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年后——迷恋着她的身体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墨用沾着血的手紧紧捏住紫杉的下巴,迫使着她的脸颊凑近自己冷峻的面孔,他咬牙,恶狠狠地道,“杨小杉,你敢背着爷找男人,简直就是……欠/干!!”

    紫杉奋力挣开他的手,“云墨,你过分了!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的人!!”

    “爷说是,你就是!!”

    云墨咬牙说着,一把勒住紫杉,就往车里塞。

    “你放开我!!”

    紫杉挣扎。

    但哪里又是云墨的对手。

    云墨将车门打开,将她直接从驾驶座这边扔进了副驾驶去。

    紫杉不停地拍打着玻璃窗,小手使劲儿的掰着门锁,但怎么都打不开来。

    很快,云墨坐进了车里来,车身一退,绕开那辆灰色的本田,风一般的疾驰离开。

    车速超快,卷了一阵疾风……

    风里,还飘散着无数张红色的钞票。

    留给林易辰的修车钱!

    紫杉气得七窍生烟,回头去看,就见林易辰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他们离开,眼神里似乎还有些掩不住的失落,鼻血依旧还在淌着,而他却没有弯身去拣地上的钱。

    红色的法拉利一个急转弯,飞快的没入了车流中,林易辰也彻底消失在了紫杉的视野里。

    “你扔钱下去,什么意思?”

    紫杉气得双眼通红,质问着他。

    云墨阴沉着一张脸,甚是骇人,“杨小杉,爷现在心情非常不好,识相点,闭嘴!”

    他警告她!

    “云墨,我觉得我们该好好谈谈,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

    紫杉摆正姿态,尽可能的压下自己心头的怒焰,“就刚刚这件事,不管怎样,你出手打同事,就是你的不对,是不是?你用车撞人家的车尾,也是你的不对!结果呢?你还拿钱砸人家!知道的,清楚你是在赔钱,可不知道的,就以为你是在侮辱人家!!”

    云墨偏头,看向紫杉,冷笑,“爷拿钱侮辱他,怎么了?”

    “你……”

    紫杉气结,“你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云墨不再理会她。

    左手开车,受伤的右手垂落在一旁,任由着鲜血从指骨处涌出来。

    血,低落在白色的车毯上,染红了一片。

    紫杉看了一眼,咬咬下唇,狠心的别开了脸去,权当看不见。

    他活该,这都是他自找的!

    一辈子活了二十二年,就没见过这么自大嚣张,且爱无理取闹的坏男人!!

    所以,不管不管!!

    把血流完了,都不关她事儿!!

    紫杉心里如是想着,然而,说出来的话,做出的事儿,却竟然完全相悖离。

    她偏过头来,盯着他的手,梗着脖子问他,“你手,没事吧?”

    云墨不理会,继续专注的开车,权当听不到。

    “问你话呢!”

    紫杉恼了。

    云墨终于舍得挪过视线,瞟她一眼。

    却依旧没有答话。

    紫杉真是有些烦了。

    从自己包里翻了翻,拿出些伤药膏和止血膏来,又粗鲁的扯过云墨受伤的右手。

    她本就不该管他的,不是吗?

    可谁让她生来就是救死扶伤的?看着伤员流血不顾,不是一名好医生该具备的品德!

    紫杉如是安慰着自己,给自己的关心找了个非常恰当的理由。

    她将云墨受伤的手,置于自己的手掌心里。

    又小心翼翼的拿湿纸巾将手上的血擦干净,尽可能的不去碰他的伤口。

    云墨邪魅的凤眼微微眯了起来,偏头,扫了一眼正低头专注的替她拭擦伤口的女孩。

    刚还紧绷的嘴角,此刻已不自觉的松懈了些分。

    看着他的伤口,紫杉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云墨,你能不能不要跟孩子似的,这么幼稚?还把手往墙上砸,你当你演韩剧呢?”

    听着她的数落,云墨犯贱的居然还觉得听着特舒服。

    紫杉说完,又细致的替他吹了吹伤口,这才拿过止血喷雾要往他手上喷,“你忍着点啊,有点疼……”

    她提醒他。

    “嘶嘶嘶——”

    喷雾扫过云墨的关节,疼得他直皱眉。

    “小杉儿,你故意报复的吧?”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紫杉亏损他。

    正欲替他包扎的时候,却忽而,车头一转,毫无预兆的,云墨就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干嘛?”

    紫杉不解,回头看窗外。

    却忽而,只觉腰身一紧,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云墨轻而易举的捞着,抱在了腿上坐好。

    紫杉手里还拿着包扎布,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事儿,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紧紧地桎梏在了云墨的怀里。

    “你干什么?”

    紫杉懊恼的瞪他,小脸儿通红,用手去推他的胸膛,“云墨,你能不能不耍流氓啊你!!”

    “不行!”

    云墨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低头,用下巴在她白嫩的细额上贪婪的蹭了蹭,“爷一见你就想耍流氓!在医院里动不了你,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了,还不赶紧抱一抱,你真想憋死爷啊?”

