的引领能力,又或者是他曾经的医术早已让他在这个医学圈子里名声大噪,以至于即使几年不执刀,却依旧有着让其他医生们信任和诚服的能力。

    听得病房里传来一声闷响,景孟弦说话的声音一顿,将手里的资料搁下来,“稍等。”

    匆忙交代了一句,起身,推门疾步入了病房去。

    “怎么了?”

    一进病房,就见向南闷着头,瘪着小嘴,一脸郁结的坐在床头上。

    一见景孟弦进来,她又忙调整了一下坐姿,郁闷的神情也瞬间收了起来,端起书本,如若没事人儿一般继续看书。

    景孟弦深邃的黑眸轻浅的投注在她的脸上,审度了好一会,才迈开双腿走近她。

    见到地上的水杯和那一滩水渍,顿住脚步,微微弯腰,伸手便从容的将水杯拾了起来。

    他先是绕至盥洗盆前将水杯洗净,末了又绕回来,替她在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床上正专注着看言情小说的向南。

    向南从书里探出个脑门儿来,眼睛似继续专注的瞅着那本书,小手去接景孟弦递过来的水杯,“谢谢。”

    “看什么书?”

    水杯被她从手中拿走,空出的大掌去抽她手里的书本。

    “没!!”

    向南急着要收回去,但为时已晚。

    “《来吧,医冠禽/授!》??”

    书已经到了景医生手里。

    一看书名,他俊朗的面庞,彻底黑成了包公。

    向南只觉头皮发麻,“把书还给我吧,也就闲着没事打发打发时间而已。”

    这书她还是找一小护士,软磨硬泡的借来的呢!

    可别说,书还挺好看!关键是……

    她正看到热血沸腾、激情燃烧,甘柴猎火的一幕呢!!

    向南思及此,猛地一惊,抬头,伸手就要去抢景孟弦手里的书,却被他利索的避开来。

    景孟弦低头,随意的瞄了几眼书上的文字,英挺的眉峰,难以自控的抽了两抽。

    “医生化做禽/兽,就朝她扑了过来,撕开她的衬衫,扒掉胸/罩……”

    “打住!!!”

    向南一张小脸儿憋得通红。

    她没料到这家伙居然还好意思把原文读出来。

    “你小声点,别人都听到了!”

    向南耳根子都红透了。

    瞪着脸颊绯红的向南看了好久,好看的面庞上,严肃的神情分毫不见缓和。

    仿佛向南做了一件多么丧尽天良的事儿一般!

    末了,将书本背到身后,“没收了。”

    哟!!典型一副校长当场抓到坏学生上课偷看课外阅读书籍的嚣张姿态!

    “不行!!凭什么呀?”

    向南一脸苦相。

    见他似乎认真了,连忙拉住他另一只手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左右摇晃着,求饶道,“别啊,景医生,我真用来打发时间的,你把我的书拿走了,这一天要我怎么过啊?”

    景孟弦嘴角不着痕迹的抽了抽,“你就非得看这种……这种……黄/色小说打发时间?”

    说到‘黄/色’二字的时候,景大总裁还显得有些难以启齿。

    向南一听这话就恼了,同他较真的辩论起来,“你才看黄/色小说呢!!这明明只是一本爱情小说,ok?”

    “我刚刚读的明明就是个黄/段子!!”

    景大总裁固执己见,一张脸儿更黑了。

    向南不爽的翻了个大白眼,“你见过哪对正常的情侣不滚床单的吗?”

    “……”

    景大总裁彻底被向南问得哑口无言了。

    “再说了,景医生这么些年也没少看岛国的床上动作片吧?你就别以五十步笑百步了!不对,是以百步笑五十步才对!只许州官放火,就不许百姓点灯了?”

    向南扯唇干笑,哼哼鼻,轻挑细眉,把小手往他身前一摊,“给我吧,景医——生!”

    她还故意将‘医生’两个字,咬得极重,绝对有笑他如书中男主般禽/兽的意思!

    景孟弦嘴角抽搐。

    现在的女人都像他眼前这个,这么开放吗?

    “待会我会让李秘书给你拿些书过来!”

    语气,强势得不容置喙。

    简而言之,就是这本所谓的《来吧,医冠禽授!》被正式没收了。

    “什么书?你拿的书我不看!”

    向南气结。

    他的书?连给儿子讲故事都是红军长征的故事,拿给她的绝对不是什么《毛/泽/东语录》就是什么马克思那一类的书籍,她不看,不看!!

    向南咬唇,懊恼的瞪着眼前这个居高临下,不可一世的坏男人,“景大总裁,你这几天不用上班吗?日日夜夜的守在我床边,怕是不妥吧?”

    “我答应了云墨,替他主张这台手术!”

