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向南嗑药了!【8000字,内附月票加更2000】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才是你妈从猪肚子里剖出来的!!一头种猪!!”

    紫杉不怕死的继续回击他。

    “很好!!”

    云墨阴恻恻的笑,不费吹非之力的就将她反压在了方向盘上,“爷是猪,那就让你当猪婆,然后再在你肚子里种只小猪!!”

    云墨说着,伸手就去扯她的牛仔裤裤头。

    “啊——”

    紫杉吓得大叫,双腿像溺了水的人一般,死命的挣扎,踢踹着,“不要!!!云墨,你他/妈混蛋!!”

    一贯不爆粗的紫杉,都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

    牛仔裤却已然被云墨褪至了臀部以下的位置,露出那粉蓝色的小底/裤来,吓得紫杉花容失色,眼眶瞬间就红了。

    云墨盯着她性/感的小底/裤,眸色一紧……

    起身,一寸寸欺压上紫杉被抵在方向盘上的娇身,大手沿着小底/裤从上至下的,温柔的厮磨着……

    “混/蛋,你不是人!!”

    紫杉真不会骂人,骂起人来一点魄力都没有。

    “乖乖的,跟爷道歉,爷不弄你……”

    云墨喑哑着嗓音,哄她。

    天知道他多想扯掉她的底/裤,直接将自己的灼热冲破她的防线,狠狠地进入她……

    “道歉?我跟你道歉??”

    紫杉简直就像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似的,“你别做梦了!!”

    从始至终该道歉的那个人就是他吧?

    先是把别人的车撞坏,又强行把自己掳上车,又对她一顿人身攻击,到现在……又对她毛手毛脚……

    正当她愤愤的喊着的时候,却倏尔,只觉裹着她小森林的小底/裤,被一只大手粗鲁的撩至一边,滚烫的手指就在她柔软的花蕊上厮磨起来。

    “云墨,你混蛋!!啊……”

    紫杉拼命的挣扎,目光对上他的双眸,能感觉到有一道欲/火正飞速的在他的眼里升温。

    “小杉儿……”

    云墨呢喃着,痴迷的喊着她的小名。

    手指肆意的玩弄着她。

    “再这么下去,爷真要被你玩出毛病来!”

    他隐忍的说着。

    紫杉无辜得都快要哭了,愤恨的冲他喊道,“现在明明是你在玩我!!”

    云墨一声叹息,感觉到自己身体已经硬得快要崩溃了。

    他真的要熬不住了。

    “给爷!”

    他用的是,祈使句。

    完全没有要征求她意见的意思。

    “不要!!!”

    紫杉吓坏了,伸手去推他,急得满头大汗,眼泪更是如断线的珠子一般不停地往外涌,“我不要!云墨,我求你……别碰我,别强迫我……唔唔唔——”

    紫杉哀求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就被云墨深深的吞入了薄唇之间去。

    仿佛是急切的想要堵住她还未来的及说完的话语一般。

    不知为什么,紫杉觉得这一吻,来得有些伤感。

    不似云墨一贯粗暴的作风,却是一种缓慢柔情的怜惜。

    就听得他在她的唇间,哑声低喃,“小杉儿,别用这种语调哀求爷。”

    这种语气,只会让他觉得……

    她特别厌恶他的触碰!

    也特别,讨厌他!!

    云墨第一次有了一种挫败感。

    也第一次……有些慌了神。

    他到底还是从紫杉的身上退开了来,替她将衣裳整理好,又抱着她回了副驾驶座上去。

    他深深的盯了一眼受惊的她,末了,总结道,“爷以后确实得离你远点!只能看,不能吃,迟早有一天要把自己憋伤的!”

    云墨想替自己往后的性福生活哀悼了。

    再他/妈这么憋下去,当真要憋成阳/痿了!

    紫杉坐在副驾驶座上,蜷做一团,无辜的看着脸色极为不好的云墨,也不太明白,为何他突然就放过了自己。

    紧张的心,稍微松懈了些分。

    还好,他没真付诸行动。

    看着他微红的脸颊,又情不自禁的瞥了一眼他的下腹处……

    下一瞬,脸颊涨红。

    那儿,高耸着,几乎撑起了一座大帐篷。

    “看着它这样,你很得意?”