    流氓的话语,柔情的语调,一副真情惬意的模样,当真让紫杉有片刻的恍惚。

    但,她很快的回神过来。

    理智告诉她,这个男人的话,就是糖衣炮弹,万万当真不得!

    “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紫杉懊恼急了,握着包扎布的手去推他。

    “爷想干什么,你不知道?”

    云墨邪笑着,暧昧的回应她,摁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小脑袋置于自己的胸口,就听得他嘶哑的声音在紫杉的耳畔间响起,“爷想干/你!”

    “……”

    即使天天听这混蛋带着颜色的腔调,但紫杉显然还是适应不了。

    脸颊燥红,更加用力的去推他,“云墨,我不想跟你说话了,你这人就没一句正经话!放我下车,我要回去了!”

    她态度硬了些分。

    云墨自然不依。

    伸手,攫住她的下巴,看定她,目光深邃,犀利如鹰隼,“告诉爷,你跟林易辰到底什么关系?”

    紫杉被他这么正经一问,心里不由虚了些分。

    梗了梗脖子,给自己稍稍壮了壮胆,仰头回答,“男朋友。”

    “小杉儿……”

    云墨用一种邪魅的语调,似轻哄般的喊着她。

    但那声音却冰凉得,让人蚀骨的冷……

    似哄,却明显的,是……警告!

    警告她,他的耐性,已经快用完了!

    被云墨这么一折腾,小杉儿的底气倒弱了不少,也不敢再坚持了,但也不乐意同他说实话。

    这好好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行呢,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那她也未免太弱了!

    “云墨,你别阴阳怪气的说话!”

    紫杉抱怨了一句,伸手去抓他的手,“别闹了,先帮你把手包扎好,流了好多血。”

    她一抓上云墨的手,云墨就反将她的小手禁锢住。

    揉进自己大大的手心里,另一只手揽紧她的小蛮腰,让她更紧密的贴在自己怀里。

    下巴,抵住她的发心。

    闻着她淡淡的发香,就听得他有感而发似的,低声喃喃道,“小杉儿,爷这辈子就落你手里了,所以,不许背着爷再找别的男人了!这次爷就当你耍小性子,不跟你计较了,再有下次,定把你压床上虐个千百遍不可!!”

    说完,抱得她更紧了些分。

    紫杉足足愣了好几秒。

    回神过来,从他的怀里退出半寸距离来,抬头,瞪着圆溜溜的大眼,不满的蹙眉看他,“你能不这么霸道吗?”

    这家伙的逻辑关系,怎的就这么不正常呢?

    他落自己手上了,自己就一辈子不能找男人了?还什么不跟她计较……

    要跟她计较才好!最好是计较了,然后生气了,生气之后决计再也不理她了,多美好!

    “爷就霸道!!”

    云墨将她箍得更紧。

    “你快放开我……”

    紫杉烫着脸,挣扎。

    “不放,这辈子都放不开了……”

    他似一声叹息。

    却仿佛,叹进了紫杉的心头里去。

    她有片刻的恍惚,几乎真的快要相信他给自己编造的这个谎言童话了……

    紫杉窝在他暖实的怀里不再动弹。

    很久,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感受着对方的温度。

    他们之间,似乎鲜少有这么安静且和谐的氛围……

    有些稀奇,有些难得……

    但,到底还是被紫杉打破了这份温暖,因为,她发现他好不容易止住血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先帮你把伤口包扎好,你让我回座位上去。”

    紫杉拍了拍他的胸口。

    “就这么包。”

    云墨将手递到她跟前来,单手圈进她的腰肢,邪魅的勾着嘴角,“多方便。”

    紫杉知道自己拗不过他,也就不强求了,托着他的手,开始给他细心的包扎。

    云墨的视线,却一直落在紫杉低垂的脸蛋儿上。

    目光如炬,滚烫滚烫的。

    即使紫杉不抬头,都能感觉到他那炙热的眸光,正盯着自己,似要将她烧出个洞来一般。

    “小杉儿……”

    云墨用磁性的嗓音,呢喃着她的名字。

    薄唇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暧昧的蹭了蹭,“怎么办?爷一见你就硬,再这么下去,真要把自己憋成傻bi了!”

    “你本来就傻bi!”

    紫杉不经大脑的,飞快的接了一句。

    哪料臀部一紧,下腹就被云墨一只大手抱着,往他滚烫的吓体一顶,“真欠/干?”

    感觉到那不正常的尺寸和温度,紫杉怕了。

    忙赔笑,努力的把身体往后靠,与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你要每次见我都不舒服的话,干脆咱们就不见面呗!医院里要有手术,我们可以尽量让安排不同台,下了班咱们也避开时间,不就可以做到不见面了吗?”

    紫杉的话越说,云墨的脸色越难看。

    阴沉着的脸,简直就是暴雨的前奏。

    “我……我开玩笑的……”

    紫杉这会终于懂得察言观色了。

    一听这话,云墨拉着的脸,这才微微缓和了些分,大手拍上她的后脑勺,叹道,“杨小杉儿,别说话刺激爷,爷心里也会疼。”

    紫杉一愣……

    呆滞的看着他,双眸眨了又眨,一时间,喉间有些哑然,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云墨捏了捏她的小下巴,不知是紫杉感觉错误还是怎么的,总觉得他的小动作里满满的都是宠爱,“小杉儿,在医院里不许躲着爷……”

    紫杉怔忡,下意识的嘟喃了一句,“明明是你说再见我就会把自己憋成傻/逼。”

    “爷就是憋成傻/逼也要见你!”

