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把他吃得连跟骨头都不剩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南纷嫩的唇瓣,轻轻启了启,她用一种酥软的语调,央求他,“你帮帮我……”

    小手儿更是暗示性的扯了扯他的衬衫纽扣。

    景孟弦只觉下腹疼得厉害。

    那硬/物在向南几句挑/逗的话语下,几乎快要冲破所有的禁锢,喷薄而出了。

    眸潭深陷,眸色深沉,指腹轻轻捏了捏她的小下巴,哑声问道,“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被他一问,向南仿佛才愕然回了神过来。

    天啊!自己在做什么呢?!

    且不说自己已经是唐的未婚妻了,就说眼前这个男人……

    他现在可已经是有妇之夫了,更何况,此时此刻,他们俩还正孕育着一个孩子呢?!

    她到底在做什么?这样的自己,跟荡/妇又有何区别?

    向南思及此,有些懊恼的推开身前的男人,下一瞬,又把湿答答的小身子坠进了冷水里去。

    她脸蛋上如风似雨的变化,景孟弦早已尽收眼底。

    看着她像生气的孩子般,执拗的又回了水池去,剑眉下意识的收拢了些。

    她怎么了?

    景孟弦正欲开口问她,忽而,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一眼,是李然宇拨进来的电/话。

    他面色一沉,漆黑的眸仁里闪过几许骇人的寒光。

    不放心的扫了一眼水池的向南,见她正稳稳的趴在台沿边上,一动不动,这才起身,走至落地窗前听电/话。

    电/话,向南不知李然宇到底说了什么,他只听得景孟弦用寒到骨子里的声音,交代了一句,“以牙还牙!另外……把那孩子的爸,一起叫上!!我要一出最精彩的戏,登上明天的头版头条!!”

    说完,他断然挂上电/话。

    嘴角,浮起冰冷的弧度。

    似笑,非笑。

    ………………………………………………

    宴会厅上,曲语悉刻意一直与路易斯纠缠着,不停地询问他一些有的没的问题,让他怎么都脱不开身去。

    却忽而,一名侍应生端着托盘直直朝她走了过来,仿佛是没见到她一般,横冲直撞的就碰到了她身上,将托盘上那满满的鸡尾酒,全倒在曲语悉白色的裙子上。

    曲语悉一整张脸都绿了,“你干什么呢!不长眼睛啊?都怎么做事的?”

    “对不起,对不起,曲小姐!!”

    那侍应生忙道歉,“我帮您擦擦。”

    他拿出纸巾,说着就要替曲语悉将身上的酒渍擦干净。

    “擦什么擦!!这擦得干净吗?”

    曲语悉恼火得很。

    她本穿的是白色裙子,此刻被这五颜六色的鸡尾酒一染,登时自己就像极了一只彩色的孔雀似的,红的、绿的、黄的、蓝的,什么颜色都有。

    真是糟糕透了!!

    “路易斯先生,我先去更衣室里换套礼服,马上回来。”

    曲语悉敛了怒意,又同身旁的路易斯交代了一声后,方才出了宴会厅,往更衣室走去。

    一逃开曲语悉的周/旋,路易斯就往vip休息间去找向南。

    然后,找遍了整个休息室却也不见向南的踪影,打她的电/话也没人听。

    俊朗的剑眉,忍不住微微蹙起。

    而这时,满身污垢的曲语悉,边不悦的碎碎念着,边走进了更衣室去。

    才一进去,却听得更衣室的门应声而关,待她反应过来,门已然从外面牢牢锁住。

    她还有些不解。

    然而,再见到一个赤身裸/体,且大腹便便的年男人,留着哈喇子朝她扑过来的时候,曲语悉瞬间明白了过来。

    “救命啊!!!”

    她厉声大叫。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

    第二个光着板子的老男人!!

    “宝贝,我来救你……”

    “天,好香……”

    两个年男人,同样都拥有着一张豆腐皮似地褶皱脸,一个抱住曲语悉就撕扯着她身上的裙子,一个就猛地去舔她的脸蛋,她的嘴……

    “不要,放开我!!不要啊——————救命————”

    怎么会这样??

    这两个吃了春/药的男人,明明是她事先安排好给尹向南的!!

    怎么会突然到她的更衣室里来?

    “舍修!!救我,救救我——————”

    一定是景孟弦!!

    一定是他!!

    曲语悉胆寒,厉声尖叫,正当她绝望之际,却见那嘴里喊着的那个男人,当真现身了。

    舍修居然也在更衣室里!!

    “舍修,救我……”

    曲语悉一见舍修就像见到了阳光一般,她从来没觉得这个男人在她的生命里如此重要过。

    就见他,赤红着双眼,步步朝她紧逼了过来。

    下一瞬,毫无预兆的,撕开了曲语悉的裙子,扯去她里面的底/裤……

    率先,进入了她!!