    云墨问她,脸色不好。

    紫杉吐舌,别开脸去,“我才没有。”

    她是真没有!

    说实在的,她还有些……

    替他担心。

    她到底是医生,也清楚有些东西老憋着,当真会把身体憋坏的。

    紫杉吐出一口郁气来,“云墨,如果你实在憋不住的话,你可以找别人解决的……”

    云墨听了这话,一张俊脸彻底黑了下来。

    他什么话也没多说,一踩脚下的油门,车就跟火箭似得飞驰着冲了出去。

    让他找别的女人解决?

    呵!!她杨紫杉可真正儿是好样的!!

    云墨真恨不得就把她压下来,玩命儿的要她,可就偏偏的,他居然拿这妞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着她那无辜的眼泪,他就软了,不是下面软了,是心软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傍晚时分,向南好不容易熬到了路易斯回酒店。

    正欲坐下来同他就订婚的事情好好谈谈的,却不想,他率先递了个红色的商业请柬过来。

    “亲爱的,晚上以女伴的身份陪我一起出席一场慈善晚宴吧?”

    路易斯绅士的邀请她。

    向南接过他手里的请柬看了一眼,有些错愕,请柬上邀请人一栏居然还写着她的名字。

    “未婚妻的身份。”

    路易斯又笑着补充了一句。

    向南抬头看他,那璀璨的笑,印入她的眼底,让向南有些歉责,有些心疼。

    最后,她到底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他。

    有什么话,还是搁到宴会之后再说吧!

    “这是什么主办方筹办的宴会啊?”

    向南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曲氏同政aa府一起办的。”

    “曲氏?”

    向南狐疑的喃喃了一句。

    曲语悉家里的那个曲氏吗?

    “亲爱的,想什么呢?”

    路易斯见向南发呆,喊了她一声。

    “没,没事……”

    向南摇摇头,展开一抹笑,“那我现在岂不是得开始收拾准备化妆了?”

    路易斯搂住她的小肩膀,看定她,替她撩开额前的小发丝,“亲爱的,不需要费多少心,也不需要你浓妆艳抹,更不需要你成为全场的焦点,我只要简简单单的你,就够了!”

    向南弯着眉眼笑起来,“再简单你也不能让我穿着t恤和牛仔裤去吧?你不怕人笑话,我还怕人笑呢!”

    “你穿什么都好看。”

    路易斯不留余地的盛赞她。

    向南抿嘴笑,“不理你了,我先去化妆,尽快。”

    “嗯,去吧……”

    向南让阿哩纱请了专业化妆师过来,向南特意交代化妆师给自己化个小淡妆就好。

    她确实不太适合浓妆。

    化妆师到底是专业出身,所有彩妆都用的比较纷嫩清浅的颜色,让向南整个人看起来温婉清亮不少。

    长卷的金发,微微打理了一下,让它们松散的搭在向南小肩头上,再在额头上别上一圈卡其色的发带,饶有一番异域风情的别样美……

    一席吊带卡其色波西米亚长裙裹着向南高挑的身段,将她衬得愈发温婉动人,却又独具一番野性的媚惑……

    那种,天使与恶魔并存,温柔与狂野相溶的感觉,大概亦不过如此吧?!

    “好美啊……”

    阿哩纱忍不住一声惊叹。

    “小姐,你今天一定会是全场最热的焦点。”

    “夸张。”

    向南掀唇笑笑。

    亦不知什么时候,路易斯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定在向南身后,同她一起印入向南跟前的全身镜里。

    “好美……”

    路易斯用那令女孩动心的嗓音,赞美着向南。

    向南纷嫩的脸蛋露出一抹羞红,“这样才能不丢你路易斯先生的脸。”

    阿哩纱见状,连忙招呼了化妆师出去,独留下这双人在房间里温情。

    “亲爱的,这样的你,今晚可能会让我的情敌双倍增长……”

    路易斯笑着,手掠过向南的后背,挑挑眉,“裙子拉链没拉到。”

    “是吗?”