    云墨笑了。

    灿烂爽朗的笑,露出那洁白的牙齿,特好看。

    微笑如天边的太阳,照射进紫杉的眼底里,一晃一晃的……

    竟让她看得有些分的失神。

    “虽然在医院里碰不得你,不过,看看望梅止渴,也是好的。”

    哪天要真的见不到她,云墨想,自己定会真疯的!!

    杨小杉儿,爷这辈子……当真是,彻彻底底的落你手上,再也逃不出来了!!

    当然,前提条件是,他也不想逃!!

    他就恨不得这辈子都腻在她的温柔陷阱里,永远不出来才好!!

    “晚上想吃什么?”

    云墨顺了顺她的小马尾,问她。

    他发现,杨紫杉留什么头发都好看。

    记得四年前初见她的时候,她还是齐刘海,乌黑的发丝披在肩头,如瀑般洒下来,特别清秀稚嫩。

    那时候的自己其实也挺嫩的,至少偶尔见她的时候,居然还会害羞……

    哪像现在?!

    云墨想来就有些好笑。

    紫杉敛着秀眉,瞪着他,“你笑什么?”

    “打算什么时候把爷扶正?”

    云墨不答反问。

    紫杉一愣,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这个,干脆装傻充愣,挑眉道,“怎么?原来你还是歪的,需要我给你掰正不成?”

    她说的歪,绝对是指gay的意思!

    “那你给爷摸摸,看看到底是直的还是歪的……”

    云墨这混蛋说着,还当真就抓着紫杉的小手儿往自己裤裆里塞。

    “你bt!!”

    紫杉煞红了脸,小手像躲避着毒蛇般的就往外挣,“云墨,你能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往那方面想吗?”

    云墨耸肩做无辜状,“明明是你说要给爷掰直的……”

    紫杉叹了口气,“我错了,还不行吗?”

    论下流,她绝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紫杉的小手抵在云墨的胸膛上,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云墨,我们俩好好谈谈。”

    云墨讨厌她这种姿势,不悦的把她的双手抓下来,“说。”

    “你先放我回座位上。”

    “小杉儿,别跟爷谈条件!”

    云墨扬高了下巴。

    紫杉小嘴儿一瘪,有些不快,却又拿他丁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任由着他抱着自己。

    她轻咳一声,稍微酝酿了一下情绪,才一本正经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一直对我死缠烂打着?”

    云墨眉峰儿一跳,怒了,“杨小杉,你在你妈肚子里的时候,是不是就脑仁发育不全啊?”

    这种问题,需要问??!!

    小杉儿也怒了,扬着的脑袋就跟斗鸡似的,冲他嚷道,“你成天缠着个脑仁发育不全的人,敢情你脑仁就发达了?”

    “……”

    云墨有些吃瘪。

    他堂堂云墨居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那双桃花般的凤眼危险的眯起来,攫起她不服输的小脸,咬牙道,“那你说爷成天缠着你这个脑仁不健全的女人做什么?”

    小杉儿眨眨眼,卷翘的羽睫如蝶翼般轻扇着,那神情别提有多懵懂可人,简直就让云墨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去。

    “云墨,你不会迷恋上了我的身体吧?”

    虽然说这话特别不好意思,但是……

    这混蛋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意思!!

    而且,非常明显,极其明确!!

    每次见到她,不是动手动脚的,就是对她各种语言调戏,还有那次……

    甚至是直接……

    而他的身体,几乎每次见到她,都会起反应,并且,他都会急着往她身上蹭!

    所有的事实证明,这混蛋……

    就是想拐她杨紫杉上/床!!

    呵!!别做那春秋大梦了!!她才不会还像当年那么傻!

    被紫杉这么一问,云墨邪恶的笑了,大掌不停地在她的腰肢上游离,“小杉儿,看来你脑仁儿后天发育得还算不错!爷就迷着你的身体,日日夜夜的都在幻想着要用什么姿势干/你……靠!!!杨小杉,你丫属狗的呀!!”

    这个白痴女人……

    居然一口又咬住了他的脖子!!

    且那力道完全有见血封喉之势。

    作为一名有气魄的男人,云墨自然不会允许她杨紫杉在自己身上嚣张太久。

    大手探出去,精准的捉住她的小下巴,抵开她尖锐的贝齿,骂道,“杨小杉,你妈一定是把你从狗肚子里剖出来的!”

    “你才是你妈从猪肚子里剖出来的!!一头种猪!!”

    镜子求月票啦!!亲爱的们,能把月票留到过年的就给镜子留着哇,不能留的千万别浪费哇!记得投镜子一票,镜子会努力给大家加更的,从今儿开始每天满20张月票就加更2000字哇!无上限的,40就4000,60,6000……谢谢亲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