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景医生重新站上了手术台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个小时后,向南是被景孟弦给叫醒来的。

    因为麻药的缘故,让她睡得太沉,担心她会出事,所以只好强硬的将她从睡梦中捉醒来。

    向南醒来的时候,双眼还睁不太开。

    眼前也只有模模糊糊的一片黑影,听得景孟弦一直在喊她,她方才能确认床边的人是他。

    “感觉怎么样?”

    景孟弦低沉的声线,关切的询问她。

    那熟悉的语调,让向南心里一疼……

    仿佛间,她又见到了那个身穿白色大褂的男人。

    双手兜在大褂的口袋里,微微俯身,严谨的询问着她的身体情况。

    手指还执着医用手电筒,替她认真的检查着眼瞳……

    “向南?”

    见她久久不答话,景孟弦拧眉又喊了一句。

    向南这才从自己飘远的思绪中回了神过来,白色大褂的身影淡去,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席深色正装的他。

    身材修长,伟岸,气质斐然,尊贵如王子,让人不自觉为之痴迷。

    其实这样的他,甚至比清一色的白大褂更出众,却偏偏,向南就像中了魔似的,疯狂的迷恋着他的白大褂。

    因为……

    那才是他的梦想,他的人生!!

    而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断然放弃了他的梦想……

    是因为她吗?是为了想要拥有保护她的羽翼才选择了放弃自己的梦想,而踏进这虚华且纸醉金迷的商业圈里来的吗?

    “尹向南,说话!!”

    景孟弦见向南迟迟不言语,只是痴痴地凝着他看,他还当真有些慌了。

    伸手撑开她的眼皮,细致的给她检查,又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尹向南,听到我的声音吗?”

    他凑近她的耳畔间,问她。

    而后,抓起她的小手,紧握,“来,把手握拳!!”

    向南喜欢这样子的他……

    她轻轻笑了,嘴角弯起来,“我能听到。”

    终于,出声了,也笑了。

    景孟弦这才如释重负,揪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脸从她的耳畔间挪开些分,与她含笑的眸子对峙,剑眉深敛,隐着些许怒意,“你笑什么?”

    都躺病床上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不知道。”

    向南摇摇头,“看着你像医生的样子替我诊断,就莫名其妙的,心情会变得很好。”

    向南如实说。

    景孟弦心头一动,眸色闪了闪,喉间顿觉有些干涩。

    自动忽略掉她话里的那层意思,只道,“真怀疑你以前喜欢我的时候,到底是喜欢那件白大褂,还是我这个人!”

    “人。”

    向南毫不犹豫的简单作答。

    但其实,她想说的是,不是以前喜欢,而是……从以前到现在,都喜欢!

    景孟弦显然没料到她当真会回答自己,微微愣了一下神,深眸紧缩了几圈,而后,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公司的工地上?”

    他锐利的深眸如鹰隼般盯着向南,甚是迫人。

    向南噜噜嘴,没敢去看他,“你不是都已经查清楚了吗?”

    看他的神情,向南就知道,他其实早就把来龙去脉弄清楚了!

    忽而,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来,“你没为难小八吧?”

    景孟弦冷哼,“你觉得呢?”

    向南急了,说着居然还想要坐起身来,“景总,你别为难她,这主意是我想出来的,你要有什么不愉快的,你直接找我!真的不关她的事……”

    “尹向南,你给我躺下去!!!”

    景孟弦登时就火了,冲向南一声低吼,扣住她就要起来的小身板,将她放了下去。

    语气虽差,但手上的力道极为适中,分毫也没弄疼向南。

    向南只是觉得头晕得厉害,“景总,我头晕,你就别刺激我了,行吗?你放过她吧……”

    她只好使用苦肉计了。

    见景孟弦不吭声,向南急了,“哎呀,我急得血都往脑门上涌了,晕……晕得厉害……景总,算我求您了……”

    向南可不想因为自己而把同事给连累了。

    景孟弦面色凝重,咬牙道,“你再说话我一定追究她的责任!”

    向南面色一喜,“那我可当你答应了啊!反悔的是小狗!”

    “闭嘴!再闹腾头会晕得更厉害!”

    景孟弦瞪她。

    向南连忙闭了嘴。

    景孟弦有些欣慰。

    她的脸色看起来比之前要好了许多。

    听闻向南醒了,紫杉一查完房就奔了过来。

    景孟弦坐在病床对面的沙发上,百无聊奈的翻阅着当天的报纸。

    紫杉坐在床沿边上,给向南削苹果。

    “你说你真是的,又不是自己的工作,你至于这么卖命吗?”