    “啊——”

    曲语悉尖叫,“舍修,你疯了!!!你滚开,滚出去!!救我————”

    她吓得嚎嚎大哭,然,嘴巴才一张开,却只觉有什么恶心的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

    居然是两名年老男人其一个人的东西……

    再而后,曲语悉只觉后亭一紧……

    另外一名年男人,也深深的将她刺穿!!

    “不要——”

    曲语悉哭着惨叫,“滚开啊!!都给我滚————”

    她像疯了似得,挣扎着,然换来的却是几个男人,变着姿势的,疯狂玩弄。

    “我是曲语悉!!曲家的大小姐,你们敢动我,个个都得死!!!”

    她哭着,大喊,喊道喉咙都嘶哑了,却依旧没有人来救她。

    “舍修!!你放开我,你疯了吗?你看清楚我是谁?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不能这样……孩子,孩子会死的……”

    “不要啊!!”

    “啊————唔唔——混蛋……”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呜呜呜……”

    血水,顺着曲语悉嫩白的大腿不停地往外涌……

    曲语悉赤红着一双眼,头发凌乱似疯子,亡命的去推身前的男人们,“快滚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救救它————”

    疼……

    肚子好疼!!

    全身都疼得痉/挛,整个人就像快要死了一般!

    后来,曲语悉因痛而彻底昏厥了过去,然而,在她没知觉的前一秒,她还能感觉到身上三个男人在对她疯狂肆虐……

    眼泪,如雨般从眼帘滚落出来……

    那一刻,她才至此明白,原来,有些男人,一旦触及了底线,就会衍生成恶魔。

    而她,直到如今才明白这个道理,显然,已经晚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景孟弦坐在浴室里的凉椅上,看着泳池里那道赌气的娇影。

    忽而,手机响起。

    依旧是李然宇拨来的电/话。

    “景总,一切安排妥当。”

    “嗯。”

    景孟弦沉吟一声,面无太多表情。

    “对了,尹小姐的手机一直在响,我需要帮她送过去吗?”

    手机是刚刚救向南的时候,李然宇见到顺手拣到的。

    景孟弦的视线再次扫向泳池的向南,眸光闪了闪,沉声吩咐,“关机吧。”

    “是!”

    话落,电/话挂断。

    景孟弦收了手机,迈步往泳池走去。

    他没下水,笔直的站在池沿边,单手抄在裤口袋,视线低着,深沉的落在向南的身上。

    “还生气?”

    向南闭着眼,没理他。

    趴在池沿边上,一声不吭。

    仿佛又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问话一般。

    景孟弦沿着池边走了几步,“你在气什么?”

    他想不透。

    见向南还是不答话,景孟弦这才蹲下了身去,“尹向南?”

    他喊她。

    不答。

    皱眉,伸手去捧她的脸蛋,“尹向南,跟我说话!!”

    依旧不予理会。

    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如不是那重喘着的气息,以及那滚烫的温度提醒着他,他还安好,景孟弦当真要以为她出事了。

    明显的,她在跟自己置气。

    而且,她真的难受到了极点。

    秀眉间,隐隐颤栗着,显然是在压抑着身上的那份难受。

    又或者,她不答话,只是因为……

    没有力气,没有精神。

    景孟弦不忍放任她这样下去了。

    想从前,自己没少吃这种药,每次都难受得在浴室里发狂,憋得自己用手一次又一次的给自己解决问题……

    而她……

    景孟弦心一窒……

    一屈身,就将向南从冰冷的水池里捞了出来。

    忽而,心里谴责感,有些浓烈。

    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向南这会才终于愿意睁开眼来了。

    一睁眼,通红的眼眶里,全是泪水,她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看着景孟弦,双眼一眨不眨,眼泪却像断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往外涌,收不住,止也止不了。

    那一颗颗滚烫的眼泪,仿佛坠到了景孟弦的心尖上,烫得他一颗心脏直揪着痛。

    他用指腹一点点替向南擦干眼泪,哑声问她,“很难受?”

    向南点头,动作有些僵硬。

    景孟弦顺着她的脖子往下看一眼,下一瞬,忍不住咒骂了一声,“该死!”

    他也顾不上其他,掀开她的裙子看一眼她的大腿根部,才发现她的全身已然起了那种血红的小疹子。

    这是药物得不到排解的结果。

    那女人到底给她吃了多少那鬼东西?!都这样了,份量定然不轻!

    “我难受……”

    “呜呜呜……”

    向南忽而就像个孩子似的,委屈而又难受的哭起来。

    小手儿胡乱的抓着他的大手,就往自己雪峰上摸……

    她知道这种行为有些放/荡,而且脑子里也清楚得很,这个男人现在是有妇之夫,自己也是个即将快要结婚的女人了,可是……

    可是……

    她的思维真的已经不受控制了!!

    她想要,疯狂的想要……

    浑身空虚得就像被火车从身体的最央驶过一般,火车开走,身子却空出了一个洞来……

    洞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而她,却急着,想要找东西将它填满,填得满满的!!