    所以,并非日夜坚守着她,而是在没日没夜的探讨手术情况。

    景孟弦辩白,缺少几分底气,却故作坦然。

    其实中途路易斯有来陪过她,景孟弦也一直就坐在沙发上,寸步不离的守在病房里,甚至到了吃饭时间,只要路易斯不走,他也绝不抬脚走,许是后来路易斯感觉到了氛围不对劲,才主动领着一干手下出了医院。

    “想什么?”

    发现向南走神,景孟弦拍了拍她绯红的脸蛋。

    力道很轻,更像是一种情侣间亲昵的小动作。

    一触上她嫩滑的肌肤,景孟弦便有片刻间的恍然,向南也回了神过来。

    柔软的肌肤上,感触着他带着茧的大手,略显粗糙却格外教人心安。

    “没……”

    向南摇摇头,仰头问他,“手术什么时候进行?”

    “怎么?”

    景孟弦低头,深沉的视线落在向南盈盈的水眸里。

    “我有点小期待。”

    “……”

    景孟弦觉得这话有些好笑,干脆在向南的床边坐了下来,“尹向南,我是要给人做开颅手术,这有什么是值得期待的?”

    他微眯着眼,抱胸,觑着向南,“我觉得你思维不太正常,你对医生这个职业,尤其是医生的白大褂,几乎是一种偏执的热爱,换而言之,用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你这应该也算作恋物癖的一种!”

    “恋物癖??”

    向南正预备喝水,听了这话一口水差点就直接喷在了景孟弦那张一本正经的峻脸上。

    她忙将嘴里的水吞咽了下去,好笑又好气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恼问道,“你知道什么叫恋物癖吗?”

    “恋物癖:通过接触异性穿戴和使用的服装、饰品等来唤起性的兴奋,获得性的满足!”

    他早在上次这女人要求自己换上白大褂之事后,就翻阅了有关这方面心理学的资料。

    不翻还好,一翻吓一跳。

    见向南也一副惊愕的小模样瞪着自己,他就越发觉得这女人定是有这方面的癖好了。

    所以,她喜欢的根本不是他景孟弦这个人,而是,热切的迷恋着他的白大褂?又或者,只是迷恋着他穿白大褂的模样?

    这么一想,景孟弦只觉莫名烦躁。

    “通过服装,唤起性的兴奋,获得性的满足?”

    向南吞咽了口口水。

    还别说,前半句还真跟自己挺吻合的……

    “我……我承认,虽然我……好吧,虽然我见到你穿上白大褂的样子是会特别兴奋,尤其是在……对!在床上!很多时候我都会幻想你穿白大褂的样子,但是……”

    向南红着脸,深吸了口气,而后用非常快的语速辩解道,“但是我没有像恋物癖的那些人一样去偷窃医生的白大褂,也没有因此而得到性的满足!要是就凭借一件白大褂能让我达到性高/潮,我那天晚上至于还让你帮忙吗?”

    向南几乎是一口气把以上所有的话说完,为的就是掩饰自己的窘迫。

    但那粉面红腮的脸颊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景孟弦漆黑的双眸瞬间深陷,灼灼的锁定着向南,目光如炬,仿佛是要将她生生灼烧了一般。

    性/感的嘴角,一抹若有似无的轻笑。

    “在床上会经常幻想我穿白大褂的模样?”

    他用一种邪魅的语调,低声问向南,眼眸揄觑着她,末了,又从向南那一长串的话语里,一字一句的揪出一个重点词汇来,“性—高—潮?”

    向南羞得一双水眸四处乱瞟,也不敢去看他一眼,却感觉到他朝自己欺近过来的胸膛,向南下意识的伸出双手,防备的挡在两人之间,“那……那天晚上,只是个意外,你也知道,我是被下了药……”

    景孟弦凑近她,湿热的气息扑洒在向南的唇齿间,清新的香草味里夹带着男性荷尔蒙的独特味道,迷离,扰人心弦……

    让向南,呼吸不自觉收紧。

    “当天晚上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他轻扬语调问她,伸手轻轻抓住挡在两人之间的小手,不着痕迹的将俩人间的距离愈发拉近些分。

    向南心跳加速,“记不得太多了。”

    她撒谎!

    其实,该记得的,不该记得的,她都记得。

    记得那天晚上,自己是怎么诱/惑着他,又是怎样把他推倒喊着要他,再到后来,甚至连皮带都用上了……

    然后两个人从浴室捻转至卧室,又从卧室挪到……露天阳台上……

    向南羞得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却见景孟弦双臂分开,撑在向南的两侧旁,健硕的身形直朝她逼压了过来,“那看来我得花点小心思帮你好好回忆一番了……”

    他灼热的气息,似有意无意的吹进了向南的耳蜗里,惹得向南浑身酥麻,身段娇软,气息不稳……

    “你……你要做什么?”