    紫杉从云墨那得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差点被向南气得吐血。

    向南咬一口苹果,末了,将嘴边剩下的那一块,往景孟弦那头一扔,恰好打在他的报纸上。

    冷峻的面容沉了些分,将挡在前方的报纸搁下,凉目扫向床上罪魁祸首的女人,薄唇紧抿,不言一语。

    “景总,这得算作工伤报销吧?”

    向南舔着脸问他。

    紫杉囧。

    景孟弦凉凉的哼了声气,挑眉道,“尹小姐什么时候成为我们公司职员了?”

    “虽然我不是你们公司的,但我这伤确实也是为你们公司而受的吧?再说,要不是为了跟你堵这口气,我也不至于这么卖力了。”

    向南郁闷的又咬了一口紫杉递过来的苹果。

    “幼稚!!”

    景孟弦弹了弹手中的报纸,低头继续阅读。

    “你……”向南气结,撅着小嘴,损了一句,“小气鬼!”

    紫杉拉了拉她的衣袖,低声道,“向南姐,你的钱景老师早帮你付清啦……”

    “……”

    向南被苹果噎了一下喉咙,尴尬一笑,“景孟弦,其实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没想让你真出钱的……”

    “是吗?”

    景孟弦在报纸后淡幽幽的问了一句,抬眼,看她,“待会我会让李秘书把账单交给你,一共消费三万五千六百八十块。”

    他将报纸合了起来。

    “多少?”

    向南几乎以为是自己听叉了。

    “三万五千六百八十块……”

    紫杉重复一句。

    “晕,头晕……”

    向南说着就用手捂住自己的脑门,“小杉儿,你们家这医院打劫的吧?我才这么点小伤就花了三万多块?”

    难怪都说医院全是黑心商人,从前她还不太认同,可如今这么一细想……

    啧啧,黑!!

    比乌鸦还黑!!

    紫杉看着她夸张的模样,忍不住笑开来,“行啦!你别晕了,钱的事情景老师哪舍得让你操心呀!”

    向南听得这话,眸光微闪,小脸上露出几许尴尬的神情,看一眼对面的景孟弦。

    他深沉的目光,也正直直的落在向南脸上,即使不言语,但那眼神却足以摄人心魂。

    “等我出院以后,就把钱打你卡上,你到时候发个卡号到我手机上来吧。”

    向南刚刚说的那些话,当真只是同他玩笑而已。

    “我说过,以后你和阳阳的一切经济开支都由我负责!”

    景孟弦沉稳的语调,没什么波澜,却强势到不容反驳。

    向南用舌尖干涩的舔了舔唇,一时间竟不知该言说什么好。

    她无意间的一个舔唇的动作,却让景孟弦深眸一紧,性/感的喉头烧了一下,别扭的别开了眼去。

    紫杉瞧着两人间的小互动,心里又是欢喜又是艰涩。

    这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也不知道相互折磨到什么时候才会是个尽头……

    “小杉儿,你老实交代,昨儿晚上你同云墨彻夜不归,到底做什么去了?”

    “啊?”

    紫杉没料到这么快向南就将矛头又指向了自己。

    本来还在窃喜今儿能逃过这一劫呢!

    紫杉有些心虚,“我们俩真的什么都没做……”

    “跟云墨那种见你就精虫上脑的家伙出去一整晚,你居然告诉我,你们俩什么都没做?”

    向南摆明了不相信嘛!

    “嫂子,没人告诉过你,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时候要可劲儿的小心啊?你倒好,扯着嗓门儿喊。”

    呵,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云墨双手兜在白衣大褂里,脖子上还掉着个听诊器,嘴角噙着抹吊儿郎当的坏笑,就从外头走了进来。

    “我这可不叫说人坏话,我这叫描述事实。”

    向南还有理了。

    紫杉有些不太自在了,目光扫了一眼走进来的云墨,呼吸紧了一下,忙起了身来,“行了,你们陪向南姐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待会再过来。”

    她说着就要出病房去,却被云墨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

    紫杉脸颊一红,抬头看他,用眼睛询问他想干嘛。

    “你先在病房里陪向南姐一会。”

    “嗯?”