    找不到,所以她着急。

    一着急,她就哭了。

    她一哭,景孟弦心就疼了。

    抛开所有的顾及,低头,薄唇深重的吻上她湿热的双唇……

    听得她呜咽的一声娇吟,感觉到她急切的迎合,景孟弦只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在往自己的下腹处迅聚拢……

    他重喘了声气,将这太久违的一抹吻,迫切的加深,加重。

    她尹向南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景孟弦有多奢望能够再次与她如此亲近……

    前天厨房里那个迟迟没有实现的吻,一直让他铭记到现在。

    大手,随着这一抹炙热的吻,握上她柔然的雪峰……

    手掌间的那份柔软,几乎让他失控发狂。

    他发现……

    她居然没有穿胸/罩?!

    眸光紧了紧,喉间滚烫,喉头性/感的滚动了一下,线条越发分明,唇瓣浅浅的从她的嫩唇间挪开半寸的距离,紧迫的凝视着眼前这个醉人的尤物。

    他的声音,沙哑得厉害。

    “你平时出门连胸/罩都不穿?”

    手,攫住她温柔的下巴,沉声问她。

    紧迫的眸间,分明还染着浅浅的怒意。

    说怒意,倒不如说是醋意。

    更恰当!

    向南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起这个来。

    抓过他托着自己下巴的手,张口,撒娇般的在他的手上啃了啃,“你不知道女人很多时候都不穿胸/罩的吗?夏天一般都用乳贴。”

    向南就不明白了,自己怎么会在这种时候,跟他讨论这种无厘头且没节操的问题呢?

    “乳贴?”

    景孟弦眯了眯眼。

    似乎对这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还当真以前从来没听过。

    而且,从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也不见她用过这种东西。

    “我看看……”

    “……”

    向南穿着长到及脚的裙子,做起事来,说真的,特别不方便。

    景孟弦三下五除二的就帮她将裙子褪了下去。

    向南本来浑身就热的发烫,加上早已迫不及待的等着他帮自己解除药效,所以面对他的行为,向南也没挣扎,甚至相反的,她还配合得不得了。

    学着他的模样,小手儿胡乱的抓着他的衬衫纽扣一顿乱扯。

    就只听得“砰砰砰”的声音,纽扣从衣服上挣开,散乱的落至一地。

    看着她急不可耐的样子,景孟弦好笑又好气,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贴着她的细额,哑声道,“你这是在报复吗?”

    向南眨眨眼,忽而忆起四年前,自己和他有一次在车上的经历。

    那次自己的衬衫也像现在这样,被他粗暴的扯开,然后纽扣落得满地都是,最后那件衣服是怎么解决的……

    扔了?又或者重新把纽扣定上去了?

    向南已经记不清了,向南唯一记得的就是那次,自己在车上,被他吃得连骨头也不剩下了!!

    今儿她也要把这个男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对,我就是在报复!!”

    向南点头,赌气的喊着,“谁让她曲语悉对我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给我吃春/药,我就要睡她丈夫!!把她以后孩子的老爸吃得干干净净,连个骨头渣子都不剩下一丁点!!!她就是活该——”

    向南一边愤愤的说着,一边就奋力的驾上景孟弦精壮的腰肢上,坐着。

    其实,她这么说,不过只是为了安慰自己,给今夜即将发生的过错,寻求一个最好的逃脱理由,让自己不那么歉责,心里不那么难安而已。

    过了今夜,她当真就是睡了个有妇之夫,成了别人婚姻里的第三者!

    景孟弦看着向南一脸愤愤的模样,便已猜透她的心思。

    他倒也没动,就任由着向南驾在自己身上。

    盯着胸前粉色突点处那两抹精小的肉色乳贴,眸色紧了紧,迫使着自己别开视线,将目光落在她的脸蛋上。

    他忽而一伸手,将向南乳白的娇身强势的拉了过来,迫使着她靠近自己,“别在这种时候提起那个女人,一点情调都没有!”

    他剑眉蹙着,似乎极度厌恶听到‘曲语悉’这三个字似的。

    向南自然也不乐意提起。

    所以,她闭口不言了。

    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当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景孟弦半躺在凉椅上,任由着她坐在自己身上,隔着薄薄的西裤,隐忍难耐的用她敏感的私/密处来回摩挲着他的灼热……

    他不急着要她。

    他喜欢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与她慢慢的来,享受着每一分钟与她在一起的过程……

    然,随着她生涩扭摆的动作,他的下腹越来越胀……

    眼眸,凝着她,越来越紧。

    眸色,漆黑如夜,却越发滚烫……

    大手探出来,一把握住她那只贴着小乳贴的雪峰,力道有些重。

    能感觉到手里的那团柔软,简直像快要化在他的手里了一般……

    【亲爱的们,有票子的快快把票子砸下来哇,能够留到月底的务必帮镜子留到月底哇!票子多多,镜子就会努力给大伙儿加更的,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