    向南有些羞涩,手背到后面摸了摸,确实没拉到,但是手臂太短,够不着。

    路易斯伸了手来,从容的替她将裙子的拉链拉了上去。

    路过内/衣的绑带时,他目光微微紧了紧,却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他是一名合格的绅士,哪怕对眼前这个女孩有再多的幻想,但他绝对不会予以亵渎。

    所有的一切,都要在她,自愿的情况之下!

    感觉到后背那温热的触感,向南有些羞涩,脸颊微红,“谢谢。”

    “举手之劳而已。”

    路易斯坦然,“我们该走了,一个小时后,宴会开始。”

    “好……”

    向南在阿哩纱给自己精心准备的众多手提包中拎了个浅色系的小手包出来,优雅的握在手心里,挽上路易斯的手臂,随着他一同走出了化妆室。

    阳阳抱着胸站在大厅门口,审视着自己的母亲以及他往后的老爸。

    那小大人的模样,倒让向南有几分恍惚。

    因为,那样子,跟他的亲生父亲太相似了。

    曲氏举办的盛宴,他大概也会出席吧!

    小家伙什么也没说,只冲向南比了个大拇指。

    向南失笑。

    路易斯领着她,坐上加长劳斯莱斯就往宴会举办酒店急驰而去……

    他们到宴厅的时候,里面已然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动听如清泉般的钢琴声,缓缓地从宴厅的正中央流泻而出,撩拨着在场每一位宾客们的心弦。

    路易斯领着向南出现的那一刻,无疑成了全场最夺目的焦点。

    男人从容优雅,气质尊贵,一张继承者中法两国优良血统的俊脸,让他轻而易举的便在一众东方面孔中脱颖而出。

    五官深邃,棱角分明,唇间一抹绅士般的浅笑,都足以让在场任何一个女孩为之疯狂。

    而向南……

    典型的东方女孩,拥有着东方女孩最温柔的气质,却在装扮上点出些野性美。

    金色的卷发像波浪般慵懒的散开在肩头,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轻轻飘扬,一颦一笑间,都是令人痴醉的柔情和性/感……

    太美了!!

    这个女人,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勾/引男人而来!

    然而,她的身上却没有任何一分狐媚之气,有的只是那种让男人忍不住为之心动,为之爱怜的温柔……

    这样的柔情,是不具备任何杀伤力的,连女孩们看着,都忍不住想要靠近。

    但独独……

    曲语悉不同!

    这个女人,越是美丽大方,就越是让她生恨。

    她尹向南的存在,于她而言就像一根刺,一根深深扎在心尖儿上的刺。

    不拔掉,就永远会疼!!

    “路易斯先生,欢迎您和您的未婚妻亲自莅临宴会。”

    曲氏夫妇堆着一脸笑,热情的招待着路易斯和向南。

    曲语悉站在远远的地方,漠然的看着自己的父母同尹向南和她的未婚夫寒暄。

    那日温纯烟的生日宴上,见过路易斯之后,曲语悉有心将这个男人的资料查阅了一番,不看还不打紧,一看她满腔的嫉妒焰火又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个女人,为何总是如此好命?

    他景孟弦愿意为她一生独爱无悔,却又途遇堪称法国最完美情人的路易斯的钟情!!

    这个女人,过得越好,她曲语悉就会觉得自己活得越难堪。

    爱的人,不爱她,娶了她就把她晾在一旁,让她永无止境的独守空房。

    她不过只是想生个孩子,却仿佛比登天还难,唯一一个疼她的男人,却是一个卑微出身的保镖。

    她堂堂一个曲氏大小姐,却沦落到怀上一个保镖的孩子!!

    而她尹向南,却在承受着两个完美男人的爱与付出!!

    凭什么??凭什么这样一个下贱的女人,却能得到他们的爱?!

    她不甘心!!也绝不会让她如此好过!!

    而这场宴会,就是自己赐予她的,最美的礼物!!

    这一夜,将会成为她尹向南一辈子刻骨铭心的记忆!!