    紫杉不解。

    云墨将目光扫向景孟弦,“老二,我有件事想找你帮个忙,聊聊?”

    景孟弦眸色狐疑的闪了闪,点头,起身,迈开双腿,往病房外走。

    走前,似不咸不淡般的同向南交代了一句,“很快回来。”

    “哦……”

    向南应承的点了点头。

    狐疑的望着他们双双离开的背影,表示不解,“云墨找他干嘛?”

    紫杉耸肩,也摇头,“不知道。”

    她也想不到云墨有什么是需要景孟弦帮忙的。

    ……………………

    云墨领着景孟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老二,坐。”

    他招呼着景孟弦入座。

    景孟弦单手抄在口袋里,站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睨着他,“有事?”

    云墨抿了抿唇,半响,点头,又点头。

    “是,真有点事得拜托你。”

    云墨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

    “说吧。”

    景孟弦依旧气定神闲。

    云墨从办公桌上的一沓文件里寻了一个白色资料袋出来,递给景孟弦。

    景孟弦愣了半秒,眸光闪了闪,却没有伸手去接他递过来的东西,只淡漠的问了一句,“什么?”

    “一位病人的脑部ct图。”

    云墨如实交代。

    景孟弦黑眸深陷,漠然的别开眼去,“我对别人的病情不感兴趣。”

    “二哥!!”

    云墨有些急了,兀自从资料袋里将ct图抽了出来,搁在灯台上,照亮,“二哥,你看一下!这个案例还有没有希望。”

    景孟弦根本吝啬于抬眸去看一眼,冷眸凝着云墨,“你叫我来就为了这事儿?”

    他的脸色,极为难看,“我想,这个忙我大概是帮不上了。”

    说完,景孟弦转身就要往外走。

    “二哥!!”

    云墨一步当先的追了上去,拉住他,“二哥,就算你现在不是医生了,可是,你也能力所能及的帮帮这些躺在病床上,生死一线的病人吧?以前你常告诉我们,学医道不就是为了救死扶伤吗?现在这个病人,真的就在等着你救命!!二哥,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对于医生这个职业非常抗拒,可是你看一看人家……”

    云墨激动的扯下灯台上的ct图,递到景孟弦面前来,“你看一下,这个病人是有希望的!!只要当年那个妙手回春的景医生能再次出山,他就有活下来的希望的!!”

    云墨字字珠玑的话语,如同一个刀盾,一下一下,钝在景孟弦的胸口上,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呼吸困难。

    到如今,他为何抗拒这个职业……

    因为,他怕这个梦想的魅力太大,会让他越来越渴望。

    求而不得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我能帮什么忙?”

    可到底,景孟弦还是松了口,做了最大的让步。

    他重喘了口气,目光扫向眼前的那张脑部ct图,眸仁紧缩,哑声道,“就算他愿意开刀动手术,这场手术的胜算率也绝不会超过5%。”

    云墨一听景孟弦这话,就知道有希望了。

    “太好了!!也就是他还有5%的希望活下去!总比没有一分希望来的好!!”

    云墨兴奋得很。

    景孟弦的脸色却一直不见缓和,单手依旧习惯性的抄在手袋里,正了正色同云墨道,“你最好搞清楚,给病人动手术前需要告诉他的不是那5%不到的存活希望,而是那95%的死亡率!!”

    云墨了然。

    给病人越多的希望,一旦出现意外,到时候惹上的麻烦就会是自己。

    医闹的事件,依旧每天都会发生,所以通常在手术前,他们都会告知所有病人这个手术的失败率是多少,才不至于让他们心怀希望,失败后又采取极端手段给予报复,勒索。

    景孟弦从云墨的手里取过ct图,走至灯台上,放好。

    后退三步,一手托腮,凝着跟前的片图,认真的思忖着。

    “打算让我做什么?”

    半响,他回头问身后的云墨。

    云墨连忙走上前来。

    “这个手术的难度不需要我说,你也知道了,放眼整个s市都找不到任何一名医生主张开这个刀的,但我知道,老二你肯定行!”