    向南有些手足无措了。

    哪料景孟弦一张口,就将向南柔软的耳垂含入了湿热的檀口间……

    暧昧的舔舐,啃咬,吮/吸……

    向南的小手揪紧着薄薄的被褥,“孟……孟弦,你别乱来……”

    他湿热的舌尖,游离过向南的鬓角,密集的湿吻,一下又一下,轻落在向南的脸颊上……

    那种湿热轻啄的触感,让向南完全喘不过气来。

    “别,别闹了!”

    她明明可以推开他的,却偏生,使不上力来,又或者,根本没有使力!

    “记起来了吗?”

    唇瓣,落在向南的嘴角旁边,并不急着吻上她的红唇。

    而是任由着自己气息撩拨着她每一分感官神经。

    欲擒故纵的戏码,对她,他向来玩得如鱼得水。

    “想……想起来了……”

    向南不着痕迹的侧了侧脸,呼吸拂在他的鼻息间,几乎半寸的距离不到,让她倍感压迫。

    然,看一眼身前的男人……

    隔着再近的距离,却也依旧,泰然自若,从容不迫……

    仿佛不会因她的靠近而紧张,不自在。

    向南心中有些郁愤,却听得他居然神色自若的又问了一句,“那天晚上性高/潮过几次?”

    “什么??”

    向南几乎已经是自己耳背了。

    哪料景大总裁居然恬不知耻的又重复的问了一遍,“那天晚上,你性高/潮过几次?”

    “景孟弦————”

    向南扯了一嗓子,一张小脸瘪得通红,小手化作拳头,一拳拳羞恼的砸在他的胸口上,“流氓胚子,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景孟弦就喜欢看向南这种恼羞成怒的小模样,他抓住她猫爪子般的小手,一脸正色道,“本来这种性/事话题,应该在完事的第二天早上讨论的,但是你偏要跟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跑了!

    向南小手儿挣扎着要从他的禁锢中逃出来,“咱俩本来就不清不楚的,我跑了是不想你为难。”

    她说的是事实。

    向南挣扎,景孟弦却下意识的收紧了力道。

    向南挣扎不出。

    抬首,看他。

    迎上那双高深莫测的黑眸。

    他的眸仁,深不见底,里面参杂的情绪,仿佛让人永远无法参透。

    却忽而,他霸道的捧高向南的脸颊,亦不等她反应过来,凉薄的唇瓣,已然重重的压覆上了她的红唇。

    缱绻缠绵的吻,在两个人之间,弥漫开来。

    默契的,谁也没有反抗,甚至于,是迫切的想要从对方的气息里,汲取更多属于他,亦或是她的味道……

    直到向南气喘连连的时候,景孟弦这才满意的松开了向南的唇。

    向南气息不稳,“景孟弦,你又对我心动了吗?”

    她歪着头,忽而问他。

    不是动心,为什么又突然吻她呢?

    景孟弦微鄂,愣了一下,下一瞬,挑眉轻笑,“又?”

    何来的又?

    他拍了拍向南红扑扑的脸颊,“不过习惯使然而已。”

    “习惯?”

    见鬼的习惯!!

    向南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却不知,他说的是,习惯了见她就心动……

    仿佛,有些情感,已然滋生在了他的身体里,血液里,一旦习惯,便一辈子改不过来了!

    景孟弦起身往外走,手里还端着那本《来吧,医冠禽兽!》,边走还边给李然宇打电/话,“李秘书,拿几本实时读物到医院来!”

    “……”

    实时读物!!

    向南是不是该庆幸,至少还不是《毛泽/东语录》?!

    景孟弦离开,留下向南一个人半躺在床上,流连忘返的舔着红唇,那里仿佛还残留着那个男人的气息……

    清清爽爽的,独特的味道,让她特别着迷。

    向南理不清自己和这个男人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正如她所说的,不清不楚吧!

    但其实这样子,也不是太差,不是吗?

    她是如此觉得的,却不知,景大总裁的心境又是另一番情景。

    至少,景孟弦觉得,离婚这项大事,真的该提上日程了!

    ‘不清不楚’,四个字,可以用来形容他,却不能让别人来形容他身边的她!!

    至少,‘情妇’、‘第三者’,这种卑劣的形容词,他决不允许被赋予到她的身上来!

    如果,非要一个名分,她也必须是,正妻!

    景孟弦出了厅来,顺手将病房门掩上。

    他拨了通电/话给他的专用律师,“安律师,拟一份离婚协议书给我!另外,关于离婚后的财产分配问题,落实一下,我要最满意的结果!”

    “是!”

    “明天一早,我要见到!”

    景孟弦的声音,不怒而威。

    “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