    当然,也诚如她曲语悉想的这般……

    这一夜,确实成为了向南毕生难忘的一夜……

    因为羞耻,因为窘迫,因为难堪……

    当然,也因为,太过激情!!

    而这一夜,最让人难忘的,莫过于曲语悉!!

    直到后来的很久很久,她想起这一夜,还依旧毛骨悚然,惊恐万状。

    曲语悉随手招来端酒的侍应。

    “曲小姐……”

    曲语悉没理睬他,随手端了两杯红酒,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其中一杯,她顺手带了带,一颗药丸便神不知鬼不觉的融进了酒水中去,且短短几秒的时间便与酒水相溶,化开了去。

    她凝着不远处的向南,嘴角漾开一抹算计的笑。

    尹向南,明天你就将成为整个s市最风云的人物!!

    喝一杯酒,便能登上头版头条,可当真便宜你了!

    曲语悉端着两杯红酒,踩着尖细的高跟鞋,款款的朝向南的走了过去。

    向南见她时,微鄂。

    有些诧异她的装扮。

    没穿修身款的晚礼服,却是一席较于宽松的流线型长裙,虽然依旧美艳,但到底将她s型的好身材掩盖了不少。

    仿佛是看出了她的错愕,曲语悉挑挑眉,“我这样的穿着,很奇怪吗?”

    向南愣了愣,摇摇头,没答话,也没打算同她答话。

    一旁,路易斯正被许许多多的贵宾们簇拥着,一路寒暄。

    宾客中,却始终不见景孟弦的身影。

    向南有些意外,这不是曲氏主办的盛宴吗?他作为曲家的女婿,不参加会合事宜吗?

    向南发现自己,心里竟然多少有些期待他的出现。

    曲语悉紧迫的视线睨紧向南,察觉出她眼底那几许失落的情绪,眸光骤冷,嘴角却堆砌着一抹微笑,“我怀孕了!”

    她说。

    向南一怔……

    本就没有多余表情的脸蛋上,此刻更是僵得有些生硬。

    越是这样,曲语悉的脸上就越是笑靥如花,“尹小姐,你和路易斯先生也要加油啊!”

    她说着,将手里的酒杯递给她,“就当祝福我和孟弦吧!”

    【接下来就是月票加更字数了哇!】

    向南讷讷的接过她递过来的红酒,脑袋里还有些嗡嗡作响。

    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儿。

    胸口像被颗巨石压着般,特别难受。

    呵!她当真该祝福的吧?这算是给小阳阳又新添了一名弟弟或者妹妹吗?!

    向南自嘲一笑,有些涩然。

    伸手,用酒杯碰了碰曲语悉的杯壁,“曲小姐,恭喜你!另外……怀孕了,少喝酒。”

    向南说完,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曲语悉露齿一笑,“谢谢,我也不过浅尝则止。”

    她就稍稍抿了一口红酒,作罢。

    完了后又绕去同路易斯寒暄了数句。

    “景总怎么不见现身呢?”

    路易斯出于客套的问曲语悉。

    曲语悉莞尔笑着,“景总临时有事,抽不开身来。”

    向南听得他们的对话,只觉头脑有些昏沉,想必是刚刚那一口酒喝急了的缘故。

    他们还在聊着些什么,但向南已然听不进去了。

    “南南,怎么了?不舒服吗?”

    路易斯率先发现了向南的不适。

    “没,没有。”

    向南摇头,“就刚刚喝了口酒,可能喝急了点,我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

    向南忙拒绝。

    她知道这个场合有多重要,虽然表面看上去只是一场慈善晚宴,但这场宴会结束后会拉动多少经济纽带就无人得知了。

    “唐,你先应付这些商场上的朋友吧,我没事,只是喝了几口红酒而已,去旁边坐会就好。”

    “尹小姐不舒服吗?”

    问话的人,是曲语悉。

    她明知故问,却故作一脸无知。

    “我找个人带你去休息室吧。”

    她好心好意的说着,就冲旁边的侍应招了招手,“你带尹小姐去旁边的休息室休息一会。”

    “好。”

    侍应员应了一句,“尹小姐,这边请。”

    “亲爱的,真的没事吧?”