    云墨永远都忘不掉从前在辅仁医院时,老二领着他们这票人认真、用心工作的那段经历。

    不会忘记在所有人都不主张与艾滋患者开刀的时候,老二毅然决然站出来的身影。

    其实,云墨觉得,身前这个男人,明明天生就是为了医生这个职业而生的,却偏偏……

    “我也不一定可以!但我会主张动这一刀。”

    景孟弦的视线,定格在那张ct图上,末了,眸色暗下几许,看向云墨,“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是医生了。”

    不是医生,所以便没资格走上手术台。

    “老二,我现在需要你帮我替这位病人拟定一个最佳的手术计划,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安排所有的主治医生过来商讨策略,你给我一个空闲的时间就好!另外,我还希望……我上手术台的时候,你能够陪着我,那样我会更自信点!你看,有问题没?”

    景孟弦深沉的目光看着云墨,凉薄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二哥!!”

    云墨似唯恐景孟弦会反悔,又焦急的喊了一声。

    景孟弦挑挑眉,忽而,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也就是说这段时间我需要每天来医院报到?”

    “不需要,如果你忙的话,其实可以通过视频……”

    云墨说到这里一顿,后知后觉的一拍脑门,飞快的改口,“需要!!非常需要!!必须得每天都过来,最好是能从早呆到晚!而且,我还打算就把咱们的小会议室设在向南姐病房的小厅里,二哥,你觉得我这个提议如何?”

    云墨一脸暧昧的笑着,瞬间心领神会了过来。

    景孟弦一手握拳,搁在唇间,干咳了一声,“挺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

    云墨开心极了。

    同云墨商讨完毕后,景孟弦又折回了向南的病房里来。

    不知为什么,起初很糟糕的心情,仿佛有那么一些些的转好。

    杨紫杉见他回来,也不好意思再做他们之间的电灯泡,连忙编了个理由就遁了。

    房间里,留下向南和景孟弦。

    景孟弦依旧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但脑子却在飞速运转着,思忖着云墨刚刚拜托他的手术计划。

    “景孟弦。”

    “景总?”

    “景医生!!”

    “嗯?”

    向南叫了景孟弦好一会儿,直到最后一声‘景医生’的时候,他才蓦地从自己的思绪里抽回神来。

    抬起眼皮,看向向南。

    向南眨眨大眼睛,八卦的问道,“刚刚云墨找你干嘛?”

    “没事。”

    他将视线又再次挪回到报纸上去。

    “没事?”

    向南又眨眨眼,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一白,“云墨该不会是找你,跟你说我的伤势问题吧?难道我的脚好不了了吗?会变成蹶子?还是说我的脑袋里面残留着淤血,可能……”

    “他找我是让我帮个小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景孟弦冷凉的打断向南的话,起了身来,走近她,立在她的床沿边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向南,顿了顿,才道,“他让我给他的一位病人做个开脑除瘤手术。”

    不知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景孟弦竟有一种沸腾的感觉……

    虽然这感觉,很轻微,轻微到几乎可以忽略,但不得不承认,确是真的存在!!

    而且,他会迫切的,想要说给床上的这个女人听。

    向南仰头看着他。

    水眸眨了眨,又跟着眨了眨。

    有那么一刻的,她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要重新站上手术台了吗?”

    向南的情绪似乎比他还兴奋,小手儿激动的抓住他的两只大手,“景医生,你答应了吧?答应了吧??”

    向南笑着,期待的一声一声询问着他。

    看着这样子的向南,景孟弦莫名有些感动,绷紧的嘴角却不自觉微微上扬了些分。

    “嗯。”

    他沉吟一声,抓紧了向南的小手。

    “啊……太好了,太好了……”

    向南雀跃的欢呼着,如不是受了伤,此刻的她定早已从床上蹦起来了。

    “太好了!!!”

    他终于又可以重新站上那个属于他的梦想舞台了!!

    向南不知为何,居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一抹自己的脸蛋,还当真就有眼泪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向南好笑,自己也未免太感性了些分。

    她擦了擦眼泪,“我只是替你高兴,真的……”

    她的声音还有些哽咽。

    景孟弦喉头滚动了一下,俯身,替向南擦干眼泪,深沉的视线凝紧向南,微微一笑,“尹向南,有你在的感觉……真好。”

    他会心的说着心里最真的一句话。

    全世界,只有她,如此支持着他的梦想……

    也只有她,会因为他的梦想,哭,笑!

    向南激动的一把扣住他捧着自己脸蛋的大手,小手臂一勾,揽住他的脖子,拉近自己,埋在他的怀里,失控的哭出了声来。

    今儿给大家继续加更了一千字,不知道为什么,写到景医生的梦想的时候,镜子总是热血沸腾,或许这才是最适合他的工作,希望大家有票子的多给予支持,三克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