    路易斯明显不太放心。

    向南笑了笑,“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呢!真的只是喝了些酒有些头晕而已,你忙你的,我去休息一会也好,等待会慈善晚会开始了,你再通知我吧。”

    “那好吧!”

    路易斯见向南只是脸颊泛红,没什么特别的异样,也稍稍放了心下来,“乖乖在休息室里等我,很快过去陪你。”

    “好……”

    向南点头,随着侍应往侧旁的休息室走去。

    向南渐渐的,只觉头晕眩得有些厉害,整个人走起路来轻飘飘的,仿佛踩在了云端之上。

    “尹小姐,这边请。”

    侍应领着她,就往休息室里间走去。

    “这里不就是休息室吗?”

    向南经过一间休息室,就要往里走,却被侍应拉了过来,“尹小姐,这边只是普通的休息室而已,你得去vip房间。”

    向南一双好看的秀眉蹙起来,“不需要了,我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好。”

    “尹小姐,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那侍应生坚持。

    越是如此,向南心里就越加狐疑。

    其实不关她疑心过重,而是眼前这名侍应太奇怪。

    见她在这间休息室门口不肯离开的时候,他似乎急得额头上都渗出汗水来了。

    他在急什么?

    不过是一间普通的休息室而已,让她休息一会又如何呢?为什么非要去vip房间?是哪间vip房?是任何一间vip房都行,还是只能去那间特定的休息房?

    向南忽而想到曲语悉端给自己的那杯红酒。

    按理说她的酒量不该是这么一丁点的,起初她还以为是因为那杯红酒喝太急的缘故,可如今看来,是自己太天真了!

    向南疾步往回走,“我突然觉得自己身体好了很多,我该回宴厅了。”

    向南心里警铃大作,虽然脑子里越来越昏沉,但她强逼着自己打气十二分的精神来。

    脚下的步子也越来越快,当然也越来越飘,好几次踉跄差点跌倒,但好在她撑了下来。

    身后,侍应生急忙跟上,“尹小姐,我看你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

    “滚开!!”

    向南有些恼了。

    却哪知那侍应生上来就一把将她拉住,往回走,“尹小姐,请不要让我们工作难做。”

    工作?

    什么工作?!

    “你放开我!!!”

    向南挣扎,喘着气,大喊道,“救命啊!!”

    “尹小姐,请你安静点!!”

    那侍应生急得连忙用手捂住了向南的嘴巴,扯着向南就要往vip房间走。

    向南张口就去咬他的手,趁他吃痛的松开自己的时候,她疾步往前跑,只想着跑到宴厅之后就安全了,却不想自己才跑了几步就被侍应生给追了上来。

    向南被他拖着往vip包间走,向南急了,也顾不了什么淑女该有的风范,一把抱住旁边的柱子就死活不肯走了。

    向南是用那种四肢环绕的抱姿,努力的将石柱紧紧环住。

    她闭着眼,深呼吸,一次又一次的催眠自己。

    尹向南,你行的,你行的!!

    她知道,这次自己不救自己,就真的要完了……

    她想打电/话,却偏偏刚刚在与侍应生折腾的时候,手包已经掉落在地上了,此时此刻,她只能祈祷旁边有人经过。

    能感觉到自己抱着石柱的手,正被那侍应生一点点撬开。

    整个腰身被他捞着,要拖下石柱来,眼见着自己快挺不下去了,向南急得满头大汗,身体也越来越虚软……

    却忽而,听得一道阴彻彻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响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

    冷冷的声音,威慑力十足。

    教人,闻之而胆寒。

    却让向南瞬间仿佛寻到了一颗救命稻草般的,整个人像只软趴趴的小熊一般,无力的从石柱上滑了下来……

    紧跟着,惊慌的眼泪竟然也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

    “景孟弦,救我……”

    是的!绝对没有猜错,这就是开船的节奏!!!而且是狗血的大船!悠嘻……

    喜欢的亲们不要忘记给镜子留下月票子哇!想现在投的可以现在投,如果能够留到月底的还是请亲们务必帮镜子留到月底,大家放心,月底照样会更大家加更的哈!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